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知否》:高门嫡女盛淑兰是如何从极度糟心的婚姻里涅槃重生的?

subtitle
咖啡里的云 2021-04-26 16:15

作者:咖啡里的云

声明:原创文章,禁止转载,抄袭必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知否》中,盛淑兰的离婚大战,就像盛老太太中毒一样,是剧中的名场面,让人看得既爽快又心塞。

此时适逢明兰刚刚结束与齐衡的恋情,郁郁寡欢。

为了帮孙女走出伤痛,盛老太太决定带明兰回宥阳老家散散心。

只是盛老太太和明兰都不曾想到,原本这简单的回家省亲之旅,却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旅途。

且不说那一路上遭遇的截杀,就在老家见识到的淑兰那个糟心的婚姻,就让人心情波澜起伏。

一部剧有正面的人物,自然也有粗鄙不堪、愚不可及的孙秀才这样的反面人物。

他蛮横无理的行为,绝对愧对其读书人的名声,更令我们对嫁给他的淑兰的命运担忧不已。

这段戏着实精彩,耐人寻味。

首先它立住了一众鲜活的女性形象——

一生苦痛,含辛茹苦养大儿女,性格坚毅,做事果断的盛家大老太太。

与王氏不睦,一心想要女儿嫁寒门学子争一口气,却不想看走眼,同时又做事干练的盛李氏。

遇人不淑,软弱不争但最后关头挺直腰杆的盛淑兰。

大大咧咧,心直口快,为了姐姐的幸福甘愿付出甚至牺牲自己日后幸福的盛品兰。

妙语连珠,待人真诚,又带了一点姑嫂小矛盾的盛纭姑姑等。

其次它通过孙家母子的嘴脸让我们看到了人心的贪婪与龌龊,淋漓至尽地将人性的丑陋展现到极致。

其三,在淑兰艰难的合离过程里,明兰真正开始展露锋芒,一招接着一招打得对手溃不成军。

其四,淑兰的和离进一步确定了盛家族人对待女儿婚嫁的态度——即在门当户对或夫家门第低于盛家同时夫家有严重过失的情况下,盛家支持女儿和离。

这让明兰在随后与贺弘文议嫁遭遇曹表妹时,多了一层退路。

所以,淑兰合离这段剧情,在《知否》这场大戏里,看似只是一个小插曲,实则意义深远。

它不仅让明兰懂得了许多道理,迅速促进了她的成长,让她日后行事更加稳妥,而且为明兰和顾廷烨以后的感情打下了基础。

淑兰是明兰的堂姐,是宥阳老家盛纮堂哥盛维的嫡长女。

淑兰人如其名,懂事贤良,性格柔弱,端庄美丽,深受父母宠爱。

淑兰嫁的男人叫孙志高,据说少年得志,12岁就中了秀才,是一位神童。

在古代,科举考试是寒门子弟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寒门子弟通过读书这一途径变成上层人物的案例比比皆是。

因此,有才华的读书人颇受赏识,很多富贵人家有榜下择婿的习惯。

淑兰的家族以经商为生,可以说是非常富裕。

但由于当时社会提倡重农轻商,所以,商户人家大都会找官宦人家联姻,这样才能名利双收。

孙志高虽家境贫寒,但因其12岁时就中了秀才,成了乡里乡亲眼中的人才,这意味着以后有机会上皇榜做官。

盛维也是看中孙志高的光明前途,才为女儿准备了巨额嫁妆,把女儿嫁给了他。

淑兰当年愿意嫁给孙志高,原本指望孙志高会榜上有名,好让盛家有依靠,所以对孙志高非常厚待。

这就是小地方的悲哀,明兰的兄弟们个个年纪轻轻,都考中了进士,还天天低调得不得了。

不曾想,这个孙志高不仅家境不好,而且人品垃圾。

自从娶了淑兰之后,他不仅心安理得地吃软饭,而且丝毫不尊重妻子,对淑兰吆五喝六地各种欺负。

孙志高一年跟淑兰同房仅几次,却怪她不能生孕,从而在外面花天酒地,甚至逼着淑兰给他迎娶了二三十个通房小妾。

他花的钱都是淑兰带去的嫁妆,连家中仆人也都是淑兰带过去的。

淑兰不仅被丈夫欺负,婆婆对她的欺压更是让人咬牙切齿。

孙母为了摆她婆婆的谱,经常让淑兰没日没夜地在她房间伺候着,稍有不对,不是打就是骂。

淑兰嫁过去好几年,始终没有怀上孩子,她就拿这件事,人前人后地张扬,责骂淑兰。

孙母目空一切,动不动就夸自己儿子12岁就中秀才,整日叫嚣着孙志高是“宰相根苗”。

可却不曾看见,自己这个秀才儿子自打“一举成名”之后,便从此无为到了中年。

一个秀才,连做官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宰相了,孙家母子简直是目光短浅、学识匮乏,还出奇地异想天开。

孙家明明一切都靠淑兰,本应对淑兰感恩戴德,可这孙家母子俩却天天作威作福,要淑兰对他们母子俩言听计从。

孙家母子的底气,首先自然是来自于孙志高考中了秀才。

但这种底气不大,因为他们家家境实在一般,没有炫耀的物质资本。

二是淑兰带来的嫁妆和体面。

盛家家财丰厚,在囿阳当地很有名望,而且盛家为了淑兰每每都愿意委曲求全,这更加助长了孙家的气焰。

可是淑兰和盛家毫无原则地隐忍和退让,换来的不是孙氏母子的感激,反倒是使得他们越来越妄自尊大,对淑兰变本加厉地欺辱。

最终孙家突破了盛家的底限,要让青楼女子进门为妾,理由是那女子怀了孙志高的孩子。

就这样一个少年得志的穷秀才,不仅好色,还自以为是狂妄不羁,拿着淑兰的陪嫁吃喝玩乐。

这母子二人还要各种折辱淑兰,动不动就拿盛淑兰生不了孩子逼着盛家“破财消灾”。

明兰曾经说过,与人相处要看最低处。

所谓的最低处,就是人性的弱点。

孙志高的最低处叫做“不知羞耻”。

升米恩斗米仇,孙志高是这句话的活标本。

孙志高家的房子店铺土地奴仆,还有他读书的花费,都是盛家给的,就连他逛青楼和为ji女赎身的钱,都是用的淑兰的嫁妆。

即便如此,孙志高还对淑兰动粗,后来为了得到淑兰的嫁妆,索性还想要休弃没有犯任何错的淑兰。

当初盛家想要培养一个官员女婿,谁知道养出来的却是一匹豺狼,孙志高自从娶了淑兰之后,就相当于找了一个稳定的提款机。

“有辱斯文”,这是孙志高的台词,当他理屈词穷的时候,就会说出这四个字。

可讽刺的是,真正最有辱斯文的人恰恰是他本人。

不就二十二三个,却依旧连个蛋都没生不出来。

这样的话,如果从一个粗人的嘴里说出来,也许还可以接受,但是这句话从张口闭口“有辱斯文”的孙志高口里说出来,真真地让人觉得恶心。

真是没有最龌龊,只有更龌龊。

孙志高这样的男人,骂他是渣男,简直都是对“渣男”两个字的侮辱。

因为孙志高堪称是渣男中的战斗机,不容辩驳也没法辩驳的那种。

淑兰和孙志高的婚姻最终演变为如此不堪,孙家母子二人自然责无旁贷。

但淑兰和盛家本身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从一开始,这孙家母子就被淑兰和娘家人一起给惯坏了。

淑兰的性格娇弱,不懂得拒绝,她是带着大量的陪嫁过去的,本可以理直气壮,却反而成了孙家母子的摇钱树,稍被折辱就跑回娘家。

人若自己不硬气一点,处处忍让、妥协、将就、求全,没有原则,多半是要被那些人品不好的人利用和欺负的。

因为你自己给了他们机会欺压你,甚至得寸进尺,变本加厉。

毕竟欺软怕硬是人性的弱点,欺负了你,也不用付出代价,有些人自然就无所忌惮。

反之,倘若他们在你这里占不到便宜,明白你不好惹,明白你有原则,碰触了你的底线他就有损失,就要承担严重后果,他便也不敢太过分。

而孙志高这对“泼皮无赖”母子每次一闹,淑兰受了屈辱跑回家,盛家便送几个铺子给他们以作安抚。

当然盛家的出发点是好的,说到底还是疼爱女儿,希望婆家高看淑兰一眼,希望孙家母子善待淑兰。

可是越是如此,有些不要脸的人越是得到了某种启发。

禽兽与人的不同之处在于:人会感恩,可禽兽不会。

孙家母子在淑兰和盛家那里轻易而举地就尝到了太多甜头,不但没有悔意,还愈加过分起来,每每想要东西了,就去闹一闹。

这就像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样,只要哭闹就给糖果吃,他自然是想反复闹腾的,只有让他知道闹也没用,才会停下来。

于是这对母子越来越过分,外室有了孩子,直接带回家,不把正室放在眼里,正室不满,就想着要休妻,还要谋取正妻的嫁妆。

不要期待用全心全意换别人的垂怜,一个人要是眼里没有你,哪怕是奉上金山银山,都徒劳无功。

孙志高少年成名,他能够小小年纪考上秀才,证明他的确是聪明,有才学的。

其实若孙志高真的能够踏实认真地努力读书,再加上盛家的财力支持,他的未来未必不能够成就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

但终究品性才是一个人的核心,才学次之。

少年得志并不见得会志存高远,孙志高充其量只不过是另一个伤仲永罢了。

可惜盛家识人不清,盛家看中他的潜质,却忽略了他的现状。

只得了秀才之名和淑兰的陪嫁财富,孙志高母子便已经得意忘形到目中无人。

孙志高更是完全放弃读书的念头,没有上进心,更没有远大的抱负,整天痴迷于流连花街柳巷,挥霍财产,贪吃懒惰,典型的市侩嘴脸。

最过分的是对淑兰非骂则打。

事实上孙志高完全是个被高估的穷秀才、伪君子,或者说一个卑鄙无耻的恶人也不为过。

同样是低嫁的如兰,她的婚姻却如同蜜蜡一样甜。

为什么?

如兰和淑兰的性格却完全不同。

平时墨兰欺负了如兰,她会想办法去和她斗。

如兰喜欢的人,因为出身卑微并不被她的母亲看好,但是如兰喜欢他,她会想尽一切办法去争取自己的婚姻。

比起淑兰的忍耐和等待,如兰有自己的主见,她身上还有一股冲劲,有时候,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的。

如兰在婆家也受到欺负,但是她会想方设法地去为自己争取权益,丈夫文炎敬为人靠谱,明辨是非,会帮如兰搞定刁难她的婆婆。

其实如兰敢赌这段感情,主要还是因为文炎敬给她的甜,她的暖,大过于她需要承受的苦楚,文炎敬给了如兰一个信心去赌一个有他的未来。

而淑兰除了忍还是忍,她的娘家做法也是助长了孙志高的气焰,每次吵架孙家都会得到盛家的贴补,那对母子更加肆无忌惮地欺负淑兰。

低嫁本没有对错,最可怕的是:我带着面包嫁给爱情,结果你是在贪图我的面包。

女人的一生,婚姻的地位举足轻重,在古代,这种分量更加重要。

嫁人无异于女人的二次投胎,一生的悲喜都是由婚姻带来的。

淑兰从小就是柔弱之人,当初父母要她嫁人,她就嫁。

如今夫婿和婆婆给予的苦难,她也全盘接受,不懂得抗争。

可以说淑兰的人生,在遇到孙志高后发生了重大的转折,本是家中被宠爱的大小姐,却在嫁错人后一再被欺辱。

可悲的是,古人对休妻视为耻辱。

盛维就像盛紘一般,对盛家的门楣看得极重。

比起淑兰的幸福,盛家会觉得被休妻是一个出丑的事情,即便淑兰的日子如同在热火中煎熬,他们也只是希望通过金钱去弥补。

如果淑兰被休了,不仅盛家颜面尽损,淑兰本身也不好再嫁了,而且还会影响到其他弟妹的婚嫁。

所以孙志高母子俩也就是抓住了这一点,动不动用休书的方式来拿捏淑兰。

如果不是明兰出现及时制止这种婚姻里的内耗,淑兰的一生也许就早早地消耗在这段垃圾的婚姻中。

明兰一针见血地对盛家长辈忠言劝谏:

既入穷巷,就该及时掉头才是,不可等一世消磨,悔之晚矣啊!

言下之意即是,遇见孙志高这样的人渣,及时止损,掉头就走才是最佳的选择。

而淑兰在遭受了那一系列的折辱后,经由明兰的提点,彻底看清了孙志高的嘴脸,不再抱有任何幻想,下定决心与孙志高合离。

明兰让盛家拿到了那青楼女子的籍契,击中了孙志高的软肋,最终盛家人破财免灾,损失了一半的嫁妆让淑兰成功和离。

终于和离成功的淑兰在最后还被孙志高贬得一文不值,但淑兰也不是以前那个忍气吞声的淑兰,一个“呸”字,终于一洗雪耻。

虽然此前明兰也曾从祖母那里听到了一些人世间的龌龊,但是与亲眼目睹的相比起来,还是差得太远。

很多时候,那些躲不开的人世间的丑陋,是成长最好的催化剂。

见识了人心的险恶之后,原本就聪慧的明兰更加快速地成长。

孙家以为淑兰和离之后就是弃妇,后半生的名声也毁了,必然不会有人愿意再娶她。

然而万万没想到,摆脱了这对极品母子的淑兰,直接迎来了自己的开挂人生。

和离之后的淑兰嫁给了村里的大户人家,过上了富贵生活,而且和丈夫生了两对双胞胎。

婆家从人丁单薄的局面,一跃成为人丁兴旺的家族,对淑兰各种体贴。

再看看孙家这边咎由自取的结果。

孙母拿着当初合离的大笔的银子心花怒放,跟着别人学投资,最后血本无归。

当那位青楼女子生下儿子之后,孙家已经家道败落。

然而孙志高依然不思进取,为了维持舒服的日子,开始陆续变卖家产。

不得不说,那位青楼女子极具忧患意识,她率先意识到了危机,果断止损。

她给孙志高母子灌下迷魂药之后,除了房屋拿不走之外,连田庄店铺和贵重摆设都全部变卖了,卷走了所有的钱财。

这还不是打击最大的,打击最大的是青楼女子生下的儿子也不是孙志高的,她还将这件事情公布天下,让孙志高被人耻笑。

这件事还是传到了官府那里,官府以孙志高品行不佳为由永不录用,还剥夺了孙志高的秀才身份,让孙志高身上唯一的闪光点也撤店消失了。

孙志高一觉醒来鸡飞蛋打,再不复当年的风光,度日艰难,又重新回到了“解放前”。

即便这样,孙家也不思悔改,不事生产,放不下架子,只能靠典当过活。

就在此时,一个寡妇向孙家伸出了橄榄枝,嫁了过来。

自古以来,恶人还需要恶人来治,这才是真正大快人心的。

这个寡妇既然敢嫁,就有敢嫁的底气和手段,结婚的时候就先进行了“财产公证”,说明财产都是自己的,孙家母子只是一对穷光蛋。

这个寡妇可不是善茬,直接说:

我已是第二次嫁男人了,倘若谁叫我日子不好过,我就死到他家里去,放火上diao,谁也别想好过。

孙家母子估计一辈子只能生活在这个强悍的寡妇的yin威之下了。

淑兰和离让人明白:婚姻里,并不是你低眉顺眼,事事求全,对方就会敬你爱你。

门当户对主要是精神上的匹配和心灵上的共鸣,唯有此,才能让两个人抵御岁月的侵蚀,彼此携手相伴。

相反,精准式扶贫只会让贪婪的人更加贪得无厌,那些不懂感恩的人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如不幸果遇到这样的人,不要沉浸在抱怨里不可自拔,唯有断尾求生,及时止损,最重要的是须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和力量,这样才能获得新生。

人的一生,并不漫长,没有谁比你自己更重要。

我们做每一个选择,都必须去承担这个选择的后果。

我们终其一生,不过是在寻找和等待一个人,希望他可以懂得和理解自己。

希望尘世中有人陪你捻熄灯,有人同你书半生,有人问你粥可温,有人陪你立黄昏。

~END~

(图/网络)

作者:咖啡里的云

一直一直

在文字的陪伴中倾诉一颗不曾叛离的心

坚信成长才是女人最终的归宿

愿你能在我的文字里感受到温暖和深情

《知否》:海朝云嫁给长柏是幸运,长柏娶到海朝云更是三生有幸

《知否》张桂芬:从深锁闺阁抑郁寡欢到“巾帼不让须眉”的奇女子

《知否》:听“人间清醒”孔嬷嬷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知否》卫小娘的极度隐忍背后,是你难以察觉的“超前”现代主义

《知否》:霁月清风的盛长柏,完美背后,藏着一份永保清明的无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