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通报处罚业绩波动,新东方、学而思到底谁有“好未来”

subtitle
象三一 2021-04-25 15:4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罗阳奇

近日,教培巨头好未来和新东方相继披露了截至2021年2月28日最新季度财务数据。在报告期内两家公司净收入双双上涨,好未来净收入13.63亿美元,同比增长58.9%。同期,新东方的净收入为11.9亿美元,同比增长29%。

相较于新东方,好未来的扩张表现得更为强劲。在2019年12月到2021年2月期间,好未来的净收入持续上升,新东方的净收入虽整体表现为上升,却一直处于波动状态。

但是,强劲扩张并不意味着盈利。报告期内,好未来经营亏损高达2.97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经营亏损4130万美元,扩大了620.4%。归母净亏损为1.69亿美元,较上年同期亏损扩大87.6%。

在2021年财年(2020年3月1日-2021年2月28日),好未来实现净收入44.958亿美元,同比增长37.3%;经营亏损为4.382亿美元,上年经营利润为1.374亿美元,由盈转亏。归属于好未来的净亏损为1.160亿美元,较2020财年,亏损扩大5.3%。

新东方方面,报告期内净收入11.9亿美元,同比增长29%,归属于新东方的净利润1.51亿美元,同比增长9.9%。

但是,在今年1月发布的2021财年(2020年6月1日-2021年5月31日)第二季度和中期财务业绩公告中,新东方的表现其实并不亮眼。在2021财年上半年,新东方净收入为18.74亿美元,同比增长0.9%,归属于新东方的净利润1.52亿美元,同比下降48.1%。

方向差异

从财报提供的数据来看,新东方正在疫情之后缓慢复苏,净收入和净利润都出现较好的增长势头,而好未来在快速扩张的同时,却难逃亏损。

不同的业绩表现,也显示出了两家公司不同的发展战略。东吴证券零售和教育首席分析师吴劲草告诉投中教育,好未来的亏损主要是在线教育业务。受疫情影响,在线教育行业在2020年迅速扩张,为了抢占市场,各大公司也开始了营销大战。好未来正在大量“烧钱”扩大在线教育的市场规模。

在2021财年第四季度,好未来的营销费用为6.61亿美元,同比增长171.6%,远高于其营收增幅。同期,新东方营销费用仅为1.561亿美元,同比增长35.1%。

好未来称,营销费用的增加主要是因为开展了更多的营销推广活动以扩大其客户群并进行品牌提升,与上年同期相比,用于支持更多计划和服务产品的营销人员报酬也有所增加。

在线教育亏损已经是行业的普遍问题。去年12月,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在公开场合表示,目前在线教育机构的获客成本已经达到每生3000-4000元,而2019年,这一数字还不到2000元。高昂的获客成本必然导致在线教育的营销费用高企。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东方披露的旗下在线教育平台新东方在线的最新业绩中,其亏损幅度也在扩大。截至2020年11月30日的半年期间,新东方在线总营收6.77亿元,同比增长19.2%;亏损由上年同期的8750万元增加至6.74亿元,同比扩大670.6%;销售及营销开支同比增加76.7%至5.15亿元,主要源于新东方在线成立多渠道营销团队推广产品等因素。

但吴劲草认为,新东方在线的整体体量并不是很大,对新东方的整体业绩影响不大。他告诉记者,新东方目前的主要战略并不在线上,而是开设新的网点,聚焦于线下教育或OMO模式。

在整体的营销策略上,新东方依然谨慎。新东方执行总裁、首席财务官杨志辉在财报中表示,新东方将继续严格控制成本,并谨慎投资OMO课程与纯在线教育平台,以保持增长和利润之间的平衡。

好未来的营销战略的确起到了一定效果,2021财年第四季度,在好未来报名正价长期课程的学生总数达到669万,同比增长44%。同期,新东方参加学业辅导和考试预备课程的学生总人数为229.68万,同比增长43%。

与此同时,包括好未来和新东方在内的教培公司开始纷纷发力备受关注OMO模式。据好未来首席财务官罗戎介绍,好未来正在向更多地区、更多学生和年级推出直播课,“OMO模式将帮助我们覆盖更多城市,渗透更多市场”。

截至2021年2月28日,好未来拥有学习中心1098个,相较于去年同期新增学习中心227个。特别是在城市布局上,好未来进入的城市数量也从去年同期的70个,大幅增加到110个。

新东方方面,截至2021年2月28日,新东方学校和学习中心的总数为1625个,与2020年2月29日的1416个相比增加了209个。据杨志辉介绍,在冬季学期中,新东方绝大多数现有城市和25个新的卫星城市试用了OMO在线课程。

未来在哪

目前,好未来在市场规模和扩张速度上已经超越新东方,同时,亏损又是好未来不得不面对的问题。那么哪家公司的战略更被看好?

目前,监管层面对教培市场的影响也存在未知数。

3月26日,一份“关于教育部‘双减’(指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试点工作座谈会精神的情况汇报”文件广泛在民间社交平台流传。

文件中提到,进一步提高校外培训机构设置标准,原则上不再审批新的面向中小学生的线下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同时中央和地方主流媒体,公共场所、居民区各类广告牌和网路平台等,均不得刊登、播发线上线下培训广告等。

尽管教育部次日紧急发布声明,称针对网传的“双减”试点工作消息,以官方渠道发布内容为准,但业内顾虑并未打消。教育部在3月31日的发布会上回复媒体关于“双减”问题的提问时,仍表态将“从严审批校外培训机构”。

受监管传闻影响,北京时间3月27日美股盘后,培训巨头好未来(NYSE:TAL)、新东方(NYSE:EDU)、跟谁学(NYSE:GSX)股价大幅下跌。

4月,北京对校外培训的监管进一步加强。

4月23日,北京市教委印发《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关于近期检查学科类校外线上培训机构发现问题的通报》,好未来旗下的学而思网校被通报,违规行为包括提前招生收费,以不当用语误导学生报名缴费,部分直播类课程晚于21:00结束。

4月25日,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发布消息,针对校外教育培训机构价格违法、虚假宣传等行为,跟谁学、学而思、新东方在线、高思四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被分别给予警告和50万元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对教培行业加强监管已成趋势,这势必会对两大教培巨头的发展战略产生影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