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从“上海原市长杨雄之死”说开去……

subtitle
开心娱家 2021-04-20 02:27

作者:阿达

来源:无所不侃

上海原市长杨雄溘然离世,引发一波热议。

先是对离世原因的一波猜测与分析,由于大道消息不通畅,小道消息遂不胫而走。版本有点多,大抵可分煞有介事版、正本清源版、合理想象版、胡编乱造版……看了也就一眼过,并不在乎版本的真假。

此时此刻,我并不关心死者的死因,也不关心其所谓的政治背景之类,我更关注的是,为何一个“平民市长”的去世,会引发如此广泛的同情和热议?除了“离世方式”有点特别,是否还有其他可堪玩味的因素?

我想还是有的,比如有人就“哪种领导干部退休以后不敢上街溜达?”的话题发了一通感慨,引起很多人的同感。对此我也有话想说,似觉得“官民一体”的现象堪称“上海特色”,这也是一座城市文明程度高的一个表征。

我这样说,并不是要为高官厚禄者涂脂抹粉,而是想指出一点,相比其他城市,上海高官似乎更容易接受平民化。对于这座现代化程度很高的城市而言,就一般的生活方式上,除了我们所不了解的某些特殊化之外,他们的日常生活,也是接地气的。一座城市政治文明和物质文明程度的高低,能够从“官场生态”上有所显示。

在杨雄之前,另一位职务与他不相上下的前市委副书记罗世谦也是死得意外,他因骑自行车,在建国西路上转弯时与往来车辆发生了交通事故。事故发生时,罗世谦仍意识清醒,送医后发现脑出血。接受手术治疗后,罗世谦一度恢复意识,但随后病程加重,自主呼吸能力减弱,直至去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不知道杨雄平时的身体如何,但报道中说,罗世谦平日身体康健,还时常游泳。他能身手矫捷地骑自行车,可见康健如常。而杨雄的身体也应该是不错的,我的友人就晒出他去世前几天,和另一位前市领导一起“打大怪路子”的情形。至于他退休以后,经常一个人出门买菜、乘公交,和路上遇到的普通人很随便的聊天,手里还拎着个买菜的袋子……更是有照为证。

这样的镜头对杨雄而言,显然是家常便饭,据我所知,在大街上见到杨雄此番模样的有好几位,有一位说自己在菜场偶遇过杨雄,还调侃了几句,杨雄很随和,完全没有所谓的架子。

另一位“平民女市长”的例子更加出名,几乎家喻户晓,她就是前副市长谢丽娟。她经常一个人随便出门,坐地铁,很少有人会认出她来,因为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太太”。

这就对了,高官退休了,不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头老太吗?但为何这些普普通通的行为,会引发大惊小怪的热议呢?说到底,还是因为有些高官太神秘,太高不可攀,甚至太忧心忡忡,哪怕退休,也要笼罩在特权之下,不想与平民百姓挨得太近,生怕有什么意想不到的麻烦。

所以不妨反推之,一个高官,假如在位时,欠下过很多良心债,包括有形债和无形债,他(她)是断然不敢“随便上街”的。谁知哪里蛰伏着“仇人”呢?你的历史过往,将与一生如影随形。而敢光明正大随时独自逛街的,至少印证了其比较磊落的品行。

我之所以说“官民一体”是“上海特色”,是因为我接触过很多高官,这些本土高官,大家聊起上海话,就很难摆起架子。哪怕是大会小会发言,也不像一些“外来干部”那样,太像官的样子,总还是会有所顾忌,不让自己一副“职业官僚”的腔调。

比如前副市长谢丽娟,她是我们九三学社的主委,我每次见她大会小会发言,都不大说那些一二三四的套话空话,有问题提出问题,然后实实在在研究改进方案。

还有我的顶头上司、文联主席吴贻弓,理论上他是中央候补委员、全国政协常委,也算早早跻身高官了。但大多数情况下,他不改艺术家本色,私下聊天时更是不大顾忌。有一次我陪他去杭州参加电影颁奖,路上他抢着要开车,还熟门熟路把我们一行引到他熟悉的饭店自掏腰包搓一顿。评价起某些人来,也不是反复斟酌,一副官腔,而是非常家常,比如会说某位女干部“十三点兮兮”,我听了忍俊不禁,与他一起大笑。这就很有人情味。

做一个相对朴实厚道的高官,才容易“安全落地”,也才容易产生“平民情怀”。为官时不厚道,卸职后心灵也不得安生。我认识另一位高官就死得有点惨,也有点早。他知道自己在任时得罪了太多人,所以退休后就龟缩在家,而且还没有“俗趣”,不想与退休老头混在一起。生癌前曾经求我的好友能否教他书法,可是笔墨还没展开,就一病呜呼了。

好在像杨雄、罗世谦、谢丽娟这样随意上街的退休高官,在上海还真不少。要是一一列名,简直数不过来。我在居家附近散步时,时常与他们交错而过。这太平常了,心里甚至不会泛起涟漪。那些昔日的市委副书记副市长之类,以前总在荧屏上出现,现在已是明日黄花了,他们自己的心理上也早就平民化了。

现在已经不是高强度的“政治社会”,人们对政治人物的兴趣不像以前那样浓厚。有些高官,人们根本记不住他们的脸。只要他们存有一颗平民心,随便溜达,么么哒。

再说了,这些本土高官,原本就是在上海土生土长的,或者是长期浸淫于上海本土文化的,他们在没有成为高官之前,不是和我们过着同样的生活吗?他们的根,他们的血亲故友,都在这儿呢。高一点的待遇区别,或许会削弱一点凡俗之心;官场的规则和潜规则,或许会使之变得拘谨与圆滑;但是归根结底,这座浸染过西风东渐的城市与“土鳖官僚”的风格是相违和的,作为其中的一员,他们何尝不是“城市风气的产物”?想明白这一点,就不会对“高官平民”现象大惊小怪了。

我喜欢坐地铁的谢丽娟,喜欢骑自行车的罗世谦,也喜欢买菜和打大怪路子的杨雄。最不喜欢那些装逼的高官,尤其是那些用尽手段削尖脑袋往上爬到“高官”位置的自命不凡者。刻意在名片上标明“局级”“副局级”之类的高官,我是不会高看一眼的。说到底,你的水平,你的人品,才是最好的名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92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