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国历代奇案怪案2:段青天其人奇事

subtitle
西哥先生 2021-04-20 10:07

他只是一介县令,却断案如神,死后,李鸿章为他写墓志铭,平定乱民咸丰帝金匾赐之。

在古代的时候,由于没有现在的这么高科技的刑侦手段,出了案件之后往往很难审清楚,许多的逃犯都得以逍遥法外,因此在古代的时候一直以来都是依靠县令等人的智谋来断案的。在清朝的时候也是如此,发生了一些案件之后,县令在其中就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一般来说一个案件能否成功地侦破,就和县令有着很大的关系。

清朝的道光和咸丰年间的时候,在浙江地区就有一位断案奇人,名叫段光清。段光清从小就聪明机敏,有着很大的志向,在他考中了举人之后,就担任了县令的职务。他在任上的时候,经常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断案,被当时的老百姓称为“段青天”。

中国历代奇案怪案:段青天奇人奇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智捕逃犯

段光清在任的时候就经常以断奇案而闻名,在这里先举一个例子,有一天他乘着轿子出门,在路上的时候,他看见了路边的一个人,赶紧让随从停下来,把他抓过来。

段光清说,你不就是十年前在某某地犯了案被抓之后逃走的那个逃犯吗?后来衙役把他带回来审问,果然,这个人就是之前的那个逃犯。十年前的人的相貌段光清都能记得如此清晰,从这件事当中也足以可见段光清的过人之处,他有着极强的记忆力。

这还不算什么,接下来的这个案件,则更加令人佩服。当时段光清隔壁的一个县有犯人越狱出逃,这可急坏了当地的县令。犯人越狱这可是大罪,若是不能及时将他缉拿归案,上面怪罪下来,县令也是要和犯人一起被罚的。万般无奈之下,隔壁县的县令就来找段光清求助,段光清思考了一会让他不要着急,去二十里之外的某某村某某家中,那个人就在这家里面剃头,现在赶紧去,不能拖延。

中国历代奇案怪案:段青天人奇事

虽然半信半疑,但是县令还是让手下的人按照段光清的说法去做了,到了段光清说的那户人家之后,果然这个逃犯正在里面剃头,于是就将他押解了回来。县令大喜,问段光清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有通天的本事?

段光清笑了笑说:“之前我就了解过你们的这个案件,当时我看这名犯人几乎没有钱财,但是还穿得很体面,很整洁,我当时问他原因,他就说他老婆的父亲在那个村里,一直以来都靠他的救助,这次他出逃了,在狱中的时候受尽了苦楚,必然会到自己岳父那里先剃个头,换上整洁的衣物再准备下一步的计划。因此我就让你的人快点前去。”这个县令听了段光清的分析之后,深以为然,不禁感叹自愧不如。

巧断“斗米斤鸡案”

咸丰二年,段光清任鄞(yín)县知县。有一天,他带着两个随从从微服察访。当来到城隍庙附近时,见一间米店门口,围聚二三百人,发出一片喧闹之声,忙叫随从前去询问。不一会,随从来没来两人。那兩人已从随从口中得知段光清的身份,立刻俯伏在地,口称:“青天大老爷,为小民作主。”

段光清叫他倆起来说话。见一个是面带愁容农民打扮的老实乡下人,一个是头戴瓜皮小帽,身穿青绸衫裤,脸露狡黠的生意人。那个乡人开口说:“禀告大老爷!只因父亲患病卧床,小人一早来鄞县城里抓药,心急慌忙在米店门口不小心踩死了米店老板家里的一只毛鸡儿。店老板一看,连忙赶出来,揪住小民的衣领,要小民赔偿九百文钱,而我囊中只有为父親抓药的三百文钱,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钱来赔偿,因此吵起来。

段光清听了即问:“唉!一只毛鸡儿难道真的就值九百文钱吗?”乡人回答:“店老板说,这只毛鸡儿,是特种鸡,只要喂养二、三个月,就可重达九斤。按市价计算,一斤鸡可卖一百文,九斤的鸡就可卖九百文,因而索赔九百文钱。小人无力赔偿,求大老爷做主。”段光清回首问店老板:“此话当真?”,店老板察看段光清脸上並无愠怒之色,就回答:“大老爷!小人的鸡的确是一特种鸡,求大老爷公断。” 段光清在心中暗想,如此奸商何愁不发大财。此時,周围观看的人越來越多,要看新来的知县老爷如何秉公判断。 谁知段光清只淡淡一笑,说:“果真如此,索赔之数也不过分。”转向对乡人说:“你走路不慎,踩死了人家的毛鸡儿,理应赔偿,还有何话可说?”

乡人听段光清此说,急得泪水潸潸流下说:“县老爷!我不是违抗不从,实在是没有那么多钱赔偿啊!”

段光清听了此言,不动声色地说:“赔钱不足其数,也可典衣作押。本官念你有一片孝心,与你湊足此数。”乡人听了甚感委屈,但无可奈何,只得唯唯听命,脱了布衫典押衣裳得三百文钱,连同身上的三百文钱,共六百文钱,全部交给店老板。还差三百文,段光清叫随从自包裹中取出三百文,补足赔款,交予老板。

周围观看的百姓见段光清这样判断,都愤怒不平,交头接耳责骂段光清昏庸。说:“昏官!,踩死一只毛鸡儿,居然要赔九百文钱,偏偏有这样的糊涂县官,竟然答应下來。”这時,大街上人越聚越多。

当店老板拿了九百文铜钱,眉开眼笑,叩谢段光清后,起身正要回到米店時,却被段光清叫住:“且慢!”。店老板停住腳步,心中忐忑不安,只听见段光清慢慢开口道:“这案件,本官只判了前半段,还有后半段未判,你说你这只毛鸡儿三个月可养至九斤,但如今尚未到九斤,俗话说:『斤鸡斗米』,饲鸡一斤需米一斗。现在毛鸡儿已死,不再需要饲养,不是替你省下九斗米了吗?今天他既然赔了你九斤鸡的鸡钱,你也应该将省下的九斗米还給他,才算公平合理。”
周围群众听了段光清后半段的判決,不禁竖起拇指,高声叫好,不断说:“段大人,实在是包公再世,判得让人服服帖帖。”店老板哪里敢说不,只好派人取来九斗米,赔給乡人。要知道一斗米的时价是六百文钱,九斗米的价值是九百文钱的好几倍,店老板真的是偷鸡不着蚀把米。只好闷闷不乐地回到店里,足足气了三天三夜。周围百姓听了段光清的后半段,不禁竖起拇指,高声叫好,不断道:“段大人,实在是包公再世,判得让人服服帖帖。”

生平简历

段光清,字明俊,号镜湖,祖籍安徽宿松,生于嘉庆三年(公元1798年),少年时期就志向远大,勤奋好学。道光十五年(1835年)考中举人。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段光清任职建德知县,后历任慈溪知县、江山知县、宁波知府、浙江按察使、吏部左侍郎、光禄大夫、杭嘉湖兵备道等官职,任内曾兴修水利,施惠于民,被百姓誉为“段青天”。光绪四年(1878年)七月,段光清病逝于家中,享年八十岁,葬在仙田庄王家屋南山的阳坡,晚清重臣李鸿章亲自为其撰写墓志铭,留有《镜湖自撰年谱》等著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