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但斌:全世界40%利润是被美国公司赚走的!投资不是割韭菜

subtitle
和讯网 2021-04-22 11:43

美股有韧性的原因:

大公司估值不贵

问:不管美股涨到什么时候,总会听到一种声音说美股泡沫太大了,年年都有人说要崩了,怎么看待美股所谓的泡沫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斌:东方港湾一成立就在A股、港股做,后来做美股,我们做了很多年了。

美股大这些公司估值并不贵,像FAANG等等这几家公司,除了亚马逊的估值稍微贵一点以外,其他的就30倍上下,而且他们是做全世界人的生意,全世界40%的利润是被美国公司赚走的;而且它的生态一旦成功以后,比如说苹果,它在赚我们中国人的钱,赚全世界的钱。

假如说30倍,加上它的增长,比方说百分之二三十的增长,它的估值并不贵。

为什么美国市场的韧劲比较足呢?

因为大公司估值并不贵,像FAANG占了纳斯达克差不多50%的权重,只要这几家公司不跌,或者跌了很快回来,它韧性就非常强了。

另外像烟草,当然出于社会责任我们不投,像美国烟草巨头公司也就十几倍的市盈率。

我们中国的烟草公司没有上市,但是电子烟的公司在香港有上市,估值很贵的。

还有像军工,美国军工龙头十几倍市盈率,也是非常便宜的,为什么我们国内的军工企业大起大落,因为估值还是太贵。

所以一个市场有没有韧性,最终还是取决于估值变化情况。

如果主要的龙头企业估值不贵,或者说适当,再加上增长,它就表现得非常韧劲了。

投资一定是共赢的

不是割韭菜

过去31年,我们中国老百姓形成的交易文化,非常难改变,很多人在思考什么割韭菜、抱团。

我不太认同这种观念,投资是个共赢的事业。

当一个公司从一个亿到100亿的利润时,所有人都是赢的,国家赢、企业赢、员工赢,投资者也赢。

投资是个分享的事业,而不是说你赢了我输了,或者我赢了你输了,它不是个零和游戏、不是期货,股票可以靠利润增长,大家共赢。

我们有时候写微博或者是记录自己生活的过程当中,可能间接地也帮助了一些人,这些朋友买了这些好公司,改变了他们整个人的命运和家族命运啊,变得更有财富了。

你要用一种比较正向的思考方式,包括抱团取暖,我更希望用另外一个词,叫英雄所见略同。

一个好公司,最好它是没有天花板的,另外它的商业模式一定是非常简单可靠容易理解的。

换句话说一个好公司只有我们东方港湾知道,谁都研究不出来,你也赚不了太多钱。如果这个好公司我知道、你知道、大家都知道,那一说就知道,众人拾柴火焰高,才能涨100倍、1000倍、1万倍。

所以投资一定是共赢的,不是说割韭菜。你割也割不了多少,而且从一个公司跳到另外一个公司,可能最后你自己也完蛋了。

秉持一个长远的思考方式,比如说我们做一个模型或者分析,说这个公司在未来10年20年,它的利润能从一个亿到20亿、30亿、50亿甚至更高,所有人都是赢的。

为什么每个国家都愿意大力发展资本市场,因为确确实实是让优质资源配置在好公司上更好,开赌场只有少数国家才允许的。

投资还是要有一个积极的心态,很多人他好像是把资本上当成你死我活的游戏,不是的,它是一个非常正向的,对国家、对社会、对人类的发展都起了积极作用,包括那些有泡沫的公司。

互联网泡沫破裂以后,在这个泡沫之上又诞生了新的伟大商业模式。

包括新能源汽车很热,各种公司都来参与了,关注度来了,它可能在某个阶段是个泡沫,但是当泡沫沉寂以后,真正诞生出非常好的几家公司,改变人类的生活。

能够穿越周期的行业

是跟我们的生活密切相关的

问:可以讲一讲改变世界的公司和不被世界改变的公司吗?

但斌:投资有些领域当然变化很大,但是总的来说,能够穿越周期的行业是跟我们老百姓的生活密切相关的,而且是文化影响非常长的公司,因为改变文化需要100年和1000年,类似这种商业模式的公司,一旦它建立很强的竞争壁垒,那就很难被世界改变了。

比方说全世界最古老的16家公司中,有4家是酒类公司。

酒类公司生命周期是非常长的,德国某家做啤酒的公司,已经存续超1000年了,它的产品也是供不应求,一出来就卖光了。

这类公司其实很难改变,除非未来发明一个芯片植入到你脑袋里面,直接通过电信号让你产生喝酒的体验,只要这种情况没有出现,喜怒哀乐都需要喝酒助兴。

这一类公司可能持续的周期就是200年、1000年,我们做DCF模型就知道,一家公司的存续时间,比如20年、50年,和200年、1000年的区别是非常大的。

如果公司真的改变世界了

相应的回报是非常惊人的

但改变世界的公司投资难度很大

另外一类是改变世界的公司,这类公司投资难度就比较大了。

当年互联网泡沫破裂的时候,我认为互联网时代要来了,当时我们也像张磊先生一样去做整个赛道的投资,上市的三家我们都买了。

那三家之中涨得最多的一家大概涨了3000倍左右。

互联网时代来了以后,诞生了一大批伟大的企业,智能汽车时代到来以后,可能又会诞生出几家类似的巨头公司。

当我们研究美国的龙头电动车企业的时候,它的股价还只有30美元。

2014年我们去纽约调研这家公司,当时公司董秘也出来接待我们,他觉得很奇怪,怎么有中国人跑到我们这儿来调研。

当时这家公司规模还不大,他约我们到加州去试驾,去看它的第一代工厂,后来《时间的玫瑰》再版的时候,在185页,我们也认为这家公司应该值600块钱,940亿美金。

和现在一样,这家公司总是爆出一些负面,很多人认为这家公司要破产,比如大摩的报告认为它只值10块钱,但现在它的市值在7000亿美金左右。

所以当新的商业模式出来以后,它如果真的是改变世界了,相应的回报确实是非常的惊人的。

另外新的商业模式也在不断发生重大变化,如果说过去世界500强企业的成长轨迹是抛物线形,一家公司从小公司慢慢做大到顶点,然后慢慢再消亡。

但是现在是大数据时代、人工智能时代,很多公司的成长轨迹非常快,比如黄铮先生刚刚退休,他领导下的公司只用了5年时间,从0到了7.8亿用户,超过了淘宝;它可能上升速度非常快,到顶端之后可能又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所以现在互联网公司的成长轨迹,已经从抛物线结构变成矩形结构或梯形结构;在梯形左边的时候,这些公司大多是亏损的,亚马逊亏了有20年,再比如刚刚提到的电动车公司,它之前其实是长期亏损的,现在的市盈率是1000倍。

换句话说,这类改变世界的公司投资难度很大,因为它没有安全边际;但如果你不去投资,可能会错失一个伟大的时代,如果到了这些公司的成熟期你才买入,可能几千倍的涨幅已经错过了。

比如像苹果的成长,很多人早期说乔布斯是个混蛋,如果你真的认为他是混蛋,你可能不会买他旗下的公司,现在的情况也一样,电动汽车的公司总是出事,那你要不要去投资,或者你已经投资了,遇到负面报道该如何思考应对。

没有任何一个公司是完美的,再好的公司都有缺陷,做投资的时候我们要看一些因素到底是主因还是次因,包括我们刚才分析经济的变化,紧缩宽松变化等等,它也是一个主线,收缩是一个次要原因。

具体到分析公司的时候也是如此,要倒推它的主因是什么?

去抓主因,而不要因为次要原因去决策,但很多人往往是被次要原因所主导的,因而错失了很多伟大的机会。

我相信每个人几乎都买过牛股,但是往往拿不住,一般都是被次要原因给吓的。

但是如果你去思考,决定这个公司长期未来的到底是什么。这就是我们过去说的,要做逻辑起点的思考。

一个公司如果从5块钱涨到50块,这个时候你卖了,之后它又跌回3、5块,你一定不要庆幸说赚了这么多,而是要反思自己刚开始买的逻辑起点是不对的,如果你50块钱卖掉它,它又能涨到500、5000,这证明你一开始思考的逻辑起点是对的。

如果你每次开始思考逻辑起点是立足于未来的长期思考,即便50块钱就卖掉了,你也要想到自己当初的判断是对的,这样一来你每次做投资都是赢的,投资一定要思考一些最核心的东西。

投资要为长期而买进

持有优质资产超过10年

它的风险跟债券等同

问:即便是价值投资者应该也有卖出的时机,关于卖出有什么分享?

但斌:国内投资圈有一个很错误的观点,会买的是徒弟,会卖的是师傅。

其实这个观点是错误的。

如果你是自有资金投资,没有预警线和清盘线来折磨你,投资就应该类似于买房子。

比如说2008年你在深圳1万多、2万多买个房子,现在涨到10万、20万了,你要把这套房子卖掉吗?

你卖掉的时候可能会赚一点钱,但是卖完之后它又继续涨了。当时你可能几百万买一套房子,现在几百万可能只够付房租了。

其实这跟投资(股票)是一样的道理,比如某家公司你买了1个亿,现在市值涨到300亿、500亿了,它哪怕每年派息2%,每年也有很多收入,那这家公司就像下金蛋的鸡,你为什么要把鸡杀了呢?

另外还有一个,我在很多年前看过一本书叫《投资者的未来》,为什么要做优质资产的配置?因为只有优质资产才能够抵御通货膨胀。

在过去100多年的历史当中,钱是长腿的,不说你赚了一个亿(就能怎么怎么样了),就像我小时候的万元户,

当时1万块钱存到现在也就两三万,稍花一花就没有了,但当时的1万就跟现在的亿万富翁一样,所以钱是长腿的。

如果你拿1万去做投资了,那就不一样了,就像当年北京的房价,可能1万块钱可以买好几套四合院。

所以只有优质资产才能够穿越变化。

当你持有这些优质资产超过10年的时候,它的风险是跟债券等同的;当你持有周期超过15年的时候,你的风险是小于债券的。

换句话说,这样的投资是对的,那你为什么要卖?

就比如说,早年你买汤臣一品,我记得我跟我们同事说,如果它5年以后还敢卖5万,就抢光了,但现在可能已经卖到30万了,那你会因为你5万块钱买的,(现在)就把看黄浦江的这种稀缺资源给卖掉吗?你卖了以后它未来再涨,你可能买不回来了。

所以投资还是要为长期而买进。

很多公司的估值是一个系统性的概念

很难具体量化

问:判断一个公司的高估和低估总有一些模糊,到底如何去理解高估和低估?

但斌:昨天有个朋友也问我,他说漂亮50的崩溃,当时暴跌五六十倍,从70年代受益到80年代,10年的时间怎么理解?

当年漂亮50崩溃的时候,它是恶性通胀的时代,1964年到1981年,它的利率非常高,有百分之十几,类似于我们90年代的一段时间,股市就很难好了。

但是现在的是零利率,负利率,这一定跟它的利率环境有很大的关系。当你是零利率负利率的时候,只要有派息,一个点两个点你都很幸福了。

昨天我也转了一篇文章,有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未来整个世界都会日本化,如果变成日本化,社会是停滞的,如果整个世界都是这样,好公司的估值很难便宜,所以估值高低一定跟它的社会大环境有密切的关系。

另外一个,我也在《时间的玫瑰》描述过,有人问巴菲特,你有没有一个相当于公式一样(的东西),去判断企业高估和低估。

芒格就开玩笑说,像功夫熊猫里这样的秘籍,我一定要等到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的时刻,偷偷拿出秘籍来看,功夫熊猫把秘籍一展开啥都没有,一张白纸。

巴菲特也说过,模糊的正确大于精确的错误。

很多公司的估值是一个系统性,整合的概念,很难具体去量化。

我在《时间的玫瑰》里也举过例子,我有朋友说他能精确算出某房地产公司的精确估值,当时我就说,你不用去算这个公司,你就算你家的房子,20年以后这个房子涨多少倍,它是静态的。

公司是动态的,它有很多的变化。

你怎么估?它变数是非常大的,你只能是一个模糊的正确,很难说有一个公式(可以算得清楚)。投资是非常难的一件事。

本文节选自格隆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7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