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广西男子顶替富人进火葬场惨遭火化:最残酷的,是戳向底层的刀!

subtitle
北国小甜瓜 2021-04-20 11:0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是甜瓜。

家住广东省陆丰市金厢镇蕉园村的林少仁,从小就是个不幸的孩子。

4岁,他才会叫妈妈,

8岁,一笑就会流口水,

12岁,他指着院里其他孩子懵懂地问:

“妈,我什么时候能像他们一样聪明?”

林妈妈搂过儿子,无语凝噎。

她的儿子,患有先天性唐氏综合征

身高永远停在了1米5,40岁仍孑然一身。

花花世界中,他就像深海中央小小的灯塔,孤独而安静。

但林少仁又是个贴心的孩子,

每天午饭后,他都会到金厢镇的垃圾堆旁捡些废铜烂铁,希望能补贴家用。

因怕父母担心,他总在晚饭前准时到家。

直到2017年3月1日,母亲做好了晚饭,却再没等到儿子归家。

他被人活活钉死在一口棺材中,替人火化了。

登记册上,他被改叫:黄培坚

林少仁

01

林少仁失踪后,父母焦急万分,

他们翻遍了儿子常去的地方,却未见人影。

一个大活人,在光天化日之下人间蒸发了。

随后,林家父母沿街恳求,逐一调取了监控录像,终于在金厢镇百佳商场的监控中,发现了儿子最后的身影:

这家商场的斜对面是一处垃圾桶,

当天下午14时,林少仁正在捡塑料瓶,

身旁突然停下了一辆白色面包车,

一陌生男子连拉带拽地将林少仁“拖上”车,疾驰而去……

凶徒劫持一40岁的智障男子,要干什么?

林家人赶紧报了警。

这一查,就是整整两年半。

这期间林爸爸因思念儿子郁郁而终,林妈妈终日以泪洗面,每到夜晚,她都会常开着儿子房间的灯。

她说:“我儿怕黑,点上灯,他回时就不怕……”

林少仁生前的房间

可是她等到的,却是儿子的死讯。

2019年11月,林少仁失踪两年半后,警方公布了侦查结果:林少仁已经遇害。

杀死他的,是素昧平生的黄松斌

黄松斌本务农为生,数年前曾出了一起车祸,一条腿残疾,成了瘸子。

之后只能四处打零工,其中就包括运尸。

雇他运尸的人,叫刘长贵。

每次刘长贵从殡仪馆领完任务,就会联系黄松斌开车拉尸体,每次200元。

这天,一个叫钱俊的神秘人联系他:

“我一个朋友去世了,不想火化,你能否想招给搞一具尸体代为火化?”

刘长贵先是一惊,随后开价:10.7万。

对方一口答应下来。

委托人黄培坚、黄培青是当地有名的富豪。

2017年2月19日,哥哥黄培坚因肺癌去世。

生命的最后日子,他拉住弟弟说:

“我不想火化,希望能‘完整’地入土为安。”

随后其弟想出了一招:“借尸火葬”。

两具尸体,一具火葬,一具土葬。

可汕尾市早在2012年就推行了火葬“一刀切”政策,要求全市火化率达到100%。

去哪里找尸体呢?

接了“大单”的刘长贵打电话给黄松斌:

“有个有钱的主儿快死了,想找尸体掉包逃避火化,你有路子吗?肯给大价钱!”

面对高昂“佣金”,黄松斌动了心思。

随后,他开着面包车,开始四处寻找“目标”。

很快,他瞄准了林少仁。

他发现这个身高只有1米五的“小傻子”每天下午都会乐呵呵地从家里出来,到附近的垃圾场捡些废品,穿得普通,一看就没什么“家势”。


02

3月1日下午,林少仁正开开心心地捡垃圾,

突然一辆白面包开过来,停在他身边。

林少仁懵懵懂懂地问:“你是谁啊?”

黄松斌连哄带骗把他拉上车,径直往碣石镇开。

路上,林少仁感觉不对劲,吵着要回家。

黄松斌哄骗他:“哥哥带你去买酒喝!”

随后,他将车开到了陆丰市潭头村的一个小卖部,买了六瓶玻璃瓶装的红米酒。

看到真有酒喝,林少仁一下开心了。

‍‍

他乖乖坐好,甚至还对这“瘸腿哥哥”说:

“谢谢!你可真是大好人!”



随后,黄松斌将车开到了一路口拐弯处,

不停地灌林少仁酒。

情智如孩童的林少仁很快就喝醉了。

其后,黄松斌将车开到了霞博山的山脚下,

这里,有他事前准备好的棺材。

随后,他将喝醉了的林少仁拖了进去,并残忍地用四颗钉子封死了棺材……

黄松斌耳听挣扎后没了声响,又找来一些树叶将棺木盖住。

之后,他给刘长贵打电话:

“一切都准备好了!”

3月2日下午,刘长贵收到了黄家10.7万“酬劳”,

他扣下1.7万,给了黄松斌9万,

双方约定了尸体掉包的地点。



图源:网络

3月3日,黄培坚出殡。

黄家人推棺走在前,送殡队伍在后送行。

队伍行至湖东林场张谋果菜厂附近时,开始按当地习俗“站路”,之后送殡队伍就往回走了。

此时,刘长贵、黄松斌等另一路人马早已按计划将装有林少仁尸体的棺材运载到调包指定地点:湖东林场张谋果菜厂附近的一个三岔路口。

之后两拨人在约定地点合时,刘长贵一行人把林少仁的棺材抬到原本用来放黄培坚棺材的四轮手推车上,完成了交接。

随后,黄家人一路继续哭哭喊喊,

用四轮车将棺木运到了殡仪馆,

就这样,无辜的林少仁被火化了。

而此时,黄培坚的尸体早已被事先雇请的工人抬上了准备好的车,秘密送到了陆丰市河东镇土葬。

他“入土为安”了,代价却是一条鲜活的命。

03

那个乐呵呵在路边捡废品的“小傻子”消失了,

但他的父母虽贫穷,却始终没放弃寻找儿子。

终于在2年半后,事情的真相水落石出。

2019年10月10日,黄松斌因故意杀人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16日被逮捕。

黄松斌(正中)

2020年9月8日,广东省汕尾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

判处人黄某斌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另外违法所获得的9万元上缴国库。

没想到宣判后,黄松斌不服,提出上诉。

出庭时,他交代案件细节:

“在车上和他交流时,发现他有点精神弱智,但没有暴力倾向。”

他还狡辩:“我虽买了酒,但并没有强迫被害人喝酒的加害行为,被害人是喝酒后突发疾病死亡的。”

此诡辩被法院一一驳回。

2021年1月5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高法二审裁定书

而被判刑的仅仅只是黄松斌一人,

其他诸如“买尸”的黄培青,“搭桥”的刘长贵一干人等,都没有被起诉。

林少仁惨死,林爸爸郁郁而终,

苍老憔悴的林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

“是不是有钱就能为所欲为?!”

“是不是他家人(黄家人)再有人过世了 ,还是一样可以出钱买命,再去祸害另一个家庭?”

没有人回答她,

她说:直到现在,还没等到凶手家属和买主的一句道歉。

有钱能为所欲为吗?

这是一个太难回答的问题。

但至少在这起悲剧中,

死人用钱买了活人命,

弱者向更弱者举起了屠刀。

甜瓜说

这件事,让甜瓜想起了前几天的另一则新闻,

登上热搜,却不知何故很快消失不见。

29岁的货车司机小赵驾车跋涉了1600公里,途经4个省8个检查站。

可就要达到目的地时,却卡在了广东清远。

检查站说:要罚款还要扣车,

理由是:你的车超重了!

小赵很费解:这一路走来,不断卸货,车应该越来越轻,怎么会超重呢?

可是检查站一口咬定:就是超重。

小伙苦苦哀求工作人员复查,

求了一个多小时,却始终没有结果。

没有办法,他选择了割腕,以证清白。

以死相逼之下,当地警方介入,后经第三方称重:根本没有超重!

随后出于一些原因,这则热搜很快消失了。

这世间最残酷的,是戳向底层的刀,是弱者向更弱者挥刀。

抖音上曾有位外卖小哥讲述了自己的辛酸经历。

2020年8月5日,他接到了一单:

“买20升桶装水,不买就差评!”

最终,外卖小哥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含着眼泪买了20升桶装水一步一挪地送上了楼……


车水马龙的都市,霓虹闪烁,

但每张淡定的笑脸后,都是咬紧牙关的灵魂。

为了300元全勤奖,她带病赶公交,

重重摔在路边,又赶紧摇摇晃晃地爬起来追车……



末班公交,一位白领边吃蛋糕边抹眼泪。

那天,是他的生日。



凌晨2点,一醉酒男子在路边崩溃痛哭。

父亲春节时诊出癌症,积蓄不够治病,

他出来打工,受尽白眼,老婆又提出了离婚……

前段时间,看到一条读者来信,心酸了很久:

两年前,母亲重病,我工资不高,家里条件也很一般,拿不出钱买进口药,那段时间是我最崩溃的时候,找遍了亲朋借钱,可还是不够,钱不够,时间也不够。 从那以后,我就知道,有些委屈必须得忍,没钱没实力,拿什么保护家人,他们需要你的时候,你只能可怜地束手无策,说句我没办法。

我们都希望春光明媚,水波温柔,

但其实这一程人间路,更多是忍耐、坚持。

即使身处艰难,也别忘多些善意,

万物皆有裂痕,但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请相信:你的等待,恰逢花开。

—THE END—

内容:北国小甜瓜原创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如果觉得不错又懒得留言

您可以点个在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01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