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63年,66岁的释广德自焚后,陈丽春错说一句话引发世界公愤

subtitle
说历史的女人 2021-04-20 13:31

(说历史的女人——第1611期)

释广德自焚事件,在越南历史上和世界佛教史上,都有着一定的影响,是被当作一个事件载于史册的。不过在了解该起事件之前,我们有必要了解一些越南当时的政治历史背景。

在越南的历史上,从公元十世纪之后,佛教就被尊为国教。在越南的民众中,信仰佛教的民众比例也是极其大,总的来看,大约占据到了总人口的百分之八十左右的样子,在更长一段历史时期,尤其是15世纪新天主教和18世纪后新基督教、伊斯兰教等宗教传入越南之前,佛教徒的比例甚至占据到了百分之九十多。

因此,佛教在越南人民的心目中可谓是根深蒂固。但是随着世界大局势的演变,有些东西也在发生着微妙却尖锐的变化,尤其是吴廷琰建立越南新政权后,这种矛盾点一度十分严重。吴廷琰与越南本土的某些东西发生冲突是有三个原因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一个原因是吴廷琰早年的宗教影响。

首先吴廷琰出生在一个天主教信仰的家庭里,因此吴廷琰在出生后就在越南顺化的天主教堂接受了天主教的洗礼,接受洗礼后的吴廷琰还有了一个教名,叫让·巴蒂斯特。

其次是吴廷琰童年时期,因为家庭的影响,很早就接受了神学教育,学习天主教方面的基本教义,并且跟着家人上教堂。我们都知道,童年所接受和学习的东西对于一个人而言,是有着巨大的影响的,尤其是系统而专业的宗教影响。其后吴廷琰还专门攻读过神学专业,虽然后来他选择了公共行政和法学专业,但是很长一段时期专业的神学学习对于他以后的影响还是不言而喻的。

第二个原因是吴廷琰能够组建越南新政权,主要是因为美国在背后的大力支持,而美国支持吴廷琰组建南越政权的政治目的是对抗北越胡志明的共产党政权。这种政治上的对抗,对于吴廷琰以后在政治生涯中的一些决定和决策都有着非常直接的影响,尤其是宗教方面的。

第三个原因是吴廷琰在建立南越政权后,在国家建设的政策方面,虽然制定、出台了许多积极进步的政策,但是在宗教政策方面,可谓是漏洞百出。主要表现有三点:

其一是吴廷琰政府偏袒天主教,基本上可以说,在吴廷琰政府这里,天主教俨然成为了吴廷琰南越政府的国教。

其二是吴廷琰政府重视天主教也可以理解,但是不该打压其它宗教,至少确保其它宗教的生存空间,但是吴廷琰的南越政府选择的是歧视,此举措令其它宗教十分不满,尤其是在越南有着漫长历史和众多信徒的佛教——当时吴廷琰的南越政府出台法规规定没有政府批准佛教徒不能举办公共活动。

其三是吴廷琰除了在名义上限制佛教、偏袒天主教之外,在物质利益上,也推出了一系列更为有失公正的政策,比如天主教堂是最大的土地主、天主教徒可免交税、美国援助的大批物资也以天主教堂优先获得等。尤其是因为吴廷琰的这些政策,导致南越的大批佛教徒失去了生存空间,大批佛教徒为了获得政府的物质援助被迫改变佛教信仰而去信天主教。

吴廷琰政府的宗教政策最终引发了巨大的社会动荡,老和尚释广德自焚事件正是在这样的政治历史背景下发生的。南越的佛教徒为了反抗吴廷琰政府的政策和镇压,佛教徒们有组织的进行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等活动。

但是在南越佛教徒中,也分两部分,一部分是温和派,一部分是激进派。

温和派的佛教领袖人物有两个,一个叫释心珠,另一个叫释善明。以此二人为代表的温和派反对采取极端措施和吴廷琰政府进行对抗,而要采取克制,应该通过反抗活动和吴廷琰政府进行谈判,为佛教取得公平的待遇。此外,他们反对极端措施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极端的方式是违背了佛教教义的。

激进派的代表人物有两个,一个叫释智广,一个叫释广德。他们认为采用温和谈判手段,吴廷琰政府是不会重视的,因此应该采取更具有影响力的方式引起国际的重视,以国际舆论迫使吴廷琰政府产生压力——当时西贡有世界各国的使节和记者,他们是可以把南越佛教的不满声音带到全世界去,其舆论影响力是很显然的。只要这样,才能挽回南越佛教的权益。

于是,释智广和释广德先在顺化市会合,经过一番商量后,他们南下,前往西贡。在此期间,南越的佛教事件已经因为不断扩大,断断续续引起了国际的关注,尤其是美国方面。美国政府当时对吴廷琰的南越政府已经开始不满,原因是美国政府觉得自己扶持起来的吴廷琰已经有点不听话了。

在这样棘手的背景下,如果吴廷琰能够妥善处理佛教事件的话,那么他即便被美国质疑,也还能确保他在南越的地位。但是很不幸,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历史时刻,吴廷琰政府并没有在佛教事件进一步扩大的情况下有所作为,这激起了激进派的强烈不满,也引发了他们的进一步行动。于是,一幕历史惨剧上演了:

1963年6月10日夜,美联社特派员马康·勿郎(被誉为南越三骑士之一)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打电话的是寺庙和尚的发言人,叫释德义。释德义向马康·勿郎透露了一个重磅消息,请他第二天早上7点到指定的庙里,那里有大事发生。

马康·勿郎一夜都没睡踏实,第二天,也就是1963年6月11日一大早就起床赶到了释德义所说的那个庙里。马康·勿郎看到了这样一幕:寺庙内点了很多蜡烛,众多和尚、尼姑和穿着丧服的善男信女们全部在诵经,一遍又一遍在重复地诵经,有的人还在哭,泪水流了一脸。马康·勿郎看到这个场景,心跳加快,十分紧张,他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大事,但他知道一定会发生大事了。

他在庙里的一个角落等待着……时间一秒一分地过去……

到9点的时候,好像按照预先安排好的一样,诵经忽然停了。接着,诵经的和尚、尼姑和佛教徒们都站起来,离开了寺庙,来到了街道上进行游行。马康·勿郎也紧跟在后面,离开寺庙来到街上。

他们走到潘廷逢路和黎文雪(有的地方翻译为文悦)街的交界处停了下来,这里是柬埔寨驻越南领事馆。在领事馆门前,数百名和尚和尼姑又开始诵经,一些和尚快速在道路上围了一个大圆圈,圆圈之内禁止车辆和行人通行。接着,他们开始了自焚的前期准备工作,在圆圈中央摆了一个坐垫,还有五加仑汽油。(直到这时,马康·勿郎才隐约意识到要发生的“大事”。)

接着到了9点20分,66岁的老和尚释广德出现,步态从容走入圆圈中间,在坐垫上淡定地莲坐其中。接着,另外一个和尚把五加仑的汽油全部浇在释广德的身上,包括他的头和黄色的袈裟上。之后,释广德老和尚自己点了火,非常安详地双手合十开始了自焚殉道。

根据马康·勿郎的追忆,在9点33分,释广德老和尚的袈裟被烧成焦黑,双手合十的莲坐的释广德忽然歪倒。周围的和尚、尼姑全部跪下开始诵经。但是到9点35分,释广德老和尚才真正向后彻底倒在地上,不过他仰面倒地的时候,依然双手合十(释广德自焚后尸体被众佛徒们再次进行了火化,发现其心脏还保持原形,遂被以“圣心”保存。其遗体在19日被安葬)。一位现场的和尚侍从对马康·勿郎解释说,释广德老和尚双手合十向上是和他们说再见。

与此同时,舍利寺忽然钟鼓齐鸣,声音巨大,远近可闻。舍利寺是反抗吴廷琰的佛教中心,他们希望通过自焚殉道来使吴廷琰政府妥协或垮台。在这场斗争中,释广德老和尚是第一位殉道者,因此事情发生后,引起了很大的反应。

在这里有必要对释广德略作一点介绍,释广德于1897年出生于越南中东部庆和省万宁县,父母给他取名叫林文息。因为父母都是农民,加上家里有七个孩子,生活比较艰辛。因此,释广德在7岁时,就离开家,到舅父兼佛学大师释弘深法师那里去学习佛法。释弘深对释广德格外看重,视若己出,悉心栽培,后为其改名叫阮文洁。释广德也不负厚望,在佛学功课上勤奋学习。15岁时为沙弥,20岁时受戒,法名释广德。

受戒后的释广德在经过数年静修之后,开启了自己的佛学生涯,他到越南各地,尤其是中部地区传扬佛法,成绩斐然,创建了十四所寺庙,后又到柬埔寨学习佛法,归来后又创建了十七座寺庙。年迈后的释广德,辞去了佛学寺庙方面的诸多职务,专注于佛学研究。从这份简单的情况介绍里,我们就可以看到释广德在越南佛学界的影响。

现在我们再回来说1963年,66岁的德高望重的佛教领袖人物释广德自焚后,原本已经是个大事件了,但是让这起事件波及范围再次扩大,一度引起世界舆论关注的,却是陈丽春错说的一句话,引发了世界公愤。当时释广德自焚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总统府,吴廷琰的夫人陈丽春一向就是用语尖酸,她说了一句话:

“如果自焚的和尚爱国,就不应该拿外汇买来的汽油自焚,实在太浪费了……让他继续去‘烤’,而我们会拍手称快!”

原本释广德自焚已经十分敏感,但是当时媒体的视线也仅限于释广德的自焚,是与南越吴廷琰政府有关,但是却并没有更为触目惊心的爆点。结果陈丽春的一句话,因其总统夫人的特殊身份,如此口无遮拦,立即便成了记者眼里最大的新闻。于是,第二天,几乎全球所有获得该消息的报纸都在显要位置刊登了这起新闻,新闻内容为两部分,一部分是释广德自焚的照片,一部分是陈丽春的“烤肉”评论,世界人民为之震惊和深感不可思议。

陈丽春的一席话或评论,使一个释广德自焚事件迅速扩大,一方面是世界诸国舆论对南越政府的批判声音,一方面是世界佛教界对南越政府的强烈,同时也导致南越佛教徒甚至普通老百姓也对南越政府极其不满。不久,又接连发生了多起和尚和尼姑自焚事件以及佛教界和南越政府的冲突。南越政府方面,为了压住骚乱,也不断派出军警镇压,结果吴廷琰的南越政府陷入这个漩涡,久久不能自拔,各方面关系都处理得捉襟见肘。这为以后南越政权不断发生变乱、乃至倒台都埋下了一定伏笔或隐患。

(文/说历史的女人·绿火)

参考资料:战地记者陈加昌的文章《中南半岛烽火:相煎何太急·和尚释广德自焚》和《中南半岛烽火:相煎何太急·陈丽春的“烤肉”一词触发公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