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国现代人类为何有欧洲古人类的基因?这份新研究你可能会感兴趣

subtitle
旋翼飞行器 2021-04-22 22:31

文:小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虽然其长相不符合现代人的审美,但是咱们的基因有很小一部分确实来自于他们——尼安德特人

尼安德特人,有些地方翻译作“尼安德塔人”,也叫做尼人,反正读者朋友们只要知道,这都指的是同一种人类(或者准确来说,一个生物)即可,尼安德特人是现代欧洲人祖先的近亲,大概从12万年前开始,尼安德特人统治着差不多整个欧洲、亚洲的西部和非洲的北部,可谓声势浩大。

不过在2万4千年前,尼安德特人快速消亡了,其消亡的原因目前还没有统一的答案,但是肯定是和智人的“入侵”离不开关系的,而且,尼安德特人到底算是一个独立的物种,还是属于智人的亚种,目前也还存在诸多争议。

当然,这些都是考古学家们的事情,我们回到今天的主题上来,2010年的时候,考古学家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中对比了尼安德特人和五个分别来自中国、法国、巴布亚新几内亚、西非洲和南非洲的现代人类的基因样本之后,研究人员发现,所有这些现代人类的基因中都至少有1%到4%的基因来自于尼安德特人

没错,说的就是你,你的基因里面,有超过百分之一的基因是源自遥远的欧洲大陆古人类的,这是怎么来的呢?

热爱杂交的尼安德特人

大约4万5千年前,第一批欧洲的非洲智人和尼安德特人发生了点故事,在此文中我们就暂且给它草率地命名为:杂交故事,或者叫做:特别热衷于杂交的尼安德特人。

▲此图是在在捷克共和国发现的一名妇女头骨,通过 DNA推测出,她是45000多年前生活在欧洲的已知最古老的人类群体之一。显然就是这些个老家伙们与尼安德特人发生了经常性的杂交

在4万多年前,旧石器时代中晚期之交,当一些最早来移民到欧洲的人类——智人——遇到已经生活在那里的尼安德特人的时候,他们碰撞出了最原始的欲望火花,这古人相互勾搭可是信手拈来,直白又简单,生孩子是直接目标。并且杂交生完孩子后,这批“入侵者”又凭借进化方面的种种优势,用几千年时间,完全取代了之前在此生活的尼安德特人。这真是一个悲伤又神奇的故事。

▲尼安德特人的复原图

而通过对那个时期人类化石中 DNA(我们已知的欧洲最古老的人类遗骸)的分析有了两项最新的进展,首先是智人和尼安德特人之间的杂交故事,让我们我们没想到的是,这杂交频率却有些让人叹为观止了。两项研究均来自英国4月7日的《自然》与《自然·生态与演化》杂志。

新报告中的遗传学证据首次表明,在5万年前,有不同的人类种群到达了欧洲。而尼安德特人与迄今为止发现的所有群体进行了杂交,此刻论尼安德特人的杂交广度,而这直接导致了他们的一些基因在我们今天的 DNA 中继续存在。

根据伦敦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的进化遗传学家 Mateja Hajdinjak(马特亚·哈伊丁扎克领)导的一个研究小组的叙述,在保加利亚巴乔基罗洞穴出土的3具智人遗骸中,就含有尼安德特人核DNA3%-4%,这些古老的 DNA 来自一颗牙齿和两块骨头碎片,通过放射性碳年代测定,判定这些骨头约为43,000至46,000年前。 同时石器时代晚期人类典型的石器工具与化石也被发现。

哈伊丁扎克说: “所有巴乔基罗洞穴人都和尼安德特人脱不了关系,而他们原生家族的祖先只有五到七代。”

开篇我们就说到1950年在现在的捷克共和国的一个洞穴中发现了一个几乎完整的女性人类头骨,进一步证明了古代欧洲的杂交现象。那么是怎么判定是性别和年代的呢?德国马克斯 · 普朗克人类历史科学研究所的进化遗传学家凯 · 普鲁弗和他的同事们说,他们从这块化石中提取的 DNA 中,大约有2% 的基因被鉴定为雌性,继续通过对这些 DNA 片段的分析,表明她生活在大约45000年前。

保加利亚和捷克共和国的智人化石并不是第一批在他们的基因组中发现尼安德特人 DNA 的化石,但他们是目前已知的欧洲大陆年代最久远的考古发现。

这位东欧女性体内有尼安德特人的长 DNA 片段,这些长的DNA片段在后来的人类繁衍中可能会被分裂成较短的片段,所以这也表明她比先前报道的一位45,000年前的西伯利亚男性早活了几百到几千年,而后者与尼安德特人有2.3% 的基因相同。这一发现表明,欧洲与不同人种的杂交可以追溯到6万年前。而不得不说的是一个生活在大约40,000年前的罗马尼亚男人也拥有很长一段尼安德特人的 DNA,这表明他很可能是四到六代的尼安德特人或是亲属关系。

尼安德特人大约在4万年前灭绝,尽管他们的遗传残骸仍然存在ーー今天,非非洲人平均携带近2% 的尼安德特人 DNA。今天的非洲人拥有较少的尼安德特人遗传基因。

尼安德特人和许昌人

▲河南灵井遗址发现的许昌人1号(右侧)和2号(左侧)头骨化石(图/吴秀杰)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的时候,美国《科学》杂志刊载了名为《中国许昌出土晚更新世古人类头骨研究》的论文,文中有一项突破性进展指出:10多万年前生活在河南省许昌市的“许昌人”,很可能就是中国古人类和欧洲尼安德特人杂交的后代,这篇论文也同样佐证了上述研究的观点——尼安德特人和绝大部分进入欧洲大陆的古人类进行了杂交,且频率不低,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将尼安德特人视作智人的一个亚种似乎并无不妥(毕竟没有生殖隔离)。

综上所述,新的研究表明,一些早期进入欧洲的人类对现代人的DNA产生了持久的影响(其中也包括中国现代人类),而另一些则进入了基因的死胡同。哈杰丁扎克的研究小组说,巴乔基罗洞穴人代表了一个新发现的古欧洲人群体,他们与现在的东亚人和美洲土著人有基因联系,但与欧亚西部人没有基因联系。和古罗马尼亚和西伯利亚的男人一样,捷克共和国的女人没有给生活在大约40000年前的智人提供任何基因。

巴塞罗纳进化生物学研究所的进化遗传学家Carles Lalueza Fox(卡莱斯.拉鲁萨-福克斯)虽然没有参与任何一项新的调查但是他却说:“巴乔基罗洞穴里的发现可以代表一个至少在45000年前从保加利亚传播到中国的种群,就这一点就足以让大家引起关注。”

拉鲁萨-福克斯怀疑,如果智人和种群接近灭亡时候的尼安德特人有规律地进行杂交,那么相对而言,大量新来的人类从少量的尼安德特人种群中积累了数量惊人的 DNA。他说,4万年前以后,那些极少或根本没有尼安德特血统的人进一步迁徙到欧洲,将进一步稀释人类基因库中的尼安德特人 DNA。

哈伊丁扎克提出,最终这些迁徙过来的人慢慢制造了独特的石头和骨头工具,并且成为了现代欧洲人的祖先。例如,在 Bacho Kiro (巴乔基罗 )洞穴,从大约35,000年前的智人骨骼碎片中提取的新 DNA就 显示出了与洞穴早期人类居民不同的基因构成。而这些个体后来又主要为欧洲和西亚的人类提供了基因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