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解说碳中和|北京慢行交通出行方式回归,市民健步悦骑亲近古都

subtitle
微言环保 2021-04-23 17:56

春风拂面,骑上一辆单车,穿梭于京城花红柳绿之间,好不惬意。慢行优先,让更多的市民回归骑行、步行。5年来,北京慢行出行比例从40.1%提升至46.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骑行爱好者在绿意盎然的北运河畔愉快骑行。

机动车道调窄,取消一些路侧停车位,为非机动车道、人行道挤出更多空间;首次在路口为自行车增设左转信号灯,转弯大大提速;绿道、巡河道与城市路网打通融合,沿着河流骑车上下班成为一种享受;为自行车打造专用路,畅快通行培养一批绿色通勤“铁粉”……

从人让车,到车让人。北京,正在重新“定义”马路,骑行、步行的路权提到了新高度。

为慢行让路,让繁忙的古都重新“慢”下来,用巧劲儿、绣花功夫缓解城市交通拥堵,从而推动整座城市通行提速。市民在健步悦骑过程中,近距离触摸城市肌理,亲近自然,体味古都风韵。

通州运河森林公园的自行车专用道。

从人让车,到车让人

“早些年,在北京骑车是需要耐心的。”市民郭雨在东直门上班,家住望京,开车通勤早晚高峰太堵,他更喜欢骑车通勤,三四十分钟就能到单位。但沿途总会经过一些路段,非机动车道要么被机动车侵占,要么被乱停的自行车堵路,被逼无奈的他有时只能骑上机动车道,“简直是用生命在骑车。”

交通工具的发展,机动车保有量的增长,带来了小汽车为导向的城市规划,城市道路越来越宽。按照北京道路设计标准,12米以上宽度道路都设有双侧2.5米的自行车道,但这与人们日常在路上骑行的感受并不相符。原因就在于,原本够宽的自行车道因为各种原因被侵占了。

与骑行人抢路,首当其冲的,要数路边停车。“在北京道路停车改革过程中,各区对六万余个上线的电子收费车位进行巡查,将影响慢行的2094个车位列入整改清单,给自行车道腾地儿。”北京市交通委静态交通管理处处长赵震介绍,北京市交通委和北京市公安交管局2020年共同研究,重新规定了道路停车位设置条件,将保证非机动车道通行宽度由两米提升至2.5米。

海淀区魏公村路就是整改路段之一,为了避免停车位与骑行产生冲突,交通部门现场调研后,取消了道路北侧65个车位,将临近居住区的路南侧车位给予保留,并将车道线顺序向北移1米。记者在现场看到,改造后,两侧非机动车道宽度均超过了2.5米,市民并排骑行或者“超车”,都不用再借机动车道了,沿途还划有多个醒目的白色自行车图案。

赵震介绍,2094个整改车位解决的是存量问题,今后随着北京市道路停车改革的深入推进,新增道路电子收费车位将事先进行审查,满足非机动车道宽度才可设置,确保不出现增量问题。

车让人,还体现在一些机动车道的宽度被压缩了。

2020年10月底开始,二环辅路启动了慢行系统优化改造,夜间施工、分段推进。工人们采用高压水除线机清除原有破旧慢行彩铺,在洗刨加铺后重新施划车道标线。“辅路三条机动车道宽度从过去3.5米,缩减到3米,挤出来的空间分给非机动车道,使非机动车道宽度达到2.5米至3.5米。”西城区交通委相关负责人介绍。

在王府井慢行示范区建设中,除了压缩机动车道宽度,还在王府井西街多个路口通过步道砖的铺设,进行了减小转弯半径的尝试,迫使机动车转弯时把速度降下来,提升行人和骑行人的通行速度。

最耽搁时间的路口左转弯,也大大提速。一般来说,在大多数路口,骑行人想要左转需要等两次红灯,拐一个直角才行。但西二环月坛北桥路口的北京市首个骑行指示屏,让骑车人只需等待一个灯,就能直接来到路的斜对面。记者体验发现,直接左转大大节省了时间,更避免了因为拐直角等红灯,阻碍南北向非机动车道的尴尬。

据交管部门统计,月坛北桥十字路口进行优化后,非机动车等待红灯的时间缩短了14%,通行量提升14%。北京市交管局科信处科长范永强介绍,为了保障行人安全过马路,该路口配时也进行了相应优化,为机动车右转晚启15秒再闪黄,避免右转车辆与行人冲突,让行人有充分时间安全通过路口。在2021年改造计划中,以月坛北桥十字路口为模板,与城市慢行系统相关的设备设施优化将从西二环向西北二环延伸,预计还要在三至四个桥区陆续实施。

从为小汽车服务,到为自行车让路,慢行交通出行方式的回归,也正在逐渐推动城市形态的改变。

说是慢行,其实不慢

骑行,竟然会比驾车或乘公交速度更快?在北京首条自行车专用路上,速度成为吸引通勤族的重要因素。慢行,不慢。

“自行车专用路权,是保障自行车路权形式中的最高等级。”北京交通发展研究院轨道所所长王书灵介绍,自行车专用路不是一句话就能建成的,而是经过了前期适用性分析、典型通道的可能性及需求分析、通道的选线和设计、工程建设及评估等多个阶段。

2017年9月的一天,上地中关村软件园内,北京交通发展研究院慢行团队与园里各家公司代表座谈,调研回龙观至上地的交通出行需求和对自行车出行的接受度。一份份问卷发放到员工手中,堵车、拥挤、出行体验差成为问卷回复中的高频词。

调研数据也印证着这些真实体验:大型居住区昌平区回龙观和大型就业区海淀区上地之间的通勤需求,早高峰在1.16万人次,两地直线距离只有3.8公里,但路面交通被京藏、京新两条高速公路阻隔,衔接道路严重拥堵。高峰时期,如果采用公交通勤,需耗时70-80分钟;如果选择地铁出行,连通两地的13号线沿线霍营站、回龙观站、龙泽站和西二旗站都是常态限流车站,龙泽至西二旗段满载率超过110%,车厢内拥挤不堪;自行车出行,需要穿越多个立交桥,自行车道连续性差,机非混行严重,骑车危险且费力。

因此,要建自行车专用路的消息一出,叫好声一片。让周边居民好奇的是,该区域既有地铁线、铁路线,又有高速路,这条骑行“高速路”如何铺?在长达一年时间内,慢行团队看现场、找路由、寻外脑。“这个过程比较复杂,需要考虑的因素很多,比如高架路段设置出口时曲线半径够不够,放坡能否放下去,原有路面下是否有管道,能否打下去桩,都需要反复实地勘察。”王书灵介绍。

2019年5月,一条全长6.5公里的自行车专用路,连通了回龙观和上地,按照设计时速测算,骑完全程仅需26分钟。专用路起点位于昌平区同城街与文华路交叉口,沿地铁13号线北侧绿地向西布设,跨过京藏高速后,下穿京包铁路,沿龙域环路延伸至西二旗北路,最终止于海淀区上地西路与后厂村路交叉口。

回天地区自行车专用道开通已两周年

为了最大化提速增效,首条自行车专用路“对标”跑机动车的快速路,有了自己的潮汐车道。净宽6米的路面共分3条车道,其中两侧绿色的是正常行驶车道,中间红色的是潮汐车道。0时到12时,东向西方向使用潮汐车道,12时到24时,西向东使用潮汐车道。

自行车专用路开通三个月后,北京市交通委牵头,以龙腾苑四区北门为起点,联想大厦东北门为终点,分五组以地铁、公交、小汽车、出租车和自行车进行出行调研。最终,自行车在出行时间和出行费用上完胜,耗时45分钟,而出租车是66分钟,公交车为90分钟。

数据显示,自行车专用路发挥了通勤功能,工作日骑行具有明显的方向性,早高峰以回龙观至上地方向为主,晚高峰反之。选择骑行的上班族增多,地铁站口排队的人流也有了减少。记者在回龙观地铁站口看到,不同于过去早高峰排队进站起码10分钟,跟着人流走几分钟就可到达站台。

自行车专用路还在不断延伸,惠及更多沿线居民。2020年7月31日,自行车专用路西延工程完工通车,把自行车专用路向西沿后厂村路、茉莉园路终点与百旺公园相连,全长3.8公里,十余万互联网从业者上下班必经之路——后厂村路段骑行进一步提速。

伴着河流绿荫骑回家

炎炎夏日,头顶烈日骑车的体验并不美好。近两年,在为骑行提速的同时,三网融合、林荫计划提上了日程,通过统一规划,将北京市自行车道、步道融入自然景观。

三网融合,即巡河路、园林绿道与城市道路的有机衔接。“这项工作并不容易,涉及园林、水务、交通等多个部门。”北京市规划自然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北京2020年首次针对三网融合进行了任务分工,各家拧成一股劲儿,从规划上对接,打通滨水步道、绿道和城市道路相交节点,对与河流并行的道路从断面上进行整合,使其融入滨水步道、绿道之中。

“过去,一些滨河绿道走着走着,碰到桥就断了,市民需要爬上爬下很不方便。针对这种情况,可以修建木栈道,从桥底下绕过去。”负责融合规划编制的研究人员说。

改变,已经发生在市民身边。在繁忙的CBD区域,骑车的通勤族可以沿着通惠河北侧绿道,转到通惠河沿岸,骑行至建外SOHO等大型写字楼之间。步行的市民,可以通过绿道从庆丰公园跨越通惠河,来到长安街南侧的CBD城市森林公园,“三网融合”联通了五六公里区域内道路。

2020年,朝阳区与区园林绿化局和水务局对接了2020年城市绿道和滨河路规划建设情况,对CBD区域交通综合治理项目设计方案进行调整,将与CBD城市森林公园衔接的恒惠东路、恒惠路、恒惠西路、景恒街等道路与公园联通改造,并把通惠河东三环路桥至庆丰桥段左岸、庆丰桥至东四环路桥右岸划为禁行社会机动车巡河路段,促成了CBD内部道路与城市森林公园、庆丰公园、通惠河水道互联互通,市民“伴着河景骑回家”的美好愿景成为现实。

市民在自行车专用道上畅快骑行。

通惠河、小月河、坝河、亮马河……北京12条连接二环与四环的河流,能否都建设步行与自行车的绿色廊道,解决河道沿线居民通勤需求?2020年8月,北京市政协召开的“关于打造绿色出行‘城市风轮’提案”协商座谈会上,北京市水务局表示,通惠河沿线建设自行车专用路方案已经基本完成,将尽快实施。通惠河慢行系统自东便门铁路桥至温榆河,将通过新建慢行道路、借用市政路自行车道和公园道路等措施建成滨水慢行系统,连接中心城区和北京城市副中心,串联CBD、高碑店、定福庄等城市节点。对于剩余11条“城市风轮”滨水绿道建设,相关部门也开展了研究。

为了让市民在树荫下骑车,一些车位正在从树下挪走。在西城区南草厂街,过去设置在路侧的停车位通过内嵌方式,重新施划在了最外侧机动车道上,自行车道空间被彻底释放。“过去,停车位在树荫下,夏天车倒是晒不着了,骑车人却在太阳底下。改成内嵌车位后,非机动车道在树荫下,夏天骑车也不晒了,进一步提升骑行品质。”西城区城管委停车管理中心吴玮頔告诉记者,西城区将结合正在打造的道路“林荫计划”,继续选择有林荫覆盖的道路设置内嵌车位。这个“林荫计划”将利用3年时间,打造99条慢行林荫路,完成林荫补种、树池加箅子、无障碍设施优化。

慢行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平安大街全长7公里,横贯东城、西城。在3.1公里的东城段,南锣鼓巷、景山、东四三条至八条等多片历史文化保护区分列两旁,玉河、皇城根遗址公园等文物古迹众多,可谓“一条平安街,半部北京史”。然而,由于过街距离过长,这条宽40米的大街沿途缺少林荫,部分路段对慢行不友好。

2020年金秋时节,东城区围绕交通优化、绿化改造、风貌治理三方面,启动平安大街整治提升。2021年1月初,率先启动治理的示范段张自忠路完工亮相。随后,地安门东大街、东四十条路段的提升工程全面铺开,增建林荫大道、过街安全岛,让整条大街慢行优先、骑行顺畅、步行有道。

春意盎然,漫步张自忠路,中央隔离带里国槐抽出嫩芽、海棠尽情绽放。家住东四十条,在德胜门上班的张鹏每天都走张自忠路,“过去坐公交,现在改骑车上下班了,时间差不多,还能体味古城风韵,锻炼身体。”

2020年,北京市各区共打造9个慢行示范区,除了通勤,市民休闲健身的需求也得到满足。

在石景山保险产业园慢行示范区,结合园林绿道的蜿蜒起伏和多处挑台、夹道、涵洞等设施特点,规划出一条宽3米至5米,长1.5公里的全封闭儿童平衡车赛道。超长的直线冲刺路段,连续折返的“发卡弯”,吸引了不少平衡车小竞技手。串联园区公共资源,连通空中观景廊道和永引渠滨水河道,示范区为周边居民规划出一条3公里慢跑路线,创新应用的夜间荧光跑道,让夜跑爱好者跑得安心。

慢行,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市民在健步悦骑过程中,近距离触摸城市肌理,亲近这座美丽的古都。

“慢行”之路

“十三五”期间,北京城六区范围共完成3200公里自行车道整治,连续成网的自行车步行系统初步建成。

2020年,北京市印发《北京市城市慢行交通品质提升工作方案》,确定“慢行优先、公交优先、绿色优先”发展理念,这也是北京首次将“慢行”放在交通发展理念首位,目标是实现从有到优的改变。

2020年3月,北京市提出围绕慢行系统建设质量,完善考核机制,改变单纯考核慢行系统建设公里数的方式,把自行车骑行人数作为首要考核指标纳入考核体系,推动慢行系统建设和整治工作提质增效。

2021年将实施北京市《步行和自行车交通环境规划设计标准》,落实核心区慢行系统规划和道路林荫计划,推进实施东单南北大街延长线、西单南北大街延长线、平安大街、中轴线特定风貌管控区、二环辅路等慢行系统品质优化改造。开工建设回龙观自行车专用路东拓工程(同成街东延段)、南展工程(后厂村路至北四环段)。提升京藏高速辅路(德胜门桥-西关环岛)沿线自行车骑行环境品质。同时,推进滨水道路、园林绿道与城市道路慢行系统连通融合。编制完成水网、绿网、路网慢行系统规划并推动落实。开展通惠河沿线慢行系统规划设计。结合清河下段生态治理工程,实施慢行系统建设。

“慢行”数据

来源:北京日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