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赖嬷嬷有什么了不起?为什么她请客,连贾母都去捧场?

黄莹娱乐秀 2021-04-20 09:54

赖嬷嬷的孙子赖尚荣捐官十年,终于“选了出来”,当上实实在在的“州县官”。赖家上下都很高兴,于是大排筵宴,连请三天。

贾家的奴才也是“财主”,请客不足为奇。奇怪的是,一提这话,李纨凤姐就同声答应:“我们必去”,还替贾母承诺:“只怕老太太高兴要去,也定不得”,而从后面的描写来看,贾母也的确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就叫人奇怪了:赖嬷嬷有什么了不起?为什么她请客,贾母都去捧场?

要说赖嬷嬷,的确是了不起。她的儿子赖大是荣国府的总管,赖二是宁国府的总管。但是这兄弟俩,似乎都不怎么尽职尽责。

赖二就不用说了,尤氏秦氏屡次吩咐他别给焦大安排工作,他却偏派焦大深夜去送穷亲戚,惹出“焦大醉骂”,拔出萝卜带出泥,不知引发了多少尖锐矛盾。

赖二呢,贾政被急宣进宫,知道元春封妃,而贾母众人还在等待消息:“心中皆惶惶不定”,赖大受派回来传信。按理说,他应该赶快把最重要的消息“大小姐封了妃”告诉贾母,以安老人之心。可是你看他是怎么说的:“小的们只在临敬门外伺候,里头的信息一概不能得知。后还是夏太监出来道喜,说……后来老爷出来,亦如此吩咐小的”。

这话看在闲人眼里,也许没有什么奇怪。但如果让一个办公室老油子看了,一定会发现端倪:“一概不知”“夏太监说”“老爷吩咐”,像不像《欢乐颂》里安迪对樊胜美的评价:“这种油子在大公司里很常见,往往未必败事有余,但他们总在每一件具体的事情上熟练利用规则逃避责任再逃避责任,永远担当不了成事的责任”。

樊胜美逃避责任,是把心思放在吊大款上,根本没想着在工作上精益求精。赖大逃避责任,当然是因为家成业就,连给女眷们消闲的花园,也有二百两的年收入——宝玉贾环贾兰的月钱是十两,一年不过一百二十两,管家的月例能比少爷更高?赖大的家庭收入,已经超过了工资水平。

这并不是说,赖大就可以离开贾府、把贾府的管家工作视为负担了。恰恰相反,赖家之所以能有这样大的家业,很可能有相当一部分是“监守自盗”、在贾家的财政上中饱私囊得来的。

而这样的中饱私囊,贾家也并不是不知道。贾母敢当面说管家嬷嬷们“我知道你们这几个都是财主,分位虽低,钱却比他们的多”,贾珍给父亲办丧事缺钱,也敢吩咐奴才俞:“你无论那里借了给他罢”“下剩的,俞先借了添上罢”。

这样一来,主仆之间,尤其是与这些位高权重的大管家之间,就形成一种既互相忌惮、又互相依存;既彼此提防、又彼此牵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复杂关系:如果真要追究,未必查不出管家们的贪污。但是一旦查出破绽、撕破脸皮,从前被侵占的部分肯定就没办法追回了。如果不扯破脸呢,管家们一边继续贪污,一边又不得不贴补主人,像赖嬷嬷等人给王熙凤生日凑的份子,或者俞借来给贾敬办丧事的二百两银子。

两方面都是小心翼翼地维持着,都希望能获得更多、损失更少。于是赖嬷嬷要借孙子当官请客,来联络感情;贾母纨凤也借着道谢凑热闹,来维系交情。

表面的和谐当然掩盖不了内在的矛盾,王熙凤就申明:“先说下,我是没有贺礼的,也不知道放赏,吃完了一走,可别笑话”,而赖大家的寸步不让:“奶奶说那里话,奶奶要赏,赏我们三二万银子就有了”。

内在的矛盾还没有打破表面的和谐,凤姐是笑着说的,赖大家的也是笑着回答的。她们都做出开玩笑的样子,似乎并没有那些矛盾似的。

她们都用“笑”,来掩饰私底下的争夺与争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