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民间故事:大侠一刀

subtitle
谁能易给我 2021-04-21 19:51

清朝康熙年间,中牟县谢庄镇上有十几家经营酒店的酒坊,数“醉太白”酒坊的生意最好。醉太白掌柜的姓王,是土生土长的谢庄镇西场村人氏,名叫王有德,人称王掌柜。王掌柜的酒坊生意是如何发达起来的,别的酒坊大多也不太知道,只知道醉太白已经在谢庄镇上经营上百年了。最奇怪的是,醉太白只是把自己酿的“醉太白”酒向外地售卖,并不在谢庄镇的市面出售一两酒。这更加给人一种非常神秘的色彩。尤其是王掌柜,更是让人另眼相看。王掌柜不爱说话,平时几乎没有人见他说过什么话,即使是开口说话,也是那么轻声细语,与他那高高大大的身材实在是不大相称。

王掌柜有一个最大的喜好,就是愛品茶,而且只品家乡的谷雨茶。谢庄镇地处中原腹地,春日短而夏日长,秋日短而冬日长。位于谢庄镇西南的红土井岗,是中牟县海拔最高的地方。这里在几百年之前是热闹非凡的集镇,后来突然被一场巨大的风沙给毁掉了,从天而降的黄沙和红土将集镇埋掉,形成了连绵起伏十多里的土岗,人称红土井岗。红土井岗与谢庄镇遥遥相对,大小二十六个土岗起伏叠翠,沟壑纵横,一亭一台二井三楼四阁五墓七庙整整二十三处古迹被树木掩映,远远望去,整个红土井岗就是一幅风光动人的风景画。红土井岗最出名的是出产的一种茶,名曰谷雨茶。此茶看上去嫩绿似柳树的嫩叶,入水莹润碧透,清香弥漫。这种谷雨茶每年只产十斤,自明太祖朱元璋做皇帝开始便是专供朝廷的贡品。到了清朝年间,朝廷不再饮用谷雨茶,醉太白的王掌柜就能喝上这种茶了。人们常说,没有好的泡茶师傅,就没有好茶。其实这说的就是茶道。王掌柜就有一个好的泡茶师傅,姓张名玉岩,身高八尺,白净面皮,五官端正,儒雅潇洒。王掌柜在家时,张玉岩就专门给他泡茶。尽管王掌柜是很少外出的,但是,只要他外出时,张玉岩就会身佩单刀,手拎红木茶具,紧随其身旁。单刀是一种佩饰,佩上单刀的人显得英气逼人,红木茶具是专门为王掌柜准备的,他出门是从来不喝别人家的茶的,他一生只喝谷雨茶。

谢庄镇是个大商埠,在这里做什么生意的都有,南来北往的哪儿的人都有,什么样的话也都有人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关于醉太白的王掌柜和为他泡茶的那个师傅张玉岩就被人们传得越来越神奇。有人说王掌柜的一个远房亲戚是名门望族,这个远房亲戚在朝廷里做官,醉太白的酒都卖到皇宫里了。更有人兴致勃勃地说,为王掌柜泡茶的张玉岩是当今江湖上的武林高手,说张玉岩明为王掌柜泡茶,暗地里其实是王掌柜的保镖。有人说亲眼看见张玉岩在月夜里耍过刀,那绝对是天下第一刀。这样越传越神的话,使得谢庄镇的武林中就有人想与张玉岩比试比试,但是,却谁都不敢主动先出手。谢庄镇没有人敢主动先出手与张玉岩比试,并不能说天下就没有人敢主动先出手了。

这一年春天,谢庄镇的武林人物终于从千里之外的江南请来了一个被称为“江南第一刀”的刀客。谢庄镇的一帮武林人物都郑重承诺,只要能在刀术上胜了张玉岩,谢庄镇的武林人物出钱给这个江南第一刀立一座生祠。

可是,为王掌柜泡茶的张玉岩对这一切却毫不知晓。

这一天,王掌柜午睡后起床洗了脸,张玉岩正要给他泡茶,家里的仆人王忠跑着来报,说是大门外有一刀客要见张玉岩。王掌柜沉吟了片刻,低声说道:“让他进来!”

刀客迈着沉稳的步子来到客厅。

王掌柜抬眼扫视了刀客一眼,轻声细语地说:“这位兄台找张玉岩有何事?”

刀客一抱拳,说:“在下人称‘江南第一刀’,十八年来没有对手,听说张大侠刀法超群,就冒昧前来决一输赢。”

王掌柜又看了一眼刀客,轻声说:“如果不比呢?”

刀客一脸轻蔑地说:“那我就不会离开此地!”

王掌柜爽朗地笑了,依然轻声说:“那好吧,玉岩你就和他比画几下!”

“掌柜的,我……我……”张玉岩一脸为难地说。

“就这样决定了。你现在先给我泡一杯茶来,对了,你给这位壮士也泡一杯茶。”王掌柜微笑着轻声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玉岩一听王掌柜说要他泡茶,立刻像是变成了另一个人,他走到八仙桌左边的茶台前站定,顿时,一个玉树临风、庄严绝俗、安静潇洒的形象便出现了。红土井岗的谷雨茶讲究的是品与观同步而行的,因此,用的是放置在红木茶具盒子里的晶莹剔透的白玉杯。泡红土井岗的谷雨茶要有十二道程序,每一道程序都有一个极其美妙的称谓。张玉岩当下寂神静息,开始洒脱地一道一道地做起来,嫩芽初萌,佳人沉思,蛟龙吐珠,叶落无声,静神听涛,月白风清,笛声悠扬,晚风吹拂,风情冉冉,迤逦而行,大珠小珠,与君共醉。整整一个多时辰,茶才泡好。当张玉岩把茶放在王掌柜和刀客面前时,只见茶叶如大珠小珠齐聚于水面,芽尖全部朝上,芽柄统统下垂,随后又缓缓降落,一片片竖立在杯底或是悬浮于水中,几点芽头忽然升起忽然降落,上下融合交错,蔚为壮观,接着,嫩芽又慢慢沉于杯底,芽尖全部向上,如嫩笋出土,如刀枪相聚,茶叶和水色浑然一体,美不可言。端起杯子后,经了水泡过的茶叶随着水动而展开嫩叶,晶莹透明的气泡在杯中浮动,仿佛是雀之嫩嘴含着珍珠,阵阵香气清清而起。

王掌柜慢慢品了一口茶,微笑着轻声说:“玉岩,刀客品了你的茶,现在该你出手了!”

张玉岩尚未从泡茶的境界中醒过神来,听王掌柜这么一说,他便摘下了悬挂在客厅里的那把刀,脚步轻盈地仿佛飘一般来到客厅外的空地上。见刀客已经握刀在手,张玉岩便双手抱拳,说:“抱歉,让你久候了。”

接着,只见张玉岩脱下大褂,细致地叠好,再把腰间丝带上的一块玉佩摘下,放在叠好的大褂正中,再一颗颗地解开长衫的扣子,脱下长衫,将长衫叠得整整齐齐,放在大褂的旁边,然后,他弯腰整理了一下鞋子,又掸了掸裤子上的皱褶,再次冲着刀客一抱拳,说了声:“请。”便提起那把刀,非常缓慢地抽出刀来,神情专注地端详了一下刀锋,安静地等待着刀客出手。

突然,却见刀客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大声说道:“在下刚才实在是得罪了,请张大侠恕在下无礼冒昧之罪!”

说完,刀客起身朝外快速走远了。

张玉岩却愣在了那里,半天没回过神来。

不知过了多久,王掌柜笑着走了过来,轻声对他说:“我料到你定能胜过他的!”

张玉岩这才回过神来,说:“掌柜的,你是知道的,我是不懂刀术的呀!刚才我觉得只是泡了一道茶而已。”

王掌柜微笑着轻声说:“茶道和刀术之道相同,你胜过他靠的并不是刀术呀!”

从此,张玉岩就成了闻名遐迩的刀客了,人称“张一刀”,再没有一个人向他挑战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