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国野猪泛滥成灾,人猪大战不断上演!这么多野猪该如何处理?

“农民辛苦一年,野猪一夜毁完”

“打也不敢打,防也防不住”

2021年1月6日,新华网报道了华北某农村地区野猪泛滥,对春季玉米播种产生了极大的危害,而且野猪还是保护动物,打不得也杀不得,村民们都束手无策,有村民甚至不愿意种粮,宁愿土地抛荒,外出打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国野猪泛滥,这不是天大的笑话么?

一直以来我们都看全世界各种泛滥,比如澳大利亚的野猪和野骆驼泛滥、美国的亚洲鲤鱼和缅甸蟒泛滥,欧洲的大闸蟹泛滥等等,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在我们自己的国家,居然也会野猪泛滥,中国那么多人,一人吃一口,能把野猪给吃绝了,怎么可能还会泛滥?

野猪是怎么在中国泛滥起来的?

现代家猪就是8000多年前的野猪驯化而来,尽管家猪是野猪下的一个亚种,但两者之间并没有形成生殖隔离,因此现在还有将野猪杂交作为改善家猪肉质的一个方式。

野猪总共有21个亚种,分布于我国的是东北地区的乌苏里野猪和华南以及华北地区的华南野猪,和欧洲野猪不一样的是,华南野猪的体重更大一些,獠牙要比欧洲野猪要短,但就繁殖方式与速度以及环境适应性而言,两者并没有本质区别。

野猪的妊娠期为114天,一胎最多能生12头小猪左右,一年可以繁殖两次,所以野猪的繁殖效率是极高的,就像当年的加拿大野猪泛滥,当初1980年代时加国当局为了改善肉质、增加廋肉比例而引进欧洲野猪,结果在1990年代时肉类需求放缓,很多养殖场倾家荡产!

为减少吸引狩猎,将家猪和野猪的品种在半开放的农场中供狩猎,结果野猪跑到了野外,当局原本以为这些野猪无法适应加拿大寒冷的气候会冻死,但结果事与愿违,野猪不仅活得很好,而且最终还泛滥成灾了!

野猪在中国的崛起之路

在物资匮乏的年代,无论是麂子还是獾,野猪还是山鸡,都是当年的优质蛋白质来源,所以当年的农村,每个村子里都有几个猎手,笔者的姑父就是一名枪法非常好的猎手,每年过年去他家走亲戚,野兔、麂子肉总是能吃到。

大约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这二十年间,几乎在野外就很少听到有野猪或者其他野兽出没,但后来开始禁枪,包括土枪以及气枪,对于这些政策确实非常有必要,因为当时的气枪打鸟伤人,猎枪误伤人等事件层出不穷。

再后来因为封山育林,也加强了对野生动物的保护力度,改善了生态环境,近十多年来各地都开始报道野生动物都开始回归,鸟儿回到了山林,野猪开始在林中出没,当然这是和谐生态的象征。

一个隐患在其中蔓延!

野猪繁殖的速度太快了!韶关市仁化县周田镇的村民称,周边的林中野猪出现越来越频繁,近几年来,每到农作物成熟的季节,三五成群的野猪就会来到田间地头,玉米、水稻、花生等有什么吃什么,野猪这种杂食性动物从来不挑食,据周田镇灵溪村村民邝发荣称,野猪的攻击性很强,他们只敢在远远的地方敲打下搞出点声音,希望能将其驱赶!

不仅在广东,还有浙江山区野猪泛滥也非常严重,据统计在2010年时野猪数量就达到了十万头,而野猪出没在地图上则已经标的密密麻麻,还有地处丘陵地带的、林木茂盛的南京也有野猪频繁出没,实在有些让人大跌眼镜。据统计,全国遭受野猪泛滥危害的地区有湖南、安徽、陕西、甘肃、河北等地。

野猪闯入居民区:上演人猪大战

野猪的泛滥不仅破坏庄稼,而且还闯入居民聚居地对生命财产造成了严重的威胁

  • 2017年6月30日,贵州桐梓县高桥镇周市村三名村民被一头350斤的野猪攻击,其中一村民重伤,手腕处粉碎性骨折,头部、腰部、双腿10余处咬伤,大腿部有两处约20厘米长的撕裂伤口,腰部伤情深达肺部、心脏、脾,伤情非常严重。
  • 2017年8月30日8点30分左右,一头野猪闯入南京浦口医院,到处乱窜,一名孩子被撞到,一名保洁妇女被野猪咬伤,浦口警方随后赶到将野猪击毙。
  • 2018年1月31日下午4点左右,陕西省安康市裴坝村发生一起野猪伤人事件,一头200多斤的野猪闯进村庄咬死一名老人,咬伤一名正在报警的女子,野猪被随后赶到的特警击毙。
  • 2019年11月17日上午9点多,大连普兰店一村民被野猪攻击,身受轻伤。
  • 2021年3月29日11点左右,临安青山湖街道洪村发生一起野猪伤人案件,一头150多斤的野猪将一名86岁的老人咬成重伤,报警后被赶到的民警开枪击毙。

野猪属于《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中的动物,无法擅自猎捕,只能以当地政府组织的猎捕队名义猎杀,却因为多年未狩猎,缺少经验猎手,年轻人不想执行危险工作等成了一个难题,当然最大的难题来自于枪支管理,很多地区的狩猎队组建工作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2017年8月30日8点30分左右,一头野猪闯入南京浦口医院

早在2006年,科学网就曾报道黑龙江曾批准鸡西市可以猎捕100头野猪,此案首开我国野生该动物保护以来合法猎捕野猪的先河,当时曾引起轩然大波,很多野生动物保护爱好者曾经倡议“停止猎杀野猪”等,但很明显,近十几年来的野猪已经从最初的保护动物变成了泛滥。

那么我们的政策是否灵活变通一下?毫无疑问,从2006年起是一个分水岭,不过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将野生动物保护起来很困难,但将泛滥的野生动物控制在可控范围更难,因为很多控制的手段到现在已经不适用了,比如我国大部分地区的民众都没有狩猎传统,猎人去哪里找?

延伸阅读:在我国泛滥的物种

很多人都说中国人很能吃,啥都有可能泛滥,但唯独吃的泛滥不起来,显然野猪的泛滥就打了大家的脸,也许有理由,因为政策保护了野猪!

但小龙虾泛滥各位是否知道?还有福寿螺也泛滥,清道夫鱼也泛滥,甚至还有非洲鲫鱼在南方水域泛滥,从来没有一个物种的泛滥是用吃解决的,就像小龙虾,养殖业高价售卖,但我国多地依然小龙虾泛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6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