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拜登资本利得税和遗产税改革计划,将颠覆美国富人的遗产规划

subtitle
海外即时通 2021-05-02 05:2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称,拜登的美国家庭计划(American Families Plan)不只是将提高资本利得税,几代美国富人遗产规划的基础所依赖的规定,也将被改变。

将最高资本利得税率从23.8%提高到43.4%,并在一位富人去世时对出售的资产征税,将颠覆最富有家庭的税收策略。拜登的计划还将收回国会给予富豪们的一些福利,这些富豪虽然没有缴纳遗产税,但在死后可能要缴纳资本利得税。

如今,那些拥有资产价值已经暴涨的人,比如苹果公司的股票、家族的海滨别墅、一家三代同堂的制造企业,除非出售,否则不用缴纳资本利得税。根据拜登的提议,这些未实现的收益,将在所有者死亡时触发税收,但要减去每人100万美元的豁免。

根据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的数据,超过三分之二的美国家庭有一些未实现的资本利得,但大多数家庭都可以享受100万美元的豁免。对于净资产中位数为260万美元的前10%的家庭,未实现的收益中位数为51.9万美元。

拜登计划在国会通过过程中,还有可能会发生变化,一些参议院民主党人已经在犹豫是不是要支持。爱荷华州民主党众议员辛迪·阿克森担心家庭农场受到的影响,正在与其他农村地区的议员合作,为家庭农场争取豁免权。共和党人说,增税会扼杀就业机会,减缓经济复苏。

与此同时,富人和他们的顾问正在重新考虑战略和投资。金融顾问范·莱文说,过去一周他接到的客户担心税法改革的电话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就连那些投票给拜登的人也感到担忧。

“我们正在成为社会主义国家吗?”有人问他。

范·莱文的公司位于新泽西州普林斯顿,主要客户是净资产在500万至2,500万美元之间的人群。许多人担心他们的孩子将为继承的第二套房子纳税。

拜登的提议,将打破几个长期存在的税收概念,比如资本利得应享受比工资更低的税率,人们可以继承资产而不缴纳资本利得税。

然而,民主党及其盟友表示,税收体系的这些特征不公平地向非常富有的人倾斜。

纽约大学税法中心执行主任Chye-Ching Huang说,“这是税法中规模最大、效率最低、最难以证明其合理性的减税措施之一。只有非常非常小的一部分人获得了这种好处。这太不正常了。”

在现行税收制度下,资本利得税最高税率为23.8%,而工资税率为40.8%,两者都要缴纳州税。国会制定较低的税率,是为了鼓励投资和防止税法阻碍资产出售。这也是一种针对通胀的粗略调整,也是一种限制对已经在企业层面征税的收入再征税的方式。

继承人只有在出售财产时,以及前所有者死亡后的收益时才需要缴纳这种税。该条款被称为基础的免税提升,自1921年《税收法案》通过后,以来一直是税法的一部分。根据国会税收联合委员会的数据,它每年为纳税人节省了400多亿美元,拜登的提议将会收回一部分。

遗产征收的基础,是根据去世时继承者得到资产时的净值计算的,而不仅仅是去世的人生前购入资产时资产价值,这意味着去世的人在购入资产时到资产被继承时的升值收益不用纳税。它有每人1170万美元的豁免。反对拜登计划的人士警告说,这两种税会对受影响的人征收高额的综合税率。

税务律师、首席财富策略师阿尔维娜·罗说,“如果我们失去了基础免税提升,那将会使遗产规划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民主党人说,问题在于,有相当一部分收入完全逃过了所得税,因为人们可以购买资产,以资产为抵押来支付生活费用,去世时不必为所得缴纳所得税。对于非常富有的投资者或公司的亿万富翁创始人,当他们的股票上涨时,他们拿着微薄的薪水,这可以使所得税成为有效的选择。

杜克大学法学教授劳伦斯·泽莱纳克说,“如果你上了年纪,拥有高度升值的资产,上帝保佑,你千万不要在活着的时候卖掉它们。”

根据拜登的计划,除慈善遗产外,去世者死亡时,资产就被视为出售。每人豁免100万美元,将终身的遗赠和赠与豁免,并可在配偶之间转移,总额为200万美元。他将保留现有的豁免条款,个人和已婚夫妇的主要住宅收益分别为25万美元和50万美元。

现在的税法下,如果有人为一家企业支付了200万美元,但在其价值为1200万美元的时候去世,就不用缴纳资本利得税。如果那是他唯一的资产,他就不欠遗产税。如果根据拜登的计划,他将为900万美元(1000万美元的收益减去100万美元的免税)纳税,最高边际税率为43.4%。

退休账户中的资产一般不会受到影响。

资本收益率的变化和去世时的征税一起发挥作用。如果没有对基础规则的改变,43.4%的税率会给政府带来损失,因为它将鼓励人们持有他们本来会出售的资产。

某些家族企业的增值税只有在出售或不再由家族拥有和经营时才需要缴纳。拜登还将允许一项为期15年的固定利率支付计划,用于支付与其他一些非流动性资产相关的税款。

制造商和农民往往资产更丰富,现金更少,他们正在密切关注这些细节,担心他们可能不得不出售流动性差的企业来支付税款。

凯奇公司总裁考特尼·西尔弗说,她对税法改革潜在的影响感到担忧。凯奇公司是北卡罗来纳州康科德的一家家族企业,有25名员工。

“我真的无法想象会被这个涉及税收可能造成什么样的打击,”40岁的西尔弗说。2014年,她的丈夫鲍比·凯奇去世后,她接管了这家公司。“这对我来说真的很难理解。”

对于资产所有者来说,计算他们的纳税基础可能是一项挑战,即他们为房产支付和投资的金额。上世纪70年代末,国会通过了一项类似的提案,后来又推迟,最后又废除了,正是这种复杂性导致了该提案的失败。

其他人可能会出售长期持有的资产来支付税款。

薇拉·邓恩和她102岁的母亲,住在加州比弗利山的一栋房子里,这幢房子是1965年以大约10万美元的价格买的。邓恩估计,如果买家愿意拆掉这栋房子重建,将值1000万美元。

她说,她已经以房子为抵押借了400万美元来支付母亲的抚养费,并且已经开始担心加州对继承财产的税收变化。邓恩说,如果她的母亲比拜登计划的生效日期活得长久,她就不可能既纳税又保住房子。

“这碰巧是一栋漂亮的房子,地点也好。这恰好是我的全部财产。”她说。“没有人会为我的处境难过。我不会到处求同情,但我认为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如果你不能保住你的家庭,如果企业不缴纳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税款,你会怎么想?”

私人财富业务联合主管米卡·科斯尼茨基说,资产超过1亿美元的美国富人已经在求助于一系列技术,尽量减少对他们的财富征收更严厉的税收所带来的打击,而且许多人已经进一步转移到税收优惠的资产。

科斯尼茨基说,拜登的提议,将使那些使用不太复杂的税收计划工具来避免受到打击的普通富人更加艰难。

美世咨询公司负责家庭财富服务的巴洛说,他的客户的净资产通常在500万至1,500万美元之间,他们在去世前将资产赠与至爱的人,以利用遗产税减免政策。

巴洛告诉他们,如果拟议的改革生效,他们应该准备好加速资产出售,并关注国会设定的生效日期。如果一个家庭已经计划在未来几年出售资产,不管税法如何变化,他们可能希望在年底前出售企业,或者出售已经升值的股票。

而一家金融咨询公司的内桑森说,将升值的资产捐赠给慈善机构,可能会成为一种越来越有吸引力的避税方式。这样的捐赠可以绕过资本利得税,从中扣除的税款可以用来抵扣其他收入。

应对拟议中的税收政策改革的一个策略,就是静观其变。

共和党的反对可能会使税收改革变得很困难。如果计划是永久性的,资产所有者将面临一个大致上税收中性的选择——要么现在就为出售资产交税,要么在死后交税。但是考虑到目前的政治形势,现在的选择可能是出售,或者等到未来的国会改变规则。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高级顾问弗曼说,投资者的预期对政策调整的效果至关重要。

他说,“如果你认为下一届共和党政府将废除这项法案,而且会一直被废除啊下去,那么你可能仍然无法实现你的收获。要熬过一次政府更迭,成为法律预期的一部分,还需要一段时间。”(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美国#、#拜登#

作者:Feng

责编:Feng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