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宏哥:在点火图这事上,我挺胡锡进

subtitle
医殇 2021-05-05 18:32

作者:宏哥 来源于医殇

5月1日,某中央部门官媒就印度疫情发了一张对比图,配了几个文字。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先是经历了网上一波猛烈批评后,舆情又逐渐相持,有不少网民甚至是大V出来为这张对比图说话。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对于此事的评价与沈逸教授观点较为不和,后来此事在微博上发酵越来越厉害,据说引起了大家的猛烈的讨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这个事情上,我先不说啥,我先请大家看几段视频。

印度已经崩溃的医院

把自己的床位让给年轻人结果在家中逝去的老人

国家形象需要国家机构及领导人去维护

在媒体传播里,有个形象这个词,我没去查这个词的准确定义,但是我想大多数人应该都明白,形象就是对于一个人或者一群人又或者一个国家一个机构的大多数人所产生的印象。

影响形象的因素有很多,一个就是平时的言语,如果是一个组织机构或者国家,那就是平时的对外展示的表现,甚至拟人点的话就是这些组织哪怕是组织不是个人也有类似人的情感,表现出来让别人去感知。那谁能代表机构或者国家呢?我们所说的官方表现,或者领导人的表现通常给大众一个代表性的形象。

本次官方机构的微博号,出了这张图,一边是中国火箭升空,一边是印度火葬,其实按照中文世界对于这个简单配图及文字来说,大家都知道大致上该官方机构小编想表达的情绪,这种情绪其实在中国古老的传统里也是不够地道的。虽然说中国的传统道德不一定是全世界的都通,但是有些基本的东西应该还是有一致性的,我们没有看到过老外在目的悲痛的缅怀逝者的时候,有人故意去蹦迪或者开怀大笑吧。

而官方机构或者官方领导人的一言一行实际上是塑造了平时我们的中国的形象,不管是在国内的人民中的形象还是国际上的形象,我们都需要平时平日去珍惜。

而我们以前的形象是官方的,呆板的,例如外交部什么的经常长篇大稿子其实我们听的昏昏欲睡,但是最近一些年,甚至哪怕是最近不管是外交部官员在推特上的话或者代表团在美国磋商时的一些金句,让这些比较呆板的形象其实也有了变化,我的看法是其实是有了“人”的气息,这是好事,因为再怎么样,被推搡被诬赖的时候,不管是一个机构一个国家有点脾气怎么了?

但是有脾气不代表我们要在别人悲伤的时候故意去撒把盐吧。如果只是普通民众看不过印度,因为中印两国一直有些摩擦,印度自己做的也不地道,这样的配图在普通民众发出来我也觉得无所谓,但是在官方机构或者官方领导人发出来,我觉得这就不应该了,因为他们代表的就是国家的形象了。我想没有一个国家或其他国家的国民会去喜欢一个幸灾乐祸的国家吧。

国家形象其实引领了国家民众的道德底线

官方的一言一行其实是对于自己国家民众的普遍道德有引领作用的,我举几个例子,南京扶老人彭宇案,最初在网络上疯传:法官对彭宇说你没撞人为啥去扶老人?就因为法官其实代表的是法院的官方形象,如此一个网传的“金句”导致了中国接下来这样多年都不敢去扶跌倒的老人。后来还有已经被证实的谣言“火车上生产的产妇诉李芊医师执业地点之外的行医即是非法胜诉”,当时传遍了全中国,虽然是谣言,但是就这个谣言在全体中国医护中制造了一种恐慌,如果没有大面积的辟谣的话,今天会有医护敢在火车汽车飞机上救人么?

在加上大多数的网民容易被诱导,前些年很多的网络新闻到最后发现却是一个神反转,落下一地鸡毛,而最后发现只有极少数的人才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所以我们中文网络世界其实是需要一群理性的、高尚的、严谨又不失活泼的、懂得去思考的人或者机构去引领的,而这些机构中必须要有官方机构的参与,因为他们代表了我们整体的道德水准。

世界与社会都同样复杂,我们需要一个完善的世界观

美国政府在疫情初期似乎赶紧封锁,中期口惠而实不至,晚期甚至甩锅栽赃。我们有理由有必要让全世界知道我们的感受,官方机构或者一些外交官说出来我觉得完全没有问题。

但是我们同样也要看到比尔盖茨与很多美国机构、个人在整个疫情过程中确实也是给予了我们很大的帮助。难道就因为美国政府中的部分人做了让我们不舒服的事,所以我们要把整个美国,所有美国人都骂个遍么?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国家在疫情快结束时对于美国政府及帮助过我们的美国人区别评价,区别对待的原因所在。

而印度政府在接收救援物资的时候扭扭捏捏,甚至都不愿意官方接受官方的帮忙,只说私人公司去购买那是商业性质,我们不会去管,这种政府我觉得没必要去生气啊,我们政府姿态做出来了,连续数天,连续数次我们都表态愿意帮忙了,你们自己考虑面子问题不愿意接受吗,不接受反正我们卖货呗,反正我们口惠实也至了。

在很多国家都表明态度愿意援助印度时(含巴基斯坦),我在印度时报的相关援助国家的新闻稿的评论区里也看到有印度网民评论说,美国不是朋友不能够信任,但是中国与巴基斯坦是敌人......我看着也生气,但是想想其他的感谢中国的那些印度人呢?一个国家部分人友好,部分人不友好,这不是太正常的事情了吗?我们难道因为印度这个国家政府中有部分不友好的人,民间有部分不友好的人,所以我们要把印度所有的人当成嘲讽的笑料,当成自己的敌人么?为什么我们不能做好自己,争取更多的印度政府及民间的人成为中国的朋友呢?

我们需要一个完善的世界观,这个世界上的事肯定不像我们平时所想所看到的那样非黑即白,看事物更不能以点盖面,自夸自己窥一斑而知全豹。正如前两年医疗圈子的纠纷爆出来,全体网民都要对医护一片打杀声,这正常么?有个医闹新闻爆出来,所有医护都要对所有患者防一脚,这正常么?

本次印度的疫情爆出,我们当然看到印度的部分习俗的愚昧(吃牛粪喝牛尿),公卫环境的恶劣(人均床位数与医护数低下),政府的大意(过早放开并自称战疫成功),游离于管理外的黑市(药品及氧气黑市),但是所有的这些,我希望这些变成我们自我反思自己对比之下还有没有能改进的动力,而不是去变成嘲笑别人的借口。特别是武汉疫情早期的时候,我们也有官员懒政堕政,口罩数量讲不清,检测能力讲不清,救援物资堆积甚至分配异常等情况,也有庶民买卖伪劣口罩的,疫情下撕扯医护防护服口罩的,有些甚至险些酿成大祸。所以我们也并非是所有都只剩赞美的圣人国度。

而本次印度疫情后,我也同样看到了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的85岁的印度老人。

也同样看到了,在缺医少药的情况下不顾感染危险也要给自己亲人口对口呼吸的普通人。

还有在疫情下,驾车穿越3个邦,全程1400公里,为患病好友送去氧气瓶的人们;也有在家人死后,骑摩托车夹着自己死去的母亲往火葬场奔走的两个兄弟;更有开车运送遗体送火葬场,每天只睡两个小时,中途发现自己亲属也不行了,自己亲手送他的志愿者。无论在哪个国度,都有需要诟病的,也不会缺乏需要颂扬的。

那我们的烈士怎么办?

在沈逸教授的微博下,我曾经评论到这个问题,我把我的评论写下来,这就是我的态度。我从来也没说过对在疫情上对别人同情怜悯了,哪怕他做了侵犯我们国家权益的事情我们还需要软弱的回应,这完全就是两回事。

一个国家需要的是国家层面的道德底线,这个底线是引领自己的子民的,如果一个国家的道德层面也跌落下来,那可想而知下面的子民道德会塌方成啥样。

至于有人说印度还在搞的小动作,如果就是不接你的援助的话,我们需要在意么?我们已经说了很多次愿意援助了,他不愿意接受官方援助那是他自己的事,民间的购买也是帮助吗,没有哪个国家能满足一个体量为13亿人口的紧急采购需求的,而且有的赚钱干嘛不赚呢?

如果印度想在边境搞事吸引国内抗疫不利的火力,行啊,只要他敢来,我们也都接着好了,这和帮他抗疫不冲突。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写的是抗疫过程中那些无畏牺牲的英雄,他们想的是国家。我希望网络上的“爱国者”也好,“键盘侠”也罢,把自己的胸怀再撑的大点,眼光远点,考虑的再深点,一切以国家利益为先,好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9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