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天下苦秦久矣?其实我们都被骗了,苦秦的根本不是天下人

subtitle
无根树花正孤 2021-05-05 19:16

或许2000多年前那第1次农民起义之中的风起云涌,至今让我们感到热血澎湃。史书之中有一段非常著名的记载。秦二世元年的时候,陈胜吴广带着一支900多人的农民队伍前往渔阳服役。但恰巧不巧的是遇到大雨在大泽乡停了下来。如果按照秦朝的律法没有按时到达服役地点的话,就会被判斩首。

所以陈胜和吴广决定赌一把,两个人便以天下苦秦久矣,当立者乃公子扶苏为口号。发动了秦朝末年著名的陈胜吴广起义。可是今天在各种考古证据和史书对比资料来看,他们两个的口号似乎有点牵强,不足以祸动人心。

陈胜吴广起义的原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按照我们最初习惯之中,陈胜吴光起义的原因应该是没有准时到达渔阳服役,如果根据司马迁史记之中的记载这样的罪名应该是斩首。所以陈胜吴广才会为了自己的性命决定去拼一把。可是今天根据秦代出土的法律文书来看,与当时这种记载有着巨大的差别。那么历史之中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1975年湖北云梦睡虎地出土秦代法律如下:“御中发征,乏弗行,赀二甲。失期三日到五日,谇;六日到旬,赀一盾;过旬,赀一甲。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按照秦代朝分配劳役。如果因为什么事情耽误没法去,那就要罚款两副盔甲。如果因为某些不可抗拒的原因,耽误了3天到5天,那就会口头警告批评一次。如果延期6~10天就会罚款一面盾牌。如果延期超过10天才会惩罚一副盔甲。

从湖北云梦睡虎地的秦简之中就可以看到当时的陈胜和吴广虽然因为大雨耽误了时间,但最多也就是发一面盾牌和一副盔甲的事情。根本不至于因为耽误期限而掉脑袋。虽然说当时的盔甲造价比较昂贵,和现代人买车买房差不多,但和性命相比,一副盔甲与一面盾牌又何足挂齿呢?

从出土的秦简与司马迁史书之中的记载,我们到底更应该相信谁?如果光从时间线上面来看,我们更应该相信出土的秦简,因为秦简是当时的法律的直接写照。而司马迁则是汉武帝时期的人,距离秦二世灭亡,又已经过去了六七十年的时间。我们都知道司马迁是一个尊重历史的人,为什么在他的笔下会出现如此严重而又低级的错误呢?

天下苦秦久矣是不成立的

如果我们光从汉朝时期的宣传资料来看,秦朝统治无疑是残暴无道且没有人性的。但如果我们将当时的秦国和东方六国相比,那双方也是没有什么差别的。至少在秦国老百姓还有翻身做主的机会,能够通过战场上立功杀敌而获得功名富贵。东方六国则是一出生就已经注定了一辈子的命运。那大家都是过着这种惨无人道且水深火热的生活,为什么还要说是秦国给他们带来的这种苦难呢?

中国人的传统说法就是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秦始皇以一己之力消灭六国统一,统一天下应该是一种丰功伟绩,而生活在太平社会的人没有了战乱和各种诸侯的征伐也应该感到庆幸才对。难不成他们活在和平时代还比七国时代更痛苦吗?

其实并不是这样的,秦朝末年农民起义的地方,大部分都是集中在淮河泗水一带。从人物的身份来看,项羽是泗水下县人。刘邦则是沛地人,韩信则是和项羽一个地方的人。陈胜,吴广发动的大泽乡起义也是淮水境内的安徽地区。除去当时秦末起义战争之中的那些六国贵族之外,大部分的农民起义都集中在淮河泗水一带。那这些地方的人与天下人苦秦久矣之中的天下人又有着什么样的联系呢?

天下苦秦久矣的真正原因

对秦朝的统治感到痛苦的并不是当时底层社会百姓。而是当时已经失去了贵族权力的六国旧贵族后人。对秦朝统治感到痛苦的并不是全天下的百姓。而是集中在淮河泗水一带天灾群发的农民。

我们从秦朝末年起义的英雄人物和汉朝初年的精英人物来看,他们大部分都是出生在淮河一带。这块土地位于黄河与长江之间。中间有淮河多条水系经过。可以说是水网密布,纵横交错。在先秦时期水利条件比较差。基本上只要一到春夏之交下雨就会发生巨大的洪涝灾害。

洪涝灾害发生之后,没有得到朝廷的及时救济与帮助,他们就会跟着一些人起义。六国旧贵族之中的恢复原先统治以每个地区为小王国能够实现及时救灾的口号对他们来说其实是十分具有诱惑力的。

再加上这里本来就是交通不便。像太湖,淮水,还有洞庭湖地区,都成为了那个时候逃犯和罪人避难的最佳地方。作为汉初三杰之中的张良,曾经为了报仇,刺杀秦始皇失败之后就是逃到了如今安徽宿迁地区。一进入森林大湖之中,即使是官府办案人员也拿他没办法。秦朝末年的淮河地区,可以说是整个天下最不安稳的地区。这里其中了各种不稳定因素,只要有带头的人站出来,火药桶也是一点就炸。

所以我们会发现秦朝末年的农民起义,战争之中大部分人物都是出生在这里。所以我们也会发现郡县制和统一国家的方案并没有错。即使是在刘邦再次以汉朝的名义统一天下之后,依旧要实行秦朝的郡县制和中央集权制度。而在唐朝柳宗元的《封建论》之中更是针砭时弊地指出了秦朝末年之所以灭亡,不是灭亡于天下人,而是灭亡于六国旧贵族。秦朝末年的各种农民起义之中,大部分都是出生于淮水地区。有叛乱的农民百姓却没有叛乱的郡县长官。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