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应用程序开发商向美国国会倾诉:“我们都害怕谷歌和苹果”

subtitle
海外即时通 2021-04-22 09:38

美国国会周三(4月21日)的证词显示,一些移动应用制造商依赖于苹果和谷歌,它们对这些科技巨头对其业务拥有的巨大权力感到害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源:unsplash)

在周三的听证会上,Match的首席法务官Jared Sine对参议院司法机构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Amy Klobuchar说,“我们都很害怕”。

听证会汇集了来自苹果和谷歌的代表,以及对他们最直言不讳的批评者:包括拥有约会网站Tinder的Match集团;生产帮助用户寻找丢失物品的设备的Tile公司——该公司目前面临来自苹果AirTag技术的新竞争;以及流媒体音乐服务Spotify。

听证会召开之际,美国国会两党的立法者都在努力更新反垄断法,以更好地解释少数科技巨头对许多数字市场所拥有的权力。这包括苹果和谷歌等平台管理应用程序的主要分销平台的能力,同时越来越多地推销自己的竞争对手。

应用程序开发者表达了他们的担忧,他们担心这两家公司很容易通过修改其应用商店规则来削弱自己的业务。他们还抱怨应用内部购买的高额费用和不明确的执行标准。

同时,多位高管还指责苹果和谷歌威胁他们的业务。

Sine说,在他的证词公开后,谷歌于周二(4月20日)晚上致电Match集团,询问他的证词为何与在最新财报电话会议上的言论不同。

在财报电话会议上,Match高管曾表示,他们与谷歌就Google Play商店收取30%的应用内支付费用进行了富有成效的对话。但在证词中,Match却抱怨谷歌假借开放平台的名义来进行垄断。

谷歌公共政策和政府关系高级主管威尔逊·怀特说,这听起来像是在谷歌业务发展团队工作的员工主动提出了一个诚实的问题。威尔逊说,他不认为这是一种威胁,“我们永远不会威胁我们的合作伙伴,因为谷歌需要应用开发者使用其应用商店,以使其获得成功”。

Spotify首席法务官霍拉西奥·古铁雷斯说,在Spotify决定就所谓的反竞争行为发表意见后,它和苹果对通过其平台购买的数字产品的开发者的收费问题提出了建议。此后,他能明确地提出至少四个来自苹果的威胁和报复。他声称,这包括威胁要删除Spotify的应用程序,拒绝推广它,或等待几个月才批准小的应用程序更新。

他说:“他们基本上把规则扔给了我们,以使我们难以继续维持我们的决定,难以大声说话”。

许多应用程序制造商抱怨把关人对数字服务的应用内购买收取费用。例如,Spotify只允许客户在其iOS应用程序之外进行升级,以避免苹果对通过其平台购买的数字服务收取15%至30%的佣金。但是,由于Spotify没有通过其iOS应用销售付费服务,苹果也不允许该应用制造商通过应用与客户谈论升级问题——用户必须通过PC上的网络浏览器或其他方法进行升级。

与此同时,苹果公司经营的竞争性服务Apple Music则没有这种限制。古铁雷斯称,这使Apple Music具有不公平的优势。

苹果和谷歌的代表都告诉立法者,他们对开发者收取费用,是为了支付其平台发布应用程序和适当保护它们的成本。苹果公司首席合规官凯尔·安迪尔将App Store出现前与出现后的规则进行了对比,极力证明App Store的出现,避免了应用程序制造商发布其应用程序的繁琐而昂贵的流程。

除了对费用的抱怨外,开发者还担心,苹果的竞争对手产品会激励苹果做出对竞争对手不利的决定。

例如,Tile公司总法律顾问Kirsten Daru说,该公司曾要求苹果允许在iPhone上使用超宽带技术,以使其物品追踪技术比只使用蓝牙更精确。她说,苹果拒绝了这一请求,然后为其周二宣布的自己的竞争产品AirTags上保留了这一技术。

虽然苹果正在推出一种方法,让第三方开发者建立在更精确的位置数据上,但Daru说,“为了获得这些数据,我们必须让苹果对我们的业务拥有前所未有的控制权,并将客户引导到Find My app上寻找他们丢失的物品”。

安迪尔认为,AirTags是一个独立于Tile的产品,而Tile目前拥有该领域的大部分市场份额,向更多第三方开发者开放工具将鼓励竞争。

应用程序制造商还抱怨说,苹果对其应用程序商店规则的执行很随意,并延迟关键功能的推出。Sine说,苹果可能会告诉开发者他们违反了哪条规则,但不会告诉他们具体如何做或如何解决。

他说,Tinder曾试图提交一个版本,旨在保护其LGBTQ+用户,当他们在一个可能会暴露其性取向或性别身份认同的国家时,就会通知他们。Sine说,他们花了两个月时间,与苹果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之间进行了一次谈话,解决这个问题。

小组委员会排名委员迈克·李和安迪尔之间的谈话显示,苹果公司的应用程序商店规则十分复杂。

李要求安迪尔区分:为什么通过Tinder的付费服务就可能会产生佣金,而Uber的服务则不会。安迪尔解释说,Uber的客户是一项非数字服务付费——这辆车就是他们家的,而他们并不期望从Tinder获得同样的回报,说这是一项不同的服务,似乎是在暗示性工作。

应用程序制造商强调他们对应用程序商店的依赖,因为它们可以前所未有地接触到消费者。但是,他们认为,这并不是苹果和谷歌喜欢描绘的那种共生关系。

古铁雷斯说:“我们的成功不是因为苹果的所作所为,我们是在苹果的干预下获得成功的。如果不是他们的反竞争行为,我们会更加成功”。

(加美财经专稿,抄袭必究)

#苹果#、#谷歌#、#垄断#、#应用软件#

作者:ROANKIDA

责编:刘师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