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九日山纪行(一):梦回大唐忆“四贤”

subtitle
鹭客社 2021-04-20 07:07

鹭客社:守望共同的尘世故乡

如果您满意于下面的图文,请让更多的人关注“鹭客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秦君亭

泉州文脉之地在哪?

大致在清源山、紫帽山与九日山之间,这是闽南文化的发祥地。

特别是位于南安的九日山,其人文之遗迹,极为古老,极为丰富,极为密集,特别是崖刻,更是寻常可见,故被称为“山中无石不刻字”。

九日山人文地位如此崇高,与同为南安的丰州古镇有关。丰州古镇在九日山下东侧,这里曾是闽南最早的行政中心,也可以说是“丰州古城”。早在三国时期,丰州古镇即是管辖现在莆田、泉州、厦门、漳州四市地的东安县的县冶所在地。此后,东安县先后经历四次行政区划变迁,一直到唐久视元年(700年),“武荣州”(现泉州前身)从丰州移至今泉州市区之前,其冶所基本都在丰州古镇。

也就是说,丰州古镇,在历史上,大约有四百多年的时间曾经作为闽南的行政中心,同时也是文化、经济中心。这是任何一位研究闽南文化的学者,都不得不肃然起敬的地方。

此后,闽南的行政中心沿着晋江从丰州向东南方向迁移至鲤城,这便是历史上所谓的“先有丰州,后有泉州”。

因丰州距鲤城之间直径仅有区区六公里左右。丰州这四百多年的历史,也可以说是泉州的历史。我个人认为,应该把丰州古镇并入泉州市区,使之成为泉州市丰州区,此举可使丰州古镇的历史文化遗存获得更为妥善的保护与开发。

前面说到了丰州古镇的古老历史与人文地位。作为古丰州最为重要的文脉之山,九日山,必然有其诸多不凡之处。

这里要谈谈九日山的隐士文化。

早在南北朝时期,印度高僧拘那罗陀便曾在九日山脚的延福寺隐修。

唐建中元年(780年),著名诗人秦系(会稽人)乘舟南下,在九日山的西峰结庐而居,没事就注释老子的《道德经》。由于经常到水边垂钓,便自号"东海钓客"。一些年后,被从宰相谪为泉州别驾的失意政客姜公辅(据说是越南人)慕名而来,不舍离去,便比邻而居,筑舍东峰,天天酒诗唱和,不亦乐乎,竟“忘流落之苦”。

这里我们分享一首秦系写九日山的诗:

《九日山中闲居》

一似桃源隐,将令过客迷;碍冠门柳长,惊梦院莺啼。 浇药泉流细,围棋日影低;举头无外事,共爱草萋萋。

果然是过客迷!

附近的文人一时骚然,纷纷前来拜谒,据说,其中便有当时晋江红得发紫的大才子欧阳詹。

这里略提下欧阳詹。欧阳詹是泉州第一位进士,与韩愈同登金榜,欧阳詹第二名,榜眼,韩愈第三名,探花。欧阳詹开闽南文运之先,朱熹盛赞欧阳詹:“事业兴邦,闽海贤才开气运;文章华国,温陵甲第破天荒。”

据悉,欧阳詹出生于今天的晋江市池店乡潘湖村,可以说是百分之百的晋江人。

想想,早在唐代,一千多年前,晋江就已经出了大文人。

我们不妨分享两首欧阳詹写九日山的诗:

《舟中对月寄姜相》

中宵天色净,片月出沧洲。

皎洁临孤岛,婵娟入乱流。

应同故园夜,独起异乡愁。

那得休蓬转,从君上庾楼。

《赠九日山老僧》

笑向来人话古时,绳床竹杖自扶持。

秋深头冷不知剃,白黑苍然发到眉。


这九日山老僧显然是延福寺的。

考中榜眼,客居长安的欧阳詹仕途并不如意,刚开始并没有马上授以官职,一番波折后方在贞元十五年(799年)获任国子监四门助教(八品)这样的小官。此时,可以称道的是,欧阳詹协助韩愈、柳宗元等人发动了当时颇有影响的”古文运动“。

第二年,欧阳詹逝世,终年45岁,临终时欧阳詹立嘱要求将自己归葬南方。

韩愈闻噩耗大恸,作《欧阳生哀辞》以慰至友。

五年后,805年,姜公辅亦去世,秦系葬好友于九日山。

第二年,秦系伤感地离开九日山,北归江浙,不复归来。泉人在九日山建秦君亭纪念,并将其隐居的西峰称为“高士峰”。

离开九日山仅四年,唐元和五年(810年),秦系逝世。

三位相洽于山林的顶尖文人,竟于十年内陆续离世,从此,九日山沦为空寂之山。

姜公辅去世一百年后,宦途失意的兵部侍郎、一代诗宗韩偓自赣入闽,数年后,寓居于九日山延福寺。

我想,他定然会遥想到那场一百年前的文人盛会。

我们同样分享下韩偓写九日山的诗:

《赠九日山僧》
尽说归山避战尘,几人终肯别嚣氛。 瓶系涧水盛将月,衲挂松抄惹得云。 三接旧承前席遇,一灵今用戒香薰。 相逢莫话金銮事,触发伤心不忍闻。


一百年了,从姜公辅到韩冬郎,同样的万念俱灰,同样的面向山水,同样的走入民间!

同样的,成为九日山的文化纹身!

此后余生,韩偓基本就在九日山附近活动,据称也曾在九日山北侧的葵山隐居,耕樵为生,自号“玉山樵人”。病逝时,傅实葬其于葵山之阳。

我曾到葵山寻访过韩偓墓。

现九日山有四贤祠一座,祀秦系、姜公辅、欧阳詹、韩偓。

给我一杯浊酒吧,让我倾之于九日名山,且敬这些隐世的古贤一杯!

往期导读:

泉港峰尾古城,发现“剑狮”踪影!

笋江纪行:泉州的“石笋”崇拜

淗江行:泉州雨,厦门风,古村燕语莲河东!

你好,东石!

南安记忆:野岭缘何葬“雏凤”?

山厦门:沉睡着的“幽暗国度”

同安荏畲行:那片“猎王神”的秘境!

被遗忘的厦门寨堡:至少曾有一百多座!

你好,琼头!

“石头厝”,一种被忽略的福建主流民居!

厦门同安西坑行:“彩石屋”的秘密!

南有“厦门”,北有“铜鱼”!

破解同安西坑“彩石屋”之谜:采石坑找到了!

走进同安西坑:山谷深处的“红石瀑布”

同安“寻堡记”:“德安楼”,楼?还是堡?

最新!闽南厌胜物50种!采风必读!

LOOKERS鹭客社 守望共同的尘世故乡

欢迎关注鹭客社,投稿联系微信号:DONGE110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