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泪目!这位淮北人决定……

subtitle
淮北发布 2021-04-20 10:57

明媚的春日阳光透过阳台的玻璃,照在病床上。窗外,万紫千红,温柔的风将隐隐花香缕缕送来。

站在病床边,面向阳台,尽可能让阳光照满全身。身后是一片白,这是医院病房最普通最常见的色彩。

窗户内外,形成一个分野,如同两个世界。

这是记者刚进病房时看到的王路:消瘦的身体让衣服显得十分宽大,光光的头,口罩遮盖住大部分脸庞,只露出一双明亮有神的眼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还是躺在床上吧!”面对记者和两位同学文迈红、庄素兰的劝说,王路将口罩往下扯到下巴处,坚持要坐在床上接受采访:“你们在这里,我躺着不礼貌,我身体能坚持。”

实际上,自从去年11月作出要捐献眼角膜和遗体这个决定后,王路明白,趁着身体还能支撑,就要在亲人、同学、朋友面前保持好形象,既是对他们的尊重,将来也留给这个世界一个美好的记忆。

病魔来袭

1966年,王路出生在淮北特凿公司家属大院。父母都是教师,作为国企职工子弟,他同大院内其他职工子弟一样,从小就在单位职业子弟学校学习,直到技校毕业,又分配到公司上班。然后,结婚、生子。他的人生就是普通国企职工子弟的人生。再后来,婚姻失败,女儿跟着妈妈生活,她就开始一个人生活。

1996年,王路所在的公司车队解散,作为待岗人员,除了单位给缴纳社保外,还能每月领取少量的生活补助。为了更好的生活,王路到广东打工,开过10年的车,也曾到内蒙去打工,直到2016年回到淮北。

2016年,一次检查中王路被发现患有肝硬化,便开始戒烟戒酒。生性开朗的他虽然也经常与同学、朋友小聚,但他在烟酒方面开始克制自己。原以为生活就可以这样继续,但现实又给了他沉重一击:2018年1月,王路被查出肝部有恶性肿瘤,1月11日到徐州四院做了切除手术,医嘱要求每3个月做一次检查。

2020年11月,王路发现自己做过手术的疤痕处长出小疙瘩,而且很快变大。一番检查下来,医生告诉他癌细胞扩散到淋巴了。王路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再次走上手术台了:“我要上了手术台,百分之一万下不来了!还费那劲做什么呢?”为了减轻病痛,他住进了市中医院,基本上很少用药,主要保守治疗,放放腹水减轻痛苦。

病房阳台上王路简单的生活用品

决定器官和遗体捐献

做出眼角膜和遗体捐献的决定,王路在这次住院后很快就定下来。在跟一个同学聊天时,王路说出自己的想法,并开始了解相关流程。

2020年11月,王路开始与市红十字会联系,并且到市红会了解具体捐献事宜。根据相关规定,个人生前提出捐献器官和遗体,需要在志愿捐献书上由本人和家人签字才行。即使志愿捐献志愿书上不需要父母签字,只需女儿签字即可,但这样的事对于王路来说,仍然绕不过家人。

如何才能说服家人?王路共兄妹3人,下面有一弟一妹,父母都年纪大了,为了不让家人为自己难过,住院期间,王路一直坚持自己一个人照顾自己,不让父母和家人前来陪护。

“我现在还能自理,父母要来医院,看到我这样,他们难过,我也难过。我一个人在这,同学和朋友也经常来看我,这样的人情,今生是无法回报了……”王路说。老父亲一开始是坚决反对,儿子明明还好好地活着,怎么考虑死后的事呢?好在老母亲较开明,开始做父亲的工作。老母亲甚至说,自己百年之后如果遗体不捐献,那么骨灰就撒掉。

如何对女儿说自己捐献角膜和遗体一事,王路顾虑很多。刚听到这事,女儿泣不成声。冷静下来,女儿还是接受了现实。4月7日,王路在市红十字会三线负责人刘春亮的指导下,在捐献志愿书上签字。4月7日,女儿在家属(执行人)意见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承诺在父亲离世后“保证无条件执行其遗愿”。

人生的加与减

2021年3月,王路退掉了向政府申请的廉租房。“我把原来住那时添置的东西降价处理了,不想占用这个资源,让更需要的人住进去吧!”

退掉房子后,王路吃住在医院。病房阳台上一张医疗床上,简单摆放着几件餐具。

在决定器官和遗体捐献前,王路通过手机等也查阅了解了一些这方面的资料。他知道自己身体内的癌细胞已大面积转移,除了眼角膜之外,还可以把遗体捐献给医学院用于医学解剖研究:“以后给医学院当大体老师,帮助找出癌症治疗方案,这样以后的人得了肝癌就不会跟我一样无法治,就能治好了。”王路说,自己以后就是蚌埠医学院的大体老师了。“大体老师”,相对普通人来说是陌生的词,但交流中王路多次谈起,他说自己专门去了解这些,也看开这些了。把眼角膜捐出去,会有人替他继续看他还未看够的世界。把遗体捐献出去,可以为医学做贡献,让折磨他的癌症早一点被人类攻克,以后的人就不会像他现在这样痛苦了。

王路说,他已跟医护人员交待过,等自己的最后时刻到来不要抢救,只要让他没有痛苦地离开就好。王路对一直负责与自己联系的市红十字会刘春亮说,自己捐献遗体后,就不要留骨灰了,自己的心愿已完成了。

每每提到父亲的捐献之事,女儿王芷蕊总是止不住泪水。刚刚成为人母的她,眼见父亲一天天消瘦,甚至需要自己在他的器官和遗体捐献志愿书上,作为家属(执行人)意见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王芷蕊说自己能做的只有支持他。他的人生之路无法延长,就拓展他生命的宽度与高度吧。

同学在看望王路

作为王路的初中同桌,文迈红说,王路始终是个乐观和豪爽的人。每每同学聚会,大家都会开开玩笑,其乐融融。同学庄素兰经常到医院看望王路,她说王路的朋友圈多是积极和正能量的东西。就在生病后,同学探望王路时,他还曾开玩笑说“以后见我就要到另一个世界去了”,可见他早已看淡生死。

在他3月13日发的朋友圈中,有一张刚出生不久小外孙的照片,看到第三代的出生,他配有文字:心里十分高兴,虽然不能陪着他长大,但也满足了,也有遗憾。在4月6日的朋友圈,王路拍下同学送的鸽子汤照片后配上文字:下辈子还做你们的同学。今生是无法回报了,如果有来世,还做同学……

淮北市传媒中心全媒体记者 冯冬梅

☞下周休息时间有变!这件事不能做! ☞拟录取名单公示 ☞好消息!恢复通行!

☞通告发布!严厉打击!

☞淮北这里的花海,刷屏啦!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