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华盛顿:打下江山却不坐江山,爱田园胜过爱权力?

subtitle
深挖DIG 2021-04-22 09:2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华盛顿

领导独立战争

美国首任总统乔治·华盛顿,出生在北美英属殖民地的一个富有的农场主家庭。成年后,因继承家产,并与一位富有的寡妇结婚,而成为了当地首屈一指的富人。

在英法七年战争时期,他因在一场激烈的战役中表现出坚韧不拔、临危不乱的品质,而一战成名。

战争结束后,英国为了转嫁战争成本、充盈国库,对北美殖民地强制增加了赋税。对于早已习惯自治的北美殖民地人民来说,这触犯了一个原则:未经合法程序就随意改变规则。英国与北美殖民地人民的关系直转急下,战争一触即发。

1775年5月,北美13个殖民地派出代表参加大陆会议。在会议上,他们选出了领导独立战争的总司令:华盛顿。

华盛顿明知大陆军与英军实力悬殊,想要独立无异于以卵击石,但他仍然带着部队咬牙坚持。虽然吃过的败仗远比打过的胜仗多,但在他的竭力维持下,大陆军终于等到了法国的支持与军事援助,最终取得了独立战争的胜利。

打江山就一定要坐江山?

1776年7月4日,美国的建国者们发表了《独立宣言》,这也是美国人庆祝国庆的日子。此时,他们只是宣称要独立,江山还远远没有打下来。

在《独立宣言》中,他们就已经否定了他们自己在打下江山之后要坐江山的合理性,他们并不认为“打江山”是为了“坐江山”,他们要求的是在这块土地上平等、自由和幸福。

七年后,美国赢得了独立战争,此时正是顺势把大权一下子揽过来的最佳时期,然而美国的建国者们并没有这样做,《独立宣言》也不仅仅是为了推翻旧政权,而对人民打出的一个动听的口号。

战争结束后,华盛顿就向联邦议会交出了佩剑、辞去了总司令的军职,回到了他阔别多年的农庄。其他建国功臣们,居然也在仗打完后便一哄而散,各自回到家乡谋生去了。

华盛顿向议会交出佩剑

爱田园胜过爱权力

华盛顿酷爱田园生活,所有介绍美国园林史的书籍,都曾提到他对美国园林的影响。

在独立战争中,他还年年不忘写信回家,对庄园种植进行安排,并从英国邮购各种植物的种子。战争一结束,他就迫不及待地回到自己的庄园,忙着改良新品种,天天骑马巡视。

华盛顿的农庄

不得已再次出山,《美国宪法》诞生

独立后,各州纷纷通过了自己的宪法,美国成为了一个无政府状态的松散联盟。

通过几年的实践,当初的那些建国者们终于发现,美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如此薄弱的政府体系,实在挑不起协调金融、调节市场、保卫边疆的重担。

此时,英军依然屯兵西部,虎视眈眈地盯着美国。虽已发行美元,但许多地方的流通货币依旧是英镑,金融混乱导致通货膨胀、物价飙升,眼看独立战争的胜利果实即将丢失。

但他们又对之前英国政府的统治心有余悸,对成立“联邦政府”疑虑重重,害怕刚刚逃出虎口,又入狼穴,生怕美国人民重新丧失他们刚刚得到的自由。

他们认为,国家机器的运转机制一旦建立起来,就会一直运转下去,万一走上歧途,人民根本难与之匹敌。

他们不希望自己建立的政府,最终演变成一个凌驾于人民之上的怪物。

于是,为了制衡权力,他们创建了一个以“三权分立”为核心内容的《美国宪法》,紧随其后又通过了限制联邦政府权力、保护个人自由的《权利法案》。

制宪会议

主持制宪会议的,便是本已归隐田园的华盛顿。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制宪会议,对美国乃至全世界都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

美国宪法被各州通过后,美国政府开始工作,华盛顿被全票选为美国首任总统。

此时,法国大革命爆发,整个世界都为之震动,把它看成是平等自由的先驱。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在遥远的美洲大陆,一个民主的制度、自由的国家已经在非常理性的思考下,悄悄建立起来了,它已具备称霸世界的基因。

“我不做共和国王,你们是时候该独立前行了。”

华盛顿的知人善用,让美国的首届政府非常成功,也让美国渡过了最初的艰难时刻。他任命的首任财政部长汉密尔顿,不仅为美国设计了超前的金融制度,还为美国选择了工业化的发展道路。

1796年,在华盛顿第二任期即将结束时,本可终身连任的他表示拒绝再次连任。他告诉人们,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他希望能回到他的农庄颐养天年。

9月19日,一篇致美利坚合众国人民的文章出现在了费城的重要报纸上,之后,美国所有主流报纸都转载了这篇文章,并给它加上了一个标题“华盛顿的告别演说”。

在这篇文章中,他不仅对美国的未来提出了一些极富远见的忠告,还告诉人们如何在没有他、没有国王的情况下,独立前行。并在最后以极其谦虚的口吻,为自己的政治生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在检讨本人任期内施政时,我虽然未发觉有故意的错误,但我明白我的缺点,并不以为我没有犯过错误。不管这些错误是什么,我恳切地祈求上帝免除或减轻这些错误所可能产生的恶果。……我秉持正直的热忱,献身为国家服务,已经四十五年,希望我因为能力薄弱而犯的过失,会随着我不久以后长眠地下而湮没无闻。……我以欢欣期待的心情,指望在我退休之后,将与我的同胞们愉快地分享自由政府治下完善的法律的温暖。”

之后,他如愿回到了自己的庄园,过上了梦寐以求的田园生活。可惜卸任才三年,他就因为感冒而病倒了,在多次不当的治疗后,本不太严重的风寒却最终夺去了他的性命。

华盛顿纪念碑

文|深挖DIG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47赞

田园晓儿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