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TVB《天地豪情》:第一反角甘量宏,可能才是剧中最“正常”的人

subtitle
咖啡里的云 2021-04-28 18:18

作者:咖啡里的云

声明:原创文章,禁止转载,抄袭必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戚其义的“天地三部曲”,唯一贯穿的演员只有罗嘉良。

我不知道戚其义是有多偏爱捞家,剧中的他无论是忠是奸,无论结局是生是死,身边都一定会有一两个爱他爱到不顾一切的女人。

整个《天地》三部曲系列,足够让人感受人性的多面与复杂,你根本无从在任何一个人身上去断定他就是一个单纯的好人或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就算方式够极端,但最多归结为三观不正,却依然无法抹杀其中真情的成分。

无论哪种人,都会在时间这块威力巨大的试金石中露出本来面目。

所以《天地》三部曲中你会发现一个共同之处:笃信时间的作用和疗效。

也许,未必所有的坏人都有天收。

但人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会不同程度地影响着之后的一切。

无论一个人的能量有多强大,都无法控制一切。

无论目的是光明还是黑暗,无论手段是正经还是下作,单方面评价可能容易结论。

但如果要把前因后果,里里外外联系起来,就不太容易结论,除非一个人太过自我和武断。

TVB很早就告诉我,无论过程多么地跌宕华丽,起伏精彩,人到最后全部的渴望只有心灵的平静。

而要达到这个目的,最重要的是问心无愧。

这也是我自幼时到中年,始终钟情于那些经典港剧的原因之一。

《天地男儿》最后的结局固然是恶有恶报。

但我相信你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叫雪凝的女孩。

哪怕被徐家立伤害折磨到无以复加,甚至被逼得精神分裂,最后纵身一跳的时候仍然只能万般无奈承认:即使在这一刻,她依然深爱这个男人。

至于《创世纪》,那就更不消说了。(文末有我之前写的有关《创世纪》的文章链接)

《天地豪情》也一样,这里面没有完美的人,也没有完美的感情。

它的名字是天与地,可那盒子里收拢的却只是一段逼仄纠结的辗转人生。

它用了大气的“豪”字,但这个豪,实在算不上境界上的,更多的,是用来反衬家长里短流言蜚语人性反复回旋的说辞。

其实有时候,繁琐到了极致,会把简单变复杂。

商战和感情纠葛,是天地系列的必备元素。

商战都是家族恩怨,所谓堡垒都是从内部开始攻破的。

而对于《天地豪情》里的感情纠葛,曾一度把我弄得彻底凌乱。

似乎缘分就在相熟的人之间转来转去,一会儿珍惜,一会儿放弃,一会儿隐忍,一会儿爆发。

我曾经抱怨剧情太琐碎纠结,一点都不大气雄浑。

因为整部剧看下来,就是你爱我,我爱他,他又爱她,到最后我还爱你,却又早已时过境迁的老套戏码。

兜兜转转,多少虚假的背影消失于晴朗,才发现,人无完人,我们都要低头。

它远不及《天地男儿》的深刻清晰,更不似《创世纪》般大气磅礴,相较之下,它就是带点小言影子的家庭伦理剧,附加卖点是商战谍影。

剧里是各式各样毛病不断缺陷不小的林林种种——

卓尚文好赌不靠谱;甘树生太过自负以致于难以相处;程嘉雄过分憨厚甚至怯懦;甘量宏集撒谎寡情忘恩负义于一身。

还有偏执的媚姨;自卑的程嘉鸣;任性的程嘉慧;虚荣的孙桦;清傲的董若妍;极端的甘凤欣......

直到沉淀了好多好多年,抛去现代背景,这其实算得上是一部“因情而始,因情而终”的剧。

里面每个话题都是围绕着“情”字大做文章;每个人的弱点都在谈“情”中暴露得更彻底;每个人都承受了这些缺陷所带来的宿命性命运。

似乎所有人都挣扎在“自己想”和“自己能”的两难境地。

有些人挣脱看破得到自我,就得到了成长;有些人沉沦失去自我,永远留在了蜕变的过程中,si掉化成了标本。

有些人成了这些人挣扎过程中的牺牲品,这就是主角与配角。

尽管这部剧有着大大小小的硬伤,但在当下TVB剧每况愈下的情形之下,它仍然有它稀缺的价值。

这也是我在写完《天地男儿》和《创世纪》之后,过了很长时间,才想要把《天地豪情》也写一写,算是对自己看《天地》三部曲的一个交代吧。

它铺陈了太多人性的弱点。

相比于《创世纪》叶荣添的几乎一枝独秀(许文彪死后),《天地豪情》你也许都分不清谁是主角。

每个人都很丰富,每段感情都有伤痕,是的,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一段故事。

所以虽然当年《天地豪情》远不及《天地男儿》和《创世纪》给我的印象深刻,但《天地豪情》却是三部曲中在香港本土最受欢迎的一部。

也许是它的氛围呈现出大量的家长里短,能引起很多人的共鸣。

但是它表面市井亲民、充满情感的背后,却又有一层朦胧但却强大的冰冷感笼罩着。

故事的前期只是有隐隐地感觉,越到后期这种感觉越发强烈。

特别是到了故事末期,人物疯狂地一个接一个si去,寒意逼人,除了男女主角卓尚文与程嘉鸣这一对,其他基本上都是悲剧收场。

从开始到结束的氛围反差巨大。

它表面的噱头是家族身世错位,其实真正可怕地在于后面的连环si亡。

Apple得绝症si了;程嘉慧和她儿子出车祸si了;干凤欣吃安眠药自sha死了;张伟、董若妍、孙桦都惨si于甘量宏之手;程嘉鸣被甘量宏害得昏迷不醒差点成植物人;甘树生为了救卓尚文眼睛瞎了......

其惨烈程度仅次于《大时代》。

再看《天地豪情》,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世事无常,前一秒钟拥有的,可能下一秒便烟消云散。

故事中的角色们,所拥有的情感、财富、地位,甚至生命,在下一刻都很有可能莫名其妙地失去;当然,也有可能莫名其妙地获得。

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

甘量宏和程家雄的命运,甚至一个小小的细节,都在暗示这个道理。

特别是甘量宏最后向天空撒白纸这一幕,更是有种“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韵味。

同时戚其义在这部剧中抛出了一种理念——表面压抑绝望,背后却暗藏一丝希望,随后结局这丝希望被无限放大。

这在后来的《创世纪》和《火舞黄沙》等剧中都有展现。

如果《火舞黄沙》是在讲述“我命由我不由天”,那么《天地豪情》就在讲述他的前半句“福祸由天不由我”。

我想很多人印象最深的不是男女主,而是甘量宏。

也许很多人本来是冲着罗嘉良去看的这部剧,结果全程被张家辉抓着眼球,不愧是后来能拿影帝的人,年纪轻轻就实力非凡。

作为张家辉饰演第一反角的甘量宏,我恰恰觉得他是剧中最“正常”的一个人。

甘量宏在身世揭穿之前从未做错过什么,但所有的惩罚都在一瞬间万箭齐发在他身上。

他的原罪是什么?

真的就只是因为他不是真的甘量宏。

他是富二代,却有TVB家族剧里的富二代鲜有的优点——有学识、有气度,可以结交平凡的朋友,也能在家族事业上进取拼搏。

尤其,甘量宏和孙桦刚开始恋爱时的浓情蜜意,完全不介意孙桦和他身份上的巨大差异,而且当时的孙桦还是一个梦想嫁入豪门的拜金女。

甘量宏原本可以名正言顺做富豪接班人,偏偏亲妈揭晓当年掉包计,瞬间太子变庶民。

一个从小在豪门里长大的贵公子,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并不是那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反而那个和自己交心的穷小子程家雄才是。

现实的落差,甘父的漠视,甘母甘姐的炎凉,让甘量宏迷惘无措无助失落举步维艰。

所谓的正常,就是这个突然跌落到了底层的高贵少爷,一夜之间体会了人间冷暖,这种心态转换不过来,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所谓的正常,就是人皆有私心,人皆有警觉之心。

所谓的正常,就是在拥有的时候不觉得珍贵,不懂得珍惜,等得失去,等到再也无法重来,又加倍地想重新拥有。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程家雄成了佛,甘量宏就成了魔。

这些人性,在甘量宏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所以,这部剧对甘量宏这个奸角的塑造,是最贴切和最成功的。

甘量宏的性格转变我觉得是之前TVB反角中前后反差最大的一个人。

TVB经典的反角不少,比甘量宏坏的人也比比皆是。

比如《义不容情》里的丁有康、《灰网》里的杨志标、《火玫瑰》里的乔历、《天地男儿》的徐家立。

作为《天地》系列第一部的徐家立,较之之前的丁有康、杨志标、乔历相比,他显然更加有血有肉。

但我们看到,丁有康和杨志标最后被判si刑时,也许是“人之将si其言也善”,他们到底还流露出懊悔的神情。

徐家立到最后虽然si不认错,但面对大哥徐永邦的苦苦相劝,还是松口暗示方巧蓉被困的地方。

之后的许文彪、张自力更不用说,他们都是临si前都已经真心悔改。

但甘量宏和他们都不一样。

这个人从一开始极度纯良,到最后彻底丧心病狂。

怪谁呢?

怪当年心疼他病情将他掉包的亲妈?

怪得知他身世似有似无地疏离他的养父?

还是怪造化弄人?

甘量宏是努力过的,揭晓身世后,他依然很关心甘家的点点滴滴。

可惜,他是甘树培教出来的,甘家除了算计还是算计。

甘树培可以为了自保牺牲女婿去顶罪,面对如此狠辣绝情之人,甘量宏怎么可能没有危机感?

最终在豪门变脸,寒门尬聊,害怕自己的地位身份不保,以及对程嘉雄的心病之下,这个在温室长大的公子哥尊严扫地,渐渐被仇恨和贪欲冲昏头脑。

甘量宏相继做出了骗取公司利益;害甘树生坐牢、失明;绑架程家雄;sha害张伟、董若妍、孙桦等一系列不可原谅的事件。

就连对他无微不至的大姐程嘉鸣也不放过。

卓家、甘家、程家三家人都被甘量宏搞到鸡飞狗跳。

但就算甘量宏如何折腾都好,他最终得到的却只是一箱毫无用处的白纸。

几番算计总成空,甘量宏千算万算,都始终得不到他想要的东西。

纵然甘量宏后期所犯的罪行罄竹难书。

但回想他这一生,人物前后反差之大,尤其是最后对孙桦的sha害兼分shi,临死前拒不松口说出她埋尸的地方,丝毫不见悔意,还是令人扼腕叹息。

甘量宏很完整,用完整形容他,因为我们看到他前期的单纯良善,中期的痛苦无奈,后期的自私疯狂,都是每个人都有的,只是他极端了。

纵然后期的甘量宏再坏,但还是有软肋,就是孙桦。

甘量宏最落魄的时候,被人追sha,他的亲生母亲无能为力,孙桦用她的方式还了一个情,也种下了一个因。

也许,这就是日后的故事能发生,也让这段感情能深刻的开始吧。

女人还是念旧的,不忍,愿意让爱过的人平安。

也许,那一通电话,就是我们爱过的痕迹。

后来,甘量宏一直想和孙桦重新在一起,记得他和龙叔说:

外面那个是我老婆,她出了什么事情,我扛。

也许孙桦只是以女人的念旧而一念之仁,但她换回的是一个男人疯狂的唯一。

所以当甘量宏得知孙桦背叛他的时候,他对孙桦说:

你为什么要骗我,你是我老婆啊!

甘量宏聪明一世,居然也会对一个女人心软,放松警惕,最后害人害己。

甘量宏已经不相信全世界,唯独还相信孙桦,这就是爱情信任的一面,就是只有彼此,就是燃烧,就是强烈的唯一。

还好,TVB有个编剧套路——“善恶到头终有报”。

甘量宏,黑帮灭不了,警察抓不到。

就那么巧,他挟持警察时不小心触到吊车开关,成吨钢材从天而降,砸成昏迷。

甘量宏昏迷两年短暂苏醒后去世,留下遗言给程家雄,反正就不告诉你孙桦在哪儿,是生是死。

甘家的人都很执着,可以说是毁灭性的。

甘树生为了程嘉鸣的事被甘量宏利用,疯狂地报复无辜的卓尚文。

甘凤欣放不下卓尚文,弄得两败俱伤,还连累嘉鸣,最后走上自sha的道路。

甘树培也会丧心病狂还留下那家餐厅,只为了多年前曾经和他喝茶的女人。

甘家的人都如此,其实甘量宏才是真正的甘家人,他们的特质如此相似,天生的血缘并不是绝对。

整部剧满布沉重与哀伤的调子,仿佛是恩怨情仇的纠缠重重压下时一位旁观的人悠悠的叹息。

其实从对奸角的塑造就可以窥见韦家辉和戚其义对反派的不同态度。

韦家辉,对奸角基本上是贯彻一路到底的唾弃,比如他对丁有康的态度是憎恶,对丁蟹的态度是嘲弄。

而戚其义,对奸角的态度显得更加人性化,虽然也让人憎恨,但可以明显感受到唏嘘、理解、同情等复杂的情绪。

与其他港剧一样,剧中因果论与宿命意识非常强。

所有的角色无论贫穷富贵,能力高低,主角配角,人人都想把握自己的人生,却不得不被其他人牵动,在命运面前都是各种无力。

就像媚姨常说的:

有什么报应冲我来,不要报应在子女身上。

前一代的因,在下一代身上体现果,悲哀又无奈。

剧中的人物常因为“我执”这样的人性缺憾而铸成大错。

过于执着会让人生活得很累,无形的压力会不断衍生出来,让人倍感人生艰辛。

但不执着就无法让人印象深刻,一个个悲剧才会让人多少年来依然牵肠挂肚。

在世事无常,命运轮回之下,人们是无奈挣扎的蝼蚁,但即使是这样还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反抗。

这便是“天地豪情”,以情写人生百态,揭示命运的不可预知。

~未完待续~

(所有配图均来自网络)

作者:咖啡里的云

一直一直

在文字的陪伴中倾诉一颗不曾叛离的心

坚信成长才是女人最终的归宿

愿你能在我的文字里感受温暖和深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