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B站网友写诗:乾隆烂诗王的称号,快要保不住了

subtitle
看鉴人文历史 2021-05-03 13:15

“我再也没有见过山帘,只有年迈的外婆依旧”
“白天短了,不知是谁为了怀念温暖,从人间扯取了一点”
“人上了年纪,是不求变的,一旦变了,就不知道怎么活下去”

如果有人问我这些是谁写的?看风格,我或许会想:余光中?艾青?戴望舒?

但真正的答案却是——B站网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写诗鬼才”在行动

连写诗这么“高大雅”的活动,B站也开始进军。

而这事的发起人正是一代网红教授——B站Up主戴建业。在当今这个时代,写诗属于典型的个小众文体活动,具有“小写怡情,大写伤情”之特质。

可是,戴建业老师的一声号令之下,居然“炸”出诗人无数:半年过去,B站已有4.3w首诗词发布,相关阅读量更是达到1145.2w



眼瞅潮流挡不住,B站Up主“四叔”和有山先生,也发起了诗词征集活动,虽然数量少点,但也很快就征集到了几千“条”诗词。

02

抖机灵的鬼才们

我们传统的诗歌题材,无外送别、写景、怀人、边塞、感怀等等这么几种,在我们的教科书里,他们属于李白、杜甫、白居易、王维……

可是,诗才充沛的B站网友却是“万事皆可诗、万物都是诗”,先来几首风格特别的给大家暖暖场:

《无题》:鸦雀枝上头,无人愿谄媚。孔雀开屏后,舔狗一大堆

以鸦雀对比孔雀,从无人献媚到舔狗一堆,前后对比反差之大,堪称思路奇特。

可是有网友就弹幕了:鸦雀虽然不美,但还可能是雌性,而开屏的孔雀可都是公的!你们这帮舔狗果断都是基佬。

《单身之歌》:最近的基金绿了我/我转念一想/想到我被绿了/了却了一桩心事。

连“被绿”都是一桩心事,这首来自“快乐与悲伤2010”的网友,完美诠释了“自黑无底线”,但或许,比“被绿”更悲哀的是标题——“单身”。

再比如这首“简单到莫测高深”的《内幕》:

啊,选我,我会三连。

简单到只有7个字的这么几句话,却让笔者感到一丝“内幕无处不在”的悲凉。

而借着贾浅浅教授的“屎尿屁”之风,B站网友也来了一波跟风操作,写出了贼有味道“屁流”诗:

我想变成一个屁/一出生就散去/有人捂着鼻子说臭/没关系/我用狭窄的一生/亲吻万物/被呼吸

这首“屁”体诗,得到了四叔的赞扬“写得非常潇洒”,但同时,四叔也正告“诗人”,你这么写诗绝对凭实力单身一辈子,为了防止青年失足,四叔现场改成了“小清新”:

我想变成一朵花/一出生就枯萎/有人嗅着鼻子说不香/没关系/我用激烈的一生等你路过/被忘记

经四叔这么一改,贾浅浅秒变席慕蓉。

也有反讽当下诗坛的,比如这首《现代诗的创作》:

写现代诗/首先要会用回车键/其次要会/乱用回/车键。

再有网友“无心插柳柳难存”的《无题》:

想不到/此时此刻/朕/连一首诗/都做不出来。

虽然没说“朕”是谁,但我却果断想到了乾隆帝,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高级黑”?

有山先生朗诵的一篇《自画像》:

今晚返校,作业却瘫在桌上,不肯动一动。

能把自己的懒,写得清新脱俗,所谓“山不过来,我就不过去”,大概也就这境界了。

这么好玩的所在,996社畜的《周末加班》自然不可缺席:

下周/就要发稿了/周五/还在摸鱼呢/扭头/老板看见了/文档/还是空白的。

社畜真可怜,但你摸鱼的时候就没想过周末加班的恐怖吗?

还有鬼才勇敢的向格律诗词挑战:

《如梦令·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对于如此“奇才”,有山先生果断评价道:啊有五种发声,合仄押韵,“好”诗!

对于接连现身的各种鬼才,四叔直言:这么有灵性的语言,我现在是写不出来。

03

镇楼的阳春白雪

当然,上面这些网友都只能算是抖机灵的鬼才,但还有些却是凭实力的真有才。

比如这首《思念》:

思念像头发/从血肉里生长/蔓延时不声不响/却变的好长好长/剃去时不痛不痒/不久又悄然生长/愿来世做块石头/一生都不思不想

再比如这首《江城子·挂科》:

一夜复习两茫茫,看一句,忘三行。路遇友人,脸色皆凄凉。
视死如归入考场,心里慌,手中忙。考完之后心凉凉,左右曰,今必亡。
查成绩,唯有我仓皇。再顾昔时左右人,这一群,装逼郎。

连挂科都写得这么韵味十足,笔者不得不感慨:所谓垃圾,其实就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

看到这一篇,戴建业教授也乐不可支,口吐祝福:再挂两科,那就写得更好了。

除了调侃,B站网友中,更有阳春白雪镇楼:

《如梦令·冬思》:朝露不留残暮,华发青丝易取。红落剩残枝,惟有碾尘之处。胡郁,胡郁?旦日再来同续。

《蟹蟹》:铁甲长戈声势壮,一朝出水盘中装。八足交错朝霞色,两螯高擎赤焰光。黄菊香冷散暑气,绿蚁烟轻敬秋凉。平生快意无经纬,何惧东海换姜汤!

一碟螃蟹菜,能被“诗人”写得如此霸气纵横、立意新颖,除了“铁甲长戈死未忘,堆盘色相喜先尝”的曹雪芹,那也是没谁了。

还有这首《喜卓引》

人病还慵,过窗入梦,惊了天鸿。夜莺悠转偏空,霎儿雨缓霎儿风,怎否吹落意伤侬。几重?数点身痛。
潋阴方晴,秋喜留人,不住沧。怎悔,未完一曲花月睡,泪眼问却何为?予当樽杯里,自是有愿不相违。

如果不是这位有才网友,大家还真不知道有“喜卓引”这个词牌,“未完一曲花月睡”如此美妙之意境,这一句,甚至足以传世了。

类似的诗词,还有很多,有网友感慨:这诗让李白听了沉醉,杜甫看了流泪。东坡看了陶醉,清照看了沉睡。

04

小黑屋的封号评语

B站的有才,由内而外,连小黑屋的封号评语,都透露着掩饰不住的才气。

科普下小黑屋,如果你在B站惹了不该惹的人(比如管理)或者说了不该说的话,那就可能被暂时封号,喜提小黑屋待遇。但连封号批语都是用诗词写的,诗词的形式还非常丰富,宋词,绝句,律诗,长联……

镜台净无埃,炎黄气象在。尔曹何相异,映作魍魉态?

你谁啊?跟个小丑似的,败坏我炎黄气象!瞅瞅人家这评语,骂人不带脏字,却尽显十成骂力。

有人在评论区里打地图炮引战,B站风纪委给出的批注则是:

千里不同风,南洋有朋,乡相乡亲情更浓。
百年再相逢,传承葱茏,华语华生与有荣。

这水准,果断是人均李白,人均985的知乎,可能要果断跪下唱《征服》了!

05

风流B站

在B站逡巡偌久,不禁令人感叹,B站不仅养鱼,还养诗人!此情此景,笔者也不禁吟诗一首:

“教授一支穿云箭,炸出诗人千千万,相逢何必曾相识,鬼才风流数B站。”

B站能一时之间引来如此诗界鬼才,其实也不意外,毕竟B站就是个创造奇迹的地方,而且B站向来善于击破次元壁,满屏古风弹幕,就是明证。

作为年轻一代扎堆聚集的所在,游戏和动漫一直是B站之主风向,而无论游戏还是动漫,都蕴含了大量的古风元素。

以B站音乐为例,《权御天下》《倾尽天下》《锦鲤抄》等都是B站古风圈的镇站之宝。

古风气息浸染多了,B站网友身上自然而然就带上了“仙”气,再加上年青一代的造梗能力,碰撞出如此多的写诗鬼才,也就不意外了。

写诗和玩梗,我们都是认真的——B站网友

06

如此趋势下,诗词文化还有望复兴吗?

B站写诗的浪潮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势头也越来越猛。

甚至我们已经产生了一种想法:中国古代诗词文化,在我们这一代还有吗?



答案基本是否定的。

因为在获取信息量如此容易的今天,我们已经有了太多的发泄渠道,以及抒发感情的工具。

诗词虽然美妙,但在现代人看来,除了能应付应试教育的考试外,似乎也没有其他地方能够用的上。

即使是现代诗词的名人,也越来越少,甚至网上还生出了自动写诗的工具,甭管语言通不通顺,编就完事儿了。

但虽然不去学习与使用,但我们对于中国古代流传下来的文化,还是格外重视的,且这种重视的态度越来越强。

当我们看到端午被抢,中医被韩国人说成是自己的发源地,诗词歌赋也是韩国人首创的时候,我们内心的愤怒感尤为强烈。

所以,即使中国年轻一代已经逐渐忘却了诗词的使用场景,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传统文化对于我们来说,依然有致命的吸引力,并能让我们自发地维护它。

且现在更多的人在追求国潮,这也是文化自信与文化输出的一个良性循环。所以,让国潮真正的成为世界潮流,是我们的文化追求,同样也代表了我们的文化自信。

而在B站,国风汉韵,诗词歌赋,一吐为快,便是半个盛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1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