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难忘曾经的铝饭盒,唤起无数青岛人的回忆!

subtitle
青岛城市档案论坛 2021-05-05 17:0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青岛铝制品厂“玉鸟牌”铝饭盒

青岛铝制品厂“海燕牌”铝饭盒

每当看到岳父家里的这几个铝饭盒,总会勾起往日的许多回忆。虽然铝饭盒早已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但记忆里那一份亲切,那一份快乐,那平淡生活里烟火气息酝酿出的幸福味道却将永远萦绕我心头,难以忘怀……

曾经的铝饭盒,陪伴了无数人的成长、承载了几代青岛人的难忘记忆。而说起铝饭盒,就离不开我们岛城曾经响当当的名牌产品,那些年曾辉煌过的青岛铝制品厂,那些年家喻户晓的“工农牌”、“玉鸟牌”、“海燕牌”......

上世纪五十年代青岛新兴金属品制造厂铝饭盒

1961年,青岛新兴金属品制造厂投资兴建铝片轧制车间,开始研制日用铝制品的生产。1963年,试制生产了铝制饭盒、面盆、莱盆以及各种规格的铝锅和铝制杂件。

国营青岛钢精制品厂“工农牌”

1964年,新兴金属制品厂的两个车间划出,建成青岛钢精制品厂,成为山东省唯一的日用铝制品专业生产厂家。

国营青岛钢精制品厂“玉鸟牌”

钢精是对日用铝制品的俗称,那时的青岛钢精制品厂很是红火,每家的盆、燎壶、饭盒、钢精锅等等最是常见。

1979年,青岛钢精制品厂改称青岛铝制品总厂。相信图片来的物件,至今很多家庭里仍会看到。而这其中,最先退出我们日常生活的器皿、也是最能够引发怀旧风潮的,自然当属铝饭盒了。

青岛铝制品厂“海燕牌”铝饭盒

那时的工厂和学校的食堂还没有普及,但基本都有锅炉,早上备好饭菜,到了学校或单位先把铝饭盒放到锅炉房,由司炉师傅帮着码好,分别装进几个尼龙兜里。中午一放学或下班就会一股脑的往锅炉房冲,从兜子里找出自己的饭盒,烫的手忙脚乱的各自找地吃饭。后来学校和厂子里逐步有了食堂,凡是有食堂的单位,就很少有人从家里带饭了,但还是要配备饭盒盛饭,到食堂打饭除了少许拿着搪瓷缸子的,几乎大部分手持铝饭盒。铝饭盒盛上热菜会烫手,就会把铝饭盒的一小半伸出来,斜着放在饭盒盖上,闪出的那一小半正好端着不烫手。后来铝饭盒出了改进型,饭盒侧面有了一个可以折叠的把,再后来就有了高档的黄颜色加厚钢精材料做的铝饭盒。

青岛铝制品厂“玉鸟牌”铝饭盒

我一直常用的是父亲退休后留给我的一个“工农牌”的大饭盒,上学的时候,每逢春游、运动会,铝饭盒和行军水壶都是必备品,大饭盒一直陪着我上了高中。

1990年,我参加工作,因为单位隔着家较近,每天中午都是回家吃饭,这个时候没机会用上铝饭盒了。1994年,经亲戚介绍,我到深圳宝安工作了将近两年的时间,那时叫南下打工吧。从小还没出过这么远的门,记得临行时,母亲已给我打好了几大包的行李,害得我从广州火车站下车转乘长途车去深圳的路上累的感觉都要虚脱。带的行李里面就有着父亲留给我的大饭盒。

打工的这个厂子是一家大型的台资电子厂,足有万余名职工。虽说伙食质量差些,好在一日三餐管饭,这个时候,这个大饭盒也显示出它的作用来了。每每往餐厅窗口一站,总会吸引不少注意,或是小声议论。因为厂子里基本都是南方人,以湖南人居多,那边人的饭量都不大,像我这样高高大大的一站,端着这么一个大大的饭盒,打菜的师傅打上两勺就会看我一眼,意思是你能吃的了吗?后来慢慢熟悉了,不用说就直接给我打到饭盒四分之三的菜量,后来这也成了几乎整个工厂一些工作之余议论的话题了。后来,因为有些水土不服的原因,身体不适逐渐增多,台湾的负责人就建议我先停薪留职,回家休养一段时间再回来。简单收拾了一些行李回到了青岛,调养了接近半年的时间,恰巧有朋友介绍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就没再回深圳,打了个电话和厂里说了一下情况,留在那里的东西也让两个当初处的不错的湖南工友分着用了。不知那个大饭盒最终的结局,以后时常忆起那份打工的经历,也是颇多的感慨与遗憾。

后来工作又变动过几次,不过多是食堂有自备的餐盘,再后来就用上了更加方便实用的快餐杯了。

长方形的是“玉鸟牌”、圆形的是“海燕牌”,都是青岛铝制品厂的名牌产品。

虽然在单位食堂打饭的时候不用铝饭盒了,但好在岳父家里还一直留着一个“玉鸟牌”的大号铝饭盒。老爷子年轻时东海舰队当过兵,为保家卫国做出过贡献,退伍后就业在青岛制药厂,又奋斗了几十年,最后从厂领导退休至今,两袖清风、一身正气。闲暇之余又做得一手好饭菜,稍经调配,就是一桌丰盛的大餐,就连我的女儿也是垂涎不已。每次吃完饭,临走时,岳父总会用这个大饭盒装满一些提前准备好的美味让我们带回去。

这个铝饭盒也称得上是我爱人的“传家宝”,几乎每次一起吃饭,岳父都会唠叨起这个饭盒的故事,“孩子上学在学校吃饭,就怕她饿着,所以每天早上在往饭盒里盛饭菜的时候,总是压得结结实实,每次放学回来首先检查一下饭盒,发现都会空空的带回来,看样带的还不够,第二天会再用些劲往里按......”。每次在饭桌上说起这些往事,岳父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父爱的慈祥与幸福的成就感。而我的爱人就在一旁不停地撒娇般的发泄着怨气,“就是您这个大饭盒,从小就把我撑着了,现在减肥都不好减......”

关于饭盒的回忆很多很多,看着岳父家阳台上的铝饭盒,放在阳光下,仿佛也在晾晒着往事,恍惚间,房间里隐约又飘过那些往昔里爱的气味,仿佛又听到那些记忆里父亲的叮咛、母亲的嘱咐⋯⋯

青岛城市档案论坛公众号、青岛城市记忆头条号编辑发布,转载请注明!

喜欢请关注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

点我在看

帮我点赞~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