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如涵定格3.4美元退市:投资人“三折”下车,成败均系张大奕一身

subtitle
贝多财经 2021-04-21 11:48

“3.4美元/ADS”,成为如涵控股(NASDAQ:RUHN,下称如涵或如涵电商)的一个定格数字,也是其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交易期间的最后交易价格。

4月21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披露的信息显示,根据1934年《证券交易法》第12(b)条的规定,如涵的股份将从纳斯达克的上市和/或注册中删除,签字时间为2021年4月20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目前,如涵已经在纳斯达克停牌,4月19日为其停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收报3.40美元,总市值为2.81亿美元。而据贝多财经了解,如涵在2019年4月3日上市时的发行价为12.5美元,相对跌幅为72.8%。

投资人“三折”下车

2020年11月25日,如涵曾公告称,收到公司三位创始人冯敏、孙雷、沈超三人(买方团)的私有化要约。根据要约,买方团提议以每ADS 3.4美元的价格私有化如涵。这一价格高于彼时如涵的股价,但远低于IPO发行价。

根据2020年8月14日向SEC提交的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20-F表年度报告,截至2020年7月31日,冯敏持有25.3%的股权,孙雷持有12.6%的股权,孙超持有5.5%股权,三人合计持股43.4%及87.7%的投票权。

以此来看,冯敏、孙雷、沈超三人完全拥有对如涵的控制权,私有化一事势在必行。2021年2月3日,如涵发布公告称其已签署私有化协议。根据协议,买方集团将以每股0.7美元(或每ADS 3.5美元)现金收购全部在外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如涵的私有化协议价格较其IPO发行价缩水了72%。换句话说,在不考虑分红等情况,如涵IPO时的投资人持股至今浮亏约72%,相当于打了3折。

不仅如此,如涵还在过去的几年中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更不要提分红了。此前的财报数据显示,如涵2019财年、2020财年的净亏损分别为2940万元、2640万元,2021财年上半年净亏损8780万元。

3月10日,如涵发布公告,称其已将2021年3月10日定为传播与计划中的先前宣布的“私有化” 交易有关的附表13E-3(修订后的“附表13E-3”)规则13e-3交易声明的记录日期。

同时,如涵称,根据合并协议中规定的条款和条件,目前预计合并将于2021年4月完成。一旦完成,合并将使公司成为一家私有公司。这也意味着,如涵的私有化已经进入最后阶段。

成败均系张大奕一身

如涵在3月4日披露的SC 13E3/A文件中称,特别委员会和董事会在考虑拟议合并的公平性时认为,公司于2019年4月3日的IPO价格为12.50美元,而每股ADS合并对价约为IPO价格的28%。

同时,特别委员会和董事会注意到,如涵的股价在首次公开募股之日和发行日之后一周的收盘价分别为7.85美元和6.54美元,自首次公开募股以来,美国预托证券的收盘价有较大波动,在每ADS 2.26美元至8.93美元之间。

特别委员会和董事会认为,如涵的业务和运营受到首次公开募股后事件的负面影响,其中包括:自2020年4月以来公司最高领导层遭受负面宣传,这产生了重大不利影响关于公司的声誉,业务和公司美国存托凭证的交易价格。

同时,中国互联网KOL(关键意见领袖)促进者市场和电子商务市场的竞争加剧。因此,特别委员会和董事会认为IPO价格不是有意义的参考点。故而,认定私有化价格具备公平性。

此外,如涵还对其未来业绩表现予以了预测,预测2021财年至2026财年的收入分别为11.62亿元、15.64亿元、20.05亿元、23.81亿元、26.84亿元、28.6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43亿元、1620.5万元、7509.9万元、1.16亿元、1.50亿元、1.69亿元。

贝多财经了解到,如涵所指的最高领导层遭受负面宣传即为如涵的联合创始人、CMO、股东张大奕。2020年4月,天猫淘宝总裁蒋凡妻子曾向张大奕喊话称“再来招惹我老公我就不客气了”。

对于传言,张大奕曾侧面回应称“只是一场误会”。而蒋凡则被取消阿里巴巴合伙人身份,并被记过处分,降级,职级从M7(集团高级副总裁)降级到M6(集团副总裁),并取消上一财年度所有奖励。

张大奕

同期,张大奕的网店销量出现大幅下滑,如涵也因此开启了转型。此前的数据显示,2017财年、2018财年、2019财年前三季度,张大奕分别为如涵贡献了50.8%、52.4%与53.5%、53.5%的收入。

此外,据华西证券研究报告,截至2020年4月,中国前三大MCN机构分为谦寻文化-薇娅、美ONE-李佳琦与优娃-大晶。对比之下,如涵及张大奕并未进入头部MCN机构主播带货影响力前五的榜单。

早前,万达集团CEO王健林之子王思聪还曾点评如涵称,网红KOL变现不是问题所在,而是如涵这家公司(有问题)。同时,王思聪还点出了如涵存在的几个主要问题,包括持续亏损、营销费高企等,以及网红模式未验证成功……

王思聪称,“(如涵)收入是有的,但是钱花的也莫名其妙,特别是近1.5亿的营销费用令人费解,花这么多营销费用,那KOL的意义何在?如果停掉这个营销费用又会如何?”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