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俺破产后,老婆离婚走了,狐朋狗友们不登门了,只有他还来看俺

subtitle
蓝峰桥上见你 2021-05-04 14:3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是做貂皮生意的,我的家在胶东半岛农村的一个小镇上,这里靠海有丰富的海产品资源,因此农民们养水貂的特别多,每年立冬小雪过后,是屠宰水貂的旺季,父亲和我就收貂皮拉到辛集去卖,这生意利润空间较大,因此那几年我家在小镇上也算家境殷实的。

在这个小镇上我有好几个要好的同学,有政府机构的小官员,有教师,还有做小生意的,他们在小镇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经常来找我喝不花钱的酒,我也不在乎这几个小钱,只要他们其中的一个来,我便全部叫上,然后到酒店开桌。

这些同学中,其中有一个人物我不得不介绍一下,他叫余天成,外号“大晕”,他矮矮胖胖的个子,一笑两眼便眯成两条缝,人很憨厚,做事也没个主见,整天嘻嘻呵呵的样子。同学们对他都嗤之以鼻,但我很待见他,因为高中三年他是我的同桌,并一直是我的铁杆。

那年刚上高一的时候,那几天我看到大晕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我就问你怎么了?大晕说:高年级的一个痞子看我不顺眼见面就欺负我打我。我说,这件事我给你摆平。放学后,在拿一张铁锹在校门口,大晕把那小子指给我看,我上前一铁锹将那小子拍在地上,说大晕是我兄弟,看你敢再动他一指头。那个小子一声未吭,自那再也没找大晕的麻烦。从那以后大晕就把我当了亲哥。

像大晕这种老实人到社会上肯定是吃不开,高中毕业后他先进了一家乡镇企业烧锅炉,后来环保部门锅炉不让烧了,大晕便失业了,这时他已成家并有了一个儿子,为了养家,他便搞了一辆三轮在街头上搞出租,有时我这里有活就打电话让他去干,干完给他钱说就不用找零了,可大晕从不赚我的便宜,就是一块钱也要和我算清。

酒桌上的大晕有时也很自卑,和这些小镇上有头有脸的同学们在一起,从不多说话,只是一味的倒酒倒水,还遭他们的奚落,我看不惯就朝他们嚷:没长爪子是不?喝酒自己倒,大晕和你们一样,是我请来的客人……

那年的元宵节,我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次变故,我存放貂皮的库房不知怎么就着了火,把我存放的貂皮全部化为了灰烬,这里面是我全部的家当,还有向银行贷的几十万的款。看到现场,当时我就瘫坐在地上。后来,据有关人士分析,火灾是由烟花引起。

接下来我的噩梦便开始了,首先老婆向我提出离婚,用她的话说现在我身上已没了任何价值,媳妇是一个生意人的女儿,她用这种逻辑思维方式来看待我是有道理的,让我最接受不了的是我八岁的女儿,她现在见到我竟像躲瘟神一般躲着跑。我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老婆领着女儿走了。

接着银行的人来了,养殖户来了,他们冷冰冰的眼光像刀子般在我身上扎,他们嘴里就两个字:要钱!

我把车子房子土地等值钱的东西全部处理掉,还他们的钱,最后还差十多万是父亲帮忙还上的。现在,我可以说是一文不名了。那些日子我躲在屋里,哪儿也不想去,我一直在想:我怎么就家破人亡成了穷光蛋了呢?这时,没有人敢来沾我的边,只有大晕过来看我,来的时候带一瓶烧酒一块红烧肉或者一只烤鸡,他来也不多说话,就和我喝酒吃肉,我知道他也不会说话。有时,晚上我会坐在他的破三轮车上到街上兜一会儿风,大晕总是把车开得很快,风打在我脸上,让我知道我还活着。

就这样过了两个月,我调整好了心态决定到辛集去发展,我没有钱了但还有手艺,走之前我决定再找那些同学们聚一次,因为这一走不知要什么时候再回来,现在我是如此地厌恶这个小镇。那天晚上在酒店里,只有我和大晕两个人,他们用各种理由推辞掉了,我知道,他们是怕我向他们借钱。那晚我和大晕都喝醉了,在酒店的沙发上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大晕用三轮车将我送到县城的火车站,在站口大晕将五千块钱塞到我手里说:我手上就只有这么多,看我这么无能也帮不上你,你到外地需要花钱,你就拿着添着花吧……我不要,我知道大晕活得也不容易,大晕火了,朝我吼了起来,和大晕交往了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他发这么大的火,我只好收下了。

火车开动了,大晕沿着栅栏跟着火车跑,突然他脚下一滑绊倒了,人在地上狼狈地滚了一圈,他立马又爬了起来朝我做了个鬼脸,继续朝我跑,朝着我跑……我的泪唰地就下来了,在那个我生活了半辈子的小镇上,除了父母就只有大晕一个人牵挂我,更令我想不到的是,这是我最后一次见我的兄弟!

来到辛集,我先是给人打工,积攒了一笔钱后,便开始跟他们入股做自己的老本行,几年下来便有了可观的积蓄,我不想再回到那个小镇上,于是我在这里娶了妻成了家。有时,夜里常常醒来,就想小镇上的事情,想我的兄弟大晕,我给他打电话可总也打不通。

那天,小镇上来人我问起大晕,他告诉了我一个惊人的消息:大晕跑出租出车祸死了。当时我就哭出了声。我交代好手中的事情,决定回小镇一次,虽然我厌恶那个地方,但我必须回去看一眼我的兄弟。

来到大晕家,一进门我就看到了墙上挂着的遗照,胖胖的脑袋,憨憨的笑脸,往事滚滚而来,我几乎泣不成声……大晕媳妇告诉我,出事那天下着小雨,大晕说这样的天气坐车的人多,能多挣几块,可没成想被一辆没刹住车的大货给顶了出去……

走时,我拿出五万块钱说:弟妹,这是大晕在我这里入股分的红,你收好了,以后年年都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