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错换人生28年”事件郭氏夫妇故意换子涉嫌犯罪?警方通报

北京日报客户端 2021-04-21 07:46
原标题:“错换人生28年”事件郭氏夫妇故意换子涉嫌犯罪?警方通报

21日凌晨,开封市公安局鼓楼分局微博针对“错换人生28年”事件当事人许某控告郭某宽、杜某枝夫妇等人涉嫌刑事犯罪问题,发布情况通报。

有关情况通报如下:

2021年3月15日,许某委托其表弟王某涛到开封市公安局鼓楼分局报案称:郭某宽、杜某枝夫妇及医护人员郑某、郭某志故意换子涉嫌刑事犯罪。同日,开封市公安局鼓楼分局依法受理该案件。

接报案后,开封市公安局鼓楼分局及时成立调查组,对郭某宽、杜某枝等人是否涉嫌刑事犯罪进行调查核实。期间,调查组克服事件年代久远、相关线索匮乏、涉及当事人难以查找等困难,组织警力赴河南省驻马店市,重点调查了郭某宽、杜某枝夫妇养子郭某实际出生时间为1992年、户籍信息登记时间却为1995年的问题,经调取驻马店市驿城区卫健体委档案资料,证实郭某宽、杜某枝夫妇于1993年8月18日经原河南省驻马店地区计生委审批同意生育二胎,于1995年8月23日为郭某申报户口;组织警力赴河南省兰考县,重点调查了郭某宽与郭某志二人关系问题,经查询户籍信息、家族族谱、走访村干部及村民,证实该二人无亲属关系;组织警力询问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涉及医护人员、同期孕妇等相关人员,发现当时该医院在婴儿管理上,采取统一样式的襁褓,并在襁褓外捆扎统一样式的圆牌,仅以圆牌上注明的床号对新生儿加以区分,通过查询调取原始病历档案及妇产科管理规章制度,发现当时该院存在诊疗行为不规范及管理混乱的问题。另外,调查组还组织警力赴北京市、江西省九江市、河南省郑州市开展了调查取证。

2021年4月7日,经开封市公安局鼓楼分局审查,认为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二条规定的立案条件,决定不予立案。2021年4月8日,开封市公安局鼓楼分局向控告人许某送达《不予立案通知书》,并将不立案理由通知许某,告知许某如有异议,可以申请复议,也可以向人民检察院申请对公安机关立案监督。

开封市公安局鼓楼分局

2021年4月21日

此前报道:

错换28年患癌青年姚策遗体火化 满满3页的绝笔信曝光

3月23日上午,“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罹患肝癌晚期的江西青年姚策在北京去世。生父郭希宽告诉南都记者,姚策上周刚从杭州转院到北京,进行安宁疗护,“他到北京后已经基本说不出话了。没想到他走得这么快,这么突然。”

人生的前28年,姚策在江西九江度过,去年4月刚与河南的生父母重逢。若非养父母准备割肝救他时才发现血型不匹配,28年前医院疏忽导致的错抱或无人知晓。

过去一年中,除了历经与家人重逢的喜悦、等待法院判决的煎熬,姚策大多数时间都缠绵病榻,被疼痛折磨。3月24日,他的遗体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火化。妻子熊磊说,姚策曾告诉她,希望安安静静地走,火化后由家人带回江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0年11月,姚策在杭州治疗。

被错换的人生

1992年6月15日,姚策在河南开封医专第二附属医院(现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出生。如果没有这场癌症,再过85天,姚策本将迎来他29岁的生日。


河南大学淮河医院。

时间倒回一年前,2020年3月26日,江西神州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一份报告彻底打破了一个江西家庭的平静生活:“根据DNA分析结果,不支持许敏是姚策的生物学母亲。”

彼时,姚策确诊肝癌已一个月有余。母亲许敏打算“割肝救子”,丈夫也做好了提供肝源的准备。然而,在上海做全面检查期间,血型检测单显示,姚策是AB型血,而许敏和丈夫都是A型,理论上只可能生出A型或O型血的孩子。

细细回想,一切并非没有端倪。两人并无家族病史,养育了28年的儿子姚策却在幼儿园时就检出乙肝。之后体检姚策在肝功能数值上一直无异常,直到2019年12月开始,他偶感肩痛,随后腹痛,疼到无法忍受去医院检查,确诊时已是肝癌晚期。

亲子鉴定结果改变了两个家庭,也让28年前的真相浮出水面——当时,河南女子杜新枝也在同一医院生产,因医院疏忽,相隔十几个小时出生的两个男婴被错抱。

之后的28年间,姚策和郭威在江西与河南分别长大。一人受家庭影响学医,后转做电商,事业顺遂之时被确诊肝癌晚期;另一人成为一名辅警,儿女双全,但母亲刚做完肝癌手术,姐姐有智力缺陷。

2020年4月,几经辗转,郭威与生父母姚师兵、许敏夫妇相认。4月25日,姚策用手机看到一则“错换人生28年”的新闻报道,得知真相后陷入迷茫。

“我的亲生父母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这边的父母养育我长大,我会想该怎么去报答他们。可我现在还有能力去报答他们吗?显而易见没有。”两天后的傍晚,姚策向南都记者坦言,“中国人讲百善孝为先,这(无法尽孝)对我来讲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他的养母许敏则告诉南都记者,“我现在已经知道他不是我的亲生儿子,但是我更心疼他,我就想再苦再难,我再遭罪,还是要救他。”


2020年4月30日,两户家庭在拍全家福。

2020年4月30日,两个错位的家庭在江西九江重逢。为了这次相聚,姚策生母、肝癌手术后还在恢复期的杜新枝提前出院,从河南赶赴江西。当她在亲人搀扶下缓缓走向约定的酒店时,姚策走上前,一把搂住她。

当天,在媒体的见证下,两家父母与儿子、儿媳、孙子孙女齐坐在一起,照了一张特殊的“全家福”。之后的6月15日,两个家庭又齐聚上海,共同为被错换的两个孩子庆生。

绝望中的追责

谁来为错换的28年负责?这是两个家庭共同的追问。

让姚策难以释怀的是,生母杜新枝当年已被医院筛查出携带乙肝病毒,他本应在出生后就被采取乙肝母婴阻断措施,却因28年前的被错抱导致未能接受相应保护。“我本该有一次机会可能避免疾病,我错失了这个机会,最终的责任在于谁?”

2020年4月27日,开封市卫健委工作人员向南都记者表示,对于28年前两名男婴被错抱一事,淮河医院已经成立了工作专班进行调查,卫健委会及时跟进。如果家属与医院无法达成赔偿协议,可依法依规走司法途径解决。

由于迟迟未能达成协议,同年7月,姚策与生父母将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诉至法院。其代理律师周兆成告诉南都记者,当时姚策病情持续恶化,他更希望与涉事医院和解,也一直在等待开封市卫健委及河南大学联合调查组对该事件的权威调查结论。“很遗憾,无论是调查结论还是涉事医院,都始终没有任何回应,我们不得不提起诉讼。”

2020年11月22日,因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同意最多不超过60万元的赔偿,姚策“很崩溃,很绝望”。然后,他断断续续用一周的时间,给河南大学淮河医院院长写下一封满满三页纸的绝笔信。


姚策写下绝笔信。

信中他说,“医生告诉我,我现在已经不可能换肝了,只能保守治疗,我知道,我在医院只能等死。”“我不想去感慨上天的不公,我只希望这样的人间惨剧不要再次上演。我只想在我生命最后之际,得到一个答案,得到一份公平的裁决。”

2020年12月7日,河南开封市鼓楼区法院对该案一审宣判。对于姚策和家属共向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索赔273万的诉求,法院判决支持76万,同时认定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在姚策患病上存在过错,按照60%的比例承担姚策的后期治疗费用。

“无论多少钱都弥补不了错换的人生,也换不回我健康的身体。只愿回归平静,安度余生时光。”当天晚上,姚策在其社交账号发布一段时长3分钟的视频回应。为了止痛,他在录制前吃了一片吗啡。之后,因认为赔偿金额偏低,他与生父母提起上诉。

2021年1月26日,“错换人生28年”案二审在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

2月8日,开封市中院二审宣判,判决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共赔偿100万余元,其中赔偿患癌当事人姚策及其亲生父母精神损害赔偿40万元,赔偿姚策治疗费等60余万元。

当晚,姚策生母杜新枝告诉南都记者,得知二审宣判结果后,家人都松了口气,接下来就安心陪姚策看病,一家人打算在医院过年。

急转直下的病情

疾病侵蚀人的肌体,速度之快难以想象。

在过去一年间,南都记者曾数次探望姚策,由于病痛折磨,他急剧消瘦。体重从150多斤迅速掉到100斤左右,空荡荡的病号服挂在身上,脑袋显得很大,颧骨高耸,面色苍白。由于前期治疗力度较大,身体难以承受,他常常痛得整夜无法入睡。

今年1月,姚策两次因消化道出血入院抢救治疗,一度处于昏迷状态,被医院方下了病危通知书。

1月26日,在二审开庭当晚,姚策生母杜新枝告诉南都记者,姚策已经立下遗嘱,会把要跟他儿子说的话留一段视频影像,等儿子大一点的时候给他看——姚策的儿子楷楷2020年10月刚满3岁,在上幼儿园。姚策曾告诉南都记者,他希望楷楷以后能够成为一个有担当的人。

2月7日,姚策因腹腔积水进行了抽液,次日早上又发生了咳血,情况不容乐观。杜新枝表示,姚策面临的问题是没有特别好的治疗方案,用靶向药的话很可能出现大出血,风险很大。但如果不治疗,癌细胞一直扩散,身体也受不了。“姚策想年后尝试一下,不管有多大风险,他想闯一闯。”

最终,姚策没能等来奇迹。因肝癌晚期医治无效,3月23日上午,姚策在北京离世。

3月23日,姚策的生父郭希宽告诉南都记者,此前姚策在杭州治疗时,医生表示已经没有好的治疗办法,只能维持、延长生命,可能还有一至两个月的时间。因肝癌晚期疼痛严重,姚策上周决定从杭州到北京进行安宁疗护,躺在救护车上完成转院。

“姚策后来也讲了,毕竟北京有好的医生、好的药物、好的办法,也会有起死回生的可能。他是蛮有信心、蛮有希望来的。”郭希宽告诉南都记者,“但没想到这么快、这么突然,我感觉可能跟一路颠簸也有关系。到北京后,姚策已经基本说不出话了,但走的时候还是比较安详的。”


姚策和儿子楷楷。

姚策曾告诉南都记者,“错换人生28年”带给他最多的是人生价值观上的巨大触动,“经历过之后才有大彻大悟的感觉”。曾经,忙碌是他的常态,他一心想赚钱,从不给自己放假的机会。被社会关注以来,他受到了很多爱心和帮助。他意识到,人在这个世界上的价值,不是一定要取得什么样的成就,挣到多少钱,而是去帮助他人。

姚策曾对南都记者说,如果还有机会的话,“我很希望带孩子去一些偏远的山区看看,让他理解生活,让他有社会责任感。”

即将29岁的他,没能等到这个机会。

姚策生母:都没时间哭 要拔针头 他身上到处是针孔

这是一场历时不到8分钟的告别仪式,克制而简洁。姚策离世,留下许多还未解开的谜团。但现在,告别仪式上的人只想随着至亲的离世结束这一场旷日持久的舆论战。就像姚策的遗嘱里写的那样,希望两家人和睦相处,不受外界声音干扰。将孩子培养成人,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姚策生前照

3月24日不到7时,北京八宝山殡仪馆莲花厅三楼,电梯门口前已经站满了人,他们大多穿着黑色西装或大衣,前来追悼各自的亲属。只有姚策的亲属们,穿着各色的服装。

姚策的死来得太突然,他们没来得及准备。

厅里放着三个大小不一的行李箱,郭希宽说这是他们从老家拖到北京的,里面是衣服,还有零食。在医院没有吃完的水果,也带了过来。

姚策生母杜新枝看到记者,主动出来解释:“现在姚策已经走了,只希望各种纷争能够平息。”

杜新枝称,姚策走得突然,当时她还在洗漱。姚策去世的消息不胫而走,昨天她的电话不停地响,忙着接电话的她,连哭的时间都没有。“姚策身上的针头要一个个拔掉,到处都是针孔。”

一位赶来的网友在告别厅门口一眼认出了杜新枝,主动向前拥抱。两人交谈不多,杜新枝在她的肩膀上痛哭了一阵。

“我是北京的一位网友,昨天听说他在这里,今早就特意赶来了,只想给他送个行。”说完,网友便离去了。

姚策的告别仪式克制而简洁。


告别仪式

八宝山殡仪馆的福泽厅是一个套间,进门是休息厅,椅子靠墙摆放,再往里走才是停棺的房间。放置姚策遗体的冰棺放在房间正中,两边摆着五、六个白色花圈。冰馆正前方的屏幕上播放着舒缓的音乐和姚策的遗照。

生父郭希宽向到访的人说,姚策生前插呼吸管时间长,这两天还流过鼻血,所以鼻孔里塞着棉花。

姚策的妻子熊磊双眼臃肿,面容憔悴,她瘦小的身子裹在一件宽松的棕色外套下,显得更加虚弱。

在告别厅的休息区,熊磊抱着3岁的儿子恺恺坐在凳子上。若是需要她去做什么,就会转手把孩子给其他家人抱着。离开妈妈,孩子就会哭闹。

告别式前5分钟,“错换人生28年事件”的另一方主角郭威赶到了现场。抱着高大的儿子,杜新枝又哭了一会儿。

现场除了姚策的生父生母、妻儿、岳父岳母等亲属外,曾为杜新枝一家代理起诉医疗机构的律师周兆成也到场为姚策送行。此前新闻中的主角之一,姚策的养父母许敏夫妇并没有到场,据闻许敏因过度悲伤已卧病在床。


北京八宝山殡仪馆

7时26分,告别式开始。殡仪馆工作人员给每个人发放了一朵白菊花,亲属站在冰棺旁,其他人员站在遗体脚头。按照流程,到场人员一鞠躬后绕冰棺一圈。

郭希宽夫妇站在离姚策最近的位置,夫妇二人俯身看着躺在冰棺中的姚策,双双泣不成声。

“这才不到一年,你就走了。儿子,很多人不理解你,妈妈理解你。”杜新枝哭喊。郭希宽扶住杜新枝。站在一旁的熊磊不语。郭威则站在角落,远远地看着。

首轮仪式结束,4个高大的工作人员将姚策的遗体从封闭的冰棺里抬出,仿佛拖起一张纸片。鞠躬、绕行、献花,杜新枝再次俯身在姚策遗体旁,不愿离去。


姚策生前照

告别仪式结束后,工作人员将遗体转移至火化点,熊磊、郭希宽等跟随工作人员办理相关手续。

杜新枝回到休息室,仍在自言自语:“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他还只有28岁,人生还有很多目标没有实现。他规划了很多小目标、大目标。”

“他要是没病,就找不到我们。但因为这个病,他又去世了。这个事说好也好,好在我们有生之年见了面,说坏也坏,才见面一年就这样走了。”

当郭希宽再回到休息室时,他看到杜新枝又哭了,只好上前安慰,拿起杯子让杜新枝喝口水,杯子刚到她嘴边,郭希宽又拿回自己先喝了口:“不烫,你再喝。”站在杜新枝旁边的郭威,只是给她递纸巾。

他们谈论着姚策,谈论着这一年来发生的事,他们还谈论着网络暴力。

郭希宽苦恼地表示,为了姚策的病和网络上的谩骂,杜新枝自己的病也忘了治,“药也没按时吃。”

现场有人建议他们:“别再回应了,安安静静地过自己的日子吧。”周兆成则提醒郭希宽夫妇,往后不要再回应任何问题,“身体垮了受苦的是自己。”

这时,姚策的儿子恺恺从母亲的怀中醒了。他在休息厅里蹦跳,大人喂他吃早饭,让他找找爸爸在哪儿。他穿着粉色背心摇摇晃晃地走进告别厅,抬起手臂指向播放遗照的屏幕,稚气地说:“爸爸在这儿。”另一只手臂上别着的黑袖章几乎和他手臂一样长。

休息厅内的氛围安静而紧张。

虽然姚策去世当天,他近20万粉丝的抖音号里的内容不知被谁全部被清空。但对姚策的家人而言,网络上围绕着他们家的纷争,他们已经疲于解释,同时也不知如何才能平息这一切。


姚策抖音号

姚策岳母提醒身边人去把告别厅里的光盘取出来,“回江西可能还要再用”。亲人们讨论着待会儿谁来抱遗像。记者们和郭威在告别厅外简单聊了几句,问及以后的打算,郭威也答还没想好。

姚策的遗体火化完毕后,熊磊抱着骨灰盒,郭威抱着遗照从火化点返回厅内。郭希宽又开始收拾行李。杜新枝则侧躺在休息室的榻上静静地睡着了。

接下来,他们要带姚策坐火车回江西了。此刻,所有人只愿向外传达一个信息:希望网络纷争能够平息。

责任编辑:康瑞鑫_NB16727
241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