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冻卡潮”下的广州外贸商人:首选现金交易,好像回到了原始社会

subtitle
时代财经 2021-04-23 18:03


三元里附近的批发市场 时代财经摄

银行中摆放着关闭电子银行渠道需提供的核实资料提示 时代财经摄

银行中关于断卡行动的宣传资料 时代财经摄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卢洁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19年,当“杀猪盘”这一电信诈骗方式被频繁曝光,无数受害者被骗取财产时,义乌、广州、深圳等地的外贸商户们或许没想到的是,自己已被卷入其中,成为了黑产核心利益链条中洗钱的一环。这让他们在日后的生产经营中,深受其害。

4月20日下午,一位身穿橙色T恤的外贸商户站在某银行门口,举起右手将手机屏幕亮给银行工作人员看,“银行卡又被冻了,怎么办?”

在跟工作人员交谈了几分钟,打了通电话后,他并没有多说,转过身利索地跨上电瓶车就准备离开。

时代财经上前交谈了解到,2020年下半年,他几张银行卡里的100多万元被山东一派出所冻结,当时专门去了一趟山东,但没想到现在又有一张卡被冻结。

“这次就不去了,卡里钱不多,来回成本都不划算。”该男子对时代财经说,来银行并不能帮助银行卡解冻,这次就来问问是哪里的派出所冻了他的卡。

此时的银行大厅还坐着近十位客户,窗口前一位女客户从手中的档案袋里,拿出了营业执照、租赁合同、发货单据等资料,和工作人员聊着什么。大厅中的其他客户,也有三四个或手中拿着,或用袋子装着营业执照等文件,百无聊赖地等着。

时代财经上前询问这些排队客户,发现他们的银行卡无一例外均被冻结。银行门口的保安则表示司空见惯,“周围很多商户的银行卡都被冻结了,之前还有人在银行里吵架,但吵也没用,这是公安部门在搞‘断卡行动’。”

在广州,外贸商户“冻卡潮”已蔓延多时,不同于义乌外贸商户可以去义乌市政府牵头成立的银行账户冻结援助中心寻求帮助,数量同样庞大的广州外贸冻卡商户仍无可以求助的平台,只能各自寻求解冻之道、等待解冻之日。

蔓延的不安感:“钱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被一众贸易城环绕的某银行成为了广州外贸冻卡商户们的小据点。

某银行广州美博城支行就在美博城A附楼一层。而美博城位于三元里地铁站附近,总经营面积近12万平方米,汇聚了美容美发、教育培训、原材料、产品包装、OEM加工、专业仪器设备等大大小小上千家商户,吸引着东南亚、中东、非洲、欧洲、俄罗斯等周边国家的大量专业客商前来交易。这里也被称为“亚洲美妆之都”。

除了美博城这样的美妆交易中心,三元里附近还有外贸服装、钟表、汽配、五金、皮料、鞋材、陶瓷、玉石文玩等各类批发零售城,是有名的外贸集散地。去年以来,疫情对当地外贸生意造成了不小冲击,有商户向时代财经形容,疫情之前,马路上黑皮肤的人曾比中国人还多,街上密密麻麻都是。但如今,在三元里附近,只能零星看到几个外国人,整体人流量也下降许多。

王永辉从2016年开始在美博城开设店铺,经营假发生意,客户多为非洲商人。2020年疫情来袭,外商们不再来广州线下采购,他便暂时关了档口,在下半年谋求转型,开始忙着发展电商,和新老客户的交易也随之转为线上。

去年12月,招来了运营和业务员工后,王永辉的店铺终于上线,但至今还在前期投入阶段,并未盈利。今年3月,王永辉突然发现自己的三张银行卡被冻结,无法使用。

他先去银行询问,银行给出一个警察局电话,随后他便去了广州一派出所做笔录。王永辉表示,“警察也没有说清楚,只说我的卡被上海的派出所冻结了,他们是协助办案方,问我的卡用途是什么。”

王永辉一下子懵住了,问民警:“我到底犯了什么事?”警察回道,他涉嫌“帮助网络诈骗信息罪”。

原来,疫情爆发时,外商们不再来广州,王永辉仍用what’s up等聊天软件和外国客户沟通、交易。“他们下单,我开票、发货、收款。但可能因为他们是外国人,不懂操作中国的银行系统,自己也没法开卡,就只能拿着当地的钱,找当地能提供换汇业务的人去换成人民币。”王永辉判断,客户也是正常做生意的,但中间换钱的时候,或许接触到了地下钱庄,他们的钱来路不明,转而波及到贸易双方。

在出示了和客户的聊天记录、账目往来、发货箱单、发票账目、客户打款等一系列资料后,他顺利走出了派出所,目前的生意也正常运转。“因为广州的办案民警也清楚广州这边的情况,我就是正儿八经做外贸的。”

王永辉被冻结的三张银行卡中总共不到10万元,另外还有一张卡未被冻结,还能使用,也就没打算前往上海的派出所,但他的生活、生意仍受到了不小影响。“你想银行卡用不成了,开卡又难,我在供货商那边有账期,款进不来或者卡被冻的话,就没办法给供货商结款了,本来因为疫情,生意就难以维持,卡一被冻,更举步维艰。”

王永辉住在佛山,每天往来两地,但由于被冻结的一张卡绑定着ETC,走高速只能排队走人工通道。“还有卡绑定着燃气,交不了钱,生活很不方便。现在我为了避免被冻卡,钱一到卡就会转走给供应商,钱都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

“像被当成犯人一样”,律师:“冻卡”措施应更谨慎

这并不是王永辉第一次被冻卡,但这次冻卡却更为惊心。两年前,江西省南昌市南昌县莲塘镇派出所同样冻结了他的一张银行卡,王永辉在当地做完笔录一周后,卡便顺利解冻。

“当时就是简单地询问,这次就像我真的犯罪了一样。”王永辉直言, 一切就像是电视剧中的剧情,进入派出所先搜身,再量身高、正面拍照、侧面拍照……“搞得我立即就在捋,究竟哪一块有问题。”但他把所有事情都想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存在的问题。

而警察也并未告知是哪部分资金涉案。“警察让我自己想,问我‘你感觉哪笔款项有问题?’我当时就说,我一没走私,二没贩毒,哪一笔款都没有问题。”王永辉也有些不解,比如有的商户涉案金额只有2万元,为什么要冻结银行卡中的所有资金?他对地下钱庄一事并不知情,为何还会涉嫌“帮助网络诈骗信息罪”?

广强律所高级合伙人暨非法集资案件辩护与研究中心主任曾杰律师告诉时代财经,根据2013年《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适用查封、冻结措施有关规定》,公安机关可以依法冻结涉案的存款、汇款等。“但是其27条明确规定,‘冻结涉案账户的款项数额,应当与涉案金额相当。不得超出涉案金额范围冻结款项。’也就是说,根据公安部的规定,实践中对于可以明确区分的非涉案的财产,不能冻结。”

曾杰认为,在该规定下,对于与案件无关的财物采取查封、冻结措施的,或者明显超出涉案范围查封、冻结财物的,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利害关系人有权向该机关申诉或者控告。

王永辉介绍,广州外贸模式与义乌并无不同,外贸个体经营户在收取货款时以人民币结算为主,外国客户也习惯通过地下钱庄换汇以结算货款,外贸商户处于被动的收款方,无法要求客户以何种渠道结款。

但外贸商户们以往的收款模式现今正遭受着考验。

在4月初曾引起热议的《致全国各地公安机关的一封信》中,义乌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表示,随着“断卡行动”的打击深入,为了洗钱,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犯罪团伙与地下钱庄的勾结更为紧密,将诈骗赃款直接变现成货款转给经营商户进行洗白,造成义乌经营商户银行账户被全国各地公安机关冻结情况频发。

另一被冻结款项超过100万元的郑姓广州外贸商户对时代财经表示,“外国客户过来订货,他们再把钱给我们,谁知道他们的钱有没有通过代理,到底哪里来的,我们只负责发货。什么都问的话,生意还要不要做了?”

曾杰则表示,在当前一些案件中,部分单纯的收款人,比如外贸商户,或者单纯的数字货币交易者,或者有海外亲属汇款的国内收款者,存在被指控构成非法买卖外汇类非法经营罪或者帮助信息犯罪/网络犯罪活动罪而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情况。但是,这类案件的核心是能证明收款方主观明知他人犯罪事实的证据,而这类证据往往不足,不能单凭银行流水来判定主观明知问题,收款方在这类赃款流向引发的案件中,一般应该定性为“证人”。

“另外,针对冻卡等措施,公安机关在采取这类侦查措施前,应该对于相关收款人的资金来源、交易模式进行细致区分,如果存在善意取得情形,或者与在查案件的犯罪行为本身无关联,采取冻卡措施就要更加谨慎,先取证,后执行,会更加合理些。”曾杰认为。事实上,公安机关也并没有认定类似王永辉这样的商户有罪,“只是冻卡,没有抓人。”

目前,王永辉的银行卡仍被冻结,尚不知解冻日期。他表示,还有朋友的卡已被冻结两年半,至今也未解冻。

几十年行业规矩难改,银行要提升创新服务能力

某银行大厅中摆放着多份关于反洗钱、反诈骗的宣传资料,陈列着几个外贸商户因接收陌生账户汇款导致账户被冻结,以及出口贸易绕开外贸公司收付款存在风险的案例。

宣传资料写道,“货物出口一定要以正规渠道收入货款,不接收陌生人民币账户的汇入款。以往的收款模式只要不规范就会有风险,不能因为以前存在就认为该模式就是合理、合法的。”

上述郑姓外贸商户表示,他们其实只是档口的贸易形式,但现在想不冻卡只能上升到大公司的收付款模式,这对于收付款双方都不容易。

目前我国出口结汇有收妥结汇、押汇、定期结汇、电汇T/T、支票、等几种形式,但由于大多数外贸商户并不了解这些收款方式,再加上较高的关税、随时变动的汇率、较长的换汇周期等原因,大多商户们多选择第三方进行换汇。因此外贸商户们大多一是选择让外国客户自行在第三方平台换汇结款,二则是自己找地下钱庄对敲换汇。

“现在必须要客户提供银行账号这种要求不太行得通。一些客户是从发展中国家,甚至落后国家来的,他们拿货回去摆地摊而已,连银行开户资格都没有,配合不了你。就算有账号,还要将本国的货币换成美元,再打给我们,会产生非常高昂的费用,他们不愿意这样做。”该商户说道。

在公安机关经侦、财务、指挥中心等业务部门工作10余年,有外贸公司法务总监经验的郑晓红律师对时代财经表示,地下钱庄在外贸行业扮演的是类似金融机构的角色,帮助外贸行业进行外汇买卖,较正规金融机构有方便快捷、价格便宜、可以避税等优点。

“正所谓‘有需求就有市场’,基于地下钱庄的上述优势,就必然会有需求,所以在外贸企业关于融资、资金周转及经营风险控制等方面问题没有得到有效改善的情况下,地下钱庄不会被彻底取缔。”郑晓红认为。

中国金融智库首席金融学家宏皓对时代财经表示,如果要断绝外贸商户与地下钱庄的业务往来,下一步必须要解决他们在经营中遇到的诸如融资、资金周转、经营风险控制等方面的实际问题。“可以说,外贸商户们是黑产利益链条中的一个核心环节,解决了他们的经营困境,黑产链条必定会遭到重创。”

宏皓认为,外贸资金流通难是中小微跨境贸易企业的痛点,海外资金来源风险成为困扰金融机构反洗钱风控的要素。随着全球金融监管机构反洗钱力度的加强,许多金融机构对企业账户资金来源的调查日趋谨慎,客观上增加了中小微出口企业经营的难度。

中国中小微外贸企业在国际贸易中的角色日趋重要,承担着中国70%以上的货物出口量,但与之对应的外贸金融基础设施的建设却相对滞后。

宏皓表示,银行要开发出适合中小企业的外贸金融服务产品。“银行的创新能力太滞后了,银保监会除了监管,还要指导银行创新服务,而央行除了监督,也要指导银行金融创新,只有合法的金融机构创新,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对于目前深受冻卡影响的外贸商户们究竟该用何种方式来收付款,郑晓红给出了几点建议:对于外贸SOHO、个体或者无进出口权的中小微企业,可以找外贸综合服务企业代理收款,用外贸公司的名义一站式进行拖车报关、T/T收款,L/C信用证收款、代理出口退税等;个人也可以注册一个离岸公司用公司的名义来收款,同样也能够用离岸公司的名义进行国际贸易,但这有着风险难以把控、账户开立难度高、国家监管严的缺点。

某银行宣传资料中也建议,对于出口贸易,建议选择正规的外贸公司进行收付款。“选择开展‘市场采购贸易项下出口结算业务’的外贸公司进行结算,该业务是广州市商务局推广的、完整合规的、专门针对专业市场外贸支付结算的对外支付方式。”

在宏皓看来,2021下半年,无论是外贸个人,还是企业,涉嫌资金非法汇兑和跨境转移将是重点盘查和打击对象。

身处冻卡潮的王永辉至今仍觉得为难:“现在的模式是一个行业积累许多而成的规矩,一下子改变不太被接受。我钱该收还得收,只是现在会想办法来降低风险,比如大额资金就走正规渠道,小额的就只收现金,或者收到钱立马提现,或者立马转给下游。”

而接受时代财经采访的当天,因为银行卡被冻结,王永辉还有一位朋友正从河南赶来广州,寻求解冻之道。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