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选了“地狱难度”的sis,首张EP是什么水平?

subtitle
乱弹山 2021-04-20 16:55

掰着指头地计算,如果少打一次车,能省多少饭钱;

飞行日,在走出机场时,苦笑着面对无人接机、冷冷清清的尴尬;

一年只发了三首歌,留下许多遗憾和不如意的歌;

还能比这更差点儿么?也许就只有“解散”了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是sis新EP《朝酒晚舞》纪录片里的片段。作为哇唧唧哇旗下女生演唱组合,sis自去年1月1日起正式成团,由在《明日之子·水晶时代》中脱颖而出的三位选手组成,本想着有洪一诺之静美、Veegee之野性、Pam之温柔,sis是一个下限不低的组合,不料却在成团当即遭遇了疫情的冲击,对于新人来说,宣传活动的极大受限无疑是灭顶之灾。别人成团都是走花路,sis可好,一上来就拿到地狱难度剧本。

在过去的2020年,也诚如女孩们在纪录片中所表达的那样,sis的发展确实不顺。同属哇唧唧哇的R1SE常自嘲是“小糊团”,这个称呼在sis面前已是凡尔赛了。总之,距离正式出道一年多,经历了多番“难产”,sis的首张EP《朝酒晚舞》终于宣告问世。

这会是怎样的专辑呢?

在浅浅的钢琴伴奏下,再加一点点的合成器铺垫,三位女孩小心翼翼地叮咛,这首极具北欧氛围音乐风格的歌曲,是《朝酒晚舞》的第一首单曲:《last song》。歌曲是如此简单。本着“如果这是最后一首歌”,“如果这是最后一次活”的心态,三人的演唱像是“再见萤火虫”,那点微弱却又坚韧无比的光芒。这首歌的词、曲、编、制作均由曾轶可担任,她最为擅长书写小女生身处小时代的困境,夜晚、微光、漆黑、大海、宇宙,这些都是典型的曾轶可“暗黑系”美学的标志性元素,也符合身处逆境中的sis之心态。可是,你却又能在这首歌里听到那些倔强,哪怕这就是last chance了,也要用力地把所有的期待、不安、遗憾、勇气与爱都要唱给你听的执着。

第二首歌《朝酒晚舞》由Veegee作词,Veegee连同洪一诺均有参与曲的创作。听起来,这是一首带着复古劲儿的舞曲,它不是那种张牙舞爪、直接在舞池里炸场的歌曲,它带着一种OG的坚持,有那么多真实演奏的乐器,黄金年代的鼓点与放客电吉他,以及低调却又无法忽视它存在的管乐部分的唱和,让《朝酒晚舞》听起来有一种上世纪80、90年代“尽情嬉戏”的末日情怀。这是一首以乐写悲的歌曲,情绪上紧接着《last song》,让我想到了罗贝托·波拉尼奥在其名作《地球上最后的夜晚》中的著名段落:“你知道什么时候我们真的感到孤独吗?我说:是在人群里。”

最后一首《落日循环》,开头的那阵故障风(Glitch)只是一个障眼法,sis一扫阴霾,终于在落日的余晖里轻松地唱和。由Veegee、Pam联手创作的歌词,写出了姐妹们对明天的期许。在这首带着摇曳R&B影子的畅快歌曲中,sis讲述了她们会如何面对周而复始的世界,她们将如何勇敢地面对每一个明天。

听完这张EP后,你会诧异地发现,看起来被迫选了“地狱难度”的sis,在遭遇各种不如意时,却意外地交出了一张真挚的唱片,里头有着对青春最残酷也动人的书写。sis代表着和她们一样20岁出头的女孩子们,她们是如此地热爱这个世界,哪怕现状不如人意,她们流露出自己的悲观情绪,但所有的失望、疲惫,这些情绪的潜台词背后,全都是因为爱,因为她们对音乐的热情,对舞台的追求,对人生意义的探索,以及对把青春燃烧殆尽的渴望。就像廖一梅在《悲观主义的花朵》中所写的那样,“爱是我躲之不及的怪物,是人生对我抛出的媚眼,顾盼有情中生出的一点眷恋,是这世界将你抽空,打倒,使你放弃尊严的唯一利器……我们是永恒的失恋者,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必将失去。”

我并非病态审美,喜欢看他人的失败;但我确实更迷恋那些遭遇了挫折、自我世界蒙上阴霾后,依然能点着火把勇敢前行的人。“我只能赞美那些一边哭一边追求着的人。”(帕斯卡尔)

在sis的旅程里,姐妹三人的相互陪伴是极其重要的。以作品说话,如《last song》,你听三人的演唱,你就知道她们的关系是怎样。三人均有自己独特的音色、风格,但在这首歌里,一方面,我确实能分辨她们彼此的音色,但我也确能听到她们彼此拥抱、让自己的声音去包裹她人的样子。Veegee的黑人嗓变得更温柔了,Pam柔美的音色变得更坚强了,要强且不服输的洪一诺也变得更成熟、更能接受不完美的自己了。当时,这首歌刚上线,许多粉丝发出疑惑:sis是不是要解散了?这就是最后了吗?可当你听到她们的羁绊、她们的默契,怎么会呢?姐妹们不好着呢?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sis的EP并没有通过采购国外词曲版权的方式完成。除了主打歌《last song》由曾轶可创作外,另外两首歌曲则是由sis成员合力完成。在创作这件事上,sis并不以此见长,尽管Veegee在几年前就有尝试词曲的创作,洪一诺和Pam在《明日之子》的比赛中也有被赛制“挤”出了自己的原创力。可要把习作发展成作品,并收录到自己的首张EP里,这不是简单的事。有趣的是,这两首sis的创作曲,《朝酒晚舞》和《落日循环》均不是民谣、或是普通芭乐的流行曲——这是初学创作者最容易达成的模式,但sis却没有选择这条路。或是更有精气神的复古电子乐,或是带着合成器流行乐色彩的新浪潮/city-pop,虽是创作上的新手,sis却给了我们耳目一新的感受。

哪怕sis目前的创作仍属稚嫩,但哇唧唧哇依然愿意鼓励并付出实际行动去支持她们进行自我表达,为她们的创作提供最大限度的孵化和保障。看似波澜不惊的专辑制作班底里,却出现了让业内直呼内行的名字:像《朝酒晚舞》这首歌,那个华丽低调的编曲阵容,有传奇鼓手贝贝(崔健、二手玫瑰鼓手)的加盟,以及新一代好评如潮的吉他手牛晖;在《last song》里奉献了精彩的钢琴演奏的Neil Cowley,他是英国当前最瞩目的新古典主义钢琴作曲家、演奏家,曾获得“BBC最佳爵士钢琴专辑”奖,你如果常逛B站音乐区,不时会刷到他在各种旷野星空下进行演奏的小视频。

听完sis的这张《朝酒晚舞》,也看完了近一个小时的专辑纪录片,我看到制作团队不断地引导女孩们去敞开心扉,让女孩们面对自己的内心,甚至毫不避讳地戳破偶像的光环,这也让整张EP最终听起来真挚动人。哪怕它是有缺陷的,但它首先得是真实的。以上所述的这些真实触感,源于这支纪录片的拍摄制作团队为哇唧唧哇内部的原生团队,得以和sis长时间的亲密接触,记录下了这些珍贵的镜头,不矫揉造作,没让纪录片沦为摆拍和表演,这也体现出哇唧唧哇不断地拓展内容的边界,除了艺人挖掘、音乐制作、形象包装等,也尽力通过如纪录片这样的媒介去增强艺人与粉丝之间的互动感,这是这家以偶像选举、粉丝陪伴闻名的公司在后端的新的着力。

在循环了两遍《朝酒晚舞》后,我希望sis在2021年可以继续往前走,现在还远没到要放弃的时候。你们要知道,追逐梦想就是追逐自己的厄运,2020年的阴霾,也不过是通往梦想的必经之路。纪录片的末尾,女孩们在汽车后座,说:“师傅我们拍完了,我们可以走了!”师傅说:“问题是……去哪儿啊?”女孩们笑着回答,镜头定格在这一刻。去哪儿,其实也不太重要了。总之,祝你们好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