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0套房,找“儿子”打理!绍兴人“赘婿”变“快婿”

subtitle
绍兴快报 2021-04-21 11:40

随着电视剧《赘婿》热播,“上门女婿”成为热门话题,被称为“中国赘婿之都”的萧山更是引起广泛关注,最新消息是,不少“青年才俊”正从全国各地赶来,争相自荐成为萧山女婿,从而实现阶层跃升。事实上,与萧山仅一江之隔的绍兴市柯桥区杨汛桥街道,同样有着深厚的“赘婿”传统。杨汛桥“赘婿”因何而来?如今又发生着怎样的变化?近日,记者来到杨汛桥街道一探究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招个女婿当儿子

4月14日,记者走进杨汛桥街道高家、王家塔、合力3个村,对“赘婿”现象进行调查。

73岁的袁宝龙老人是杨汛桥街道高家村人,曾当过37年村干部,对村里的情况十分熟悉。他向记者介绍,“赘婿”在老一辈人那里是很普遍的现象,基本上只要是家里没有儿子的人家,都会招上门女婿。女婿进门后得改姓名,随女方姓;女方父母和当地人也不把“赘婿”称女婿,而是称为“儿子”。“我们说起谁家上门女婿来,都是说谁家儿子的,户口本也是跟着这样的叫法来登记。只有女儿嫁出去的,才叫女婿。”袁宝龙说。

此外,结婚酒席也只在女方家办,男方家不用办,女方还会给男方彩礼。“结婚当天,新娘要去亲戚朋友家或酒店,等着新郎来把她‘娶’进她自己的家。”袁宝龙介绍。

怕记者不明白,村里一位上了年纪的村民向记者解释,“赘婿”在传统观念里,就是到女方家里来当儿子,为女方家传宗接代。“既然是来当儿子的,就要改姓女方的姓,与女方父母同住,户口本上登记的身份也是儿子,生的子女与女方父母的关系是爷爷奶奶。”

“赘婿”对杨汛桥来说并不新鲜,究竟从何而起,没人说得清楚。比较主流的说法是,最开始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村民参加集体劳动,靠工分换粮食,男劳力比女劳力挣的工分多,没有儿子的家庭招个上门女婿,能帮忙干体力活。此后,随着改革开放乡镇企业的崛起,加上独生子女政策的推行,“赘婿”现象在富裕的杨汛桥渐成风尚。

在今天,“赘婿”在杨汛桥也依然很有市场。50岁的高先生是杨汛桥街道某村村民,他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大学在读,小女儿上初中。尽管谈婚论嫁为时尚早,但对于大女儿的婚姻,全家人早有盘算,都希望能找一个“赘婿”。“我们家父母只有我一个儿子,我又生了两个女儿,家里有10套房产,全家人都希望能招一个‘儿子’到家里来,让他和女儿一起打理这份家业。”高先生表示,大女儿从小就是当儿子养的,性格比较要强,她的想法和父母的想法是一致的。

02

“赘婿”的脸悄悄在改变

但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的观念逐渐在转变,杨汛桥传统“赘婿”的习俗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这种变化首先来自于“赘婿”这种特殊婚姻形式与人们主流婚恋观的冲突。杨汛桥街道妇联主席翁佳佳告诉记者,最突出的如孩子出生后到底跟谁姓,有时会成为夫妻二人甚至两个家庭矛盾的导火索。有些男方父母会反悔当初孩子跟女方姓的承诺,提出要孩子跟男方姓。她曾碰到过这样一件事:

小李是山东人,与杨汛桥姑娘小夏在杭州读大学时相恋。小李家有两兄弟,家里经济条件一般,于是两家说好,小李到小夏家做上门女婿。两年后,小夏在医院生产,两边父母等在产房外。当看到生的是一个男孩时,小李妈妈在病房里跪在小夏面前,恳求让孩子跟儿子姓李。在与父母商量后,最终,小夏答应儿子跟丈夫姓,并说好生第二个孩子再跟女方姓。

也有男方反悔的。如有一对夫妻,两人都在机关单位上班,男方是入赘的,当时讲好孩子随女方姓。几年后,他后悔了,希望跟普通家庭一样,孩子跟随父姓。双方为此产生矛盾。

随着女孩的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对婚姻的自主性也越来越强,更强调婚姻的个体感受,从而对“赘婿”这种婚恋形式也提出了挑战。翁佳佳介绍,现在要给杨汛桥的未婚女孩找个“赘婿”比较难,原因在女孩身上,假设这是一个80分的女孩,按正常婚嫁,可以去找一个85分以上的男孩作婚恋对象,如果招“赘婿”,男方一般会比女孩条件差些,女孩“看不上”。如果女儿态度坚决,做父母的也只能妥协。

正是在上述这些原因的共同作用下,虽然“上门女婿”在杨汛桥仍然多见,但传统的“赘婿”硬指标已经开始松动。

这一变化也得到了各方的证实。真情永恒婚介负责人裘亚黎介绍,5年前,杨汛桥“赘婿”曾是该公司炙手可热的服务项目,登记的资料有上千份。当地只要有两个女儿的人家,几乎家家都想招“赘婿”。“赘婿”资源也比较丰富,很多男青年觉得只要对方人好、家庭好,“赘婿”身份可以接受。相反是女青年不再愿意由父母、介绍人安排婚姻,更愿意通过自主恋爱的方式去走正常嫁娶的婚恋路。在这样的情况下,该公司这几年不再接杨汛桥的“赘婿”业务。

这样的情况,也得到了杨汛桥街道团委书记唐家辉的证实,团委组织的“青亲恋”等相亲活动,当地未婚女青年报名比较积极,但没有人提出过需男方入赘的附加条件。

越城区团委兼职副书记陈玉婷也表示,她曾在柯桥区举办过多场公益相亲活动,可以明显感受到,近年来杨汛桥传统“赘婿”现象已近落幕,原因主要是女青年已经不认可这样的婚恋方式。

03

花6位数抢个“快婿”

记者调查也发现,杨汛桥“招女婿”正呈现出多样化的特征,开始向男女双方更为平等的婚恋形式过渡。

记者走访了杨汛桥3个村,发现外地“嫁”过来的小伙非常多,其中尤以嵊州山区、柯桥南部山区等地为主,也有余杭及外省优秀小伙。他们虽然落户女方家里,但双方关系平等,不会被强求改随女方姓,或孩子随女方姓,叫女方父母为爷爷奶奶等。

杨汛桥街道合力村村干部周香告诉记者,村里只有女儿没有儿子的人家,女儿结婚时户口一般不会外迁,女婿的户口迁进村里来,这个习俗至今不变;新房仍是女方家里买,或者住在女方家为主,也有双方合在一起买的,纯粹男方买房女方住进去的比较少。“只要是男方户口进了女方家,我们说起来都是谁家儿子,不过,一般不会要求女婿改名。”

对孩子的姓氏要求也在松动。“2010年以来,跟着男方姓的孩子渐渐增加,特别是最近5年来,一般都是生两个小孩,一个跟男方姓,一个跟女方姓,两个孩子都跟女方姓的很少了。”袁宝龙说。

王家塔村村干部陆国凤也证实,村里存在个别老人坚持传统思想要找“赘婿”到家当儿子,导致女儿年纪大了还在相亲的情况,但这是极少数,大多数父母和女青年在婚嫁观念上已经放开,都认可“自由恋爱,小两口能过好就行”。

“以前婚姻是以父母心愿为主,现在的婚姻是以子女意愿为主。”翁佳佳表示,“现在,一般小两口都不一定在杨汛桥工作,会在外面买房,小夫妻俩在外面住,时常去两边父母家中看望看望,和一般夫妻没什么两样。”

“与杨汛桥‘赘婿’现象接近落幕相对的,是招‘乘龙快婿’的现象越来越热!”裘亚黎告诉记者,很多独生女儿的家庭,为女儿准备好了婚房、名车,不需要对方入“赘”,但对男青年自身条件要求很高,我们现在把这类业务总结为“快婿”业务。

“越是家境和女方条件都好的人家,‘快婿’标准越高,越是难找。”裘亚黎告诉记者,对于这项业务,指定委托她进行寻访、指导的,服务价格是万元起步,难度大的甚至在数十万元。裘亚黎表示,女方通常对男方家境财力没有过多要求,但对男方软实力要求相对较高,包括身高、相貌、学历、能力都有一定标准。“个人素质过硬、待人接物得体、价值观正的男青年是香饽饽。”

来源:绍兴晚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