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活人和死人共用床位,死人烧都烧不完,是谁杀死了印度这18万人?

subtitle
無星记 2021-04-22 15:48

如果这两天你在印度,你会发现一些诡异的场面:

空旷的场地上,一堆堆大火冲天,一群群人有组织地围在火堆旁,诵经或者默然无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木柴被抢购一空,很多人四处游走,只为找到一些能够助燃的材料。

他们是在焚化自己的亲人,因为火葬场已经爆满、死人过多,为了避免腐烂,他们只能选择寻找空地焚烧,因为焚烧的人过多,连木柴都成为了奢侈品。

每一堆火,都是一条人命,为了避免无法火化,很多人不得已将自己亲人的尸首,与陌生尸体一起焚烧。

而这样的火堆,在4月21日的印度,突破了极限。烽火连天,宛若一场巨大的火灾在蔓延。

因为过去24小时,根据印度卫生部门公布的数据:印度新增314835例新冠肺炎病例,累计确诊15930965例。死亡人数达到18.3万,再次创下历史新高。

而这样的暴涨状况,已经连续近10天,每天的感染人数,都超过20万。连续登顶世界感染人数榜首,并且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的感染人数。

印度,彻底成为“病毒巢穴”

火速蔓延的灾难,犹如一场《生化危机》里的丧尸围城。

在医院,频繁上演着这种场景:一个人死了,旁边家人还在哭,就有另外一个病人被拉进来,放在死人旁边,共用病床

更多人则没有床位,只能带着呼吸机在走廊里,和一群人拥挤着艰难求生。

一个母亲刚生下女儿,就过世了:

救护车早就不够用了,有的患者还没运到医院,就死了,旁边则停着公交车和垃圾车——赶着运送尸体。

而导致近10日这种暴涨状况的,是一场场近乎自作孽的宗教活动。

其中最大的一起宗教活动就是大壶节:这一度是唯一一个能从太空观察到的人类聚集行为。

今年也不例外,4月12日,印度有超200万的朝圣者,聚集在恒河岸边沐浴河水欢庆他们的“大壶节”,众多民众不戴口罩,甚至赤身裸体跳入恒河与亚穆纳河的交汇处,沐浴净身。

这种庆祝并非一处,在4月15日,印度安得拉邦库诺尔区也有大批民众却无视防疫规定,在没有戴口罩的情况下聚集在一起庆祝乌加迪节,互掷牛粪以祈求健康,繁荣。

这种毫无遮掩又人群极其拥挤的状况,导致新冠爆炸式蔓延,印度连续创下感染与死亡新纪录。

而这种宗教节日,通常不会一天完毕,比如大壶节,往年通常会持续数月,比如2019年就持续了三个多月,即便今年新冠疫情如此疯魔,在印度政府限制之后,依旧会持续一个多月。

但面对这种暴涨的感染与死亡状况,依旧有不少印度人赶去朝圣。

都快死了,还不要命了去朝拜?印度人都是一群傻逼?

可能很多人看到这里都会有这样的想法,会恨铁不成钢的骂印度人一句活该。

但灯火君要多说一句,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不是因为印度人为了宗教信仰不要命了,而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快没命了,才去朝拜,是因为——印度人,已经无能为力,灾难已经巨大到他们精神无法承载的程度。

他们不信政府能解决疫情、更不信医疗技术能帮助他们解决他们的死亡危机,他们每个人都至少一次目睹过亲人朋友的死亡,在面对如此巨大、几乎不可控的灾难面前,他们无计可施,于是——只能寄托于虚无缥缈的宗教。

在科技发达的今天,选择回归原始时代,那种面对天灾时的恐惧无力状态,只能靠着图腾与各种信仰,才能活下去。

甚至大多数人,已经认为自己几乎必死。

于是想通过这场宗教活动,来祈求自己来世的幸福。这恰恰是印度教的核心教义。

为何在面对死亡危机的状况下,印度人依旧傻子一般涌向恒河?

一部分人想要寻求一些精神寄托,以面对回去后依旧不会终止的灾祸,更多人,则是想求一个来世的幸福顺遂——在4月12日这天,我们聚集于此,洗去旧日罪孽,我们知晓自己很可能在今日之后死去,所以只希望通过这场沐浴,渴求来世幸福。

这个念头推动着一批又一批的印度教徒前仆后继地走向病毒巢穴,他们本不至于此,只是政府太过无能。

大壶节只是这两天疫情爆发的导火索,而印度政府,才是导致这一切的问题根源。

实际上,哪怕此前印度政府稍微有点大作用,都不会有如此多人怀着这种念头赶往恒河。

在疫情一开始爆发时,各国都在紧急应对,但印度政府却消极怠工。

在后续措施逐渐到位,疫情有所控制时,印度政府却又担心起了经济状况,在人命与经济之间,他们最终选择了——经济。

为了缓解疫情防控措施对于经济发展的影响,印度政府开始有意放松疫情防控工作,紧急复工。国内人员流动性的增加,刚控制没多久的疫情又开始迅速传播。

2020年5月23号,印度民航部就宣布重启国内民航航班,7月份宣布恢复开通与美国的国际航班,随后印度还宣布正在与澳大利亚、日本、英国等13国谈判恢复国际航班的条件。

而印度总理莫迪,在疫情失控之时,不专攻疫情,反而开始大肆利用印度教民粹主义巩固权力。因为他觉得,疫情肆虐导致了他的执政能力受到怀疑。

印度教充斥着民族主义内容,而印度绝大数人也都是印度教徒,本就靠着煽动民粹主义上位的莫迪,轻松操起旧业,开始进行矛盾转移。

莫迪先是利用了印度国民对恐怖主义和巴基斯坦的恐惧,来提高支持度,让媒体喉舌传播煽动性信息。

去年面临蝗灾又赶上疫情的时候,印度一著名电视新闻主持人哥斯瓦米则公开指责说,邻国“巴基斯坦向印度派出了恐怖分子蝗虫”。

又宣传出现疫情全部都是中国的责任。

而后又莫迪又开始不断对周边国家展开边境摩擦,之前传播开来的中印冲突就由此而来。

民愤瞬间就被煽动了起来,矛头转向国外,很多印度民众觉得自己遭受这种灾难,全然是巴基斯坦、中国和其他周边国家的责任。

结果就是——莫迪巩固了自己的统治基础,却因为政策失当,让大批相信他的印度人失去了生命。

为了政治基础与经济,莫迪甚至放弃了叫停导致这两天疫情爆发的大壶节。因为叫停印度大多数人都会参与的大壶节,这无益于自己的政治统治。也无益于经济发展。

因为这场宗教活动除了带来灾难之外,也会带来一波经济回潮——为本地旅游业复苏以及低迷的经济解困。

于是印度政府只简单缩短了大壶节的时长而已,结果就是彻底导致了这次的疫情大爆发。

于是,带着对政府的不信任、带着对疫情肆虐的无能为力,印度教徒开始涌向恒河,把一切希望,都寄托于虚无缥缈的宗教信仰。祈求神的保佑,如果不能,就渴求来世幸福——这看似很蠢,其实更多的是可怜。

如今,病毒依旧在印度民众中肆虐,横尸遍野,烈火焚天。身处当下已经能够安宁生活的中国,不免有些魔幻的割裂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

魔幻之外,一种庆幸之情也油然而生——庆幸自己生在中国而非印度。庆幸自己的国家,有行之有效的防疫政策,有敢于拼搏在一线的医护人员,有不畏艰险帮扶受难群众的志愿者。

向中国的抗疫人员致敬,同时也希望,此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印度人民,能够早日盼来政府的醒转,盼来黎明的曙光,如果不能,就祝福你们真的可以求得来世幸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612赞

美教授:印度每天可能死2.5万人

印度一医院四天74名病人死于缺氧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