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小伙子抓来黑蛇吃掉,没过两日活活疼死,老道士说他吃掉了土地爷

subtitle
倚靠窗前 2021-05-05 15:3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就以俺们屯子为例,早些年就发生过不少怪事。

今天要给大家讲的故事,是关于土地爷的,大家搬凳子坐好,仔细听了。

十多年前,我当时12岁,由于村子地处偏僻,交通条件很差,村里穷得那叫一个叮当响,哎哟我都没脸说。当时我们早上吃馍、烤饼,中午吃馍、烤饼,晚上还是馍、烤饼,整天看不到半点油水儿,嘴里简直能淡出鸟儿来。

俗话说“靠山吃山”,一些老人年轻时吃过这种苦,当时就想好了应对对策,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一手高超的捕兽技巧,只要家里娃儿一喊想吃肉了,老人们就三三两两去山上安捕兽机关,过两天去收笼,总有一两只瞎了眼的野兔、野鸡钻到里面出不来了。每次闻到别人家里传来的肉香,我们这些半大的小子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口水流了一地。

我在村里有个发小,叫做田丫,田丫父母早亡,是爷爷一手把他养大的,从小没了父母管教,田丫为人叛逆,胆子极大。眼见老人们从山里抓来野鸡、野兔,把一家人喂得满脸油光,田丫羡慕得不得了,于是就去求一位老人把这门技巧教给他,但老人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山里就那么多野鸡野兔,田丫这明摆着和他们抢食吃,当然不能把技巧教给他了。

田丫没学到捕兽技巧,一天到晚还是馍、烤饼、酸菜,一听到“肉”这个字,两眼就冒光。一天中午,田丫也不知从哪里捉来一条手腕粗的黑蛇,满脸兴奋地就去家里找刀,说要把蛇给剐了,好好地做一锅蛇肉解解馋。

我问他蛇是哪里捉来的。

他咧开嘴对我一笑,随后伸手向着远处一指,说道:“土地庙里捉来的,今天我路过土地庙的时候,听到土地爷的塑像后面有声音,搬开一看,看到一条黑蛇盘在后面,我一把把它头摁住就逮了回来,哈哈哈......”

听到这话,我吓了一跳,吓得脸都白了,于是对正得意忘形的田丫说:“田丫,你还是把蛇给放了吧,那可是从土地庙抓来的,万一是土地爷的亲戚怎么办?”

田丫噗嗤笑了,说:“你可别瞎说了,土地爷咋能有这样的亲戚,丑不拉叽的。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想到蛇肉我口水都快出来了,先走了,待会儿来喝口汤......”说完,不顾后面的我怎么喊,田丫抓着蛇径直向着后山去了。

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正当我坐在门口玩的时候,村里的老道士杵着拐杖小跑了过来,一脸的焦急之色,我张口喊他,“二爷,你这是去哪儿呀?看把你着急的。”

老道士停下步来,问我:“看到田丫了没?他在哪儿,快告诉我。”

我向着田丫离去的方向一指:“他应该在后山,估计炖蛇肉去了。”

听到这话,老道士一声长叹,说了声“糟了”,向着后山小跑而去。我担心他半路跌倒,就跑过去扶着他一起往后山而去。

等到了后山,我们在一块荒地中发现了田丫,他用几块石头堆了火,又从家里拿了口砂锅来,把蛇剐皮、蛇肉切段,放到砂锅中炖了起来,我们到的时候,他正吃得开心。

见到我们来,田丫指着一锅肉说:“哟,都闻着肉香来了吧?快来快来,反正我一个人也吃不完,给我爷爷留点儿,其他的咱们三个通通解决了。二狗,快给二爷搬块石头坐下,咱们一起吃肉......”

话未说完,呆愣许久的二爷将拐杖摔在地上,指着田丫说:“田丫,你、你闯大祸了。”

田丫不以为然:“闯什么祸?二爷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我、我......”二爷气得半晌说不出话来,一个深呼吸之后,稍稍镇定了些,指着一锅蛇肉说:“你知道这条蛇是谁吗?那是咱们的土地爷呀,你小子居然把土地爷都给吃了。”

“嘎?”我和田丫都愣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接下来二爷说的话更是让我们大吃一惊,吓得脸都白了。

二爷说,今天他午睡的时候,一个老头给他托梦了。老头自称是土地爷,见面就对着二爷叩拜不止,求二爷救命。二爷一问,这才知道土地爷今日打算外出访亲,便化作了一条黑蛇以掩人耳目,谁知道刚出了门来就被村里的田丫给逮住了,土地爷年老体迈,根本反抗不了,便托梦求二爷帮忙,而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方地祇就这样被田丫给炖了。

听完这话,田丫当场就给二爷跪下了:“二爷,你一定要救救我,你是咱们这方圆百里有名的道士,你可要帮帮我啊。”

二爷瞥他一眼,叹道:“我再厉害,可也不能和神对抗呀。你、你自求多福吧。”说完转身便去了。

过了两天,当我在家啃着馍、烤饼的时候,村里传来了一阵鞭炮声,父亲告诉我,田丫昨天晚上死了,肚子疼活活疼死的,死的时候,身上长满了蛇鳞......

(以上图片来自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