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北医医生揭露肿瘤治疗黑幕:患者人财两空,多因医生肆意妄为?

subtitle
大白打工魂 2021-04-20 10:59

据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肿瘤内科医生张煜医生描述,一位胃癌肝转移的患者在上海某三甲医院就诊过程中,被该院普外科一医生「蓄意诱骗治疗」,导致「患者生存期明显缩短,家属花费了常规治疗 10 倍以上」。

张医生并不是第一次在公开平台向该医生表示质疑。在 2020 年 10 月 18 日,张医生在知乎的另一条动态附上了一张该医生的手写化疗方案,并详细对该方案进行了反驳。

4月18日,他再次连发两条动态,揭露医疗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医疗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行业,一方面它与我们每个人密切相关,另一方面,它存在非常严重的信息差和知识壁垒。而肿瘤治疗则更是医疗中一个最特殊的侧写。一个接受过良好高等教育的非医学背景的人,如果不下大功夫,都很难判断医生的决策。医患关系中天然有严重的信息不对称带来的权利不对等。加强监管固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解决方案,但许多问题并不是单纯加强监管就能解决的。

在一个“体谅医护“的政治正确语境里,本不愿意多说。

但是医生队伍真的是良莠混杂,如果没有辩知能力,相当于把病人放在砧板上。

治疗过程中医生、患者和家属的问题

医生没有按照规范在确诊第一时间穿刺,直接上了化疗。

这无疑是一个不规范的决策,但我很难认为医生这个决策是错误的。许多肿瘤的治疗要按部就班来做,流程上需要消耗的时间太多了。许多肿瘤患者和家属在听到“癌症晚期”这四个字时,只有一个信念,就是加速赛跑。

要不要告诉病人,这是许多晚期肿瘤患者家属都要面临的问题,甚至也是一些医生要面临的问题。我的观念里,一定要说。但无奈每个家庭都有每个家庭的看法。

选择了错误的科室,选择了错误的医生,选择了错误的方案,就只是因为家属觉得患者知情后会崩溃,崩溃带来的后果比错误医疗要更严重。

肿瘤是一种太特殊的病

神经内分泌肿瘤是非常千人千面的肿瘤,然而懂这个肿瘤治疗的医生太少了。哪怕是省会三甲医院肿瘤内科的主任,省内神内肿瘤委员会的成员,都未必能提出正确的解决方案。

许多医生自己对PD-1的副作用认识是严重不足的。我们在使用PD-1的过程中,没有做任何基线检查。而我认识的选多病友,使用PD-1都对其副作用认识严重不足。大家就是非常朴素地认为,这个药比化疗药的副作用小得多。但最近,我们自己发现了免疫性垂体炎和甲减,也发现了许多病友有免疫内分泌系统毒性和类似免疫性肺炎的症状。有的免疫毒性会直接导致患者停药,影响治疗进度,进而影响预后。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

以上这些医生的误诊误治,很多并不来自医生的恶意。

肿瘤治疗是非常艰难的事儿,除了技术,更需要运气。有些医生真的就是医疗水平有限,自己尽心尽力,能力的上限就放在那里。

医疗资源这样紧张,也不可能每个人都能享受最顶级的医疗资源。残酷也就残酷在这里,有时在生死这样的问题前,就是如此不平等。如何保证这些知识和信息有局限性的医生一个基本的治疗下限,无疑就是张医生提到的,按指南走。

真心希望所有的患者都能遇到张医生这样有知识、有良知的医生。希望张医生一切都好,也希望所有病友都能少走弯路。愿张医生的愿景能够早日实现。

但同时,我也认为张医生不够成熟的归因和建议,可能一定程度上、短期内加剧医患矛盾。我甚至已经联想到接下来,可能会有患者拿着这篇文章文章、指南、说明书问医生,为啥不按指南/说明书治?是医术不行还是想骗钱?

最后再次谢谢张医生这位有良知的医生!也期待各行各业的有良知之士大胆发声,观念可能不成熟,甚至可能存在错误,但勇敢的发声,我们才有可能在阳光下讨论对错,不发声就永远存在于阴暗笼罩的角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