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知否》:海朝云嫁给长柏是幸运,长柏娶到海朝云更是三生有幸

subtitle
咖啡里的云 2021-04-21 17:10

作者:咖啡里的云

声明:原创文章,禁止转载,抄袭必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很多人说,海朝云何其幸运,嫁给了盛长柏这样的绝世好男人。

但在我看来,盛长柏更是三生有幸,才能娶到海朝云这样的女子。

整部《知否》,我最喜欢的男人,不是顾廷烨,而是盛长柏。

我最羡慕的女人,也不是盛明兰,而是海朝云。

盛长柏和海朝云,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如果说盛紘娶了王若弗是高攀,那盛长柏娶了海朝云,就是大大的高攀。

海朝云是海家家主嫡出的二小姐,那人品德行是连孔嬷嬷这样的人都认可的。

这场婚姻几乎没有人不说好,连长柏自己也觉得极为满意。

唯一不高兴的,是长柏的亲妈王若弗。

王若弗开始想的是,让儿子长柏娶自己姐姐康姨母的女儿康允儿。

结果被盛纮直接一口回绝,断了康氏攀亲的念想。

王若弗觉得海家规矩多,家世背景又优越。

王若弗怕新媳妇一嫁进来就没有她的一席之地,也不服她的管教,所以就越想越气,直接到盛老太太那里去哭了。

她王若弗可是帝师的女儿,但是在海朝云面前,完全不敢托大。

连盛纮也对海朝云说:

能娶到你,是我们盛家的福气。

海氏一族世代簪缨,满门清贵,出了不知多少权贵,所结之人都是饱读诗书之人,真正做到了往来无白丁。

剧中借齐衡的口说出,海家一门五翰林。

这足以证明,海家的地位在朝中肯定不低。

海家有名,有钱,有势。

在这样环境下长大的海朝云,从小耳濡目染,自是端庄持重,待人接物,一言一行都是当时女子的典范。

用明兰的话来说,海氏虽然长得一般,但胜在腹有诗书气自华。

海朝云的智谋比明兰更胜一筹。

明兰因为童年阴影,习惯了做小伏低保全自我,她所有的手段都是为了活下去。

而海朝云不同,她是真正被富养长大的,内心富足,自信自立,惩恶扬善,更多的是一种侠气和大气。

在盛家,盛老太太年轻时下嫁盛老太爷,为情所困吃尽了苦头,过了半生才活得通透。

王大娘子王若弗身为嫡母却不够聪慧,胸无城府经常被人利用。

而海朝云作为盛家嫡长媳,成为了支撑盛家兴旺的中流砥柱。

海朝云管理家族之事,并不是用一种下级服从上级的制度,而是以她长远的目光,过人的决断,宽广的胸怀以理服人。

长柏的仕途通畅,有他自己的原因,而海家的助力更是不容小觑。

长柏一路做官,顶头好几个上司,都是海氏的门生。

海朝云的个人素养以及父兄人脉,与长柏的宰辅之才、盛家的审时度势相得益彰,可谓珠联璧合。

海家有祖训:男子年过四十没有后代方可纳妾。

可见海家门风正派,夫妻和睦。

海朝云是在父母的珍爱里长大的孩子,三观正,知道夫妻互敬的原则,以及真情的可贵。

因为海家的男人们都不纳妾,海家的女儿们也便都容不得妾室。

这对于梁晗这样的男人来说,妻子不让纳妾,那就是善妒,可以直接把妻子休掉的。

可对于盛长柏来说,这简直就是福音。

长柏从小目睹父亲宠妾灭妻、嫡庶不分,见惯了父亲怎样宠爱林噙霜,自己的母亲怎么吃苦受罪,导致家宅不宁。

父亲的宠妾灭妻,给长柏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极大的创伤,导致他对“小妾”这种生物是完全抵触的。

所以长柏对婚嫁之事极为专一,只是在学业上用心,从来不耽于美色,这也让他在第一次参加科举考试就一鸣惊人。

长柏深知治家需严,拥护正妻的重要性,因此他给了海朝云绝对的信任尊重。

一个见不得丈夫纳妾,一个对妾室娘胎里带来的反感。

海朝云和盛长柏两个人的相遇在那样的古代,绝对称得上是难得的缘分。

海朝云不仅娘家给力,自己也是当家一把手。

海朝云既能和长柏谈论诗词歌赋,又能管好整个盛家,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比起性格刚烈、宁折不弯的盛家祖母,咋咋呼呼、鲁莽憨直的大娘子,不得不说,海朝云的段位高多了。

海朝云虽然饱读诗书,但她身上没有那份文绉绉的酸气,不管是长辈弟妹,还是下人小厮,她都能让她们心服口服,深得盛家上下的喜爱。

海朝云有智慧懂是非,不会因为自己的家世托大,不会拎不清地和婆母对着干,反而,会把所有事做到尽善尽美,让人挑不出错处。

她在王若弗面前极其乖巧听话,就像亲女儿一样对她好。

王若弗本来想要摆摆婆婆的款,可面对这样的媳妇,真是想找点事都难啊。

海朝云更没有对下嫁抱有怨言,而是一步一个脚印,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让自己过得风生水起。

海朝云性格虽温柔,但懂得宅院里的种种套路。

长柏的母亲王若弗经常与林噙霜作对,但显而易见,王若弗完全不是林噙霜的对手。

林噙霜最擅长在盛紘面前装柔弱,在跟王若弗这些年的对峙中,林噙霜总会成功地激怒她。

而海朝云就大不同了,她有远见,分析事物透彻,从不会发脾气,让旁人都很信服于她。

林噙霜母女也在海朝云的整治下,变得越来越没地位,这让王若弗很非常满意,对海朝云也开始言听计从。

墨兰装扮成丫鬟与梁晗私会后被揭穿,被囚禁宗祠,海朝云登场,去看望墨兰。

当时王若弗痛骂林噙霜,说她害了自己的孩子,以后都会嫁不出去。

盛紘则担心因为这件丑事弄黄了自己未来的官运,也是异常生气。

而华兰觉得墨兰不知廉耻,气得浑身发抖想要打人。

此时海朝云拉住华兰一针见血地对墨兰说:

你的这件丑事和嫡庶有什么关系,人家愿意要明兰就是不要你!

sha人诛心,墨兰听到这句话脸色立马变了。

在墨兰的意识范围内,豪门大家看不上自己,是因为自己的身份,因为自己生在了小妾的肚子里,因为自己是庶女的身份,阻断了自己的好前程好姻缘。

但她不知道的是,人家在乎的根本不是嫡庶,而是人品和性情。

这才是伤墨兰最深刻的一句话。

所谓擒贼先擒王,打蛇拿七寸,在这场戏里海朝云的几句话最戳墨兰的痛处。

情急之下,墨兰说出自己已经怀孕,以此要挟她们,为自己想办法。

华兰准备找郎中,验证真假,海朝云拦住华兰告诉她:

找郎中不是一个好办法,如果郎中嘴风不严谨,那家中女子的名节可当真是保不了了。

华兰一向稳重聪慧,但是也被气得晕头转向,而在这慌乱的情况下,朝云还能保持镇定,为妹妹们的前程考虑,这等远虑真是非常人所极。

海朝云理智的分析,把华兰从冲动的悬崖边拉了回来,恢复理智,否则极有可能让盛家成为这汴京城中的笑话。

海朝云永远能跟长柏统一战线和立场,两个人的步伐协调得就像一个人。

第一次宫变前,宫里正紧锣密鼓地筹备着太子册封大典,盛紘和长柏都被留在宫里。

祖母和明兰商量着进宫探望,明兰知道海朝云惦记哥哥,特邀请嫂嫂同去。

一直旁敲侧击,打听宫中情况的海朝云,此时心里必定是千万个想去。

但一想到长柏临行前对自己的嘱咐,立刻表示自己要在家里守好门户,绝对跟长柏保持高度一致。

在处理康姨妈下毒事件中,海朝云出场很少,作用却不小。

王大娘子被康姨母撺掇着下毒害祖母,家里乱成一团。

事情本来瞒着海朝云,但精明的她却觉察到了危机。

海朝云偷偷派人立刻飞鸽传书给长柏,这才使长柏和顾廷烨能及时赶到,把家里这段乱麻快刀斩断。

这件事是明兰自作主张,顾忌名声、害怕影响仕途的盛纮跟明兰意见不一致,盛纮拉倒车,明兰独自苦苦支撑。

设想一下,如果长柏没有赶回家,而只是明兰自己坚持重罚康姨母的话,她会面对什么样的局面。

首先,她是出嫁的闺女,即便顾廷烨随后赶到了,顾廷烨虽然官职大,但管盛家的事情,还是名不正言不顺,有以权势压人之嫌。

其次,重罚康姨母,可以一时快意恩仇,却难以善后,不但会影响盛家的名声,父兄的前途,连姐姐们在婆家也难以立足。

那么如此,明兰跟父兄姐妹的关系也就到头了。

试想,一个女人,凶暴地在娘家打打shasha,她自己也会坏了名声,进而也会对顾廷烨造成影响。

幸亏海朝云及时把长柏叫了回来,正直又能干的长柏说服了盛纮,解决了康姨母娘家和夫家的阻力,顺利把康姨妈送进慎戒司,还“六亲不认”地惩罚了自己的亲生母亲。

这场“战争”,明兰主打前半场,长柏主打后半场。

而前后半场的顺利交接,以及事情的完美解决,都源于海朝云的神助攻。

王若弗因为被长柏惩罚回老家忏悔十年,哭到肝肠寸断,责怪长柏是铁石心肠。

海朝云知道婆婆介意的是什么,她偷偷地告诉王若弗,只要是老太太气消了,心软了,由她开口,说不定可以早回来几年。

海朝云还把她亲手订的空白本子,用笔直的墨线划好,让大娘子多识字,好好练习书法,用心抄几本经书给老太太,表示忏悔之意。

海朝云此举,一来缓解王若弗对长柏的责怪;二来委婉地教大娘子如何获得盛老太太的原谅;三来她表示自己会在老太太面前为大娘子说好话,更拉拢了王若弗的心。

这件事后,顾廷烨抱怨明兰,为啥家里发生那么大的事,都不跟他说一声,压根没把他当成自己的相公。

明兰表示怕把他拖下水,顾廷烨说道:

难道你嫂嫂不怕连累你哥哥?而是他们根本都没有见外,一直就是夫妻同心。

相比之下当时的明兰对顾廷烨有点过分客气了,所以顾廷烨非常羡慕长柏夫妻的鹣鲽情深。

是啊,祖母被毒事件发生后,海朝云特地从娘家调出几匹上等千里马,日夜兼程给长柏送信。

明兰此时怕顾廷烨巡盐分心,不肯相告,难道海朝云就不怕吗?

海朝云也明知长柏知道此事之后,极有可能无诏回京,犯下大错,影响仕途。

但就因为海朝云与长柏同心同德,她深知此事对于正直的长柏来说,远比仕途更加重要。

所以,哪怕长柏从此罢官,哪怕自己也要跟着前途尽毁,她也一定要第一时间告知长柏,而不要让长柏事后因为没能帮祖母主持公道、没能帮家族渡过难关而抱憾悔恨。

在顾廷烨入狱时,长柏执意要拿盛家的前途,帮明兰伸冤,还顾廷烨清白,结果被盛紘一顿棍棒阻拦。

海朝云在祠堂门口,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真真是“打在你身,痛在我心”。

但转过身来,她又义无反顾地帮长柏去祖母那里偷钥匙,放长柏出门。

海朝云明知道后果,但她宁可忍着心疼,也要尊重长柏的意愿,支持长柏的决定。

海朝云的身份,是盛家嫡长媳,下一代的当家主母。

虽还未到掌权的时候,但负责任的嫡长媳,能够未雨绸缪,先行排除一些隐患。

作为盛家的嫡长子,长柏身上担负着家族未来的前程和走向。

而作为贤内助的海朝云把府上打理得井井有条,让长柏没有后顾之忧,长柏自然更有精力在官场上挣得功名。

对外,长柏已走上官场,开始崛起;对内,海氏要给他建立一个稳定的大后方。

海朝云懂得长柏身在负重前行。

而长柏是也深知为人妻子和儿媳的艰难和不易。

长柏谦谦君子,海朝云聪慧贤良,俩人真心相待,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彼此一起走过人生风风雨雨,共享雾霭晨岚。

海朝云,无论长柏去巡盐、还是私自回京、还是赌上前途去告状,她都不会阻拦。

只要是长柏想做的事,她都会坚定不移地给予他支持。

我们终其一生,不就是想找到一个人,可以懂你,爱你,尊重你吗?

海朝云正是那种会鼓励你、支持你、给你勇气和力量的伴侣。

后来长柏位极人臣,前程似锦,盛家越来越繁盛。

反观王若弗,前半生都在与盛紘的小妾斗,事事处心积虑,防这防那,谈何其它?

盛紘伤了她的心,纵然她爱他,但渐渐地早已是算计多过真情了。

对于儿子长柏如何爱护妻子,王若弗心里估计既欣慰又伤感。

欣慰于自己教养出一个好儿子,感慨于儿子对媳妇的爱,那个在盛紘身上一辈子都得不到的。

比起盛紘和王若弗的鸡同鸭讲,长柏和海朝云是真正的琴瑟和鸣,而且彼此认定对方是唯一。

自古以来哪位女子不想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山无棱,天地合”。

即使放在现代,这样的婚姻也是女人所羡慕的。

当然,照今天的眼光看,海朝云可谓女中豪杰,却只能被困在后宅的一亩三分地里参与争斗,典型的人才浪费。

但那是时代的局限。

而海朝云对形势的判断、对局面的把控,和做事的果断缜密,是任何时候都弥足珍贵的。

海朝云,盛家唯一十里红妆的儿媳,虽然是下嫁长柏,但她绝对是“上对花轿嫁对郎。”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