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李白最狂的一句诗,5000年来无人能及

subtitle
宝宝生长发育 2021-04-21 07:47

众所周知,李白是我国唐代著名的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他与杜甫并称“大李杜”,为人狂放不羁,爽朗大方,喜欢饮酒作诗,最爱的就是交朋友。李白既是文人,又是侠客,做过官,又学过道。爱好甚广,为唐玄宗所赏识,长期陪在玄宗左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白,字太白,号青莲居士。与李唐宗亲有莫大渊源,据《新唐书》记载,李白为兴圣皇帝(凉武昭王李暠)九世孙,而李唐宗亲统一认定李暠(西凉开国国君)为自己的祖先。

李白诗中常将想象、夸张、比喻、拟人等手法综合运用,所创造的诗词歌赋,这种浪漫主义诗作常常给人以奔放豪迈,潇洒如仙的感觉。他的诗歌也对后代诗人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另一位著名诗人杜甫对李白是这样评价的称其:“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李白的狂发自内心,这也是他的处事态度。就如同我们今天要说的这句“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率真直爽的李白,从来不会对自己的内心做掩饰,高兴便笑,悲伤便哭。永远相信自己,对自己有着强大的自信,他坚信自己这块金子终有发光的那一天。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这句诗出自李白的《南陵别儿童入京》

李白心中向来都具有远大的抱负,但是一直没有机会实现,认为自己空有一身本事,却无处施展,时过境迁,这时的李白已经42岁了,当他看到唐玄宗诏书召他入京,忍不住的兴奋起来,哈哈大笑,这就是他的态度,该高兴时就要表现出来。

诗中描绘着大片丰收的情景,“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也代表李白的喜悦心情。“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嬉笑牵人衣”。这种写实的手法,大口喝酒吃肉与儿女的欢声笑语连成一片。

“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边痛饮美酒,边放声高歌,心中宽慰至极,酒意上头,动身舞剑,这种行为难以掩饰心中有多痛快,让人读一句诗就可以明白李白当时的心情。

“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这里表示诗人迫切要向皇帝表明自己政治观念,恨不得马儿跑的再快一些,能够瞬间到达目的地京城。

“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在这里联想到了汉代的朱买臣,朱买臣这个人因为贫困,常常以卖柴为生,他的妻子嫌弃他贫贱,就离开了他,后来苦于读书,得到了汉武帝的赏识,从此飞黄腾达,一路青云直上。将自己也比作朱买臣,因为自己马上就可以跟他一样到京城大展才能。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兴奋到了极致,遂仰天大笑。这是何等高傲自负的表现,又把当下所有踌躇满志的心情表现的淋漓尽致。笔者不仅又想到了他将进酒中的另一句诗,“天生我材必有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