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辛巴“屋漏又逢连阴雨”

subtitle
雷达财经 2021-04-22 21:3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雷达财经出品 文|张凯旌 |深海

3月22日,因售卖假燕窝一度被快手封禁60天的辛巴在快手App发布视频官宣复出。5天后,他在被解封的首秀日直播13个小时,带货总销售额超20亿,刷新了自己创造的快手平台单场直播销售额纪录。

就在人们以为曾经的“快手一哥”并未受到“燕窝事件”的明显影响时,接下来的一个月,事情则向另一面发展。

复出后,辛巴屡次登上热搜,第一次是因复出当天高调“封路”被人民网点名批评,第二次是在直播中大呼“臣退了”引发退网闹剧,第三次是遭到旗下原签约主播安若溪高达逾6700万元的索赔,最近的一次则是在直播中对老婆连踢五脚被疑家暴。值得一提的是,辛巴在复出后的第二场直播耗时5个多小时,带货的销售额已骤降至不足千万。

与此同时,快手“去家族化”的动作已经初步收到效果。快手用户运营中心负责人张一鹏曾在公司发布2020年财报后称,“快手去年GMV中,第一家族只有占比6%。”

“怕到不敢说话,被资本打败了,被流量打败了。”辛巴在“退网事件”连麦时感慨。

高调复出,首日战绩惊人

“大家好,我是辛有志,3月27日中午12点正式归来,携全体主播接所有用户回家。”3月22日,辛巴在快手上发布了回归的预告视频,视频中辛巴单膝下跪,老婆初瑞雪和身后的一众家族成员则深鞠一躬。

此后6天时间里,辛巴共发布13个预告回归的视频,累计播放量超10亿,这也让他的粉丝从不足7000万涨回了8000多万。

除视频外,辛巴与其团队还在南宁、广州、长沙、重庆、沈阳、杭州、武汉等多地的地标建筑上投屏宣示“辛有志回归了”,甚至在上海外滩耗资百万,租用几百架无人机,用灯光展示出“辛选用心选”、“你们在心就在”、“相约327”等字样。直播前一天,辛巴还花巨资承包了快手和微博等平台的开屏页面。

媒体报道称,多名主播透露,辛巴为复出在各平台购买新流量和曝光度的资金,达到了数千万。

一系列的预热为辛巴解封后的首秀带来了巨大的流量。小葫芦大数据显示,辛巴复出首日第一场直播持续5小时36分钟,销售额16.42亿元;第二场直播持续7小时24分钟,销售额6.93亿元,当日带货总销售额23.35亿元。

作为对比,上一次辛巴因和快手另一名头部主播“散打哥”发生口水战被双双封禁,随后在2020年618前夕“复出”,带货7个多小时销售额达12.5亿,这已经是当时平台的单场纪录和行业单人单场的带货纪录。而同样在2021年3月27日,李佳琦和薇娅两人带货金额加在一起也“仅”为3.6亿。

值得一提的是,后续辛选集团还因辛巴复出首秀时“封路”的举动被人民网点名。后者在文章中提到,“多名网友爆料,3月27日,辛巴团队的复出直播派出保安‘封路’。有市民要通过周边道路时,被保安人员盘问要求出示证件,影响市民出行。”

经黄石街道办事处证实,辛选集团确实于3月19日向办事处进行了重大活动申请报备,“街道根据活动规模作出预案,从交通安全以及防疫需求角度出发,对该企业所在的国际单位时尚科技园一段800米左右的内部道路进行封闭,实施人车分流,时间为27日上午9时至中午1时,现场配备安保人员对人流进行疏导和指引。”

“谁给的权利?”人民网反问道。

销售额下跌自称退网

辛巴首场“神话”般的销售额并没能延续下去。

此次复出前,辛巴曾接受了亿邦动力网的专访,并提到了团队“去辛巴化”的议题。“辛巴所做的事应该是更好地引导这家企业发展,而不是引导一场直播或者引领什么风格”,辛巴提到。他还表示,为践行“去辛巴化”,今年自己的直播场次会少很多,“一个月一次或者两个月一次,一些重大的活动,比如快手的、乡村振兴的,还是会主动去做。”

话虽如此,但辛巴解封后的第二场直播来的很快。3月31日晚7点,辛巴开始了自己当天长达5个多小时的直播带货,但这次的成绩显然不尽如人意。841.4万销售额的成绩还不及当晚薇娅带货1.9亿的零头。

4月9日,辛巴徒弟蛋蛋直播接近尾声时,辛巴突然进行直播连线,并发表了一段时长5分钟的自白。

辛巴称:“我经历过四次的起起落落。现在的我,是人生中最害怕的一个阶段。如果我没喝酒,我也不敢说这些话。现在我怕到不敢说话,我说什么都是错的,我做什么都是错的。我真的被资本打败了,我的内心被资本打败了,被流量打败了,被某些平台打败了。”

随后,辛巴撂下一句“臣退了”,引发全网热议。目前,微博话题#辛巴 臣退了#阅读量达2.5亿。

次日,辛巴在自己的小号直播时对此解释称,“前一天喝酒了,有点儿记得不太清楚,但是记得印象当中是和蛋蛋连麦,鼓励蛋蛋,让蛋蛋好好卖货,每天都直播,最后就大概说了一嘴,说这个‘臣退了’。我要是真的退了,我就会加上网络上的一句话‘臣退了,这一退就是一辈子!’对吧?我说今天播得好好的怎么上热搜了呢?”同日,辛选公司也回应称,辛巴退网不属实。

经历一系列风波后,辛巴坦承,自己的直播确实会越来越少,会更多关注农产品。不过,辛巴的“糟心事”并没结束。

遭徒弟索赔6700万

4月15日,辛巴的前徒弟,在快手拥有962万粉丝的安若溪发布微博表示,“我们坚信,资本不能左右一切,相信法律,期待广州法院秉公裁判。”

此前,因服务合同纠纷,辛巴团队实控的广州巴伽娱乐传媒有限公司起诉了多位解约艺人,其中就有安若溪。据天眼查,巴伽娱乐的大股东是辛巴妻子初瑞雪。如今,安若溪对巴伽娱乐进行了反诉。

安若溪称,2020年2月,自己应辛选公司邀请加入团队并签署相关合同,合同履行的近一年时间内,自己被安排了23场直播,但辛选公司不仅至今未将合同原件交予自己,而且对于直播中的相关款项也从未进行结算,包括坑位费、佣金、分佣、提成等。

安若溪还表示,在自己苦等公司结款期间,却收到了法院传票,公司方面试图以“‘收回’她的快手号+巨额赔偿”为要挟,逼她就范。

对此,安若溪寄出民事反诉状,要求判令解除自己与巴伽娱乐签订的《演艺事业推广发展合同》,并要求巴伽娱乐支付自己从事演艺事业工作及活动所产生的所有收入,共计2650.36万元、滞纳金88.78万元、惩罚性赔偿4000万元,合计6739.15万元。

根据该反诉状,安若溪在参与的23场电商合作活动中,总时长达202.8小时,共获得支付金额5.34亿元,净支付金额3.81亿元。

媒体报道称,2020年时,辛巴就曾在直播间数次怼安若溪,称其主要“罪状”有二:不尊重粉丝,不尊重家人;利用辛选流量销售自己的渠道产品。

一位曾接近辛巴团队的人士透露,辛巴徒弟的货和供应链都是辛巴的,安若溪的“违规操作”或许惹怒了辛巴,成了她离开辛选的导火索。

一位关注此事但不愿具名的律师对雷达财经表示,双方的核心争议在于谁是先违约一方,谁先主张的解除合同。若以安若溪反诉状陈述事实为依据,则为巴伽娱乐违约在先,可适用原合同法或民法典的规定。

该律师称,双方对于履约期限没有明确约定的,首先要参照合同条款和交易习惯,但考虑到他们是第一次合作和签约,没有历史交易习惯,也很可能无法适用合同其它条款,那么就要按法律规定来认定履行期限。也即,债权人可随时要求债务人履行,但要给债务人合理的履行期限。以此规范来讲,安若溪曾多次主张结算和催要款项,巴伽拖延和推辞,那么巴伽违约在先,债权人安若溪一方有权解除合同并行使抗辩权。

但该律师也坦言,“此案还需核实和认定其他事实才能全面分析,比如安若溪是否有导流行为,导流行为在双方合同中如何约定的?还有对于宣传推广费用是巴伽负担还是共同负担?这个涉及安若溪能否取得2600万元劳务费等问题。”

雷达财经据此尝试联系巴伽娱乐,但电话拨打多次后均无人接听。

成也快手,败也快手

依靠快手踏入人生巅峰的辛巴,正在被赶下神坛。

“快手”和“家族”是辛巴崛起的两个重要关键词。在成为“快手电商一哥”前,辛巴曾是在快手平台上疯狂“撒币”的土豪,为了蹭当红主播的流量,辛巴对于“榜一”的追求已经近乎到了痴迷的地步,据悉,2018年快手主播祁天道复播首秀时,辛巴曾一次刷出200万。

靠着砸钱,辛巴在快手上积累了大批原始粉丝,仅入驻快手半年多粉丝数就已达1800万。2018年,快手刚开通电商渠道,辛巴三个月就把直播额做到了1.1亿。

发展的过程中,辛巴不仅在直播间带货,还将自己的整个生活展现在了“老铁们”面前。

他与妻子初瑞雪的相识,就是在快手的直播间,两人在2019年喜结连理,并将成龙、邓紫棋、王力宏等众多明星请到鸟巢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除此之外,无论是收徒、还是建立公司,都可以在辛巴的直播间见到相关“戏码”。

围绕自己和辛选集团,辛巴建立起了庞大的“818家族”。徒弟们喜欢叫辛巴“爸爸”,辛巴也会在每个徒弟拜师后,在自己的直播间拉他们出来和粉丝见面。第一次在辛巴直播间露面时,徒弟蛋蛋涨了73万粉丝,而时大漂亮则涨了180万。

在这样的家族体系下,辛巴培养的7个头部主播,一度有4个的年销售额等同于李佳琦、薇娅,辛巴更是在采访中放话称,自己的目标是培养30个这样的主播。不过,据《人物》报道,也有辛巴公司的前员工称,这些徒弟之间相互都不是很熟悉,直到2020年一起参与了几次团建才慢慢认识。

在他们互相“认识”前,辛巴的家族就已经斩获了辉煌的战绩。2019年,快手GMV总额为596亿元,而辛巴团队则宣称自己就占其中的133亿,占比接近四分之一。

2020年,“家族化”严重的快手开始做出调整,平台逐渐朝着以MCN机构为抓手扶持头部主播的方向转型,并将流量向中小主播倾斜。

据媒体报道,目前已经入驻快手的MCN机构超4000家,机构旗下签约达人超过40万,机构旗下账号的覆盖粉丝量超过160亿。

2020年8月,辛巴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希望有一天能成为真真正正跟快手打仗那家公司。”然而几乎是与此同时,原快手六大家族的直播销量已开始不同程度地下滑。

2020年11月开始,辛巴家族旗下月带货额超5000万的主播越来越少,整个家族的销售额也从当月的39.4亿滑落至2021年1月的12.5亿。同样是在1月,原六大家族之一,坐拥5000多万粉丝的散打哥3小时带货销售额已不足500万,粉丝数4400多万的二驴直播1个半小时更是仅有78.6万的销售额。

3月,快手公布了2020年财报。其中显示,报告期内快手电商GMV突破2000亿,但辛巴家族的累计GMV约为65亿,占比还不足二十分之一,与前一年的近四分之一形成强烈对比。

财报还显示,2020年直播在快手总营收中的占比已从前一年的80.4%降至56.5%,相应的,互联网广告收入占比达37.2%,同比提升了18个百分点。快手首席执行官宿华表示,“预计广告收入占比未来还会持续提升,其增长相信会超过整个行业的增长。”

屋漏偏逢连阴雨,4月22日收盘,辛巴概念股起步股份单日跌幅0.34%,自辛巴入股五连板后至今跌超48%,走势已近腰斩。

对于辛巴家族的后续发展,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