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可能猜对了特斯拉张女士的身份

subtitle
平点金基 2021-04-25 22:3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雨后的宁静——吉人天佑摄)

今日周末,没有太劲爆的新闻,说一说上周最吸引人眼球的有关上海车展上特斯拉女车主维权的事。这名女车主实际上是为实际开车的父亲喊冤,她作为一名乘客,坚信她父亲在刹车时采取了正确的措施,但是因为特斯拉的刹车失灵,才导致最后的撞车事件。

奇怪吧?我作为一名具有26年驾照、有20多年驾龄的司机,我敢发誓,我从不相信我的一位乘客,能确切地知道我是不是在车速过快的时候用了足够的力量去踩了刹车。更不要说, 如果这名乘客完全不会开车的话,那更不可能对司机采取措施是否得当做出评判。

而且这件事情最奇怪的地方还在于:爸爸开着女儿的车,最终结果把车辆撞坏了,那作为司机,为了给女儿一个说法,帮女儿挽回巨大的损失,同时不要给女儿的工作再带来负面的影响,难道不应当是他这个实际驾驶者出来维权吗?为啥让一个乘客出来说采取的措施是完全正确的?这完全说不通啊。我要是特斯拉,我就问一句话,你怎么证明你爸正确地踩刹车了?

正常来说,如果作为一名乘客看到车速过快,有发生碰撞风险时,难道注意力不是应当放在观察车外的情况上吗?难道会去看司机有没有持续大力地踩刹车?

更何况,媒体报道,张女士的丈夫说,为了维权,几个月来,两口子的工作都受到了影响,作为惹了事的长辈,不但实际上损坏了女儿的车,连维权这样的事都交给事业上正在大有可为年纪正轻的小两口去做,这是不是已经是一个很不负责任的父亲了?当然,只有一个理由能让这样的出面方式显得合情合理,即张爸爸因为车祸受伤严重,无法参与维权,否则的话,这就明显不对。

这件事上,没看到报导,但是作为危机系数最大的司机右边的乘客张女士都安然无恙地可以在各地奔波,从理论上来讲,其父受到严重伤害的可能性也不会太大。

昨天晚上,闲来无事,把所有事件串连了一下,我突然想到一个可能,那就是张女士之所以跳出来,替代他爸来主持正义,很可能她就是一位媒体人,而且她的维权行动确实是得到了所在单位,即媒体单位的支持的。

有论点必须有论据,这是我一向信奉的准则。

那么这样想的论据是什么呢?

首先第一个论据,就是张女士在上海车展上车顶的日期,其实并不是车展的公共开放日,而是媒体开放日,即当日进场的必须是媒体人士。

以上海车展的重要性,以上海人民做事的认真仔细精神,我真的不认为,张女士可以凭借一个普通的维权者的身份混进车展,这是极不可能的事情,假设她真是混进去的,那说明上海车展的安防工作具有极大的漏洞,或者就是有安防人员接受贿赂,私自放她进去了。这样的话,上海市有关安防工作一定会受到追查,毕竟这样的车展不是搞一次,而是年年搞,如果存在制度性漏洞被人利用,不说拿着炸药,拿着一把菜刀进来也不好办,毕竟车展上品牌车都来了,确实是个维权的好地方、好时机,一些心怀不满的消费者很大可能不如张女士这么理性,那么这样的人放进来,对车展是多大的安全隐患呢?如果是个别人放她进来,那么这种不严格履行安防责任的员工也是不能要的吧?

再一个,大家注意到没有,与张女士一样的,还有一位西安来的李女士,这名女士与张女士一同出现在现场,只不过行为没有那么激烈。如果这位李女士也不是媒体人士,两个人都能混进去,这上海车展的安防问题就大了,不知道参展车企是否能就此问题对上海车展的主办方提起起诉?毕竟交了钱的车展,保证人员安全,不让不符合条件的人随意进出展场、随意爬上样品车顶当是基本的要求吧?

简而言之,如果上海车展的安保没问题,那么张女士很可能本身就是媒体人,拿着单位给出的证明信,大大方方地进了上海车展,顺利地实施了维权行动。而且,李女士也正好在同一时间到达同一地点,这也太巧了,因此,推测她们是一起进来的也不为过吧?这样的话,要么李女士也正好是来自媒体的人士,要么,她是依靠张女士单位的介绍信进来的,再不然,就是安防漏洞不大不小,正好可以混进两个特斯拉维权车主,而全国那么多车主,都没有需要维权的消费者进入?还是都没办法混进去?

第二个论据来自陶琳。陶琳在此事发生后,其公关言论被公认为极差,维权一事,涉及的企业一条最基本的原则难道不是要就事论事,避免扯出更多的新闻,令事件越炒越热,以及令企业暴露出更多问题,引发更大的众怒吗?

但是陶琳的回应却大扯因为特斯拉没有公关费,没有给媒体投放资源的话题。作为地球人,估计都能秒懂陶琳的意思就是,因为没有给任何媒体投放广告,所以全国所有的媒体都对报道特斯拉的负面抱有极大的兴趣。这样的说法,岂不是把全国所有正直的媒体都得罪了,岂不是把所有的媒体都推到对立面去了吗?

当时只觉得陶琳犯了一个非常低级的错误。

但是陶琳作为一名在特斯拉中国业务部门里一名提拔速度非常快的女性,以马斯克这种具有“轻微弱智歧视症”、恨不得每个员工都要自己面试过的操心劲,陶琳显然不太可能是一个水平很低的人,所以,她突然说出水平这么低的话,这个问题就很奇怪了。

但是,如果张女士确实是一位媒体工作人员,那么陶琳的这个说法就非常正常了:毕竟她应当是了解全部事情起因的人。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张女士所在的媒体,确实有过想要与特斯拉合作的愿望,但是最终却没有实现,从而转向大力支持张女士维权呢?

换句话说,陶琳说这话,并不是怨妇式的抱怨,并不是为了打击全体媒体人,而是确有所指的?即,河南的张女士能够与陕西的李女士相逢在上海的车展媒体日,这并不是一种巧合,而是确实有神通相对较为广大的媒体在背后推动这件事情的发展?这或许也是陶琳代表特斯拉,在事件一开始时给人相当傲慢的原因吧?试想,有谁会尊重一个合作不成便使劲败坏自己的对手方呢?

当然,如果特斯拉确实有问题,那么媒体帮助消费者维权也无可厚非,但是如果是先要利益在先,得不到之后才拉偏架,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当事人采取了正确的措施的情况下,只对当事人偏听偏信,是不是也有失媒体的基本操守呢?

更何况,没有任何一个人会相信特斯拉是要开发一个伤害自己客户产品的车企吧?如果真是一家想杀人的企业,特斯拉直接去造军火、做军火买卖不是能够更快地实现自己的目标?不要说汽车刹车失灵会带来人命关天的问题了,就是马斯克的火箭发射失败、爆炸,没有任何人的生命因此受到伤害,马斯克都没有放弃,而是一遍遍地查找原因,直到让火箭能够安全发射,如果他不是一个科技狂人,他有什么必要投入那么大的资金,找来那么多的人,去做别人眼里根本不可能成功的事情呢?

之前马斯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面对记者提问:有什么话可以送给企业家激励他们前行时,脱口而出的话是:如果企业家还需要别人的话来激励,那么他就不适合当企业家。

可见,他是一个能够自我激励的企业家,这并不是简单地说说而已,没有强大的内心自我激励的能力,了解特斯拉发展过程的人都知道,这家企业早就破产了。

所以说,一个这样的企业家,如果明知道自己的产品有问题,甚至是有人命关天的大问题,却硬是要装聋作哑不去承认,这也实在太不合常理了。更何况,特斯拉敢于提出自己出钱让任何一个第三方去鉴定,我相信他们对自己的产品还是有底气的,否则明知鉴定结果会发现自己的隐患,还这样让鉴定机构给一实锤,岂不是太愚蠢了吗?

以马斯克另一家企业为例,其研发的火箭爆炸,完全可以关门了之,完全可以说是因为天气原因,因为发射原因,因为供货商产品质量原因,等等,从而将自己产品设计上的缺陷推得一干二净,毕竟火箭设计的事情,这个地球上能有几个人搞得清楚?要瞒天过海更容易,但这样的事情他都没做,在没有任何人批评他设计有问题的情况下,他都要去借巨资来日夜攻关,找出问题来,将产品改进成功,顺利实现发射并成功进行回收,却会在成本低得多的汽车上有问题不承认,花这么大代价去掩盖事实,那他还是那个要为人类寻找地球的备胎的马斯克吗?

这个事情解释不通啊。

所以,我认为从逻辑上讲,从常理上讲,我的猜测很可能是对的!

【寒舍生辉】小程序已上线

打开小程序看更多好画~

点击“阅读原文”与平姐姐一起做中线~

点击“阅读原文”打开新页面

如何第一时间看到平姐姐的文章?有3个办法:

2、多点再看

3、多看文章

关注平点金基,做聪明的投资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41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