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荷兰最杰出的肖像画大师:伦勃朗的一生

荷兰最杰出的肖像画大师:伦勃朗的一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伦勃朗自画像1658 年,油彩画布

133.6 x 103.8 公分美国纽约弗立克收藏馆

伦勃朗(Rembrandt van Rijn 1606~1669),是世界美术史上一位伟大的荷兰现实主义画家,荷兰最杰出的肖像画大师,也是17世纪整个欧洲文化艺术的杰出代表人物之一。他在油画和铜版画方面,都有很高成就。伦勃朗1606年7月15日生于 荷兰莱登城郊磨坊主之家,1669年10月4日卒于阿姆斯特丹。他一生创作精力旺盛,给人类留下了极其丰富而珍贵的遗产——六百幅油画,三百幅版画和二千幅左右的素描的速写。画风质朴自然,画作体裁广泛,擅长肖像画、风景画、风俗画、宗教画、历史画,善采取强烈的明暗对比画法,用光线塑造形体,画面层次丰富,富有戏剧性。

夜巡 伦勃郎 油画 1642年 363×437厘米

现藏阿姆斯特丹国立美术馆

此画是受阿姆斯特丹民警总部委托而创作的群体肖像画。按惯例,订件者的肖像应在画面上占有同等重要的地位,因为他们都付了一样多的定金。可是伦勃朗选择了民警队在班宁·柯克大尉的带领下,紧急集合准备出发的瞬间,描绘了该场面的紧张和仓促。结果订件者提出抗议并拒绝接受此画。民兵们要求画家重新画一幅肖像。可是出于一个画家的艺术感坚持自己的艺术主张和创作方法,伦勃朗坚持不重新画一幅画。这件事情闹的整个阿姆斯特丹沸沸扬扬,打这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找伦勃朗来画集体肖像了,而在这个艰苦的过程中,伦勃朗的妻子为他生下一个儿子后,去世了。这幅画本来描写的是白天的行动,由于年久而变得发暗,后人称为《夜巡》。

亚里士多德对荷马的头作冥想 伦勃郎 油画 1653年

144×137厘米 现存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这个手扶荷马像、陷入沉思的老者,很难使人相信就是那个古代希腊的大哲人亚里斯多德——伦勃朗敢于打破人们传统的欣赏习惯,使人物容貌现实化,完全摆脱了美化古代圣贤的公式,这就是伦勃朗与众不同之处。

呢绒公会理事们的肖像 伦勃郎 1662年

192×279厘米 阿姆斯特丹国立美术馆

这幅团体肖像画非常深刻而含蓄地表现了因人而异的外貌和性格特征。不过,据近年考证,画中人物并非理事,而只是该会的几个抽样检查员以及站在他们后面的一个仆人。

扮作花神的莎士基亚 布面油画 1634年

101x125cm 俄罗斯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冬宫)

画中的主人公是伦勃朗深爱的妻子莎士基亚。莎士基亚是阿姆斯特丹市最具有实力的画商范·厄伊伦比格的侄女,她有着荷兰女子特有的透明肌肤。褐色的头发,深绿色的眼睛和如花似玉的美貌。她的父亲曾经几度担任荷兰北部菲仕兰最大城的瓦登市市长,是上流社会的名媛。她那清纯、优雅的气质,更为其美貌增添了光彩。伦勃朗初次见到莎士基亚,就被她迷住了,莎士基亚也对寄宿在叔父家的年轻画家颇具好感,每次她到叔父家,都感受得到他的温情。不久,莎士基亚对伦勃朗的兴趣转为爱情,于是,在两人相遇的数月后便订婚了。这年,伦勃朗二十七岁,沙斯姬亚二十一岁。画中的莎士基亚身着贴身的金色长袍,头戴盛开的鲜花,伦勃朗把爱妻装扮成古罗马的花神弗洛拉,精心描绘了环绕着鲜花的柔光。长袍上美丽的金银刺绣、花瓣和闪闪发光的宝石,仿佛把妻子的生命永远留存在画布上,让人永远记得她的年轻美貌。

伦勃朗与他的妻子莎士基亚

1635年,伦勃朗29岁。这应该是他生活最开心的时期。此画大概是表现他跟妻子莎士基亚在一家小酒馆里表演“浪子回头”的一段戏剧情节。画中的伦勃郎显得很浮荡。大概因为有过一段欢乐的日子,伦勃郎以后家道中落的景象就更显凄凉。莎士基亚是伦勃朗的妻子,是个很有韵致的女人,她只是他的模特,永远不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于是我们看到了带着淡淡哀伤的温婉女人的形象,莎士基亚时常抱怨伦勃朗只知道无休止的工作,从不把她放在心上。厄运似乎来得很快,35岁时莎士基亚带着“丈夫不爱我”的遗憾走了,给忘情于工作的伦勃朗留下了一个叫提塔斯的男孩。伦勃朗无比伤心,这时他才真正地感受到妻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不单单是一个炫耀的资本或是某种艺术生活的附庸。

凭窗的亨德丽娅 伦勃郎 荷兰 布面油画 1656年

88.5×67cm 柏林国家博物馆藏

这幅画被美术史上公认为最杰出的一幅油画肖像画,是伦勃朗为他的第二任妻子亨德丽娅画的。伦勃朗在51岁时破产,居住在阿姆斯特丹贫民区的一所破房子里,爱妻的离世更使他失魂落魄。亨德丽治开始是他的女仆,后来成为他的妻子。伦勃朗以满怀的深情画下了这幅《凭窗的亨德丽娅》,以回报生命中的这份珍爱。亨德丽娅用手支撑着窗框,侧视着前方,正如同刚刚操持完繁重的家务来到窗前的片刻小憩一般。她身上散发出的那种端庄、贤淑、安详的气质。她穿着一件穷人家的妇女常穿的宽大的罩衫,她的手是一双长年劳作着的粗壮有力的手,在画中羞于示人似地将手指收拢着。光线集中在亨德丽娅的额头和颈部,亮光如流水般地在她的肌肤之上流淌着,显得那么的高贵和娴雅。

木匠圣家庭 伦勃郎 荷兰

布面油画 1640年 100x60cm

十五世纪的北欧在脱离罗马教廷的新教思想影响下产生了人本思想,使人们对《圣经》中的教义有了日常生活的层面理解。这幅由伦勃朗创作于1640年的油画就很好地体现了这一思想。画中的木匠家庭使人一看就知道是指圣家庭,仅有的一缕阳光照在孩子身上,那就是耶稣,旁边圣母玛利亚的母亲左手拿着一本书,暗示这个家庭良好的思想传承,屋中的一切都非常生活化,使人觉得那个上帝之子就是就是诞生在人人都熟悉的普通家庭。这说明此时的欧洲,宗教思想已开始作为文化基础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而不是中世纪时冷冰冰的教义。

沉思中的哲学家 伦勃郎 荷兰 木板油画 1632年

28x34cm 巴黎卢浮宫藏

这幅画是伦勃朗的画作中是少见的,因为终于他将光源(窗户)交代出来了。但是,他对于用光是那么吝啬,整个画面弥漫着朦胧的黑色调。窗边,哲学家,昏暗的屋子——这一切准确地表达了他的主题:冥想。画家让思绪伸展的空间不是辽阔的旷野之类的环境,而是眼前的深邃的黑暗,深刻的伦勃朗!法国十九世纪画家兼批评家弗罗芒坦(Fromentin)称他为“夜光虫”。又有人说他以黑暗来绘成光明。这幅作品是很好的例证。

1629年自画像 伦勃郎 木板油画 1629年

30.9x38cm 海牙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

1629年,伦勃朗23岁。此时的伦勃朗正值青春年华,看起来是那么的年轻,充满活力。从这幅油画中的光影的运用我们已经可以感受到他未来创作的技巧特色。这种表现方式在他如此年轻的时候就已经这么成熟,让我们不得不佩服伦勃朗的艺术天分。

1634年青年自画像 伦勃郎 木板油画 1634年

62.5x54cmcm 佛罗伦萨乌菲齐博物馆

1634年,伦勃朗28岁。此时的画家生活优裕,无忧无虑,所以画上的他穿着高贵的身饰,一脸自信的表情,但我们可以感受此时的他眼神之中流露出的一丝忧郁。

1640年自画像 伦勃郎 布面油画 1640年

80x102cm 英国伦敦国立美术馆

1640年,伦勃朗34岁。此时他那有钱的老婆还没有去世,这个阶段他的生活应该是比较富足的。在此画中还没有显露他后期生活和创作的苦难痕迹,但是他的眼神却含有一种忧郁。也许忧郁是伦勃朗的性格,也只有用忧郁来解释弥漫在他的画面的朦胧的黑暗色调。有些人,无论生活的处境怎样,都无法使他摆脱内心的悲哀色彩。他无法享受生活的所有乐趣,于是成为了艺术家。

1660年画架前的自画像 伦勃郎 布面油画 1661年

111x90cm 巴黎卢浮宫藏

1660年,伦勃朗54岁。画家生活的潦倒在此画中一览无余。画中艺术家身体虚弱、神情悲凉,一副逆来顺受、准备接受死神安排的老人形象。

1661年扮圣保罗的自画像 伦勃郎 1661年

91x77cmcm 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

1661年,伦勃朗当时只有55岁,可在这幅自画像里他是多么的衰老,沧桑。他认清了这个世界,认清了人,他再也没有什么打算了,他变成了绝望的化身。同时他又是微笑的,他俯瞰着所有,他微笑着在心中构筑着幻想。伦勃朗用他的微笑和深邃的眼睛,与他手中的书一道告诉我们,他逃入了人类最后的避难所——精神。是什么让一个精神贵族跌入痴狂的沉沦?当时的社会抛弃了这位伟大的天才,把他看成了一个废物。他创制的一系列伟大的艺术作品,整个社会都充耳不闻。当时的伦勃朗,为了一口面包,一点颜料,不得不做最底层的守夜人。

1665年自画像 伦勃郎 布面油画 1640年

94x114cm 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

1665年,伦勃朗59岁。这幅画是伦勃朗丧妻以后,家产变卖并被迁到罗桑夫拉哈特居住时期完成的一幅杰作。画中,他左手握着调色板与画笔,右手叉在腰间,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露出他的贫穷与寒酸。胖胖的身材,缠着头巾,只有一对眼睛还在炯炯有神,他好像在思考着什么,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冷冷地伫立在画架前。背景被淡化了,突出了画家的上半身,象一座塔一样巍然不动,在他身上只有艺术的生命永恒地维系着他。画家用简约、阔大的笔触去雕琢他的内心情感,表情的严肃,正是他忍受着日益加剧的生活重压的外在反映。

1669年自画像 伦勃郎 布面油画 1669年

70.5x86cm 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

1669年,画家生命的最后一年,终年63岁。画家用一幅绝世的完美之作,为自己的艺术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虽然他的境遇不是圆满的。他一生画了60多幅油画自画像,从青年时代一直画到去世前的这一幅自画像,它们展示了这位艺术家漫长而坎坷的一生。画像中的伦勃朗侧过头来注视着观众,面部稍有些浮肿,目光疲惫,眉宇间流露出悲哀,仿佛陷入深沉而宁静的内心体验之中。一束光照在他脸上,在幽暗的背影衬托下,显得既明亮,层次又丰富。此画最动人的是他的眼神:一个饱经人间苦难的老人在离去之前向这个世界投注苍凉的一瞥……

伦勃朗部分作品欣赏

月亮与狩猎女神 1634

巴达维亚人克劳丢斯 西非利斯的密谋 1662

伯沙撒的盛宴 1638

穿修士服的伦勃朗之子 1660

基督在暴风雨中 1633

《浪子回头》1665

《浪子回家》画面表现的是老人的小儿子,索求家产,远走他乡,放浪形骸,迷途知返,最终回到家中,父子相遇的一刻。伦勃朗以世俗的场景演绎了神述的比喻。作品以一个大家门户的前厅为背景,画中的老人已是风烛残年,疲弱的视力已不能帮助他更好地辨认面前的情景,他伸出双手接受失而复得的儿子,那双颤动的手在儿子的背上抚摸着,生命的源流在那儿奔涌着。衣衫褴褛的浪子身上留下了流浪的印记:他挥霍尽了向父亲索要的资材,时逢歉年,受雇为人放猪,食不果腹,饲料充饥尚求之不得,遂念及家中无尽的好处,回家跪在老人的面前,说道:“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作你的儿子。”源远流长的微波细水汇入生命的活体,一脉相承的最初时日又回到身边。

卢克蕾提亚 1664

男子在东方服饰 1632

欧罗巴的梦魇 1632

青年学者和导师 1630

撒路的复活 1630

莎斯姬亚·凡·优伦堡 1635

协和国家 1645

雅各布三世 1632

耶利米哀悼耶路撒冷的毁灭 1630

据说伦勃朗以自己的父亲作为模特创作了几幅老人像,这是其中一幅。这幅画的题材来自《圣经·耶利米书》。先知耶利米预言了耶路撒冷的毁灭。画中,从神殿中抢救出来的黄金圣杯和圣经堆放在他的身边,他陷入了痛苦的对于毁灭了的城市的思念。注意在这幅画中无与伦比的光和影的描绘。

以撒和利百加(犹太新娘)1669

《犹太新娘》无疑是最富柔情的画作之一。很少有人能如此细腻的、深入地描绘人间之爱。他的手平放在她的胸口,传达出象征的、又是切切实实的温柔。她的手则满含深情,轻轻搭在他的手上,含蓄地接受又回报着他的爱抚。他们的结合的全部含义都蕴含在更深的层面之中。光线似乎不是从外部投射过来,而是直接来自人物身体的内部。他的厚涂法极大地增加了颜色的表现力。

音乐寓言 1626

伦勃朗自画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