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印度第二波疫情从城市向农村蔓延,人们像苍蝇一样纷纷死去

subtitle
APD亚太日报 2021-04-30 17:41

亚太日报 重北

4月23日晚上,来自附近班西巴扎尔村的40岁的盲人辛格,来到北方邦东部巴利亚区的西坎德尔普尔社区健康中心,和医生说自己呼吸困难,而且还有发烧症状。然而,健康中心的医生无法向其提供帮助,因为该中心没有足够的氧气,于是,据治疗他的医生说,辛格在“不到五到七分钟”内就去世了。他的遗体被移交给了家人。

辛格看起来像是“疑似感染了新冠肺炎”,但医生说他无法确定,因为该中心缺乏新冠肺炎检测设备。不过,尽管缺乏检测能力,但似乎相当清楚的是,在印度发生的第二波新冠疫情正在从城市向例如巴利亚地区的城镇和村庄蔓延。巴利亚的首席医疗官普拉萨德也承认了这一点。“这次农村地区也未能幸免,”他说。

据美国石英财经网报道,印度北方邦农村地区的医疗基础设施已经不堪重负。由于得不到及时的治疗,人们正像苍蝇一样纷纷死去。

艾哈迈德是西坎德尔普尔的当地活动家,他一直在帮助人们获得氧气,但很少成功。他透露说:“所有感染的人都有同样的经历,先是发烧,然后突然间呼吸困难,但到处都没有氧气。”

西坎德尔普尔社区卫生中心的医生也证实了这一点。这里的一位医生表示:“我们每天接待200-250名患者,90%的病例伴有咳嗽、发烧和呼吸困难等问题。”“更严重的需要氧气的病例,每天有八到十例,我们会转到地区医院。”

然而,面对医院严重缺氧的情况,印度北方邦首席部长阿迪佳纳特却表示,该邦并不缺乏氧气,甚至威胁要没收那些散布“谣言”的人的财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过,一切都在表明,该邦正面临着严重的氧气危机。

4月18日,因自己的哥哥马努基出现呼吸困难的症状,库什瓦哈带着马努基去库什纳格地区医院就诊,医生给马努基打了一针药,但没有给他供应氧气,也没有对其进行新冠肺炎检测。因马努基的状况并没有好转,于是库什瓦哈又将哥哥转移到一家私人医院。据库什瓦哈说,他的哥哥在这家私人医院立即接受了吸氧,但也没有进行新冠肺炎检测。马努基在这家私人医院吸了四天的氧之后,医院医生告知库什瓦哈氧气已经用完,他的哥哥如果想要继续吸氧,需要他们自备氧气瓶。4月25日,马努基没有氧气支持的情况下死亡。

4月20日,帕尔42岁的母亲拉姆德维开始发烧,且呼吸困难。帕尔雇了一辆三轮车,把母亲送到附近的一家私人医院,但医生让他们赶紧去30公里外的地区医院。然而,到达地区医院之后,他的母亲并没有获得氧气,最终在当天下午六点半左右死于呼吸困难。帕尔说:“我在那里的时候,除了我的母亲,至少有五个人死在医院,他们都是来找氧气的。我亲眼所见。”

斯利瓦斯塔瓦的母亲还算幸运,在其氧气水平下降时,斯利瓦斯塔瓦设法为母亲弄到了一个氧气瓶。不过,这个多余的氧气瓶背后藏着一个悲惨的故事,因为这个氧气瓶本来是为一个他们认识的人准备的,但那个人在前一天晚上去世了。斯利瓦斯塔瓦说:“我不知道是否存在氧气短缺,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带着自己的氧气瓶进入了地区医院。”那罐珍贵的氧气瓶用完之后,斯利瓦斯塔瓦一家正在努力重新获得氧气。地区医院的医生告诉他们,医院帮不上忙,因为所有的氧气都指定给了已确诊新冠肺炎的病人,而斯利瓦斯塔瓦的母亲还没有接受新冠肺炎检测。

对于第二波疫情开始在农村地区蔓延的态势,印度巴纳拉斯大学医学科学研究所病毒研究和诊断实验室负责人纳斯教授对当前形势表示了悲观看法。“村子里的情况非常糟糕,人们不知道该做什么,也不知道去哪里,”他说。“此外,检测这么多的样本也很困难,因为没有卫生工作人员来收集这么多样本。为了满足目前的需求,我们需要十倍的员工。”

即便如此,印度农村的选举活动仍在继续。纳特来自北方邦的一个村庄,他说,一想到要去投票,他就不寒而栗。“我们犯了巨大的错误,”他说。“选举活动应该被推迟,因为这不仅会造成人员大的聚集,更重要的是,在城里工作的人回来投票,他们会带着病毒回来。”

这样的担忧不无道理,不过当地政府并没有要推迟选举活动的意思。这么做的结果,只能让印度的疫情形势越来越糟糕了。

(来源:亚太日报 APD News)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