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泸州川江虎背湾,观音加持琥珀寺,一处少人知的临江清修之所

subtitle
江阳沽酒客 2021-05-06 17:1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此图为泸州琥珀寺住持释心弗法师

本文特别声明:本文图片由沽酒客拍摄,部分图片感谢郑宇贤弟拍摄。文章唯一一张光绪年间观音照片,是经琥珀寺主持释心弗法师允许,恭敬记录分享各位。愿各位吉祥如意,感受慈悲为怀。

泸州,一座被长、沱两江眷顾的城市,忠山发轫为城,长江和沱江则一直给予这座城市一种生生不息的动能,正如古人所说“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一个能不断运动和循环的地方,才能够长盛不衰。

当然水的流动带来了很多机会,但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江边固然有生机,也有凶险。

今天你要是有机会来到泸州纳溪到蓝田坝一段的江边,依然有许多天然景观让人叹为观止。

比如你在这一段的江边,放眼望去,会看到三条相隔数百米、平行于江面的石滩,呈“川”字横亘于江面,占据了长江河床的三分之二。走在石滩上,大小深浅不一的石坑星罗棋布,有近万个,小的如拇指头,大的直径有七、八米,犹如石洞。有的呈标准的圆形,有的形状不规则,千奇百怪,每个石坑里都有清澈见底的江水。石坑大多都长满了青苔,成为长江边的天然石雕群。今年长江上游遭遇特枯水情,这些搬不动的奇石便壮观地呈现在世人眼前。

人们习惯地称它们为头脊梁、二脊梁、三脊梁。

宋淳熙四年(公元1177年)六月,四川制置使范成大奉召回京,乘舟东下,路经泸州,船过纳溪城下数里的脊梁三滩之后,让这位以田园诗名声大噪的大诗人,诗兴大发,写下《江安道中》一诗:“秾(nóng)绿连村荔子丹,瘴(zhàng)云将雨暗前湾。张旗且喜三滩驶,叱驭曾经九折艰。泸水舟闲迷古渡,马湖碑缺伴荒山。威名功业吾何有?无事飘飘犯百蛮。”这当中的张旗三滩,就是纳溪麻柳沱下的险滩头脊梁、二脊梁和三脊梁。

《泸州航运志》也曾记载,长江纳溪至泸县20公里河道上,险滩有虎牙子、脊梁三滩、观音背、三堆子、三漩(xuán)子、火焰碛(qì)、豆腐石,最凶险处,莫过于观音背、脊梁三滩。历代朝廷和政府航道部门都在这里设救生红船,船上以旗语引导过往船只平安过滩。凡官船、货船路经三脊梁,驾长听从红船引水指挥,水手看清旗语,方能过滩。

而其中最为险恶的观音背、脊梁三滩,观音背又叫虎背湾或者虎背溪。

虎背湾雄踞江边绝壁,背靠泸州名胜川南佛教圣地方山,又跟河中三脊梁险滩交集,方山呈现出“四”字,而三个脊梁又仿佛一个川字,正好是“四川”,这纯属偶然的巧合,恰恰有戏剧般的出现在泸州江边之间,非常耐人寻味。

然而这一段地方却一点不温柔,虎背湾,如果你从高空往下,仿佛一只猛虎卧于江边饮水,老虎河水也是虎虎生威,好不霸道,也许正因为如此,虎背湾的石岩也嶙峋,湍流的江水也暴躁,常常波浪高数丈,漩窝丈团之大。

而遇到涨水之日,更是惊涛骇浪,震声如雷,岩上观景,没有曹操那种观沧海的豪迈,反而有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注定这个地方是险象环生,行船到此,无论船工商贸旅客无比小心翼翼,胆颤心惊,因为稍有不慎,就会葬身此间,无法生还。

这里曾经是石棚场,如今改为了方山镇,虽然川江行船日少,依然让人能想见当年的恐怖情况。然而,让人惊奇的是,这样一处地方,居然修建了一座寺庙,人称“琥珀寺”,观音道场,果真救苦救难,先要自己受苦受难在前,泸州小市往麻沙桥方向,曾经有个“水淹土地”,而此处则有“水淹观音”。

虎背湾近处有险滩观音背,其悬崖数十丈,一条古老的纤夫小道从岩半爬行而过,长达1100多米,而岩下江水汹涌澎湃,漩涡连牵,水浪拍打岩穴发出雷鸣般的吼声,让人惊心怵目。清乾隆三十八年(公元1773年)夏日,四川驿盐茶道台林俊从纳溪乘船下泸州,途经三脊梁滩、观音背滩到虎背湾,从纤夫岩下飞舟而过,惊涛骇浪让他为之惊叹:“纳邑三脊梁滩尤为险恶,观音背上行舟谓之虎口拨牙,而岩上纤夫挣滩之势,乃巴蜀大河岸之壮举焉。”

与盐茶道台林俊同行的贵州绥阳知县沈世垲更有一番感叹,他在《舟过三滩下泸南》诗中云:“峨眉雪水来,相搏滩声作。浩荡排长空,奔腾撼城郎。夏秋更肆恣,昼夜自绎络。洒如雨洗兵,飒如凤振箨。或起如银潮,或下如瀑布。时而翻返照,如射九日落。轻鸥久不下,在在疑矰缴,蛟龙气势增,鱼鳖仍咸若。惟彼川泽人,狎玩水懦弱。弄舟频触覆,蓬户随抛却。”

你想连这些达官贵人都心生恐惧,何况那些整日要搏击风浪为了一口饭的船夫大众呢?

据老地方史料记载,光是公元1773年至1775年间,这里失吉的大小船只,死亡老少达数百人,县衙、州官在这儿设红船三艘,安排二十八人专门救人捞户,后来又在这儿设滩师,叶家为滩头,旗下有上百纤夫在这儿拉船挣钱,养家糊口。

当年,这里的纤夫岩长约2里,全在悬崖半的羊肠小道上爬行,明朝万历年中,纤夫们打会集资在岩半凿了观音造像,所谓打会就是古代的一种集资方式。

后来信士和善男信女又捐资在纤夫岩凿数窟摩岩造像,多以雷公、电母、雨师、风伯、阿弥陀佛、泰山石敢当像,以此镇水怪水妖,以保纤夫平安,水上行舟人家安全。

说来也巧,自从岩上刻有老观音像之后,这儿打烂船的事就少了,人们就把这儿叫观音岩。

到了光绪八年,纳溪信士邓光辉、朱平章二人又倡仪募化镌刻新观音像,于是有23位乡绅、信士出资在岩下距岸线三丈高的石壁上又造观音像。为纪其事,今岩壁上有“观音大士坐像培修记”石刻为证。

不过关于这个救苦救难之前,先要受苦受难,这座观音像其实非同一般,多年以后在此处琥珀寺来担任主持的释心弗法师,闻感大德慈悲作诗一首刻于观音旁的石壁上:“勇猛丈夫观自在,为度众生住江边。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

据说泸州江边石刻雕像自古众多,而且王爷庙也是川南的一大特色,都是镇江求平安的作用。在麻沙桥附近还有一处名为“水淹土地”,此地可谓“水淹观音”了。

川江在纳溪城下与永宁河汇合后,遇上三继梁险滩支角水,把水经遭向北岸纤夫岩角,岩下虎背湾乱石穿空把击水推向观音背而下石棚场,这几弯几拐,几倒几冲,几推几拍,川江水在这儿与水下礁石、与岩壁、与卧藏水下的怪石交错成怒涛,成旋窝、成怪流,船只上下水,若无滩师驾船,十有九载船将失吉,船毁人亡。有民谣唱道:纳溪险滩三脊梁,舟子行船拜龙王,观音背上滚过去,儿孙为你烧高香。

其实,这个地方怎么会有头戴毗卢宝冠,结跏趺坐(即双盘),胸有法轮,大慈大悲的观音正身像呢?来历说法不一,今天我们看到的是光绪年间的纳溪信众所重塑。有一个传说早在之前就有一尊在江边。明末清初,天下初定,蜀地却未曾安定,虽然是逢乱世,人们依然要讨生活,江上航行依然不能断续。

有一王姓人家,据说当年祖上曾经是一地将领,还跟张献忠对抗,最后殉国。王家后人有一支就继续在江边打鱼为生。可是江水不定,常常所获甚少,有一日王家老大所获不多只有两条小鱼,回家路上,见到江边一老媪瘫倒在地,衣衫褴褛。

别看那个年代自身都难保,可不想今天的人还要担心被碰瓷,扶不扶的问题。王老大感觉过去把她扶起来,见老媪面如土灰,口角皲裂,忙把水壶中的水给老媪喝,良久老媪缓缓醒来,有气无力的说道“饿-”。王老大才知道她是饿晕倒了。

此为今日琥珀寺主持释心弗法师

他自己也没有干粮,不过还好鱼篓还有两条小鱼,干净找个地方生活,拿了罐子来摘点野菜叶子熬了一锅水多肉少的鱼汤,老媪吃过后,把汤水都喝干净了。又把老媪带回家中休息。

王老大一家人看到老王不仅仅没有带回鱼,还带个老人也没有抱怨。王老大的老婆,王李氏说,老人饿坏了,家里也没有其他东西,还有点米汤,饭不够汤汤来凑,又毫无保留的给了老媪。这样老人才舒适地睡去。

一家人只有喝点冷水勒紧裤带睡了,明天又想办法。

就在迷迷糊糊半梦半醒之间,王老大听到有人见到,居然是那个老媪,不过这个老媪却不像带回来的模样,衣着虽然朴素却有一种纯净的感觉,而面容慈祥庄严,王老大揉揉眼睛一看,这不是观音菩萨吗?

观音菩萨说:王老大,你心地慈善,当有好报,如今天下初定,还要有段时间才能安稳,你所处的地方,险滩恶水,大众为了讨生活不得不受水患之苦,你本来贫寒自己都说吃了上顿没有下顿,居然还愿意把自己的东西分享出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具备菩萨心肠,我当发愿保你一处平安。

王老大一听只是观音菩萨点化自己啊。赶紧起来磕头。观音菩萨让他找人把自己的正身相貌,刻于江边,身高八尺,寓意八方清平,八难消除,第二天王老大把这事告诉周围同乡大家果然造了此像。到了光绪年间此像再次雕刻于今天处。

据说像成以后,每日观音都注视着江中船只来往,保佑着一方平安,涨水之日,自愿被淹没也绝不离去。同时也引导大家向善慈悲,久而久之百姓虔诚,名动边州。据说凡是遇到危难于此,只要虔诚念观音圣名,就能得到保佑。

数百年间,岩上老观音、新观音,还有东王公、西王母、阿弥陀佛、文殊、普贤菩萨,面对川江、面向险滩恶水,却无语。善良的人们寄希望于普渡众生的观音大士保佑船家、纤夫平安,把纤夫岩改为观音岩,建观音寺。1993年观音岩寺改为琥珀寺,因纤夫岩又名虎背湾而更名,成为江北、况场、纳溪、泸州信众宗教活动的场所,每逢初一、十九会期,举办会,引来四方香客来朝。

值得庆幸的是,虽然有特殊动荡年月,偏安于江边的琥珀寺却得以幸存。如今普陀佛学院毕业的释心弗法师,入驻此地,选择弘扬心中观音慈悲文化的道场,看来此处必将再次充满荣光。

岁月悠悠,当年的渔夫纤夫都已经走入了历史,当年的船只也早就上岸不再航行,而琥珀寺却依旧守候着心中那一份慈悲,要缔造一处平安净土。我想这也是一件大功德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