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大姑姐砸了我家,还要我出钱给她养孩子

subtitle
倚靠窗前 2021-04-22 18:3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毛晴在公司教训手底下出错的业务员时,婆婆的电话打了进来。电话接通后,婆婆声音哽咽地说:“宋晓彤那个白眼狼又来了,这次把咱家都给砸了!”

毛晴生气了,比刚才训斥小业务的时候还要生气。她回办公室拿了包就走,身后的小业务员不明所以,眼瞅着毛晴杀气腾腾地离开。

一路风驰电掣,回到家,眼前的景象让毛晴怒不可遏。客厅里乱七八糟跟遭了贼似的,婆婆整个人抖若筛糠,披头散发地缩在墙角。

宋晓彤脸上涂着厚重的粉底,满眼嚣张,斜斜地依靠在沙发上。她翘着二郎腿,正往嘴里一粒粒送车厘子。

毛晴看得清清楚楚,宋晓彤在吃她的车厘子。那是毛晴男人特意给她快递来的,她都没舍得一下吃完,就放在冰箱里。

毛晴咣当一声,把包扔在玄关柜上,怒气匆匆地走到宋晓彤面前。她么的,反了天了!这女人不仅砸了她的家,打了她婆婆,还如此光明正大地偷吃她的东西?!

宋晓彤挑衅地抬了抬眼皮子,说:“怎么?想打我?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老娘现在是个孕妇!只要我喊肚子痛,分分钟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未等毛晴说话,宋晓彤又往嘴里塞了一颗车厘子,趾高气扬地说:“废话不多说,我来就是跟你们说下,我的孩子马上要生了。你们这套学区房必须过户给我。另外,作为孩子的姥姥和舅舅舅妈,你们也要给我的孩子准备见面礼。”

02

毛晴深吸一口气,极力克制着要打死宋晓彤的冲动,似笑非笑地问:“你打算要多少见面礼?”

宋晓彤慢悠悠地伸出手,比划了三根手指。

站在一边的婆婆捋了捋凌乱的头发,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指着宋晓彤喊:“三万?宋晓彤,你的良心让狗吃了!这些年,我们明里暗里接济你多少钱了?你心里没数吗?”

“NO,NO,NO,”宋晓彤摆着手不以为然地回,“不是三万,是三十万。谁让你是我妈,你生了我就该养我,养我的孩子。不然,你干嘛生我?”

“还有你,”宋晓彤指了指毛晴,“你是我孩子的舅妈,别说拿钱了,就是给我养孩子也是应该的!再说了,你一个大老板,区区三十万还拿不出来吗?”

毛晴嗤笑一声,宋晓彤这话说的,好像她肚子的孩子是毛晴的。

毛晴没理她,只是慢悠悠地环顾四周,一字一句地说:“孕妇又怎样?做错了事,一样要受到惩罚。你把我家砸了,我若报警,你也一样会被抓。”

宋晓彤对着毛晴吐出一颗果核,眼珠子一转嗤笑道:“笑话,我一个孕妇哪有那么大力气砸了你家!姓毛的,我也可以告你污蔑。”

毛晴不理会宋晓彤,扭头看向婆婆,故作惊讶地说:“妈,您没告诉她,咱家安了微型监控吗?”

婆婆一怔,看向宋晓彤的眼里,闪过一抹慌乱。

别人家安装监控是防贼,毛晴家是防大姑姐。自从见识到宋晓彤的作妖本领之后,毛晴就坐不住了。再被宋晓彤搅和下去,毛晴觉得自己的小家要完蛋了。

宋晓彤就是个榨干娘家最后一滴血的寄生虫,她隔三差五往娘家跑,找各种借口要钱。甚至于连一条内裤,一卷卫生纸,都要想方设法从娘家顺走。

03

结婚三年,毛晴觉得自己的人生仿佛跌入了一大盆狗血里,隔三差五地就要上演一场闹剧。

宋阳第一次带毛晴回家,她连家门都没进去,就被挡在门口的宋晓彤找了个借口,拽去商场疯狂购物。

宋晓彤说,我是你未来的大姑姐,你孝敬我是应该的。赶紧付钱,我都没衣服穿了。

毛晴看了看宋晓彤塞进导购手里的一大堆衣服,突然觉得好笑。敢情她毛晴没来之前,这宋晓彤人生都是裸/奔过来的。

毛晴也没客气,直接跟导购说,把你们店里的其他衣服也全给我包起来,就当作我这未来的大姑姐,给第一次上门的弟妹的见面礼。

说完,她也不顾宋晓彤什么反应,径直离开。

后来,宋晓彤假装羊癫疯发作被救护车拉走,成功蒙混过关。没成想店长报了警,通过监控锁定了她,又辗转找到她家,让她把衣服买了。

宋晓彤差点就跪下了,这些品牌衣服她一件也买不起啊。

说到底,都怪毛晴。一个开公司的,都舍不得给她这个未来的大姑姐买单,太小气了。枉她费尽心思,为了让毛晴不得不买单,在试衣间就把吊牌全拆了。

谁知道毛晴竟然不按套路出牌,害得她偷鸡不成蚀把米。好在店长宽宏大量,只让宋晓彤买下了一半的衣服。就这十来件衣服,也花掉了她家大半的积蓄。大几万哪,想起来就心肝疼!

宋晓彤恨毛晴,恨不得将毛晴那个抠门的女人大卸八块。她在心底暗暗发誓,决不让毛晴好过。

毛晴的婚房是自己准备的,宋阳没多少积蓄,毛晴就把自己婚前的三居室重新装修一下。结婚当天,宋晓彤以姑嫂间要培养感情为由,住进了毛晴家里。

04

那几天,宋晓彤变着法子折腾毛晴。大半夜的,她把电视音量调到最大;随意使用毛晴的化妆品,穿毛晴的衣服;用毛晴的洗脸毛巾擦脚;拿毛晴的牙刷刷马桶;把毛晴的首饰拿到饰品回收店卖掉;不分时间自由出入毛晴卧室,有一次还撞见了毛晴和宋阳的羞羞之事。

毛晴在宋阳和婆婆的多次调解无效后,终于忍无可忍爆发了。她一把揪住宋晓彤的头发,用力把她扔出门外,顺便踹了她几脚,并警告宋阳,谁敢放宋晓彤进家门,全部卷铺盖滚蛋。

宋阳不敢,婆婆更不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房子是毛晴的,钱也是毛晴赚得多。就算宋晓彤是他们宋家血浓于水的亲人,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跟毛晴对着干。

宋晓彤离开后,毛晴过了一段时间的舒心日子。只是婆婆常常神神秘秘地接打电话,经常找各种理由跟毛晴要生活费。毛晴知道,这些钱全被婆婆拿给宋晓彤了。

宋晓彤婆家很穷,还摊上一个嗜赌如命的男人。所以,就算毛晴不管宋晓彤,宋阳也不可能不管,那是他的亲姐姐。钱的数量不多,毛晴觉得无所谓,花钱买清静,也能让他们全家记着她的恩情。

为了防止宋晓彤再次找上门作妖,毛晴找了个时间在家安装了监控。后来,婆婆突然摔伤了。毛晴在外地出差,不能照顾她。婆婆就把宋晓彤叫来家里,专门伺候她。她说,找保姆花钱,也不如自己闺女贴心。

毛晴想了想也是,再说自己在外地,眼不见心不烦,就同意了。可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宋晓彤这次是变本加厉。

她把毛晴的结婚钻戒拿出去卖掉,还把毛晴的房产证找出来,抵押给别人,借了高利贷。

05

毛晴气得要报警,婆婆老泪纵横求毛晴放宋晓彤一马,宋阳也忍不住求情。直到婆婆说要跟宋晓彤断绝母女关系,老死不相往来,这才让毛晴松了口。

可到底是毛晴自己垫钱还了高利贷,平白无故损失了几十万。

更让毛晴气愤地是,宋晓彤再次被赶出家门前,竟伸着手恬不知耻地问毛晴要护理费。因为她替毛晴照顾了婆婆,理应得到这笔钱。如果毛晴不给钱,宋晓彤就要把自己亲妈的腿再次打断,让毛晴自己重新伺候一下。

毛晴气急,叫了小区保安把宋晓彤拎了出去。婆婆也是寒了心,不再偷偷摸摸跟宋晓彤联系,也不再悄悄给她钱。

现在才过了多久,宋晓彤又找上门了,一来就把她家给砸了。这一次,她绝不会姑息宋晓彤了。有监控作证,晾她宋晓彤也翻不出花来。

听到毛晴说安装了监控,宋晓彤也有些慌乱。她下意识地坐直身子,四下张望,终于在墙角衣架上方看到一个微型监控探头。

婆婆尴尬地问:“你什么时候安装的监控,我怎么不知道啊。”

毛晴叹息一声,“早就安装好了啊,是您老人家没留意而已。”

婆婆堪堪地笑,眼神飘忽不定,不住地抬手擦汗。宋晓彤眼珠子一转,好汉不吃眼前亏。

她撇撇嘴,面露愧色,努力挤出两滴泪哽咽着跟毛晴说:“你看你,都是一家人,什么报警不报警的。都怪姐姐脾气暴躁,姐姐跟你道歉昂。可是你也不对啊,我怀孕了,你也不让着我一点,我都被你欺负得抑郁了……”

宋晓彤越说越激动,声音也从抽泣呜咽到嚎啕大哭。毛晴叹口气,正准备劝说宋晓彤,只要她不再作妖,以后大家还能好好相处的时候,宋晓彤顺势一趟,口吐白沫浑身抽搐。

毛晴瞬间懵圈了。婆婆也愣了一下,紧接着尖叫一声冲过来。她一边扶着宋晓彤,一边焦急地冲毛晴喊:“还愣着干啥?赶紧叫救护车啊!”

毛晴这才反应过来,“哦”了几声赶紧叫了救护车。婆婆看着宋晓彤,一双浑浊的眼,竟也流出了几滴泪。

虽然婆婆说要和宋晓彤断绝母女关系,可毕竟人家是亲母女,是血浓于水的情分。这情分,不是随便说断绝就能断绝的。在紧要关头,血缘亲情体现的是最明显的。

诚如现在,婆婆揩去眼角的泪,扭头就把矛头对准了毛晴。

她面色微愠,责怪道:“晓彤有羊癫疯,你怎么能刺激她呢?她不就是砸了你家一点东西么,能值几个钱?她还怀着孕呢!这万一有个事,你担待得起么?”

06

毛晴一脸震惊,这也太颠倒黑白是非不分了。她什么时候刺激宋晓彤了?再说了,谁知道宋晓彤是不是假装犯病,这事她又不是没干过!

到了医院,宋晓彤就被推进了急救室。婆婆对毛晴生了嫌隙,所有需要签字的地方,全是婆婆一人代劳。

毛晴刚好也没从婆婆的谴责中调整好状态,懒得管这些事。她一直低头摆弄手机,跟宋阳说这边的情况。

宋晓彤被推出急救室,孩子没了。她面色苍白地躺在病床上,紧抿着唇不说话。

毛晴看得清楚,宋晓彤是真的难过,浑身都透着悲凉,这悲凉深深刺痛了她的心。毛晴情绪复杂,张张嘴,最后什么都没说。她不想在这个时候,再争辩什么。

看见自己的女儿遭罪,婆婆老泪纵横,看向毛晴的目光都带着咬牙切齿地恨意。

宋晓彤两眼空洞地盯着天花板,轻咳一声,虚弱地说:“我的孩子没了,你准备拿多少钱赔我的孩子?”

婆婆在旁边附和:“那是一条命啊,哪里是钱能买得起的。就算她把整个公司,把房子车全给你,也赔不起你肚子里的孩子!”

见毛晴不说话,宋晓彤继续开口:“给我一百万,这个事就翻篇了。”

毛晴神色莫测地看了宋晓彤一眼,冷哼一声,“你们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她冷哼一声,踱步走到医生办公室。等重新回到病房时,毛晴手里多了一份病例。

她将手里的病例扔在病床旁的柜子上,怀抱双臂,声音冰冷:“你根本没犯病,孩子早就是个死/胎了!别说我不会给你们一百万,我还会告你们合/谋/诈/骗!”

07

这回轮到婆婆震惊了,她抬手指着毛晴,还想垂死挣扎。宋晓彤却轻呼一口气,神情轻松许多,她轻声嘀咕:“够了,妈,别闹了。”

毛晴神情严肃地跟婆婆讲:“您疼自己女儿,想拉她一把的心情,我能理解。可这也不能成为,您坑骗别人的理由。更何况这个别人,还是您的儿媳妇。

平日里,您找借口要钱贴补宋晓彤,那点钱我不在乎,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这次,您竟然跟我玩苦肉计?您那鼻青脸肿的模样,如果我没猜错,是宋晓彤男人揍得吧?”

婆婆下意识地抬手摸着脸上依旧疼痛的地方,低声嘟哝:“你,你怎么知道的?”

一开始毛晴也没往婆婆身上想,自从安装监控,宋晓彤不来作妖,毛晴也懒得查监控。

后来婆婆摔伤,家里被盗,毛晴原本想要看监控。可婆婆动作太快,她求毛晴放过宋晓彤。所以,毛晴也没来得及看监控。

直到刚才在急救室外,目不识丁的婆婆全权代理手术签字一事,完全不让毛晴沾边。毛晴才起了疑,她打开监控,越看越气。

毛晴翻看了以前的影像记录,从始至终,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好婆婆在背后教唆。

宋阳匆忙赶回来的时候,婆婆正叙述她的忏悔录。

打从一开始,知道自己儿子找了个开公司的女朋友的时候,婆婆就为自己的女儿盘算开了。宋晓彤遇人不淑,嫁了个渣男。家里穷得叮当响不说,她男人还欠了一屁股赌债。

婆婆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心疼宋晓彤,所以毛晴第一次上门的时候,她就教唆宋晓彤堵在门口,把毛晴直接拉到商场去购物。

婆婆说,作为大姑姐,你得拿出点大姑姐的泼辣无赖劲来,以后也好从毛晴身上,多往自己家捞点东西。这儿媳妇终究是个外姓人,万一哪天离婚了,咱能在婚内捞点东西也不吃亏。

宋晓彤谨遵她妈教诲,一直扮演着泼皮无赖的角色。直到前天,孩子脐带绕颈死亡。宋晓彤没钱引产,跟男人要钱却被家暴。宋晓彤借不来钱,这才打电话给自个儿亲妈。

婆婆一听这事,气匆匆找上门去要为自己女儿讨个公道,结果被宋晓彤男人打了。

婆婆带着宋晓彤回了毛晴家,灵机一动,决定利用这个未出世就夭折的外孙,从毛晴手上捞一大笔钱,然后再让宋晓彤跟她男人离婚。

所以这才出现开头,婆婆打电话哭诉自己被宋晓彤打的那一幕。

毛晴目瞪口呆,难怪宋晓彤涂那么厚的粉底,这是要遮盖家暴的证据。她不可思议地说:“演技这么好,不去拿奥斯卡小金人可惜了。”

宋阳更是气得七窍生烟,他看着宋晓彤说:“姐,各人因果各人得。谁也不欠你的,没有人能替你承受痛苦,也没人能左右你的人生。想要幸福,让别人看得起,不是靠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你自己坚强了,什么困难都不是事。”

说完,他扭头拉着毛晴离开。

到底是一脉相承的亲人,宋阳也狠不下心不管。他和毛晴商量,给他妈和宋晓彤租个房子,每月再给他妈把赡养费打在卡上。至于宋晓彤以后的日子如何,就由她自己做决定吧。

毛晴点头,笑着看向窗外,夕阳无限好。这片宁静安详,希望可以持续的久一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