打开

“你是我放在心尖上的女孩呀”

subtitle
贝小西故事铺 2021-05-05 22:4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学校大门的铁栅栏晃晃悠悠,发出令人不适的摩擦声,我紧攥着信封,快步走向门口。

白色的大楼隐藏在不远处的云雾中,秋风萧瑟,抬眼望着,楼顶白色的云蒙上了落日的灰。

我喉咙发紧,怔怔望着门外不动声色的人,终是启唇说了话。

回忆回到两个月前,那是盛夏的时候,阳光炽热,鸟儿忽闪翅膀四处避凉的时候。

01

“沈星芷,干嘛还这么垂头丧气的,你当时是生病好吧,快起来跟我去操场溜一圈。”

吴渺使劲拽着我的胳膊,势必要把我从被书本围困的格子里拯救出来。

“啊!我说了不去了,不去不去!”

我有些不耐烦的喊着,小测试我的成绩下滑到前三之外,第四的名次让好强的我无法接受。

我拉着书的两个角,盖在自己头上,压着耳朵使劲屏蔽外界的声音。

吴渺不出意外的在我身旁坐下了,从被蓄意留置的缝隙中,传来吴渺微微的抽泣声。

我心慌意乱。

“好啦,我没事。”

她看到我的一瞬间,眼睛里绽放着光彩,晶莹的眼泪落在眼眶里,午后的光影打在她身上,顾影犹怜的感觉更甚。

教室中犹如机械般做着试卷的我感受到一股阴凉的气息,抬头,四周出现令人眩晕的一道道白色墙壁,看着白茫茫的闭塞周围,我的哮喘突然病发。

呼吸急促起来,仿佛下一秒就要窒息,我起身疯狂拍打着墙壁,在喉咙被扼住的痛苦中,无声找寻着出口。

突然,眼前弥漫成一片白色的烟雾,我的不适渐渐消失,惊惧之余,我跌倒在地面。

迷雾散去,我站在一间空旷的病房中。病床上躺着一个干枯的人,我趔趔走近,却是大惊失色。

吴渺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她瘦削的骨节分明,眼窝深陷,全身的骨头就像悬崖绝壁里一个个突出的岩石,骇人却直刺人心。

我张大嘴巴,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只有奔涌的泪珠不断落下。

我抬手,想要触摸到吴渺的脸,突然,心电监视仪器的数字开始急速下降。

一股强烈的吸引力猛的将我吞噬到一片黑暗中。

睁开眼,寝室老旧的白织灯泡晃晃悠悠悬在屋顶,昏黄暗淡,却是高三生夜晚赖以生存的指明灯。

02

“星芷,你看我给你买了什么?” 昏暗的世界里,吴渺清脆的嗓音响起在耳边。

我满眼泪水望着她。

“是西瓜哦,当当当当,你看”

她微笑起来的眼睛弯弯的,就像这天上的月亮一样,可以在暗淡中照亮一切毫无生机的生命。

“吴渺,你自己的生活费都不够诶,我可是看你吃了好几天泡面了,高三可不要这样哦,不过,你对沈星芷是真好”

“没有啦,星芷也帮了我很多呀,星芷快起来吃一点下火的东西,感冒好的快”

吴渺淡淡笑着,不停冲我挥着手。

眼泪就像断线的珠子,不停淌过脸庞,舍友好像察觉到我的异样,转头看向我。

我急忙避开视线,擦擦眼泪,装作没事人的样子爬下床。

我急忙翻开生物书,脑中十分清醒的想要找寻一丝关于急性淋巴白血病的信息。

我想要知道这个病的所有信息,可我无奈的发现自己能做的十分有限,我只能翻着这本书,一遍遍翻着,妄图研究到什么。

最后我只能从细胞学推测到,它或许与遗传有关。

吴渺说过,在她很小的时候,姥姥就因为这个病去世了。

半个月前,我带着前一日的遗憾找到吴渺,想要真诚的告诉她,我们一起去操场吧。

我知道她是为我好,不想让她的心意落空。

未开口,吴渺满脸通红,眼睛都睁不开的跟我说,“感觉浑身酸痛,无力,关节痛的无法直立。”

我摸摸她额头,烧的很厉害,我马上将之前的想法通通抛之脑后,急忙向老师请假,搀扶着她回宿舍。

在中午放学后,我急冲冲返回宿舍,但宿舍空无一人,吴渺被她妈妈接回了家。

而我没想过,这次普通的请假竟然是不知归期的缺席。

我的遗憾,似乎定格了。

03

吴渺离开一个星期后,老师在课上非常惋惜的告诉我们,吴渺的病情不容乐观,需要马上化疗,并且需要及时找到合适的骨髓。所以,班里需要进行一次募捐。

大家一片哗然。

我从座位上站起身,向老师报告说是腹痛需要离开一会。

晴朗的天气突然乌云密布,雨点越来越密集,颗颗重重拍打在我身上。我无法再抑制情绪,蹲在雨中,撕心裂肺哭泣着。

青春年少,义气比云都高,我们认识三年,可心里早就坚定,会是一辈子的朋友。

下午,我便驱车去往医院。拿到手机的我,一路上仔细查着移植骨髓的最佳配型人选。

资料上还是说,最好是兄弟姐妹,但是也有非血缘关系配型成功的案例。

我将希望,寄托在百分之零点一的数字上。

我与医生打听着吴渺的情况,医生说,病人目前与亲人的配型尚未成功,需要进一步等待,如果我要捐献,考虑到是未成年人,需要家长的同意。

吴渺不知何时已站在了我的身后,“我不同意” 她一字一句重重的说着,字字落在心尖上。

“医生,我是不会签字的。” 她有些生气转头又对我说,“星芷,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怎么会做这么幼稚的事请,这个事情,也需要我的同意,如果你执意而为,我拒绝一切治疗”

她的面色很苍白,是毫无血色的白,她戴着灰色的毛线帽子,浓密乌黑的长发已消失不见。

她强撑着精神,看到我,眼中努力绽放着光芒。

“吴渺” 我轻声呢喃,从椅子上站立起身。

“你怎么这么瘦了,你本来是个吃货的,你是不是又舍不得吃东西了,我这就去给你买,你想吃什么,菠萝面包对不对,对对,就是的”

我逃也似的离开了医生办公室,有对吴渺生病的不忍,有擅作主张了解吴渺病情的惭愧。

我无法直视她的眼睛,但那一时间,我的心揪着疼,她比平常更加瘦削了。

04

再一次提着一袋零食回到病房的时候,吴渺早早站在走廊上等着我。我们没有回到病房,她拉着我偷偷去了天台。

那天黄昏的太阳格外的亮,可温度就像春天到来一样。

“星芷,你害怕死亡吗?” 吴渺望着远方的天际,声音虚幻飘渺,就像触不可及。

“吴渺,这个病不是不可治的,医生说了,你治愈的希望很大。” 我睁大眼睛,就像带着无比的自信。

而我从吴渺妈妈那里了解到,她是罹患了一种恶性肿瘤,已是晚期,治愈希望很渺茫。询问医生,也是在家属的授权下进行的。

“是吗?” 吴渺试探着问道。

“当然是了,医生就是这样跟我说的” 我的口气又大了几分,声音在故意下提高不少

吴渺看着我认真的样子忽的笑出声,她若有所思道,“星芷,我相信你”,太阳逐渐西落,她突然瘪着嘴,委屈巴巴说道,“星芷,我想喝可乐,可是我要你帮我开诶。”

可乐的气泡升腾起,就像春天里破土而出的种子。我看着眼前笑意盎然的女生,一瞬间相信,吴渺会好起来的。

奇迹总是有的,只要我们虔诚的祈祷,那它就一定会发生吧。

我总是梦到自己在操场奔跑,独自一人在阴沉沉的天光中,不知为了什么而奔跑,远方的天幕突然陷落,四周开始像地震般起伏,我终于停下脚步。

可我看到吴渺单薄的身体被埋进废墟之中,她在悲怆的向我呼救,我再一次奔跑起来,流着眼泪,我拼命挖着砖瓦石粒。

在我面前,终于出现一个人。她满身血渍,身体没有任何起伏。

我悲痛欲绝的抱起她,却看到手腕的手链,那条银色的链子,是我的。

我在空荡的荒野中不停下坠,忆起的,是与吴渺的点点过往。

05

她在炎热的夏天,为了我随口的一提,要吃一家的冰激淋,在漫长的午后排了三个小时的队,

当我从家中睡了午觉,按照她约定的时间起身赶到时,她满身都是汗珠,乌黑的秀发被浸在额上,人被晒的晕晕乎乎。

可她还是微笑着从光中走来,告诉我冰激淋终于买到了。

我曾觉得她太无私,要她自私一点,可她哭着说,她害怕别人不理她。

爸妈自她从小就离婚,她一直寄人篱下,她觉得只有自己做好了,那么亲人才会愿意回到她身边。

她哭着说,希望我知道,她做的一切都是真诚的,她把我当很好的朋友,她是发自内心的。

我看着这个娇柔的女孩,心里沉甸甸的。

我多希望她能做一回自己。

她也跟我说,会学着慢慢做回自己,可是,我不能怀疑她的关心,因为那是她愿意去做的。为朋友,就该两肋插刀。

高三学业繁忙,学校看管严格,我们几乎从早到晚都在学习,无法离开学校一步。

吴渺告诉我,不要常来看她,要好好学习,带着她的那份,考上好的大学,如果我经常来看她,她会闭门不见的。

因此我想了一个办法,与学校外的一个外卖小哥达成一桩交易,就是我每天都会给吴渺写一封信,信中有我的日常,还有新讲的知识点,更多的是对吴渺殷切的期盼。

每日在晚自习时间远离门卫室的铁门间,我把信偷偷传递出去。

我知道吴渺是拒绝我做一切多余的事的,所以我跟她说,我写信是为了给你传递知识点,我们说过要一切考上大学,你现在要食言了吗?

吴渺不想让任何人失望,她抿着唇接受了我的提议。

06

我如愿得到了来自她的反馈。

但是晚自习期间时间紧张,20分钟的吃饭时间,抓紧吃完饭班主任便让回教室自习,我在这极短的时间,和被人发现的急迫中看着吴渺拍的视频。

她经历过化疗,无法晒太阳。我给她买了一只向日葵的玩偶,她就放在床头柜上,她抱着那只玩偶,灿烂的笑着,“星芷,我在晚上都能晒到太阳哦,谢谢你哦,哈哈”

我在被门卫发现的吼声中傻笑着,将手机递给外卖小哥,之后疯狂逃跑。

吴渺带给我的,永远是欢乐,尽管面容疲惫,可她还是冲着我笑。

尽管知道病情一直在恶化,化疗好像并没有什么用,只是在增加她的痛苦。可我还是希望那个奇迹发生。

门外的外卖小哥一言不发,我心里不安起来。

“怎么了吗?” 我轻轻问着。

“吴渺.......她离开了,就在上午”

我拿着信的手颓废的耷拉下去,抬头望着不远处的白色大楼,顶楼的灰色愈加浓厚。

07

高一开学的晚自习,我第一回见到吴渺。

她扎着长长的头发,弯着眼睛友好的介绍着自己,我微微抬头,正好对上她的视线。

我听到,她飘柔的声音就像彼时在窗边飞过的斑斓花瓣,她说,“我叫吴渺,渺无边际的渺......”

她看着我,眼里溢满笑意。

我突然被身后空洞的深渊扯去,堕入不见底的黑暗。

剧烈的心跳声回响在耳边,漆黑的天幕不见月亮的光明,我爬下床,猛的喝了几口水,水滴颗颗落在书桌,手掌覆过,是钻入身体的凉意。

“星芷,我马上要经历第五次化疗了,住院两个月,我化疗的次数都比其他人多,不过,只要我坚持下去,就会好的,对吧,星芷。

我现在的愿望就是好好吃喝一顿,和你。这些日子,我总会怀念起我们的以往,向往我们的初见,珍惜我们一起刷题的日子,一起吃饭的日子,即使是有争吵的时候,现在想来,依然觉得欣慰哪。星芷,如果你不喜欢去操场走走,那就不去,我会在你身边陪着你,一直。

教室后面还有我写的高考誓言吧,不过时间那么久了,肯定都掉了。

我好唠叨啊。

星芷,我想你,我想回到学校,和你开心的在一起。”

我打着手电看着吴渺写给我的信,手电筒的光昏暗,可我依旧一遍遍的看着。

Finally, I want to say

礼拜天的时候,我去看了吴渺。

她看起来精神不错,看到我来,在阳光中抬手招呼着我,示意我坐在她身前。

她看到我就很开心,“星芷,我画了一幅画,是我们两个。”

我拿过画。

画中是青春洋溢的两个女孩,她们并肩站在一棵榕树旁,彩色的蝴蝶飞过头顶。

“星芷,要好好生活呀!” 吴渺淡淡笑着。


- end -

文||星辰的鹿

图||堆糖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