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年轻的马派演员们 请停止“不帅耍帅”

subtitle
老王爱卖瓜 2021-05-03 22:22

今年是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马连良先生诞辰120周年,各种纪念活动和演出纷纷而至,青年马派演员陆续登台演出,以敬献一份赤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京剧老生行当里,不管是前“四大须生”,还是后“四大须生”,都可以称为“帅”,但从艺术气质和艺术特点来说,“帅气”是马派艺术最重要的特点,是马派的艺术之格。

马连良的“帅气”首先体现在造型之美。浏览马先生的剧照,不管是《青梅煮酒论英雄》的刘备,还是《摘缨会》的楚庄王;不管是戴“黑三”的徐达,还是挂“白满”的宋世杰;不管是《赵氏孤儿》忠义的程婴,还是《清风亭》凄惨的张元秀,各色人等都体现出了造型美。这既离不开马先生深厚的基本功,也离不开他对剧中人物的深入理解,同时也凸显了他个人洒脱的气质。

马连良”四十八我”组照(1933年) 供图|虞凯伊

其次,这种帅气体现在他那种“流利、舒畅、雄浑中见俏利,深沉中显潇洒,奔放而不失精巧,粗豪又不乏细腻”的演唱风格(出自《中国京剧史》)。只需听听马先生《四进士》里的那些散板、摇板,就能感受到他的演唱百转千回,唱腔之妙可以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形容不为过,而听《龙凤呈祥》里的那段“劝千岁”便可知道马先生的“流水”是多么的俏皮,听其唱便可想象得到当时乔玄的表情。

这种“帅气”还体现在他的表演功底上。作为做工老生的代表,马先生的表演是建立在对人物认知的基础上的。所有表演动作的出发点是人物,由此我们在感叹他的造型美之余,也自然会感受到剧中人物的生命。造型不是“摆”出来的,而是心中意象的外化,是有生命的气相,不是无生命的模特。

《赵氏孤儿》 马连良 饰

程婴

马先生的艺术之“帅”是“工笔”之美与“写意”之美的结合:它细而不腻,粗而不野,雅而不寡,俗而不庸,老道而不江湖,别致而不轻浮,在舞台犹见生活,在戏中可观戏外。

遗憾的是,今天之人对马派艺术帅气的认知只能通过剧照、唱片、文字资料和不多的影像资料来认识,而无法最直观地看到他的舞台演出。

不过,即便看不见什么是真“帅”,还不知道什么叫“不帅”吗?

如今一些年轻的马派演员,并不是对剧中人物不了解,表演也都在人物之中,可是怎么看怎么不好看。例如有的演员一出场,就给人一种咣里咣荡的感觉,如果穿的是褶子,那就更松松垮垮。有些演员,不管剧中人是“喜怒哀乐忧恐惊”哪种心情,只有“晃脑袋抖胡子”这一种处理方式,开始还显得挺卖力,见功夫,但时间一长,失去了新鲜感,甚至令人觉得“贫”。

《十老安刘》 马连良 饰 蒯彻

至于演唱,一些演员嗓子条件一般,可还要直工直令按照马先生的唱法去唱,让人产生“二路老生学马派”的感觉;至于有嗓子的,则容易走上用鼻子唱戏的路子,似乎“非鼻音不马派”。

更有甚者,连化妆都盲目地学马先生,把眉毛眼睛过分往上吊,眼睛被勒得很小很细。可是马先生的眼神是多么重要的表演手段啊!《群英会》诸葛亮刚一出场,念“不惜以身探虎穴,智高哪怕入龙潭”,脸部没有表情,更没有刻意地摇头晃脑,念白上声音沉稳不走高音,但有阴阳顿挫,特别是在“虎穴”“智高”和“龙潭”这三个词上有侧重。在念完“哪怕”后,利用“入”字形成一个引领,最后落在“龙潭”是重点。

《群英会》 马连良 饰 诸葛亮

他念到“龙潭”时,脸部表情自然但眼睛往台上的大帐上看,一下子诸葛亮这个人物就活了,他的脾气秉性城府全都体现出来了。这个诸葛亮出场怎么演,就能看出诸葛亮是头路还是二路——过去《群英会》里的诸葛亮算“二路老生”。

如今一些青年马派演员的表现,可以如此总结其特点:年轻浮躁装老道,闭目塞听充正道。脖子一摇鼻子累,张嘴油腔带滑调。

吴小如先生1986年所写的文章《怎样学习马派艺术》,其中的一段话今天依然适用:“总之,学习流派,只学扮相、服装、外貌和一般程式化的动作是比较容易的(而现在的马派老生有的连外形都相距太远了);而学台风、学气质、学风度,学神情就比较难了。但更难的是学火候,学修养。”

时隔35年,马派的后学者仍然没有摆脱吴小如先生所说的问题,甚至学马派越像,越标榜马派正宗,就越背离马连良的艺术精神。

马先生的艺术精神是什么?在我看来一句话:法古而不拘古,学新而化自我。马连良的京剧基本功深厚,又以谭派为基础,他的表演唱念没有背离京剧的艺术规律;他是不断学习的,无论是谭派,还是孙菊仙孙派,无论是传统玩意儿,还是新时代的事物,他都接触、接受,并研究琢磨。同时他不是机械学习,否则他年纪轻轻拜孙菊仙,就该按照老年孙菊仙的掉牙漏风之唱法以求形似。

值得一提的是,马先生的“学新”还体现在他在生活上能够接受外来事物。在他的那个时代,长袍马褂、对襟汗衫是男人穿衣的标配,可是马先生的西装照有多少?有人曾说过马先生生活里不像唱戏的,像银行大老板,洋气着呢。马先生的美遵从传统美的基础上,具有时代感,什么时候看都不过时。

文|水满则溢

编辑|于静

图片来源/首都博物馆、北京京剧院微信公号

本文刊载于北京青年报2021年4月30日B6版《青舞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