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为煤炭洗白,天然气才是 最“脏”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撰文/ 马晓蕾
编辑/ 温 莎
设计/ 赵昊然
来源/ Economist,作者:Anonymous

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将于4月22日和23日召集气候高层会议,他邀请了40位行业领导人来讨论如何加快从“脏”能源向“清洁”能源转变。

而能源公司却没有一家在邀请之列。


投资天然气是馅饼还是陷阱?

煤炭企业对电动化嗤之以鼻,而石油钻探商则对电动车感到畏惧。尤其是那些在天然气上下了大赌注的公司。但随着能源转型的势头,未来这种碳氢化合物将是最“脏”的。

支持者认为天然气是通往绿色世界的“桥梁燃料”。至少5家最大的国际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雪佛龙(Chevron)、荷兰皇家壳牌(Royal Dutch Shell)、道达尔(Total)和英国石油(BP)是这么想的。

这些超级巨头的天然气产量从2007年的39%上升到2019年的44%。那一年,生产商所批准的液化天然气(LNG)产能为历史最高。这些项目将在几年内上线。

2016年斥资530亿美元收购英国天然气巨头BG的壳牌现在表示,其石油产量在2019年达到峰值,但它将以每年约40亿美元的投资扩大其天然气业务。

道达尔预计,未来10年,其原油产量将下降,但天然气的销量将从40%上升到50%。2月份,卡塔尔国有巨头卡塔尔石油(Qatar Petroleum)公司表示,它将启动历史上最大的液化天然气项目。

然而,天然气到底是一座桥梁还是一条死胡同?拜登和其他国家的政客们似乎对在205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持认真态度,这就需要加速淘汰所有化石燃料,包括天然气,除非配合技术来捕获和储存排放。

廉价的风能和太阳能已然威胁到了燃气发电,尤其是在美国和欧洲。来自卡塔尔等国有企业的廉价天然气将增加全球供应,虽然市场需求并不确定,但一些公司的赌注可能押错了。

在需求方面,投资天然气也有明智的地方。一座燃气电厂的排放量大约是燃煤电厂的一半。天然气这种燃料的需求来源比较多样化,这也是它的优势之一。

除了生产电力,天然气还被用于制造化肥,并为建筑和工业提供热量。与汽车尾气不同,工厂排放的废气理论上可以被收集并储存在地下。天然气还可用于产生氢气,而氢气又可作为一种长期能源储存形式。

然而,公司的投资并非总是按计划进行。投资银行高盛的米切拉·戴拉·维格纳(Michele Della Vigna)解释说,2008年至2014年期间的天然气热潮是能源巨头更广泛投资的一部分,因为能源价格上涨刺激了投资,而很少考虑成本。

2019年底,雪佛龙表示将减记多达110亿美元,主要原因是阿巴拉契亚地区的页岩气资产表现不佳。在壳牌2020年6月宣布的价值150亿美元-220亿美元的减值中,天然气占了大部分。

11月份,埃克森美孚表示将减记170亿美元-200亿美元的天然气投资组合价值,这是其有史以来最大的减值。埃克森美孚在2010年以410亿美元收购页岩气公司XTO能源公司,可能是过去20年中石油大公司进行投资的最差时机。


两面夹击

现在有两个大问题笼罩着未来的需求,每个问题都很难有确切的答案。

第一个问题是政府限制碳排放的速度。天然气的开采、液化和运输除了最终燃烧产生的碳排放外,还会产生自身的碳排放。

天然气生产也会释放出甲烷,这种温室气体在20年内的温室效力是二氧化碳的80倍左右。据环保组织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Natural Resources Defence Council)计算,加上水力压裂或管道泄漏的甲烷,未来十年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可能产生的温室气体相当于每年约4500万辆新汽车的排放量,这还不包括为能源而燃烧的气体。

为了应对气候问题,荷兰和加利福尼亚的一些城市已经禁止在新建筑中使用天然气。英国将从2025年开始这样做。“说得简单一点。”欧洲投资银行负责人沃纳·霍耶(Werner Hoyer)在1月份宣布,“天然气已经完了”。

拜登的气候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在1月份警告说,天然气基础设施有可能成为搁浅的资产。

政府间组织国际能源署(IEA)估计,在2040年前,需求增长将从2010年-2019年的平均2.2%放缓到每年1.2%左右。如果各国政府采取更积极的行动来抑制气温,2040年的需求可能会低于2019年。

英国石油公司提出了一个更为悲观的设想,如果世界在2050年达到净零排放,天然气需求将在未来几年内达到峰值,到本世纪中叶几乎减半。“对于企业的生存。”能源咨询公司构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马西莫·迪·奥多阿多(Massimo Di Odoardo)认为,“这不仅仅是营销天然气的问题。而是营销天然气和管理排放。”

第二个问题是竞争对手的技术进步有多快。根据数据提供商BloombergNEF的数据,世界上已经有大约三分之二的人口生活在新的风力和太阳能农场的电力比新的燃气厂更便宜的地方。

电热泵威胁着建筑中的天然气。在未来,带有碳捕获和储存(CCS)的天然气可能会被证明比可再生能源电力产生的氢气更昂贵。

拜登提出的2万亿美元基础设施法案包括对CCS的支持,但也包括可能挑战天然气在工业,电力和供暖方面作用的技术。欧盟渴望使其成员成为氢气领域的领导者,一些人希望有一天可以在许多应用中取代天然气,同时使用现有的管道和其他基础设施。


供可能大于求

然后是供应问题。壳牌的天然气主管魏思乐(Maarten Wetselaar)说,业界曾经预计市场供应不足。他指出,相反,美国页岩意味着世界上有大量的天然气。

除此之外,私营公司必须与卡塔尔和俄罗斯的国有企业竞争,因为这些企业可以廉价开采天然气,而且在政治上必须趁机将储量货币化。卡塔尔的新项目到2026年将使其液化天然气产能增加40%。

更重要的是,不断增长的现货市场和不稳定的需求,使得LNG买家对传统的长期合同不感兴趣。马西莫·迪·奥多阿多估计,目前至少有四分之一的LNG供应是未签订合同的。随着获批项目的上线,到2030年,未签订合同的LNG份额可能超过50%。

所有这些都促使一些业内人士重新思考他们对天然气的接受程度。2020年7月,美国公用事业公司多米尼克能源公司(Dominion Energy)取消了一项有争议的管道计划,并将其整个管道业务以97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庞大的集团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

11月份,一家法国能源公司前苏伊士环能(Engie)取消了与美国NextDecade公司签署液化天然气合同的计划,原因是对页岩排放的担忧。其他公司也在努力适应竞争更加激烈、更加复杂的天然气业务。

维格纳指出,大公司现在对其油气投资采用了更高的资本成本,更加注重盈利能力。规模也在向他们的优势转化。

以壳牌公司为例。该公司近年来在天然气生产中的份额实际上有所下降,因为它出售了在美国和尼日利亚的利润较低的天然气资产。魏思乐认为,壳牌公司在应对市场新现实方面处于有利地位。

与小型企业不同,壳牌可以利用其资产负债表,依靠长期供应合同来吸引新项目的融资。交易能力使其更容易向不同买家出售液化天然气。对于那些想要零排放能源的人来说,壳牌已经出售了十批“碳中和”的液化天然气货物,并配以抵消。

另一家欧洲石油大公司道达尔计划在未来十年内将其液化天然气销量翻番,同时宣传其减少甲烷排放的计划。埃克森美孚认为,其在CCS方面的新投资既能限制排放,又能支持其传统业务。

这种计划不太可能动摇那些希望所有化石燃料投资大幅下降的人。公司的计划可能会被任何一种力量打乱。3月份,莫桑比克发生的一起袭击事件促使道达尔暂停了在那里的一个巨型液化天然气项目。不断变化的市场意味着,只有得到最强大公司支持的利润最高、最安全的项目才有可能推进。

NextDecade由于未能将前苏伊士环能争取为自己的客户,推迟了对得克萨斯州的一个拟议设施的最终投资决定,并取消了另一个设施。它也曾试图在爱尔兰建设一个LNG进口终端。

1月份,爱尔兰官员让与NextDecade的初步协议到期。天然气可能还没有完全结束。但是,这个行业可能越来越多地不是由那些取得进展的项目来定义,而是由那些没有取得进展的项目来定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