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它不是大狙,我军却用它的仿品单日狙杀17名敌军

subtitle
军武次位面 2021-04-20 05:3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近期,国外社交媒体上的一段视频显示,土耳其支持的武装组织在叙利亚伊德利卜省东南部的萨拉齐布缴获了一批叙军的反坦克武器,而其中的两套反坦克导弹则格外引人注目,经辨认后不难确认,它就是红箭-73D。

▲被缴获的叙军反坦克导弹

其实,这并非是红箭-73在叙利亚战场上的首次现身,事实上,当前参战的各派武装组织都有使用过它,而其来源却始终是一个谜,这倒也不难理解,因为很多抢手的武器装备都经历过不止一次的转手和倒卖。

但是,这种外形略显过时的反坦克导弹为何还会出现在当今的热点地区呢?在35年前的一次实战中,它又发挥过什么样的作用呢?今天军武菌就带大家来简单回顾一下。


▲苏制反坦克导弹曾给战场上的

以军 装甲部队 带来极大的心理压力

上世纪70年代,特别是在1973年的赎罪日战争中,反坦克导弹在一夜之间就成为了“陆战之王”的克星。其对坦克构成的威胁之大,一度引起了西方军事观察家的高度关注。

▲苏制AT-3反坦克导弹 曾在

西奈战场上 大显神威

不过,对于那些无力维持一支庞大地面(装甲)作战力量的国家而言,反坦克导弹的崛起反倒是一个福音。作为一种高性价比武器,其对当时同样承受着巨大的陆上防御压力的中国来说,同样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AT-3反坦克导弹在中东有几十年的使用经历

(图为两伊战争期间伊朗军队的AT-3)

珍宝岛之战结束以后,我军就已经意识到自身在反坦克作战方面的不足,而从70年代初开始,随着一系列比T-62主战坦克强大得多的新型主战坦克陆续进入苏军服役,如何有效打坦克就成为了当时困扰我军的最大难题。

面对在数量和质量上都占有明显优势的苏联地面装甲力量,大力发展反坦克导弹就成为了当时包括法、德等西方国家眼中最有效的应对办法,而包括米兰、霍特在内的一大批先进反坦克导弹,也正是在这一时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

▲面对苏军的钢铁洪流,大力发展反坦克导弹

是当时西方国家 最现实可行的应对办法

相比法、德等西方工业强国,当时我国的工业基础就显得十分薄弱,不仅不具备独立研制反坦克导弹的能力,甚至连用来对付T-62主战坦克的69式(“新40”)火箭筒,也才刚刚装备部队不久。

▲能够有效打击T-62主战坦克的69式火箭筒

面对苏联第三代主战坦克却无能为力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率先仿制一款现成的、有实战经历的反坦克导弹系统,就成为了当时我国国防科研人员的当务之急。


▲对AT-3的成功仿制,有效填补了

我国在 反坦克导弹领域的空白

上世纪70年代初,我国从外界获得了苏制AT-3“萨格尔”反坦克导弹。1973年,我国决定集中力量对其进行仿制,经过近6年的技术攻关,终于在1979年完成定型,而它,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红箭-73。

▲国产红箭-73反坦克导弹

红箭-73反坦克导弹的最大射程达3000米,最佳射击距离通常在1500-2500米之间,其射程大大超过当时我军装备的40火箭筒、82无后坐力炮等中近程反坦克武器。


▲红箭-73反坦克导弹的射程要远远超过

当时我军装备的其它反坦克武器

为便于装运,AT-3及红箭-73均在结构上将导弹分为前后两个舱段,即战斗部舱和弹翼筒舱,两者可通过卡簧快速安装连接。

▲AT-3是名副其实的便携式武器

(确实很会利用空间)

对当时在反坦克导弹领域还处于一片空白的中国而言,首先要解决的是有无问题。对AT-3反坦克导弹的成功仿制,不仅解了我军的燃眉之急,更为日后我国自主研发反坦克导弹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由于对手拥有规模庞大的地面装甲力量,因此我军的红箭-73反坦克导弹不得不采取集中使用原则。


▲红箭-73反坦克导弹班可临时加强给

部队基层单位(连级)

在预想的防御作战中,红箭-73一般会以班为单位(一个反坦克导弹班分为两个战斗小组,每个小组携带一部发射装置及4枚反坦克导弹)支援给基层单位,或以连为单位编入团反坦克预备队(早期仅配属至师一级)。

虽说红箭-73并未在冷战期间同战场上的敌方主战坦克交手,但它却在八十年代的获得了实战应用机会。

在上世纪80年代的对越作战期间,我军有机会将一些先进武器投入到战场环境当中,接受实战的检验,而红箭-73自然也不例外。不过,由于当时越军并没有像样的坦克部队,我军只能在战场上寻找其它的高价值目标。


▲斩首作战其实从抗日战争时期起

就是我军的拿手好戏

很快,我军就为这个“反坦克小能手”找到了实战应用的方向:打工事!按理说,用反坦克导弹打野战工事多少有些“杀鸡用牛刀”,但造价相对便宜的红箭-73却能做到“不亏不赚”。

虽然在打击碉堡工事时,使用火箭筒或无后坐力炮要更加划算,但这些武器的射程却相对有限,也正因为如此,越军通常会将前沿指挥所设置在后方几公里的位置上。

▲战前周密的准备和侦察也是

我军取胜的重要原因

不过,对急需证明红箭-73价值的我军来说,这是再好不过的目标了。1985年夏,我军首开反坦克导弹实战纪录。7月2日当天,我军发射小组抵达了八里河东山的35号高地,而距我军约2100米外,就是越军的前沿指挥所。

▲红箭-73在当时属于秘密武器

经过长时间的准备,下午17时05分,第一枚导弹终于发射!初始阶段导弹飞行较为正常,但随后却突然低头,顺着峡谷向下飞去,战士们心中一惊,好在没过多久,导弹又抬起头来,顺着对面山坡爬了上来,只见它一头钻进了越军营指挥所里。


随着一声巨响,越军指挥所冒出了黑色硝烟,工事碎片直接被冲向了几十米高的空中;第二小组发射的导弹则准确命中了越军连指挥所并引爆了工事内存放的弹药,猛烈的爆炸甚至将越军掩蔽部的顶盖直接掀开。


▲成本较低的红箭-73完全可以用来打击

主战坦克以外 的战场 目标

我军丝毫没有留给敌人喘息之机,两小组的第二发导弹很快架设完毕,这两发导弹一前一后从阵地发射,分别钻进了越军工事内,其中一枚还是从越军工事观察孔射入的,目标顷刻间就冒出了滚滚浓烟。

气急败坏的越军很快就对我方阵地展开炮火报复,不过,早有准备的我军炮群,以152加榴炮、130加农炮一齐发威,在我方猛烈的炮火压制下,越军战地上的几门火炮很快便安静了下来,我军导弹小分队也在炮火的掩护下安全地撤出了阵地。

数天后,经我方侦察获悉,越军1031号高地上的营、连指挥所均被我军发射的红箭-73反坦克导弹摧毁。据称,其破坏威力不亚于一发直接命中的大口径炮弹,导致敌方17人当场毙命,其中多数为营、连级干部。


▲从迫击炮弹到导弹,让武器发挥奇效的

优秀传统 被我军一代代传承下来

同年底,我军又从该地区的31号阵地向越军前沿指挥所展开了一次“斩首”行动,并取得了预期效果,至此,红箭-73完成了它的战场首秀。

▲多年来已习惯被我军炮火压制的越方

未料到 自己还会遭到精确打击

由于精度和威力较传统武器都有很大的提升,红箭-73反坦克导弹很快便在全军范围内配发。其主要被编入团属反坦克导弹连,用于取代之前的105毫米无后坐力炮(营属82无后坐力炮则由120火箭筒取代),负责在中远距离上对目标发起先发制人的打击。

▲如今红箭-73的改进型相比早期型号

已经 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即便到今天,红箭-73在我军中的地位也要远远超过人们的想象。事实上,其目前依旧是我军的主力反坦克导弹,虽然在此之后,相继有红箭-8、红箭-9等自主研发的新型导弹问世,但都无法取代它的位置。

▲红箭-8反坦克导弹的大小并不适合

作为便携式反坦克武器使用

红箭-9重型反坦克导弹主要作为军级反坦克武器使用,而在出口市场上大红大紫的红箭-8作为中型反坦克导弹,实际处在一个不轻也不重的位置上,因此更适合依托轻型载具发射,这也使红箭-73能够长期稳坐于我军便携式反坦克导弹的宝座之上。


▲红箭-73至今仍是我军的主力反坦克导弹

而来自联合国的一份文件显示,2014年,我国向非洲某地区出口的红箭-73反坦克导弹,就包括100部发射装置、1200枚导弹及若干相关零备件,总价值约1500万美元。


▲红箭-73D反坦克导弹

不难算出,平均一枚导弹的价格只有1万美元左右,若除去发射装置和零备件的价钱,单枚导弹的价格很可能低于1万美元。那么,性价比如此之高的红箭-73,在当今诸多热点地区频现也就不足为奇了。

▲埃及军队装备的同型武器

随着以红箭-10/11/12为代表的新一代反坦克导弹成体系走进我军,红箭-73如今正逐渐由红箭-11/12反坦克导弹取代。


不过,它在世界范围内的故事还在继续,愈发白菜价的红箭-73甚至有望成为继AK47、RPG-7和107火箭炮之后的第四大单兵神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