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国产cult片鼻祖,它上映7天就被禁

subtitle
电影工厂 2021-05-05 09:1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知大家发现了没,“武侠”二字仿佛从影视市场消失了一般。

包括那些因为金庸的名字、翻拍经典的作品,也很难与这两个字扯上关系。

看过的都知道,你明明是冲着快意恩仇的江湖侠义而去,结果到最后90%都拍成腻歪到不行的恋偶剧。

文戏不行,武戏也不靠谱。

“拎刀身体软如豆腐”,气势全靠大特写摆pose和鼓风机衬托,用花拳绣腿来形容都有点儿抬举。

搞到最后,我们只能找老片来洗洗眼。

唉......

要知道,“武侠”自古深深根植于中华文化,是咱们的主场,火爆时风靡全亚洲的节奏呀。

或许有人开始找补,认为经典难超越,只怪观众眼光太刁钻,太刻板。

坦白讲,还真不是。

不信,拿下面这部片举例,它就在传统武侠中独树一帜,成就了一代经典——

《火烧红莲寺》

对于此片,或许部分年龄小的朋友听都没听过,但说来,它在华语影史也算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笔。

因为它特别敢!

原因有二个——

一是,它敢碰大IP。

本片是第四次翻拍。

第一部要追溯到1928年,当时同名电影一上映,就掀起了中国武侠电影的第一次高潮。

但,由于片中有大量隐形遁迹、掌心发雷等怪诞招数,受到当局批评,最终被封杀禁播。

即便如此,也挡不住它cult片鼻祖的称号。

可惜的是,后来者也没逃过同样命运,本片上映仅7天就被禁。

二是,它敢拍,且会改。

其实,翻拍并不是一件不可为的事情,也不是令人可耻的行为。

但重点是,不要做无用功,要让新版有它存在的价值。

就拿本片来说,无论从各方面看,它都是一部全新的电影。

故事设定在清朝,当时少林寺因意图反清复明,遭到清兵围剿。

寺庙被毁,经书被烧,一片惨淡。

至于寺里的僧人,也全部下场凄惨。

被杀的,到死都不得安宁,他们要么被倒挂在木桩上,要么被割下头颅,堆在土堆里等着风化。

活下来的,大部分被抓到红莲寺,遭到毒打和奴役,在“地狱”里永远见不到阳光。

剩下的一小部分,虽幸运逃脱,却也要过着东躲西藏的生活,逃避清兵的追捕。

比如少林有名的俗家弟子方世玉。

他带着师叔一路逃亡,中途偶遇身世可怜的从良妓女豆豆,三人结伴同行。

不料,三人偶遇清兵搜查,最终寡不敌众,师叔惨死,方世玉和豆豆则被一同带到红莲寺。

方世玉被关进牢狱,成为奴役。

豆豆则被献给红莲寺的头头神公,沦为服侍女。

然而......

表面平静、井然有序的红莲寺,实则暗流涌动,一场轰轰烈烈的“越狱”反杀即将喷涌......

从画面不难看出,片中群星聚集。

有“姑姑”李若彤,反派大佬黄锦江,香港当时的小生季天笙等等。

不过,当时的香港如同造星工厂,大咖云集并不罕见。

说一千道一万,还是要影片本身够硬。

在此,就不得不拎出本片的导演林岭东监制徐克

谁也想不到,个人风格如此强烈的两人,竟会碰撞出奇妙热烈的火花,混搭出一种别样的风格。

区别于传统武侠的正在邪之上,本片画风凌厉,邪典意味很浓。

它时而轻浮。

和尚也好色,看到美女也管不住手。

片中诸如“俗家弟子就是俗啊”还老是“妈个头”这样的对白,让人笑出猪叫声。

它时而怪诞。

像是随处可见的蛇鼠、死尸、骷髅,用女人血画出的诡异的图案。

像是直白的血腥场面:

断头;



拦腰斩;

恐怖片要是能拍到这程度,怕是都不会被喷成筛子了。



而说到恐怖氛围,就不得不提到全片的主场“红莲寺”。

从外面看,它就是一座再普通不过的庙宇。

可走进去才发现,它暗藏玄机。

里面宛如迷宫,构造奇特,各种密道、暗室交错。





每切换一个镜头,观众都不自觉张开嘴。

一个意外接着下一个意外,你永远无法预想到下一个机关是什么。





然而......

撇开这些花花绕绕,影片终于还是没有脱离“武侠”的核心。

动作戏真刀真枪,一招一式有模有样。

比如开头那场经典的沙漠追杀戏,方世玉一人对阵清兵,飞沙走石,马头人头横飞,场面那叫一个过瘾。



再比如生死台上,方世玉和洪熙官的PK。

二人表面在打,暗里在互救,看得人心惊动魄。

不过,武侠之所以受到大众迷恋,其实除了动作戏,还因一个“侠”字。

由外在上升到精神,那才是很多人所向往的。

而在本片中,撕开“动作”这层包装纸,无处不透露着影片对权势、宗教、生死的深层次理解。

片中,厂长印象最深的一个角色是最大的反派神公。

他给红莲寺提名“人间仙境”,初登场时,一副仙人姿态,对待下属献上的豆豆关爱有加。

让她沐浴,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却从不强迫她。

谁成想,一切都是假象。

他原本是皇帝身边的御前侍卫,一直兢兢业业,忠心不二。

后来当他发现自己生了不少白发,突然意识到死亡离自己越来越近,于是便将及时行乐当第一要义。

他来到偏僻的红莲寺,当自己的小皇帝,成为这里的“神”。

他对奴役带来的快感无比痴迷,他对最初豆豆躺平任由蹂躏的样子感到嫌弃。

他喜欢看她瑟瑟发抖,害怕的样子。

他享受集权专政,喜欢将少林僧人像老鼠一样玩弄于掌心。

“红莲寺就像江湖那么险恶,有门户就有斗争,胜者王侯败者寇,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只要你们放弃自己的门户,红莲寺就会自动消失。”

这是神公常挂在嘴边的这两句话,贯穿影片始末。

此时的红莲寺犹如龙门客栈一样有隐喻,甚至更加无望。

确实,对于施暴者/统治者来说,“佛已乐在地狱”,地狱也是天堂。

但他们忘了,自己也并非从一开始就站在这个位置。

有施暴就有反抗,一轮推翻一轮,毁灭的时刻终将到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