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银行也有“过气网红”?已有近百家退出...

subtitle
北京商报 2021-04-23 00:2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全文共2633字,阅读大约需要6分钟

“门可罗雀、冷冷清清、鲜有访客……”已经成为社区支行的写照,在金融科技、互联网转型的冲击下,今年以来社区支行的规模依旧进一步缩减。4月22日,北京商报记者根据银保监会金融许可证信息统计发现,年内共有95家社区支行收到退出许可证,“进少离多”趋势明显。在记者的走访中,门庭寥落、工作人员拉新意愿不足也成为社区支行的常态。

近百家社区支行退出

社区支行“关停潮”仍在持续,4月22日,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各地银保监局发布的行政许可发现,年内已有69家社区支行终止营业。一线城市中,北京地区共关闭8家社区支行,上海、深圳地区分别关闭3家社区支行。另外,青岛、云南、漳州等地区也存在社区支行集体关停现象,开年至今上述三个地区分别关闭4家、4家、3家社区支行。而同期获准开业的社区支行只有33家。对比来看,社区支行关停数量是新开业数量的2.09倍,

而根据银保监会金融许可证信息统计发现,截至4月19日,年内共有95家社区支行收到退出许可证,同期,领取许可证的新设社区支行仅为34家,两者数量相差更为悬殊,为2.79倍。

密集关停是社区支行发展现状的一个缩影,而从监管披露的信息来看,更不乏一地单日关停4家社区支行的情况。例如,今年3月19日,北京银保监局发布行政许可,同意光大银行一口气关闭了北京胜古家园社区支行、北京武夷花园社区支行、北京明天第一城社区支行和北京龙泽苑东区社区支行。

福建地区也不例外,3月29日,福建银保监局同意广发银行福州君临东城社区支行、福州温泉公园社区支行、福州五四北泰禾广场社区支行、福州汇创名居社区支行等4家社区支行终止营业。

在“闭门谢客”的基础上再并入其他支行“做减法”也成为银行“减负”的方式,1月6日,广西银保监局发布批复同意民生银行南宁荣和山水绿城社区支行终止营业,其业务并入民生银行南宁地委大院社区支行、民生银行南宁望州支行等支行。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上述终止营业的社区支行中,主要覆盖范围以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为主,其中也不乏国有银行的身影,主要包括交通银行、兴业银行、光大银行、民生银行、平安银行、浦发银行、广发银行、金华银行、浙江民泰商业银行等。

对社区支行密集关停现象,看懂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卜振兴分析认为,社区支行的产生主要是为了最大程度地贴近客户,提供更加具有针对性的服务,未来社区支行的数量会有所减少,但是不会完全消失,发展会逐渐分化。

门庭寥落、拉新揽储意愿不足

社区支行最早来源于部分股份制银行“自助银行+人”的咨询型网点,从2013年6月第一家社区支行开业算起,社区支行在我国已经走过了近8年的历程。

作为打通金融“最后一公里”服务半径的新型网点,社区支行曾被寄予厚望,一时间“风头无两”,但时至今日,门庭寥落、冷清寂静已经成为社区支行的常态。

在北京市朝阳区一处繁华地段,北京商报记者以4公里距离为半径搜索到了6家社区支行,地图上显示的6家社区支行网点均还在正常营业,那么社区支行营业现状如何?记者随机对地图中正在营业的部分社区支行进行了走访。

和银行分行、银行支行宽敞的占地面积不同,社区支行通常坐落于居民楼中间或者是住宅区的底商,装潢风格也多具有“烟火气息”,以亲民的居家风为主,人员配置上,每家社区支行通常安排一两名员工,另外再配备一位保安人员。

在走访过程中,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即使在繁忙的时间段,门庭冷清、人员寥寥已成为社区支行的常态,正在营业的社区支行通常会在门口摆放理财产品、存款产品推介招牌吸引客户。

在一家股份制银行社区支行门口,摆放着该行存款产品、理财产品的介绍,定期存款产品均为三年期,起存金额分别是5万元、10万元、20万元、100万元,对应年化利率为3.85%、3.95%、3.99%、4.125%。理财产品主要为两款新客专享理财产品,七日年化收益、参考年化收益分别为3.39%、4%。

但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本应是办理业务最密集的时间段,社区支行大厅和柜台前却空无一人,记者在门口观察了许久,仅有1位顾客前来咨询业务。在另一家正在营业的城商行社区支行门口,挂着一张“定期存款利率4.125%”的宣传招牌,记者以储户身份前去咨询业务,在该社区支行网点,共有一位保安人员和两位银行工作人员。

北京商报记者咨询办卡相关信息时,该社区支行人员向记者介绍称:“有一些柜面业务并不能办理,可以直接去北京分行咨询。”对存款、理财等产品,工作人员推荐的意愿明显不高,当记者进行咨询时,该社区支行工作人员才提及:“这是我行推出的存款产品,可以直接下载手机银行进行办理。”

在资深银行业分析人士王剑辉看来,前期市场多判断社区支行潜在的需求较大,业务空间较大,但在随后的展业过程中发现预期和实际情况有一定差距,所以需要一些调整,整体来讲,金融服务也应该像其他现代服务业一样,能够尽量地接近消费群体,社区支行从理论上来说有些空间还有待拓展。

提高辐射能力和服务张力

“关店”、缩减已成为社区支行发展现状,从近年来的银行年报也能一窥究竟。例如,2015年末、2016年末和2017年末,兴业银行社区支行数量分别为772家、971家和981家。从新增数量来看,2017年兴业银行社区支行只新增了10家,远低于2016年新增199家的规模。2018年、2019年,兴业银行并未在年报中披露社区支行发展数量情况,2020年,根据年报,兴业银行社区支行数量下降至863家。

数据显示,2020年末,民生银行社区支行数量从2016年末的1694家下降至1106家。

因无现金柜台,又无法满足大额取现等需求,社区支行本就面临不小的展业困境,再加上较为边缘化的尴尬定位,未与普通物理网点、线上渠道形成有效联动,也使得社区支行的功能并未得到有效发挥。

在卜振兴看来,当前社区支行发展的难点主要是运营成本高,收益实现与成本支出不匹配,没有实际业务,更多的是咨询服务,没有资金,缺乏抓手。他进一步指出,社区支行未来应提供更加专业化、多样化、个性化的服务。在传统金融业务外,搭载更多的金融服务,体现出差异性,才有生存和发展的余地和潜力。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分析认为,在数字时代,网点应定位为线上渠道的补充,应加快推进线上线下融合、联动,推动服务渠道协同和资源整合,激发网点发挥线上渠道所难以具备的功能。从“优术”视角看,下一步重点是推动网点向轻型化、智能化、场景化转型,提高辐射能力和服务张力,与线上渠道一起为客户提供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方式的服务。

针对缩减社区支行的考量以及未来社区支行发展战略规划,北京商报记者尝试采访上述多家银行,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记者丨孟凡霞 宋亦桐

编辑丨张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