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大明王朝:“冒青烟”巡盐归来,330万两白银彻底压垮了“严党”

subtitle
萧鸿禧爱搞笑 2021-04-21 01:02

“浙江贪墨案”落下帷幕,“严党”没败,“清流党”也没胜,但被海瑞释放、有着通倭嫌疑的齐大柱却被押送到了京城;南下巡盐的鄢懋卿又带回了230两白银,还“贴心”地为嘉靖皇帝另外准备了100万白银,用以修缮万寿宫。

抓捕齐大柱,是“严党”用以扯出海瑞,扯出海瑞背后之“清流党”的整体规划;

330万两的巡盐税款,更是“严党”用以挽回之前败局的关键所在。

正如严世蕃所言,“有了这330万两,让皇上看看谁是大明朝的忠臣”,这一年的冬天,“严党”的势头再次压过了“清流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另一边,嘉靖皇帝正在组织宫中的“审计组”详细审计鄢懋卿此次的巡盐账册,严寒雪天,嘉靖皇帝一身单衣,这可苦了御前近侍的“司礼监掌印太监”吕芳。

入冬换季穿棉衣,这是“凡人”的习惯,但吕芳却不能穿厚了,因为皇上穿着单衣呢;可就算穿薄了,也不行,嘉靖皇帝修仙那么多年才有了“抵御严寒”的神仙之体,吕芳自然不能超越嘉靖皇帝的与众不同。

看着瑟瑟发抖的吕芳,嘉靖皇帝竟于心不忍,拿来一颗鲜红的仙丹交给了吕芳:

“吃了,就管用。”

吕芳谢恩接过仙丹,立刻塞进了嘴里,但很快就背着嘉靖皇帝吐了出来,用手绢包好,藏在了怀里。

吕芳为何有这般操作,我们先按住不说,接着往下看。

等到账册都审计完成后,吕芳将账册呈给嘉靖皇帝查看,自己却一直低着头,始终没有直视嘉靖皇帝的脸色。关于这个小细节,原著小说中有着这样一句说明——吕芳这个时候是绝对不去看嘉靖的脸色的

这个时候,吕芳为何不能看嘉靖皇帝的脸色?

鄢懋卿巡盐归来,会让嘉靖皇帝如何重新看待整个“严党”,吕芳心里没数,而这一切几乎都表现在嘉靖皇帝的面部表情上,所以吕芳不能直视嘉靖,不能表现出“揣摩圣意”的举动。

看完账册以后,嘉靖皇帝给出了问话:

“去年朝廷派的巡盐御史去两淮两浙收了多少税银?”

吕芳马上给予了回答:

“回主子,好像是一百四十多万两。”

嘉靖皇帝再问:

“前年呢?”

吕芳再答:

“是一百七十多万两。”

好了,有了这个具体数据,嘉靖皇帝开始问及关键:

“派别人去收税,是一年比一年少。鄢懋卿去,一次就收回了三百三十万,比别人两年还多。你怎么看?”

同样,此时的吕芳仍未掌握嘉靖皇帝对“严党”的看法,所以,嘉靖皇帝的这个问题,吕芳并不好回答。

给予暧昧的中立答复?会让嘉靖皇帝怀疑吕芳在做老好人,在和稀泥,在逐渐远离圣心;给予赞扬答复?又会让嘉靖皇帝怀疑吕芳靠近了“严党”,有了站位嫌疑;给予抨击答复?同样,也会让嘉靖皇帝怀疑吕芳已经靠拢了裕王一派,这更是要命。

我们来看吕芳如何答复:

“还是严阁老的人行哪!”

“行”,可以理解为“办事能力强,实心任事”,也可以按照“你可真行”的反语解释。总之,吕芳的回答给自己留出了足够的腾挪空间,等到嘉靖皇帝明确圣意以后,吕芳可进可退,可攻可守。

只是,听到吕芳的回答后,嘉靖皇帝却立马改变了询问方向,问及了另一问题:

“朕赐你的那颗丹药为什么吐了?”

剧中和小说中都没提及嘉靖皇帝究竟是怎么看出吕芳吐了丹药,或许是看到吕芳依然冷,又或许是吕芳的脸没有服用丹药以后该有的变化,再或者嘉靖皇帝一直都知道吕芳压根就不相信丹药养生,直到现在才点破而已。

吐了嘉靖皇帝赏赐的丹药,这可是大罪,吕芳赶紧下跪解释:

“主子法眼。奴才是将仙丹藏起了,奴才有私心。”

嘉靖皇帝对于吕芳的回答并不满意,接着追问:

“你怕吃了会死?”

嘉靖皇帝审讯杨金水那一段,有人认为嘉靖皇帝就是深信鬼神才会有这样一段“道士”审讯“疯子”的经典戏码,他就认定了杨金水是沈一石附身。就凭嘉靖皇帝的这句话,我们就能明确得知,嘉靖皇帝虽然修仙悟道但却并不糊涂,他只是在用这种神话的方式来维护自己不容挑战的权威而已。

对于嘉靖皇帝的这句问话,吕芳自然知道标准答案:

“回主子,仙丹吃了只会长寿怎会死人?奴婢是想......”

话没说完,嘉靖皇帝就接过了话头:

“你想把那颗丹丸送去给杨金水吃?”

吕芳,一个无家无业的人,能让他生出私心的原因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的干儿子们。而在这些干儿子中间,就只有一个疯了的杨金水有着“私心关怀”的必要。所以,吕芳留下丹药的目的并不难猜。

只是,吕芳吐出丹药到底是不是为了杨金水?

私以为,这并非吕芳的真正目的,他压根就不相信丹药的效用,就是担心吃了会死而已。从吕芳从嘉靖皇帝手中接过丹药的习以为常和吐出丹药的熟练动作,毫无顾虑来看,这绝非吕芳第一次获赐丹药,也非第一次吐出丹药。只不过,这次吐出丹药被嘉靖皇帝发现了,他必须找一个充分的理由搪塞过去。

已经疯了的杨金水,就是吕芳找到的最合适的理由。

我吐了丹药,并不是担心吃了会死,而是想用这颗珍贵的丹药去救我可怜的儿子!

接着,吕芳给出了具体说明:

“主子圣明。下晌奴才听人说,这么大冷的天,杨金水还穿着一件单衣,夜里都在院子里走。”

既然皇上都说了“吃了,管用”,吃了这颗丹药就能抵御严寒,我把它留给我正穿着单衣在院子中走的干儿子,有毛病吗?你能说我不相信丹药的效用?你能说我觉得吃了丹药就会死?

这个理由让吕芳找的,无懈可击!

提到杨金水,嘉靖皇帝心生不忍,问道:

“蓝神仙那些人就不管他?”

既然是临时找到的理由,吕芳就得赶紧终止这个话题,话越多就越容易露出破绽;更何况,蓝神仙可是被嘉靖皇帝称为“神仙”的特殊人物,即使他真不管杨金水,吕芳也不能趁机告状报复。所以,吕芳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不是不管。蓝神仙说,这是他的冤孽,报应完了自然就好了。”

注意,这个观点可是嘉靖皇帝给予的官方宣布,嘉靖皇帝自然不能推翻,这个理由,更是无懈可击。

好了,丹药的问题问得差不多了,嘉靖皇帝开始转向正题了:

“杨金水在杭州四年,功劳还是有的。他要是不疯,今年五十万匹丝绸就织出来了。朕何必还要靠向人家讨钱来过日子?没有可靠的人了,现在连你也没有真心了。”

这段话,嘉靖皇帝就只表达了一个意思——朕对“严党”严重不满了,“倒严”计划到时候重启了!

只是,嘉靖皇帝毕竟没有明言,吕芳还得继续装糊涂:

“奴婢,哪儿没有真心了?”

面对领导指责般的质问,要么马上认错,要么立即反问,总之,一定要表现出自己的光明磊落,绝无此心;就算是真犯了错,也要想尽办法塑造成“无心之过”。不管怎么样,一定要给予干脆利落的回应,千万不能犹豫,犹豫就是心虚,心虚也就坐实了领导的指责。

吕芳敢于这样问,嘉靖皇帝心中便立马有了数,只是问题还得继续:

“朕刚才问你鄢懋卿下去怎么就能收来这么多银子,你为什么不说实话?”

好了,吕芳刚才留给自己充足空间的回答,现在就能派上用场了。

“乾坤都握在主子手里,主子的心比日月都明亮。”

你就是我大明朝实际上的“户部尚书”,这些问题,你比谁都清楚,还用得着问我啊!再说了,我刚才已经给你答案了——“严党”的人可真行!

吕芳的回答,嘉靖皇帝还是不满意,继续追问:

“朕明白是朕的事,朕现在要听你说。”

嘉靖皇帝就算对鄢懋卿上缴的盐款心生怀疑,也肯定弄不清实际的数目,但嘉靖皇帝不会承认这一点,人家是神仙啊,是掌控一切、洞察一切的神仙啊!此时的嘉靖皇帝就好像忘词的歌星,将话筒递给了观众;就好像四六不懂的领导,口中常常出现的那一句“我当然清楚怎么回事,我就是想考考你”。

嘉靖皇帝“倒严”的心思明确了,态度还很鲜明,吕芳不能再装糊涂了,只能认真回应:

“两淮两浙的盐引,在太祖爷和成祖爷的时候每年都有上千万的税收。此后一年比一年减少,其中有些部分却是直接调给南京那边充作公用了,但怎么说也不会像前年去年一年只能收一百多万。”

太祖、成祖以后,两浙两淮的盐道衙门就存在严重的贪腐现象,这种情况在最近几年愈演愈烈、贪腐更甚!

“今年鄢懋卿一去就收回了三百三十万两,原因只有一个,那些管盐的衙门都是严阁老小阁老的人,钱都被他们一层一层贪了。上下其手,铁板一块,派人去查那是一两也查不出来,可只要鄢懋卿去了,他们都会乖乖地献出来。”

朝廷派人去,盐道衙门象征性地上缴一部分;可鄢懋卿是“严党”的关键人物,代表了严嵩父子,盐道衙门自然也就不敢再打埋伏,毕竟严嵩父子手中掌握着这些官员的官戴袍服。

“说句伤心的话,大明国库的钥匙一多半都捏在他们手里了。朝廷要用钱这条门只有他们才能打开。”

这句话严重了,等于揭开了“严党”的罪恶,而且还是嘉靖皇帝不容挑战的底线。

明确了领导的真实意图,立即给予顺应追加,这才叫“深通上意”!

吕芳介绍完具体情况后,嘉靖皇帝又来了一句颇为“马后炮”的话:

“你现在明白朕为什么上回不追究严世蕃他们,反而派鄢懋卿南下巡盐了吧?”

拉倒吧,你当时同意鄢懋卿南下巡盐,不就是看着“江南织造局”五十万匹丝绸的生意泡汤了,手里没钱,没法修缮你的万寿宫,没法继续修仙悟道了嘛!现在,鄢懋卿巡盐出事了,你又说这是你故意安排,故意让“严党”漏出马脚了!

此时的嘉靖帝,是不是像极了某些领导,某些能下决断但绝不会承担责任,还要拼命甩锅的领导?

好了,嘉靖皇帝“倒严”的想法进一步明确,吕芳继续趁热打铁,以表示自己坚定站在嘉靖皇帝一边,表示“还有下情陈奏”。得到许可后,吕芳又为“严党”压上了一棵稻草:

“朱七他们一直跟着鄢懋卿的船队,今天也回来了。天黑前朱七来见过奴才。他说,鄢懋卿在把这些银子押回京里以前,还有三条船。”

注意,朱七是夏季抓的齐大柱,可直到冬季大雪才将齐大柱押回京城,从浙江到北京需要耗时半年?这也解释了另一个问题——明明“浙江贪腐案”已经处理完毕,朱七为什么还待在浙江不回京?

朱七等人就是在等着鄢懋卿,就是在暗中监视着鄢懋卿的整个巡盐过程!

嘉靖皇帝如果没有“倒严”的想法,这件事就等于没发生;可如果嘉靖皇帝一旦生出“倒严”想法,手中掌握着大明情报机构的吕芳如果拿不出有效的情报,可就是失职了。

对于吕芳的工作周密性,嘉靖皇帝还是了解的,毕竟是相处了长达40年的主仆。所以,吕芳这句话一出,嘉靖皇帝立马问及了关键:

“什么三条船,干脆点说还运走了几百万,是不是?”

吕芳的工作得到了初步认可,便赶紧给出自己掌握的情报:

“圣明无过主子。南直隶那边咱们的人也有呈报,说鄢懋卿今年巡盐至少收了五百多万税银。除了报上来的三百三十万,至少还私瞒了两百万。两条船去了江西,一条驶往分宜严阁老的老家,一条驶往丰城鄢懋卿自己的家。还有一条船在一个月前装作商船驶回了北京。”

一条船去了丰城,装着鄢懋卿私留的一百万盐款;一条船去了分宜,装着鄢懋卿孝敬给严世蕃的一百万盐款;还有一条“商船”载着鄢懋卿送给严嵩的戏班子。

也就是说,鄢懋卿南下巡盐,一共收回了530万两白银,其中230万上缴了国库,100万留给了嘉靖皇帝,剩下的200万都让“严党”贪了。

嘉靖皇帝一直都在追求两件东西——“钱”和“脸”,现在“严党”把手伸进了嘉靖皇帝的钱包,还顺便戏弄了嘉靖皇帝一把,“钱”没了,“脸”也没剩下多少。于是,嘉靖皇帝怒了,那种近乎疯狂的暴怒。

“好嘛!两百万银子三条船,游南游北,我大明朝这条运河倒是为他们修的了。鄢懋卿,冒青烟,居然还在奏疏里说什么‘为解君忧敢辞其劳’,又说跟严世蕃商量了,专留下一百万给朕修万寿宫?朕的钱,他们拿两百万,分朕一百万,还要朕感谢他们吗!”

嘉靖皇帝的底线,让“严党”按在地上狠狠地踩,嘉靖皇帝决定“倒严”了!

(本文仅基于《大明王朝1566》具体演绎情节和人设解析,并不以历史史实为依据,个人观点,欢迎提出批评意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