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母亲瘫痪后我每月给弟媳600元,可我回家竟看到母亲脖颈缠一根

subtitle
桃子的果冻 2021-04-21 22:4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国庆节一放假,我便搭上东去的汽车向乡村老家赶去,乡村老家有瘫痪在床的母亲,每隔一个星期,我都要从百里之外的城市赶回去看望她。汽车开到罗局镇不再前进,剩下的土路我得步行着走完,但天不作美,流鼻涕似的下起小雨,黄土铺就的小道很快便是面目全非。我步履蹒跚地向前跋涉,脚下“吧叽吧叽”的踩水声像一曲凄婉的乐章。好不容易挪到村口,却被一条水渠挡住去路,倘若过桥得绕个大弯,我便走捷径从渠上跨越,谁料双脚踏绽掉进渠里,整个人成了落汤鸡。我挣扎着爬上渠岸,狼狈不堪地向母亲的小屋赶去。

小屋里很寂静,听不见母亲悠长的叹息声,一种不详的兆头袭上心头,我三脚两步跨进门去,却见母亲躺在屎尿横流的屋地上脖颈缠着一根绳子。我目瞪口呆,哭喊着将她抱在炕头除去绳索,换上干净衣服塞在被窝,母亲慢慢苏醒了,见我坐在身边,死鱼一样的眼睛直勾勾瞪着:“你……咋,才回来……”我放声大哭:“为什么这样?为什么这样……”母亲有气无力地说:“我不想活哪……”话没说完,见我浑身湿衣,便有一种奋起的欲望:“衣服咋会湿?快到衣柜拿干的来换……”说着就把手伸到墙角抓摸衣柜上的钥匙。我捶胸顿足:母亲到了这份上还把心放在儿女上,可儿女们……

就在这时,弟媳咋咋呼呼领着村支书进来了,一边走一边向村支书诉说“冤屈”:“支书你看,我把人家侍候好好的,人家却寻死哩……”话没说完见我站在门口,立马疾风骤雨:“你娘寻死觅活给我扬瞎名,我活不成啦……呜呜呜……”

我这才知道母亲为什么躺在地上,为什么脖子上套一根绳子——母亲瘫痪后我每月给弟媳600元让她照管老人,但金钱难买小人心,弟媳给母亲屋里放只便桶让老人自行方便。吃饭更像喂猪,让十岁的儿子小强把饭端过来放在炕沿由母亲用嘴吞咂,有几次饭碗推到地上摔得粉碎,老人只能饿着肚子打发时光……假以时日的饥寒交迫使母亲再没活下去的勇气,从炕上滚下来找到一根绳子想把自己勒死,但无力的双手难以送走自己,才在地上翻滚不慎撞翻便桶。便桶滚动的响声惊动弟媳,她跑过来一看,才知母亲欲寻短见,心绪阴鸷的女人不来搭救,却去找支书给自己正名……

我气得浑身发抖:“吃草长大的畜生,600元就买你这德行!”弟媳蹩跳起来:“谁稀罕你的臭钱?有能耐守着你娘甭走……”我瞠目结舌,酸楚的往事像潮水涌上心头:我进城工作后母亲和弟弟在乡下生活,把弟媳娶过门,这女人就嫌母亲是个累赘,时不时地“兵临城下”。为了息事宁人,我每月给他们300元,说是母亲的生活费,其实是给弟媳的“接纳费”,但弟媳胡搅蛮缠的秉性有肆无恐,我便将母亲接城里居住。然而母亲不习惯城市生活,住不了几天就要回老家,我劝阻不住,只好把她送回来。母亲瘫痪后我将“接纳费”提升到600元,谁料升米养个恩人,斗米养个仇人,弟媳对母亲变本加厉了。无可奈何,我将母亲送姐姐家,姐姐也在农村,母亲住得很开心,弟媳却不依了,说这样做她要背忤逆之名,强拉硬拽将老人弄回来,致使母亲走上绝路。

天底下多出这样的女人,“江山”还能不乱?我愤怒得握紧双拳,差一点在她那巧舌如簧的嘴上狠揍几下,但碍于村支书,只好强压怒火。村支书不啻圆滑老道,不想得罪弟媳才跟她来了,但只说了几句冠冕堂皇的话便溜走了。

村支书一走,弟弟从工上回来了,听说母亲欲寻短见,抓起镢头要打妻子,被我断喝住:“出了事就会犯混?将母亲推给媳妇一走了之你就没有责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