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天津混混儿黑话也挺逗,刘宝瑞曾因偷学被追打

subtitle
津沽一页书 2021-04-21 19:33

一百多年前,天津华洋混杂百行共处,占最大比例的自然还是穷人。所谓五行八作各有道行,新开一门生意也是难上加难。

相声,在清末才有的一种“玩艺儿”,到了民国初年,远远没有成气候,依旧上不了台面,是穷苦人撂地跑江湖的手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跑江湖就要有跑江湖的规矩,还要听所谓“江湖人”的号令。

尤其天津青皮混混儿是在官面儿都头疼的一股势力,因此,当时的相声艺人大多受混混儿欺压。

比如相声大师马三立和刘宝瑞不仅被盘剥勒索,还曾被要求加入“青帮”混混儿。

大小混混儿到演出场地盘查,吓得马三立和刘宝瑞一连几天不敢出门,眼看要揭不开锅了。有人劝他俩:“入了吧!要不拉家带口的吃什么呀?”马三爷说:“我不能去当混混儿,怎么能拿血汗钱孝敬这帮恶棍。”

后来有一天刘宝瑞找到马三立,说:“三叔,我挺不住了,咱得赚钱,我告诉您青帮‘清水腕儿’和‘浑水腕儿’是什么意思。”他开始讲起来,青帮里的黑话,他背得滚瓜烂熟。马三立问:“你加入啦?”刘宝瑞悄悄掏出讲青帮帮规的《通漕》:“我没加入,但我从一个混混儿手里弄了一本书,黑话都背下来了,和他们对话没问题,这书给您,您也背吧。”三立说:“你单身一人,露馅儿可以跑,我这一家子人,还不让人抄了家?你留天津吧!我去外地。”

就这样,二人分手,马三立与高少亭到外地“走穴”。没想到,冒充青帮的刘宝瑞刚开始还洋洋得意,以“深入虎穴的英雄”自居,没多久,便让混混儿们识破了,遭到一顿暴打,后经师父张寿臣花钱说情才躲过此劫。这时刘宝瑞还“砸挂”呢:“挨打我也是英雄,因为我终究没加入。”

那么刘宝瑞学到的“混混儿”黑话是什么呢?

既然叫黑话,自然就不是那种平日咱们老百姓口中的大白话。这是旧社会乃至今时今日各地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秘密组织使用的一套专用术语,如今被人们和唇点、切口相混淆了。

比如,在天津混混儿专用的术语之中加入团伙为“开逛”,入伙后自动退出为“收逛”。

挨揍不还手、不出声喊疼这叫“卖味儿”,呼朋唤友、帮助为非作歹叫做“充光棍”。

挨打不能忍疼、丢人现眼叫“栽跟头”,从宝局拿钱叫做“拿挂钱”,亮出兵刃跟对方叫板唤作“铺家伙”。

绝对之前,用抽签方式决定谁去玩命,这叫“抽死签”。决斗时在阵后向对方扔砖头子,这叫“黑旗队”(注,旧社会之时,天津老河东区由何庄子、郭庄子、沈庄子、郑庄子四个庄子合伙成立过一个专门扒火车的组织,就用“黑旗队”命名)。

小武官叫“老总”,警察叫“副爷”,兵丁叫“老架儿”,见面讨利钱叫“见面礼”,父母在世借钱无法归还、父母一死立即追索,这叫“孝帽子钱”。

杀人不眨眼叫“手黑”,双方知交的老前辈叫“袍带混混儿”,会餐为“坐坐儿”,争斗时不按套路出牌、丢了脸叫“走基”,给当地脚行的费用叫“过肩儿钱”,双方有过人命大仇而且非报不可,叫做“死过节儿”.....

总之,当时天津卫的黑话很多,有些“术语”已经流入民间,成了日常用语,也有喜欢相声、曲艺的粉丝,专门钻研这些“春点”,也是一种乐趣。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