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海上50亿吨的移动“金矿”:绝不是,单靠疯狂造船就能获取的

subtitle
地球小讲堂 2021-04-21 19:15

海上50亿吨的移动“金矿”

磷虾,又被人类称之为:“海洋最大的粮仓”,甚至被人戏称为海上移动的“金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为,它拥有三项非常重要的特质:

第一,它们的繁殖能力,真的超强!一只雌性磷虾,每次产卵少则上千枚,多则可达6000多枚

第二,它们真的很好养活!

首先,其所需的口粮,仅是海洋中最常见的浮游生物。

其次,小磷虾,从孵化到蜕皮生长成独立个体,它们生活在热带时只需3天,就算是冰冷的南极也仅仅9天而已。然后,幼小的它们又自打娘胎出来,就带着一种名叫卵黄囊的“母乳”口粮,让他们安安稳稳躲在海底几个月,度过了自己最脆弱的幼生期。

最后,出生2~3年后,它们妥妥又成为了另外一个具备生育能力的繁殖机器。

所以,毫不夸张地说一句,虽是海洋食物链最底层的存在,但论种群繁衍能力,地球上还真没有谁能比得过它。哪怕全球人类加起来,再把地球所有的蚂蚁的数量累加起来,从总吨位上,才能与之稍稍抗衡。

而磷虾种群中,南极磷虾更是其中佼佼者!

按最新的科学估算,单南极海域,就约生存着不少于50亿吨磷虾。由于它的存在,几乎就供养起了整个南极生态,正如俗语所说那样:小鱼吃虾米,大鱼吃小鱼嘛!且它小小身躯里,所含的营养物质,也实在是太丰富了,也让无数海洋鱼类、鸟类或海洋哺乳类动物的直接把它当成美味口粮。

特别是,这些小家伙,还养成了一个“坏习惯”——特别喜欢群居,一旦出现时就遮天蔽日、无穷无尽,其密集程度,可达到每立方米超过3 万只。所以,大家所熟悉的庞然大物——比如蓝鲸、须鲸和座头鲸,就几乎张着大嘴巴,游来游去就美味开餐。另外,它也是南极洲,那些珍稀海洋动物,比如帝企鹅、信天翁等最重要的口粮。

依靠着南极磷虾的存在,确保这些动物生存无虞,每年就得消耗3亿吨左右。

当然,南极磷虾虽大多数产自于南极的FAO48海区,但它依靠着环境的超强适应能力,实际遍布的足迹范围也极为广泛。除了常常露脸于南极大陆的南大洋表层水域,它还经常出没于其他陆架构边缘、海冰边缘!

人类与南极磷虾的PK历史

可从上世纪70~80年代开始,人类就开始盯上了这些身处不超过6厘米的小玩意。

首先是苏联,最顶峰期,每年捕捞南极磷虾可达49.17万吨,年捕捞量妥妥达到30万吨级。而自打90年代,苏联解体后,日本就迅速顶替了苏联,成为南极虾最大的敌人之一!而日本,盘踞着世界第一的头把交椅,维持了大概13年,才被挪威赶超。后者凭借着政府大量的资金补贴,升级捕虾装备,让产能获得突破性提高。

不过,这样的趋势,也曾一度也让许多环境保护者很担心:人类,捕捞这么多,会不会触动南极生态的神经线,导致不可逆的食物链灾难

其实,关于这一点,世界渔业同行与环境生态保护的相关组织,早已拟定了一个限额:每年总捕捞量不得超过62.5万吨,可按目前的产能来看,这个年均产值,一直都是维持在30万吨以下。哪怕按30万吨的消耗量来算,人类的捕捞量大约是须鲸消耗量的1%、海豹消耗量的0.5%

广阔的含金市场,也引发了中国、智利和乌克兰,多个新兴的海洋国家入局。从我国南极磷虾的捕捞量,也从2013年一开始只有3.19万吨,到2016年的6.6万吨,如今随着最先进的、专门为南极磷虾项目打造的“深蓝”号下水,更妥妥超过日本,成为仅次于挪威、全球排名第二的南极磷虾捕捞国。

可光靠疯狂造高科技的大功率渔船,会是获取这座海上金矿的正确打开方式么?

答案:是否定的

不同于过往,人们对于海洋的科学、合理有序开发,已经越来越重视。因为,从过往的教训,已一再警戒着我们,人类的命运与海洋环境、海洋生态紧密相连!

首先,你必须知道,地球一半的氧气都来自海洋!

其次,它还时刻帮我们消费掉,人类如今所产生的二氧化碳的排放量的1/3

还有,就如南极磷虾这样的海洋鱼虾类,为我们维持着越来越重要的高价营养蛋白质。

一个个数之不清的好处、千丝万缕的密切联系,容不得人们对它有半点马虎与忽视。特别是越来越多的海洋生物,因为人类的过度捕捞、航线的骚扰,被迫离开世代生活的栖息地,甚至濒临灭绝!

人类环境学家们,一次又一次地呼呼,也总算把大部分人的脑袋给淋醒。比如,在海洋学家卡鲁姆•罗伯茨,《海洋生命》一书中就非常详尽陈列着让人们触目惊心的数据:

深度为1公里以下的海域,几乎都被渔船染指,而如今作业范围,也慢慢渗透到深度3公里......

在大部分海域,鲸鱼、鲨鱼、海豚、鳐鱼、海龟等“大型海洋生物”,他们的数量,相比过去已锐减75%以上。特别是远洋白鳍鲨、美国锯鳐,这些海洋物种,数量减少量更高达99%。

环球飞行的信天翁,更是海洋塑料垃圾的最大受害者,这些极度“大近视”的鸟类,实在搞不清楚,哪些是食物哪些是垃圾!比如,光它喂食的幼鸟过程中,平均每顿它就将70多块塑料垃圾颗粒喂给自己孩子,而最终科学家从那些被活活饿死的幼鸟体内,人们就发现了超过500多块塑料废弃物撑着它们幼小的肚子里......

这些海洋生物的危难,或许也会是人类可怕未来的前奏曲。假若我们,再不正视这些问题,展望未来,罗伯茨就为我们描绘了一幅令人不安的画面:

海洋酸化、海水温度升高、大量海洋生物死去,各种病菌滋生、一发不可收拾的海洋污染,也直接导致海水含氧量减少,大量干净海洋沦为“死亡海域”......

这些科学的见解,也让人们开始反思自己对地球资源的打开方式,是否正确!今天我们施加给海洋的恶行,或许在若干年后,它会以千倍、百倍的代价奉还给我们的子孙后代。这样的觉悟之下,许多国家和组织也纷纷行动起来了。

而南极磷虾,作为海洋最大的财富、最有开采价值的金矿之一,同样如此!

对于南极生态圈,南极磷虾的捕捞量,或许不是最大的伤害,但大功率渔船,那极大噪音的船桨发动机,会给南极海洋生物带来很大的伤害值,比如,这些噪音会让鲸鱼失去了方向感!传统落后的、破坏性较强、选择性差的渔具渔船,比如双船底拖网、帆张网和三角虎网等等,再加上毫无节制的、灭绝性的不分地域的违规捕捞行为,也将给这片安静的海域带来灭顶的打击。

这样的渔船存在越多,不仅是南极磷虾所面临的危机就越大,就连南极所有的海洋生物都会沦为被殃及的池鱼!

所以,设立更多的保护海域区,确保幼儿时期的大量南极磷虾的繁殖不成问题,保障更多珍稀海洋动物经常出没的地域不遭受干扰,这已是最起码的底线。

渔业老大的中国,正率先走出不一样的路子

当今地球之上,论在海洋捕捞业的影响力,若中国谦虚地自称第二,估计没人敢称第一。

因为,若论远洋捕捞产量,中国妥妥是全球第一;若论远洋捕捞船队规模,中国依旧是世界第一;哪怕是水产品的出口量,仍然是世界第一,更别说渔民及渔业从业人数了。这四大第一,其实也意味着更多的重担与责任,所以,我们也格外重视科学渔业捕捞方式的转变。

除了,慢慢将卫星定位监管、利用科技科学手段支撑,促进渔业有序可良性持续发展的捕捞同时,也孵化了深海水产养殖量,全球第一的新模式。在确保每个中国人,基本实现吃鱼自由的同时,也努力承担起自己作为世界渔业老大的责任。


比如,将环境保护、对海洋的科学考察研究与经济捕捞,慢慢融为一体。现代的渔业,是需要科技力量武装自己,也需要科学的海洋知识,对环境保持着该有的敬意,最终实现人海和谐共处的局面。

比如,已下水的“深蓝”号专业南极磷虾捕捞加工渔船,在具备了科学捕捞、处理南极磷虾的功能同时,也发挥着科学考察船的效能,为南大洋环境监测,针对生物资源如何实现可持续利用展开研究。

每年为期10个月的渔业生产的同时,也会利用搭载的科考仪器设备,对海洋环境和海洋生物进行研究。

就不知道,你是否有更好的建议呢?中国的努力,很显然也需要每个人的点赞与支持。你说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