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全国劳模、优秀党员王国明的另一面……

subtitle
北京美丽乡村 2021-04-19 21:4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个人该怎样度过自己的一生?该怎样对待自己的工作?

苏联作家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说,“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

多年前,一个家境贫苦的少年做出了相同的选择:一辆自行车,两个篓筐,走遍周边的村村落落,沟沟岭岭,把需求送到万户千家。

他叫王国明,他是一名售货员。

如今说起王国明,很多人或许会感到陌生,但他的故事,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供销社、售货员这些词,听起来仿佛离我们非常久远且陌生,但对王国明来说,却是如数家珍、如此珍贵和温暖。

01

王国明,1951年出生在昌平古将村,并在这里长大。1976年11月,经当时的生产大队推荐,他到西峰山供销社新村分销店当了一名售货员。彼时,售货员算是一份光鲜亮丽且体面的工作,王国明非常珍惜这个工作机会。

从此,他的人生可以用火热来形容:从1982年开始,他骑自行车为边远山区村送货,9年不间断,累计送货2100多天,行程3.6万公里,送货总量15万多公斤。1991年后,他开车为山区送货,一直到2011年退休。30年来,行程约10万公里。

他皮肤黝黑,脸部皱纹线条很深,表情严肃,不爱说话。这是王国明给我的第一印象。

“给山里人送货,始于什么样的机缘?”

“1980年,供销社下乡收鸡蛋,然后再拿去售卖。对愿意买鸡蛋的人家会奖售半斤麦麸子和半斤猪油,我就负责把这些送到村里。当时,是送到离我们这近20里地的黄土岭村。因为村子处在半山腰,交通不便,她们出来买个针头线脑的都得一天半天的。我骑自行车都得近一个小时。”说话时,王国明像是换了一个人,表情温和,言谈举止流畅、自信。而说完后,他像自主按下了暂停键,又恢复了初识他的样子。

从1980年到1982年,两年来,他不停歇地走进山区,为大伙送去针头线脑、衣帽布匹、调料副食,婶子大娘们也都知道了这个山间货郎。

“你啥时候再来?”乡亲们总是这么问他。有托他带鞋袜的,有要锅碗瓢盆的,有添置衣物的,有让他帮忙捎信儿的……王国明都一一写在小本子上,按照她们的需求购货、送货。

后来,“国明,你来了,太好了!”“国明,快帮我看看。”“国明,帮个忙。”成了彼时乡里乡邻应急时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对售货员的热爱与重视,让王国明一次又一次地骑着自行车走到沟沟岭岭里,把货送到千门万户。而乡亲们的这些话语,更让他内心充满了动力与力量。

“国明,帮帮忙!这过了十月十五(农历),天儿越来越冷,教室里的烟囱太短了,屋里太冷,孩子们上课太遭罪了。”南口镇檀峪小学的老师求助道。

“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清晨,积雪足有30厘米厚。”王国明边说边比划。“我用自行车驮了50节烟囱,走了两个多小时到了学校。走进教室一看,孩子们可真冻坏了,教室的烟囱就这么短,只够几个人暖和的。”王国明走到门口,仔细给我比划着烟囱的长度。

“装完烟囱,我都走出一里地了,回头一看,老师和孩子们还在雪地里给我招手呢!”说到这,那个温暖明亮,笑起来很朴实的王国明回来了。

而他也仿佛打开了话匣子,把我带进他回忆的画面中:

还是一个大雪纷飞、寒风凛凛的冬日,住在白羊沟王家园的赵大妈,已经三次站门口朝山下张望,心里不时念叨:“国明怕来不了啦!”原来,再过两天就是腊月初六,也是大儿子娶亲的喜日子。为此,赵大妈专门定了400 多元的烟酒茶糖、猪肉、副食调料,并给王国明说好了今天送过来,没承想,下起了那么大的雪。着急的赵大妈,只能一遍遍地出门去看,一遍遍地念叨。

晌午,只听门吱的一声开了,进来的正是王国明。他满身的雪花散发着凉气,可鼻子尖却冒着热汗,“大妈,着急了吧,路不好走……”赵大妈一边忙应道:“你来了,大妈不着急。”一边赶忙转身下炕倒了一杯酒,递到王国明的面前:“快喝了暖暖身子,也算大妈敬你的喜酒。”

时间从1980年走到2011年,30年来诸如此类乡里乡邻的急事儿,不胜枚举。而王国明也先后获得全市十佳服务标兵、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商业战线学雷锋先进个人、全国职业道德先进个人、全国商业劳动模范、80年代的新背篓、雷锋式的售货员、全国供销系统劳动模范等称号。

那时,也有人问王国明:“你月月年年爬山过梁送货,累不累?”

“说实话,是真累。”

“那你图啥?”

“这是应该的。”

“你多年送货不间断,咋坚持的?”

“作为党员,给群众送方便,应该的!” 王国明的回答简单又坚定。

再谈及这些,王国明淡然一笑说,“不被理解,不很正常嘛?做好自己的事儿,才是本分。”

02

几间老旧的砖瓦房,一个小院,一条狗,王国明和老伴儿就住在这里看守一间叫首都农资连锁北庄国明的小店。

推门而至,一把算盘醒目地摆在玻璃柜台上,茴香、架豆、生菜、眉豆、甜椒等种子摆满了玻璃柜,货架上摆满了各种农药,整个小店简洁又整齐。

小店连接的后院,是矮矮的石墙、平坦的土路、老旧的砖瓦房,这里就是王国明夫妇居住的地方。屋里有一张床,床头上挂着年轻的王国明推着自行车驮着货物走在山间的照片,照片中的他满脸通红。另一张照片,背景是供销社,他手拿白酒,看着镜头开心地笑着。和白绿相间的墙壁、泛黄掉漆的木头门、踩得锃亮的水泥地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里原来是西峰山供销社北庄分社。”王国明腼腆地说。

资料显示,北庄分社从1984年7月建店以来,王国明就是该店的组长,直至2011年退休。某种程度而言,这里已是第二个家。

旁边的屋里,“发扬背篓精神 为山区人民服务”的几个大字依然醒目地挂在房梁上,老式的货架摆满货品,屋里七零八落地放着那个年代特有的灯泡、竹筐、插排、铁筐等。时光沉浮,仿若间,那个人来人往的供销社还在,高高的柜台,摆满一针一线、饼干糖果、煤油、火柴、烟酒、食盐、布匹、化肥……充满了时光的味道与鲜活的气息,承载了一整代人对更好生活的向往。

而另一间屋子里,陪伴着王国明的两辆自行车安安静静地守在大背篓旁边,一辆自行车脚蹬已经不见了,另一辆车链子彻底坏掉了。除此以外,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儿的老物件,都静静地摆在角落里。

这里的一切都还是王国明熟悉和习惯的样子,却又并非如此。

“供销社对我来说,是一种情怀,售货员对我来说更是一种肯定。”王国明认为“这是最能给我温暖与力量的地方。”

“30多年来,有没有过哪怕只有一次,答应了送货,却因客观原因没有送到的时候?”

“没有。”王国明认真想了一会摇头说。

“有没有什么遗憾呢?比如,在家庭上,对待孩子上?”

“有太多亏欠。”王国明扭过头哑声说,“尤其是在孩子生病的时候。”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能够让您再次选择呢?”

王国明犹豫了。

“我还是会继续送货。大伙儿找我的都是急事儿,乡里乡亲的自己能解决的事儿,谁会好意思主动开口求助别人呢!”王国明坚定地说,“对,虽然有过不被家人理解的阶段,但后来孩子们长大了以我为榜样,老伴儿更是开始主动帮助我。我觉得这就足够了。”

“对于那些荣誉与称号呢?”

“它给我最大的好处就是,我可以去做更多的实事。”

是的,这么多年王国明一直是这么做的。

比如,经营着农资的老两口依然主动给人送货;比如,他一边清理水南路上的枯枝杂草,一边找相关部门解决古将村不通车的难题,而最终你时不时地能看见昌11路在古将村来回穿梭的样子;比如疫情期间,他带头捐款1000元支持疫情防控工作……

责任编辑:小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